第四十五章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福全陪着皇帝往慈宁宫去,太皇太后才歇了午觉起来。祖孙三人用过点心,又说了好一阵子的话,福全方才跪安,皇帝也起身欲告退,太皇太后忽道:“你慢些走,我有话问你。”皇帝微微一怔,应个“是”,太皇太后却略一示意,暖阁内的太监宫女皆垂手退了下去,连崔邦吉亦退出去,苏茉尔随手就关上了门,依旧回转来侍立太皇太后身后。

  暖阁里本有着向南一溜大玻璃窗子,极是透亮豁畅,太皇太后坐在炕上,那明亮的光线将映着头上点翠半钿,珠珞都在那光里透着润泽的亮光。太皇太后凝视着他,那目光令皇帝转开脸去,不知为何心里不安起来。

  太皇太后却问:“今儿下午的进讲,讲了什么书”皇帝答:“今儿张英讲的尚书。”太皇太后道:“你五岁进学,皇祖母这几个孙儿里头,你念书是最上心的。后来上书房的师傅教大学,你每日一字不落将生课默写出来,皇祖母欢喜极了,择其精要,让你每日必诵,你可还记得”

  皇帝见她目光炯炯,紧紧盯住自己,不得不答:“孙儿还记得。”

  太皇太后又是一笑,道:“那就说给皇祖母听听。”

  皇帝嘴角微微一沉,旋即抬起头来,缓缓道:“有国者不可以不慎,辟则为天下翏矣。”太皇太后问:“还有呢”

  “道得众则得国,失众则失国。”皇帝的声音平和,听不出任何涟漪:“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也。”

  太皇太后点一点头:“难为你还记得有国者不可以不慎,你今儿这般行事,传出去宗室会怎么想群臣会怎么想言官会怎么想你为什么不干脆扼死了那纳兰性德,我待要看你怎么向天下人交待”语气陡然森冷:“堂堂大清的天子,跟臣子争风吃醋,竟然到动手相搏,你八岁践祚,十九年来险风恶浪,皇祖母瞧着你一一挺过来,到了今天,你竟然这样自暴自弃。”轻轻的摇一摇头:“玄烨,皇祖母这些年来苦口婆心,你都忘了么”

  皇帝曲膝跪下,低声道:“孙儿不敢忘,孙儿以后必不会了。”

  太皇太后沉声道:“你根本忘不了”抽出大迎枕下铺的三尺黄绫子,随手往地上一掷,那绫子极轻薄,飘飘拂拂在半空里展开来,像是晴天碧空极遥处一缕柔云,无声无息落在地上。太皇太后吩咐苏茉尔道:“拿去给琳琅,就说是我赏她。”皇帝如五雷轰顶,见苏茉尔答应着去拾,情急之下一手将苏茉尔推个趔趄,已经将那黄绫紧紧攥住,叫了一声:“皇祖母”,忽然惊觉来龙去脉,犹未肯信,喃喃自语:“是您原来是您。”

  皇帝紧紧攥着那条黄绫,只是纹丝不动,过了良久,声音又冷又涩:“皇祖母为何要逼我。”太皇太后柔声道:“好孩子,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臂上生了疽疮,痛得厉害,每日发着高热不退,吃了那样多的药,总是不见好。是御医用刀将皮肉生生划开,你年纪那样小,却硬是一声都没有哭,眼瞧着那御医替你挤净脓血,后来疮口才能结痂痊愈。”轻轻执起皇帝的手:“皇祖母一切都是为你好。”

  皇帝心中大恸,仰起脸来:“皇祖母,她不是玄烨的疽疮,她是玄烨的命。皇祖母断不能要了孙儿的命去。”

  太皇太后望着他,眼中无限怜惜:“你好糊涂。起先皇祖母不知道汉人有句话,强扭的瓜不甜。咱们满洲人也有句话,长白山上的天鹰与吉林乌拉满语,松花江里的鱼儿,那是不会一块儿飞的。”伸出手搀了皇帝起来,叫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依旧执着他的手,缓缓的道:“她心里既然有别人,任你对她再好,她心里也难得有你,你怎么还是这样执迷不悟。后宫妃嫔这样多,人人都巴望着你的宠爱,你何必要这样自苦。”

  皇帝道:“后宫妃嫔虽多,只有她明白孙儿,只有她知道孙儿要什么。”

  太皇太后忽然一笑,问:“那她呢你可明白她你可知道她要什么”对苏茉尔道:“叫碧落进来。”

  碧落进来,因是日日见驾的人,只曲膝请了个双安。太皇太后问她:“卫主子平日里都喜欢做些什么”碧落想了想,说:“主子平日里,不过是读书写字,做些针线活计。奴才将主子这几日读的书,还有针黹箧子都取来了。”

  言毕将些书册并针线箧都呈上,太皇太后见那些书册是几本诗词,并一些佛经,只淡淡扫了一眼,皇帝却瞧见那箧内一只荷包绣工精巧,底下穿着明黄穗子,便知是给自己做的,想起昔日还是在乾清宫时,她曾经说起要给自己绣一只荷包,这是满洲旧俗,新婚的妻子,过门之后是要给夫君绣荷包,以证百年好合,必定如意。后来这荷包没有做完,却叫种种事端给耽搁了。皇帝此时见着,心中触动前情,只觉得凄楚难言。太皇太后伸手将那荷包拿起,对碧落道:“这之前的事儿,你从头给你们万岁爷讲一遍。”碧落道:“那天主子从贵主子那里回来,就像是很伤心的样子。奴才听见她说,想要个孩子。”皇帝本就心思杂乱,听到这句话,心中一震。只听碧落道:“万岁爷的万寿节,奴才原说,请主子绣完了这荷包权作贺礼,主子再三的不肯,巴巴儿的写了一幅字,又巴巴儿的打发奴才送去。”太皇太后问:“是幅什么字”

  碧落陪笑道:“奴才不识字,再说是给万岁爷的寿礼,奴才更不敢打开看。奴才亲手交给李谙达,就回去了。主子写了些什么,奴才不知道。”太皇太后就道:“你下去吧。”

  皇帝坐在那里,只是默不作声,太皇太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她写了幅什么字,碧落不知道,我也不曾知道。可我敢说,你就是为她这幅字,心甘情愿自欺欺人如今你难道还不明白,她何尝有过半分真心待你她不过是在保全自己,是在替自己前途打算她想要个孩子,也只不过为着这宫里的妃嫔,若没个孩子,就是终身没有依傍。她一丝一毫都没有指望你的心思,她从来未曾想过要倚仗你过一辈子,她从来不曾信过你。她明知你待她一片赤诚,她竟然就是用这赤诚将你玩弄于股掌之上”

  太皇太后又道:“若是旁的事情,一百件一千件皇祖母都依你,可是你看,你这样放不下,这件事终归是你梗在心上的一根刺,时时刻刻都会让你乱了心神。你让纳兰性德去管上驷院,打发得他远远儿的,可是今儿你还是差点扼死了他。他是谁他是咱们朝中重臣明珠的长子,你心中存着私怨,岂不叫臣子寒心”

  太皇太后轻轻吁了口气:“刮骨疗伤,壮士断腕。长痛不如短痛,你是咱们满洲顶天立地的男儿,更是大清的皇帝,万民的天子,更要拿得起,放得下。就让皇祖母替你了结这桩心事。”

  皇帝心下一片哀凉,手中的黄绫子攥得久了,汗濡湿了潮潮的腻在掌心,怔怔瞧着窗外的斜阳,照在廊前如锦繁花上,那些芍药开得正盛,殷红如胭脂的花瓣让那金色的余晖映着,越发如火欲燃,灼痛人的视线。耳中只听到太皇太后轻柔如水的声音:“好孩子,皇祖母知道你心里难过,赫舍里去的时候,你也是那样难过,可日子一久,不也是渐渐忘了。这六宫里,有的是花儿一样漂亮的人,再不然,三年一次的秀女大挑,满蒙汉军八旗里,什么样的美人,什么样的才女,咱们全都可以挑了来做妃子。”

  皇帝终于开了口,声音却是飘忽的,像是极远的人隔着空谷说话,隐约似在天边:“那样多的人,她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甚至她不曾以诚相待,甚至她算计我,可是皇祖母,孙儿没有法子,孙儿今日才明白皇阿玛当日对董鄂皇贵妃的心思,孙儿不能眼睁睁瞧着她去死。”

  太皇太后只觉太阳穴突突乱跳,额上青筋迸起老高,扬手便欲一掌掴上去。见他双眼望着自己,眼底痛楚、凄凉、无奈相织成一片绝望,心底最深处怦然一动,忽然忆起许久许久以前,久得像是在前世了。也曾有人这样眼睁睁瞧着自己,也曾有人这样对自己说:“她不是最美,也不是最好,甚至她不曾以诚相待,甚至她算计我,可是我没有法子。”那样狂热的眼神,那样灼热的痴缠,心里最最隐蔽的角落里,永远却是记得。谁也不曾知道她辜负过什么,谁也不曾知道那个人待她的种种好可是她辜负了,这一世都辜负了。

  她的手缓而无力的垂下去,慢慢的垂下去,缓缓的抚摸着皇帝的脸庞,轻声道:“皇祖母不逼你,你自幼就知道分寸,小时候你抽烟,皇祖母只是提了一提,你就戒掉了。你得答应皇祖母,慢慢将她忘掉,忘得一干二净,忘得如同从来不曾遇上她。”

  皇帝沉默良久,终于道:“孙儿答应皇祖母竭尽全力而为。”

  水龙吟

  须知名士倾城,一般易到伤心处。柯亭响绝,四弦才断,恶风吹去。万里他乡,非生非死,此身良苦。对黄沙白草,呜呜卷叶,平生恨,从头谱。

  应是瑶台伴侣,只多了、毡裘夫妇。严寒觱篥,几行乡泪,应声如雨。尺幅重披,玉颜千载,依然无主。怪人间厚福,天公尽付,痴儿骏这个字字库里又没有,所以是别字女。

  一边据案大嚼,一边没良心的爬上来。

  边吃边讲,扯到哪里算哪里。见有许多看官大人问,特此来做个解释。

  太皇太后为什么突然有此举。第一,想必大家都看出来了,她是刚刚知道琳琅跟纳兰的前情。以前她并不知道,前面有提过,她对苏茉尔说的:“这里面必有咱们不知道的缘故”其实这点子事在她老人家眼里并不算什么,她是蒙古族的女子,而且当时清入关未久,在这上头还没那么封建。别说琳琅跟纳兰只是谈过恋爱,就算是琳琅嫁过纳兰,那也没什么大碍,比如她姐姐,赫赫有名的宸妃海兰珠那是嫁过人的,比如她儿媳,赫赫有名的董鄂妃据说也是嫁过人的,在她老人家眼里,应该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

  比较要命的是皇帝的态度。皇帝这次很沉不住气,水准很失常,后果很严重。抄冯小刚,哈哈。所以她认为有必要出手干涉一下。大家也应该看出来了,她并不是真想要琳琅的命。她老人家若是真想,不动声色的暗中小小费点心机,小玄子哪里能知道。可是她并不想,其一,她的目的只是要警告皇帝,所以扔出那条黄绫子起到威慑作用。在此之前她刚刚处决了画珠,所以这个威慑对皇帝来讲是相当起作用的,他本能的会相信她真的会赐死琳琅。看看她跟苏茉尔做的那场好戏,咔咔,还有看官说苏茉尔毫不犹豫去拾黄绫,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

  其二有前车之鉴。董鄂妃那样惨痛的例子摆在那里,某玄虽然不同于顺治,可是她多少有点心有余悸吧。所以她多少会顾忌一下皇帝的感受,而且事情并没有严重要非要赐死琳琅。她的目的只是要逼某玄看清真相,下个决心。所以里的赐死只是手段,而不是她要的最终。

  其三,她现在主要还是防患于未然。某玄的一往情深实质上很令她不安,这种情深发展下去,也许结果是她相当不愿看到的。换作是福全,或是旁人,她绝对不会这样操心了,大不了还笑一声,说爱新觉罗尽出痴情种。可是某玄是皇帝,她寄予相当期望的孙子,当然断不容他去走其父的老路,耽于私情而最终伤心伤身。

  在得知纳兰与琳琅的前情后,她试探了皇帝一下,这试探的结果令她十分不满,所以直接来了后头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最后还是达到了她要达到的目的。皇帝允诺忘记琳琅。

  另外关于画珠事件,处理的十分简单,许多内幕没有写出来,比如扳指事件的主谋,手帕事件的详情。第一,我懒。闪过西红柿臭鸡蛋,第二,篇幅所限,若按我原先的打算,二十万字也写不完这文,我原先打算将芸初指婚给纳兰的,哈哈,狗血吧。第三,春晚已经偏离了我最初的构想,许多人说过我不在状态,确实不在状态。从“玉壶红泪”往后,基本上都是交行货,自己都没勇气看第二遍。所以琳琅的个性越来越模糊,而其实从“嚼蕊冰弦”,是打算倒叙琳琅与纳兰的过往,后来一想写了也是费力不讨好,偷懒作罢。

  令大家最不满意的是琳琅不爱某玄,关于这个,有位krissong66网友的长评深刻理解琳琅写的极好,分析的十分客观。让我先斩后奏再贴一遍先

  深刻理解琳琅

  春欲晚写到这里,看很多人说不喜欢琳琅了,我不能说我很喜欢她,但是我认为琳琅这么做我能够理解。昨天向别人说我的一些看法,他们都说我太偏袒琳琅,苛待康熙,但是我却要理直气壮的说:我是女人,当然要帮女人。

  还有很多人说玄琳恋本来可以得到好结果的,是匪大故意要往悲剧上写,但是我却觉得他们其实注定了是悲剧。且看我申诉理由:

  一琳琅的身世。

  琳琅身世坎坷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有很多人不愿意,她生来算是个官家小姐,后来寄人篱下,虽说过的是小姐生活,但养就了她谨小慎微的性格,正如她的父亲所叮嘱她的一样:“不可行差踏错,惹人笑话。”而琳琅本又聪慧,才华横溢在当时的女子中应该算是吧,她若是在父母的溺爱之下长大,必是一孤傲才女。而她从小经历的一切却正是那句: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有人不明白她为什么痴爱纳兰,纳兰没有为他们的幸福做过任何努力,可是琳琅又何曾做过任何努力。也许这句话有失偏颇,但是琳琅的品性木已成舟,她对自己喜欢的东西不敢去追求,对纳兰如此,而在之后对待康熙,表现的更为明显。

  二康熙的帝王之尊。

  康熙对琳琅是一见钟情,后来的种种,康熙一直处于主动,琳琅是被动。至于康熙,从文中看,这应该是他第一次谈恋爱,至少是第一次如此狂爱。他是天子,八岁御极,帝王的很多特制已经深深的溶入他的骨血,所以他可以把很多权利行使的理所当然而不认为那会有什么错。譬如对于什么东西他都要是最好的,否则宁可不要。对于女人他不但要享有初夜权,也要享有女人心理上的初夜权。

  刚开始面对琳琅的主动出击,在潜意识不可否认他存在一种:我看上你就是你的荣幸――这样的想法,所以他认为琳琅应该是欢喜无限,而他自己也从未想过被拒绝的可能。直至“新恨暗随”那一章,琳琅终于从正面对他作出拒绝,他岂止是感情上受挫,天子至尊,帝王之术都在某种程度上受到质疑,所以他采取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态度,让人觉得,至少他心理作出一种姿态――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后来纳兰赐婚,琳琅生病,病好之后无意中对康熙作出了“投怀送抱”之举见“阑风伏雨”那一章,使康熙欢喜无尽,先不说感情上,他的帝王尊严也受到了弥补:原来你不是无意,只是女人欲迎还拒的小把戏,瞧我把你放了一段时间,你不就主动了当然,康熙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些,但作为一个帝王,他潜意识里一定有这种想法。否则不会人家明明是无意的,他确认定人家是有意的--帝王至尊在他潜意识中意淫。而他的这种在恋爱上要不得的帝王心理,在之后更是他们之间恋情的大障碍。

  三两人之间的“误会”。文中一共说道三次误会:扳指,手帕,如意。

  1扳指那次促成了两人恋情之间的一次小飞跃,这里就不细说,只是我认为这次的扳指事件是画珠,魏长安,太后主使。根据排除法,排除荣嫔,端嫔,安嫔,所以只剩下太后了,且魏长安和画珠都算是太后的人吧。

  2第二次误会就要命了。从琳琅初次受宠幸到私相传递手帕事件之间,琳琅肯定是喜欢康熙的,那毕竟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且对她如此眷顾,所以这段时间琳琅对康熙肯定是真心实意的,有报答的成分,更是去努力爱上他。也许琳琅的心中已经明了纳兰不可求,康熙此时只能算是她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这个男人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此后她的依靠。就在琳琅几乎就要爱上康熙的时候,手帕事件爆发。此时康熙的表现真是让人失望透顶。

  在康熙,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此生空前的一次恋爱目前是空前的,不知道是不是绝后的,自己竟然不是她心中的唯一,甚至不是第一,原来在此之前,早有了一个“他”,对他而言,是情何以堪。其实这种事情,放到现代,真的很一般:你的男女朋友在你之前有过几任情人,你若真的爱他她,就要释怀,包容他她,耐心等待,因为这个时候表现你的真爱无悔,是夺得对方心的最好时机,有个词:以退为进,趁虚而入。可是康熙那个猪头就是受不了,他的帝王之尊出来作祟其实这也不能够怪他,人家是帝王嘛,怎么能够受这种委屈――把琳琅摒弃身边。

  其实康熙明白这次是个陷阱,他不是生气私相授受,是生气自己竟然做了冤大头,委屈第二。我一项认为两个人相爱是需要时机的,错过了时机便再无可能,可是这个猪头玄,硬生生把第一次机会错过了。诸位看官可以想象某玄抛却帝王之尊及情人的嫉妒作出不计前嫌的样子――对妹妹说我们所拥有的是现在和将来,琳琅怕是真要死心塌地的爱上他了,之后纳兰在妹妹心中真要风情云淡,从此琳琅和某玄比翼双飞,口水。

  所以这次的手帕事件,本来可以和扳指一样,成为某玄对妹妹表现情深意重的好机会从而促成两人感情的一次大飞跃,可是猪头啊猪头,已经知道是别人布的套,可是刚好打到他的死穴上,便再也逃不了。所以正如安嫔所说:“这背后的人,才真正是厉害。”这个人要算准依康熙爱琳琅之心,犯了其他规矩都好说,唯有曾经有过钟情之人这条,无论康熙是作为情人的身份,还是皇帝的骄傲,都不会容忍―――这就叫做蛇打七寸,厉害厉害

  琳琅和康熙都知道这次是个陷阱,但是琳琅对于某玄的处理却没有怨言。“她知是瞒不过,但总归是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她终归是瞒不过,他终归是知悉了一切”。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琳琅的身世对她的影响多么深,她从未争取过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许是不敢。即使在手帕事件没有爆发她仍是圣眷在身时,竟然也从未想过可以和猪头玄长相厮守,此时对于猪头玄在这件事情上对她的处理不公,也只是认命,因为从来没有希翼得到过,所以失去时也不曾怨。

  当然,琳琅是生在特定时代的人,必然带上了那个时代的烙印。猪头玄有浓重的君权思想,而琳琅又何尝没有忠君思想,她心中明明另有所爱,所以对于猪头玄的错爱一直有愧,对于此时的处置也只是默然。可惜琳琅不是女权主义者,我非常欣赏一部连续剧里面女主角的一句台词:“他怨我曾经爱过别人,我是不是也要怨他没有及早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再说要算旧帐,猪头玄的帐都能够算到十几年前了――几子几女,多少嫔妃,能算的过来吗呵呵,说句题外话,康熙本人在历史上后宫逾制,一位皇后,一位皇贵妃,两位贵妃,四位妃,六位嫔,可是文中提到端嫔,惠嫔,荣嫔,宜嫔,德嫔,安嫔,成嫔,敬嫔――已经八位了,符合史实,确实逾制。在这里,窃以为琳琅和素素非常相似,对于自己喜欢的,都不敢勇敢追求,自卑于身世。

  这次的事件,幕后主使我认为是:端嫔,画珠,可能还有惠嫔。

  3第三次误会――如意。其实在康熙冷落琳琅和琳琅小产之间的这段时间,我想琳琅必是心如止水,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了,可是命运岂会放过她,匪大岂会放过她

  琳琅小产再次骂猪头玄猪头,他难道不知道后宫的险恶,为了自己一时痛快,竟然把妹妹丢在狼窝里,妹妹的小产,猪头玄应该负首责,康熙心急如焚的赶回来,对琳琅,也许是命运的一次转机。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琳琅知道后是真的有点爱康熙了。琳琅知道他知道了过往的一切,可是他还是一如既往,虽然晚了点如果放到手帕事件发生时,效果更好,琳琅心中不感动是不可能的。让李德全带回去的发是真情实意,此时康熙有点我刚刚所说的以退为进,趁虚而入的意思,琳琅当然感动于他的包容和不计前嫌。眼看着两人正要朝着琴瑟合鸣之路走,如意出现了。

  这次的误会实在是狗血到无以复加,但是这次的误会却比前两次带来的影响都更严重。从这次事件可以看出很多问题。康熙对琳琅爱太多,信任太少,自尊又比珠穆朗玛还高。说起这个如意,首先可以确定不是纳兰那柄,只是一柄像纳兰的那柄如意。这柄如意,当初端嫔送给琳琅的时候,琳琅都没有从这柄如意上联想到纳兰那柄如意否则早就意识到端嫔的计谋,还有可能中招吗,可以想见这两柄如意虽然都是紫色,可见相差甚远。

  爱情之间是不应该有怀疑的,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很难拔出,只能任由它潜滋暗长,等发现时,早已是癌症晚期,无力回天。康熙不辞冰雪,夜探琳琅,看到了枕畔那柄如意,我想在康熙看到它的第一眼,也不能够确定就是纳兰的那柄。文中有言:“皇帝向来不在器皿珠玉上留神”,想来皇帝对纳兰的那柄如意,也只是曾经“惊鸿一瞥”,隐约记得纳兰有柄紫色的如意,至于具体样子如何,早就不记得了。看到了琳琅的紫如意,加上早上纳兰府的人来看望过琳琅,于是记忆中隐约的那柄纳兰的如意就在脑中无限的放大,和眼前的这柄紫如意越来越像,最终重合――――这就是怀疑的效果,甚至连问也没有问,因为上次的质问,已经让他“只生了悔,不如不问,不如不问。”,所以这次,他连质问的勇气都失去了,怕更得难堪,怕自己只是情错,怕万一问了,帝王得自尊再次受损。这个猪头,猪头,猪头第二次取得琳琅心的机会就让他这么推开了。之后大病一场,只是他自己活该,骗人眼泪。

  之于琳琅,想必醒来听婢女说皇上来过,更为情动,觉得过往一切都过去了,这个男人还是可以依靠的,所以眼巴巴的去南苑请安。皇帝却拒不见面,我觉得这时之于两人感情,真是到到了是否值得继续下去的决策关头。结果这头猪又做了什么真是猪第三次机会失之交臂。

  琳琅问过李德全前因后果,终于明白的问题的症结所在,她的反映却只是“嘴角渐渐浮起笑意,那笑里却有一缕凄然的悲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映我认为琳琅不是对后宫的阴谋算计感到如此,而是对康熙最终死心。

  琳琅本是个“心肝玻璃人”,内心其实敏感而易碎,这种女人的心只能够碎一次,再无挽回余地。琳琅本身又及其聪慧,她之所以有如此的反映在于她终于看透了她与康熙之间的永无可能,不是因为后宫诸人的算计,而在于两个人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信任,爱却存有芥蒂,又怎能够长久。

  纳兰已经成为他们两个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阴影。试想以后两人相处,也许就在琳琅一个不经意的举动,一个毫无意识的话语,一个身边不起眼的小玩意,连琳琅自己都不自觉的时候康熙都可能联想到纳兰,然后进行他天马行空的想象,然后又觉得自己备受伤害,一声不响的跑到哪个角落去舔着自以为是的伤口。这样的两人又怎能够长久下去。猪头玄啊,你自己去舔伤口无所谓,伤了我们的妹妹是就大了,瞧你第一次疗伤就就把我们小八的哥哥或是姐姐弄没了,以后多来几次,我们妹妹还有活头吗

  疑问的种子已经撒下,并生长发芽,也许康熙可以当作若无其事,但是心中的毒瘤却不可抑制的成长。这种事在现代生活中也时常见到,怀疑,然后整天疑神疑鬼,一个稍微不正常的举动都能够成为罪证,突然想起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当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个类比。只有拥有赤子之心的人才能够无怨无悔的去爱,到了此时,琳琅和康熙都不具备这种条件了。

  琳琅的聪明之处在于她早康熙一步看出了真正的问题所在―――他们对彼此都不是纯然的信任和坦白。若说在手帕事件时琳琅只是无怨,那么在如意则是让她彻底的看明白,然后心死。这样的一个女人,一旦心死,决不会死灰复燃。玻璃碎了,又岂可重圆。琳琅经历了丧子之痛,皇帝重新垂爱,心中又对皇帝燃起希望,至南苑的彻底心死。

  某玄啊某玄,从开始到“白壁青蝇”,某玄一直是主动,触礁一次后,之于他的情感和帝王的尊严骄傲受到了平生的第一次挫折,之后再见如意,伸出无限的后怕,怕是又是另外一颗大石头迎面砸来,怕自己再也没有迎接这种打击的勇气。就这样一次次,他错失了得到妹妹心的最好机会。事不过三,之后他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试想某玄在夜探琳琅时便旁敲侧击如意之事或是在南苑见妹妹一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在细细查问,他和妹妹必然有比翼双飞的未来。只是他的天子自尊和情却让一切鸡飞蛋打。其实琳琅这样的女人需要的不过事一个男人的真心相对和全然信任,这样她才能够交付真心。猪头玄具备前者,缺了后者。这次的如意,我认为幕后人是端嫔和惠嫔,至少惠嫔充当了一个消息提供者的身份――告诉端嫔纳兰有一柄紫如意,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在“花冷回心”,“寂寞芳菲”中琳琅的表现其实事她最终真实自我的表现。当她对于一切皆无所求,对一切皆可以坦然面对,又不需要委屈自己迎合任何人时,表现出来的真自我。只是这种平静在“拟凭尺素”中被打破了,首先的刺激来自于画珠。

  画珠对琳琅的刺激并不在于对皇帝对画珠的宠爱,而在于自以为亲如姐妹的人的背叛。琳琅此时已经是一无所有,甚至在心中对于纳兰的梦都失去了,而画珠之前的所作所为琳琅隐隐约约是知道了,只是一直自欺欺人,这样才能够安慰自己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还拥有姐妹之谊。而这种不愿去想的自欺欺人必需要一声惊雷方能是她轰然醒悟。

  画珠宠冠后宫就是这一声惊雷―――原来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之后又来了一个刺激――宜嫔所生五阿哥。琳琅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曾经拥有过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孩子,只是失去了,不可再来。作为一个女人,到了这个地步,心中只是想:至少我这一生,要有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东西――一个孩子,一个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人,任何人都夺不走。

  况且她本来就拥有,只是让那个男人害的没有了,她想要再次索讨本来拥有的东西,我觉得完全不过分。所以之后对于康熙的所谓“算计”,我给予全力支持。康熙到了此时何尝不明白他和琳琅的永无可能,只是不愿去想。有点三公子和素素二度和好后的小心翼翼。我想到了最后决裂时,康熙必然是和三公子一样的感叹:“用权利强留了她这么多年,终究是留不住”。

  纵观全文到现在,琳琅实在是太聪明了,她和康熙之间的感情她是最先看透的一个。匪大塑造了这样一个女人,应该有那个时代的特色――从一而终,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死心塌地,但是琳琅又是个才女,间具了一些文人的傲气,使得她不愿意死心塌地的等待,所以她一旦看透,就不会回头。如果琳琅笨一点,或者说像那个时代的任何女人一样等待想起少年天子里面的花束子,她和康熙还是可以善终的。而康熙,如若对爱勇敢,包容,不要在潜意识中放进那么多帝王的颜面,他们也可以相属。

  还有一点要说的,很多人说琳琅为什么痴爱纳兰,我却觉得琳琅其实爱的不是纳兰,只是那段单纯去爱的岁月,那段感觉自己曾经幸福过,拥有过的岁月。就像柔福临死时对赵构说的,他们爱的不过时华阳花影中的彼此。

  所以有人说这篇文章本可以喜剧,,是匪大忠于史实,一定要悲剧,但是我认为悲剧是他们两人的环境性格使然,怨不得别人,当然更怨不得匪大。

  不过对这篇文章,却觉得有点和玉碎一样的感觉,只是三公子和素素的性格稍微变一变而已。三公子刚开始的积极主动和素素的被动,后来三公子遇挫后对素素的冷淡,怀疑素素心有所属,以致和好后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都能够和春欲晚相对比。素素和三公子巨大的身世诧异,素素的自卑和谨小慎微,两人心中怀疑却并不交流,也和春欲晚甚像。总之一句话:春欲晚和玉碎截然不同的故事背景,人物性格,在男女主角的感情路数上是同出一门。

  看了匪大这么多的文章,发现匪大喜欢麻雀变凤凰的格局,却总给一个破碎的结局。玉碎如是,春欲晚如是,只怕双城也是如是。还好有一个童话了慰我心。

  某匪多一句嘴,玉碎写的粉滥,那个叫惨不忍睹啊我已经锁上了。春晚好像又步入后尘,让我沮丧一把,也许我是该去休息了。

  还有大家提出的许多问题,文还没有写完,伏笔之类后文会有交待,所以请大家稍给点耐性。不过好像无论怎么写,都不太令大家满意了。要不大家帮忙写几个番外,随便怎么着都行。有位朋友写的番外就极好,细腻动人。

  至于最初的大纲,唉,还是表提了。吃饭吃得意兴阑珊,所以说得有点直白,大家表理我,该怎么砸就怎么砸。反正某匪皮实,再自恋一把,这种宠冠六宫的待遇,旁人必然还羡慕得紧呢。咔咔

  收拾残肴冷炙下

  跑回来说,krissong66,未问过你的意见就先斩后奏将你评贴了上来,你不会反对吧,若是不允,请在相约那边给我发短信,我马上撤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