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章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滴水珠滴落在了车的前挡风玻璃,随着撞击水珠迸发成一朵绚丽的水花。张伟放下手机抬起头看着挡风玻璃上的水渍;在他愣神的这点功夫,水珠的后援部队到了。豆大的雨点砸在了车挡风上,这声音如同交响乐一般有节奏感。

  街道顿时乱成一团,道路上回荡着汽车喇叭急促的声音。这场雨来的太突然,雨滴的声音越来越大,雨刮器已经没有余力去清除积水了。

  红绿灯路口不断的响起催促的汽车鸣笛声,大雨在不断的冲刷着城市的污秽,也给正在路上的行人当头棒喝。张伟看着龟速前行的车子,内心有一种换上警服下车指挥交通的冲动,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术业有专攻。

  交警的活他是真的干不了,如果让他站在马路中央那他可能连交通手势都不会打,更不要提去有效的疏导交通了。雨刷器又一次刷开了积蓄在挡风玻璃上的水,眼前的视眼又有了短暂的清晰。

  就在这个瞬间张伟看到了一个女孩正在惊慌失措的横穿马路,她丝毫不在意自己一脚踩进去的水坑会不会泡湿自己的鞋子。张伟觉得有些反常,习惯性的按下了喇叭想要提示女孩注意过往的车辆

  女孩有些急促,她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已经湿透的衣物,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一团火在烧。她很着急,她想要快点跑过这段拥堵的路段。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模糊,就连这倾盆大雨都无法让她有丝豪冷静。

  “出租车”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停在了路边,开车的司机把车停稳后拧开了保温杯,咗了一口热水到“姑娘你去哪啊,这鬼天气,说下雨就下雨猝不及防的。”

  “师傅你别废话了,把我送到郊区,你快点吧!”女孩焦急的催促让司机一个愣神,司机年龄大概四十多岁,脸上满是岁月留下的痕迹。

  “姑娘,你这大晚上的去那干啥呀,看你这样子年纪也不大啊。我跟你说那地方可不是啥安稳地方,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可不安全。”出租车司机可谓一个城市的名片,他们对这所城市的道路掌握情况就犹如医生对血管的熟悉。

  女孩要去的地方附近荒无人烟,只有几个物流仓库和临时搭建的彩钢棚,那里住的人也大多都是外来务工的男人和一些瘾君子们。这个时间点去那个地方的女孩,只有可能是某个特殊行业的工作者。

  想到这司机叹了口气,继续搭话到“姑娘,你这是遇到啥难处了吧,听老叔一句话:遇到啥事咋们都有办法解决”

  “好好开你的车,我去那边是有点急事,就算我是那啥,我也不至于到那些地方去那啥吧。”女孩听着司机的话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自己在上学的时候开始都是品学兼优,没想到现在会被出租车司机当成那种人。

  司机听罢没有再多言语,只是轻叹一口气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唉,现在这些孩子呀。”

  张伟这边终于迎来了“曙光”伴随着红蓝的闪光灯,一抹绿色出现了在了拥堵的马路上。张伟的车在经过已被疏通的路口时看着冒雨执勤的交警,默默的行了一个注视礼。革命分工各不同而已,只要做了警察,那都将会面临着“牺牲自己,为了群众”的场景。

  他们在这个时候为了城市道路的畅通,只能放弃回家陪着老婆孩子父母吃一顿其乐融融的下午饭,只能顶着猛烈的暴风雨站在路口疏导交通,任凭积水浸湿裤脚。

  这既是一种职业,亦是一种担当。

  车轮走过泥泞,昏暗的车灯照亮了眼前的弯道,女孩蜷缩在车子的后座,焦急的期待着属于她的“快乐”女孩转过头看着窗外,她看到了路边的农田,农田里承载的是农民的希望。而她的未来和希望又在哪里。

  女孩的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那会她还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就像每一个爱美的小女孩一样,天真烂漫,对美好的事物充满了期待。她觉得自己其实一直都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在接触那个东西之前。

  “张蓉,这东西可刺激了,网上说的那些都是骗小孩的。你想啊,要是真的那么恐怖,那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痴迷于此呢?再说了,我又不收你的钱。话说回来你可是龙哥的人,我怎么敢骗你呢。”

  “那我试试,要是没你说的那么好,我可饶不了你。”男人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猥琐,他看着张蓉心里默念着“刘龙算个屁,他都要完犊子了。”

  天旋地转,黑暗中似乎有一只大手拉住了她的脚腕,给她戴上了镣铐。在第一口之后,张蓉就觉得自己完了,自己这辈子都只能是这个东西的奴隶了。

  “这是二江哥,刘龙完犊子了,二江可是他的结义弟兄。以后你就跟着二江哥好了。”曹二江凑了过来,他的手指端着张蓉的下巴端详着。随后嘿嘿一笑说“还挺标志,又有文化,我那个傻弟弟还是蛮有品味的么。”

  说话间曹二江的手就已经在寻找着张蓉身体上最柔软的部位

  “你今天去帮我做件事,以后你的东西我供了。”听着郝四的话语,张蓉只是木纳的点点头,她知道自己只不过要从这张床上爬到另一张床上过去。

  “哎呦呦,瞧瞧你这小模样,要不是用猪肉时间长了会烂身子,我都想让你试试猪肉了。”曹二江的话就犹如一把尖刀捅进了张蓉的心里,这会的她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单纯孩子了,她知道曹二江说的猪肉是什么。

  张蓉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局面该去怪罪谁,可能最初和刘龙接触就是错误,他的糖衣炮弹击碎了她内心最后的戒备。

  张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黑乎乎的屋子里,屋子里只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窗户

  “唉,姑娘,醒一醒,你到地方了。”出租车司机有些心烦的点上了一支烟。他看着熟睡的女孩想到了自己家里那个可爱聪慧的小闺女

  女孩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看了看计价器上的金额沉默不语的付了车钱后说“师傅你可不可以等等我,我去找个东西,然后再把我送回去。”

  女孩下车后往前走着,司机开着大灯想要尽可能的照亮她前行的道路。

  高跟鞋走在泥泞的道路中,歪歪扭扭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