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武林大会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盖九幽虽然已经不在江湖上多年,但是江湖上却一直都有盖九幽的传说,有人记得他当年白衣仗剑由江南一路北上,被视为南方江湖上的剑道魁首,虽然最后负于弯背老六依旧不挡别人对他的无限憧憬和向往,有人说他脾气古怪战败之后不与活人为伍,专门研究长生之术,在一个阴气滋生之地与一群纸人为伍,要造出震惊天下的长生石棺,三教中人提起他来更是褒贬不一,当年他入龙虎导致龙虎风云变,让龙虎山站在了风口浪尖,却在最辉煌的时候说离开山门让龙虎山成为笑话,后入佛,又一句佛不渡我飘然离去,让佛道两家丢尽了颜面,一心致力于三教通融的他却因为不爱读书没有进入儒家,可以说盖九幽的一生堪称传奇,当年的江湖上,南有盖九幽,北有袁天道,还有弯背老六坐镇京城,这两个南北方的代表人物都是输给了弯背老六,但是后来归附的袁天道逐渐消失于无名,大家却都记得这个连着败北三次的盖九幽,人都喜欢悲情的英雄,也总能在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的英雄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可以说,盖九幽代表了那江湖逐渐没落的百年之间江湖儿郎的梦。在江湖中人心中的声望地位,一生未尝一败立志要为天下立规矩的弯背老六也难以望其项背。

  江湖儿郎自有江湖梦。

  岂能成败论英雄?

  可是真的见到了这个名震江湖的盖九幽,单看形象的话难免会有些失望,这是一身黑衣的一个干瘦老头,头发好似是多年没洗一样的一绺一绺,这样的人单丢在大街上,估计就是当年无比憧憬他的粉丝见到也不会相信这是当年白衣风流的盖世九幽,爷爷对于江湖的印象是美好而单纯的,这辈子有两个偶像,一个是江南刘瞎子,他视刘瞎子如师如父,另外一个就是盖九幽,这些年我逐渐的知道了一些真相,却一直都没有告诉爷爷,因为不想毁掉爷爷的梦,面对爷爷这个铁杆粉丝的问候,盖九幽挠了挠头,思索了一番这才恍然大悟道:“嘿,竟然是你小子。”

  承雨老道士说道:“盖九幽,你别得了便宜又装疯卖傻,你真的能不记得这个林家老汉?没有林长生在京城接了弯背老六的刀,这天下还会有多少人记得你?当年弯背老六不发话,天下人都不敢对林八千有任何的表态,没有林家老汉的挺身而出,会有今天人道气运归于天下的天下大势?”

  “烦死了烦死了,你到底要说教到什么时候? 早知道你这个牛鼻子老道这次也来,说什么我都不会来参加这什么狗屁婚礼。”盖九幽道。

  “现在后悔也来得及,你现在可以把你这狗屁纸人纸马调个头,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大黄接下了话茬说道。这家伙唯恐天下不乱,哪怕是对上盖九幽也是丝毫不客气。

  盖九幽撇了大黄一眼,本以为他会跟大黄再起口舌之争,结果盖九幽摆了摆手道:“好人不跟狗斗。”

  “汪!姓盖的。你骂谁是狗呢?不过是模仿狗爷我当年的路子,还没走通,老子是条狗不假,好歹当年三教通融,你呢? 连狗都不如?!”大黄吵起架来那是罕逢对手。

  承雨老道难得见盖九幽吃瘪,鼻子都要笑歪了去。

  盖九幽臊了个大红脸,丢下一句话道:“再说一遍,好人不跟狗斗,林小子,咱们进屋去叙叙旧,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说完,他拉着爷爷走进了院子。

  大黄对着他的背影道:“好歹也是个人物,活了百八十岁的人了,来吃酒席空着手,真他奶奶的好意思。”

  “帝师,你再聒噪一句!信不信我打爆你的狗头!”院子里的盖九幽实在是忍无可忍的道。

  “谁怕谁是孙子!”大黄立了起来,足足有一米多高。

  我赶紧拉住大黄,生怕它真的跟盖九幽这个狂人干起来,他们倆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三里屯就真的不太平了,院子里的盖九幽说道:“林八千,老夫可没有空手过来,帮你们林家调教出了一个林长生,更是当年让林长生带着棺材回来,这贺礼够大了吧?”

  我对着院子抱了抱拳道:“盖九幽前辈能来,已经是八千莫大的殊荣,前辈对于林家的恩情,八千永世不忘。”

  大黄瞪了我一眼道:“八千,你到底向着谁? 这人摆明了来砸场子的,你见谁去参加婚礼搞一个棺材丢到别人大门口的? 师傅我这是向着你,你这样和稀泥,岂不是寒了为师的心?”

  我没有理会大黄,太熟了自然是知道他的秉性,我邀请承雨老道士来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早已备上了酒席,盖九幽跟大黄还是相互看不顺眼,实际上这天下能跟大黄看顺眼的人也不多,说实话院子里的气氛属实是有些许的尴尬,过了没多久,盖九幽放下了筷子道:“哎,要说青龙山真的是一块风水宝地,刘敬堂聪明一世,最终舍弃了青龙山去了南京,真的是有些舍近求远了,有一说一,有二说二,虽然我当年想要的是林八千不是林长生,可是长生这小子却足以让我刮目相看,一开始我压根儿没看上这个资质平平的臭小子,就没想过他能从我手上活下来,结果呢? 一不小心就养了一个新晋的天下第一出来,林昆仑的霸王体魄也的确是有过人之处,短短三年时间,弯背老六甚至都没有真正的放下面子言传身教,竟然教出了一个这样的徒弟,真是让人眼红。”

  盖九幽说完这句话,一开始我还感觉莫名其妙,可是下一刻,我却感觉到了一股子至刚至猛的气机正在由远及近,这满院子的人,不管是大黄还是鬼奴,亦或者是承雨老道都是当世了不得的高人,可是第一个察觉到昆仑回来的还是盖九幽,孰强孰弱可见一斑。

  这时候大家也都察觉出了昆仑气机的靠近,承雨老道点头道:“哎,龙虎山下一代人才凋敝,说起来也是惭愧。”

  我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隔的老远,我便看到了一辆吉普车卷起高高的尘土,正在朝着大门的方向飞奔而来,等到开到了门口的时候一个急刹车,身高已经接近两米的昆仑拉开了车门走了下来,咧开嘴一笑,这一笑,小时候那痴傻的模样便回到了他的脸上,他张开嘴巴,露出了满嘴洁白无比的牙齿道:“八千,哥回来了。”

  昆仑并没有收敛他浑身上下的气机,每走一步,外人可能看到他脚步沉重身形庞大有着无形的威压,而我却能看出来他周身的气机连同着天地间的气机都躁动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人型坦克。

  昆仑走了过来,直接把我抱了起来道:“八千,长高了。”

  我抓着他的头发道:“哥,你也长高了。”

  说完,我看着那辆空空如也的吉普车,心里难免会有些许的失落,为了防止盖九幽等人为了所谓的天命之数出手杀袁天道,在李冬雷的安排下,昆仑已经从京城的军分区被调往了东北,据李冬雷说,当时在调动昆仑的时候他差点被那几个爱兵如命的老首长给五马分尸,而霸道如昆仑,到了东北,才是一个真正的东北虎。这次让李冬雷发请帖,除了送给昆仑之外,同样让昆仑转交给在马家的袁天道。

  可是袁天道终究是没有来。

  看着那辆吉普车,我难免思绪万千。

  当年第一次见袁天道,爷爷抱着我,昆仑流着口水站在我们倆旁边,穿着一身中山装下来的他威严庄重。

  也是在三里屯的村口,他抱着昆仑离开,我哭着追到力竭。

  老袁,相识之时,我跟昆仑都是不谙世事的孩子。

  现在我跻身一流,婚礼可以广发英雄帖让天下英雄风云际会,昆仑也成长为了你当年想要的模样。

  可是你会来吗?

  哪怕你是天道之外。

  哪怕你要举世为敌。

  我跟八千,会像当年你站在我们倆身前一样,站在你的身前,死战不退。

  或许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绪波动,昆仑把我放了下来,他从迷彩的背包里拿出来了一个包裹道:“我去见他了,他没说来, 也没说不来,只是说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我立马撕开了包裹,看到了一身崭新无比的中山装。

  笔挺而庄重。

  我鼻子一酸,赶紧仰头看天,片刻之后,我拉起昆仑走向了院子。大伯和伯母闻讯赶来,看到昆仑如今的模样,这两个当年因为昆仑痴傻也承受的巨大压力的两位至亲老人,一个个的哭成泪人。

  这一夜。

  杀人第一的纳兰敬德,刘紫烟,还有三叔当年最信任的打手赵开山来到了三里屯。

  天亮之际,白衣长衫写意风流的刘秀才同样远道而来。

  跟他一起来的,有那个背着一把长刀的新晋天下第一林长生。

  李冬雷给我发了信息,说已经回到了李家,等我前去接亲。

  天下英雄齐聚。

  独缺一人。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