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三教通融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事到如今大黄和鬼奴也不在对青龙山的事情三缄其口有所保留,大黄明确的指出那九龙拉棺的巨棺之上涌动着无比恐怖的力量,人站在棺前就好比是蝼蚁面对一座高山,而且这座高山并非是静止不动,它所传递出来的恐怖力量能压碎人的身体和神识让人形神俱灭,想要靠近这九龙拉棺必须需要强大无比的力量加持才行。这股力量就是鬼奴口中所说的来自于荒古的力量,何谓荒古? 仿若是上古洪荒时期开天辟地的天神,是人间修士所难以企及的高度。

  “按照先祖刘元华所留下来的笔记中记载,他曾亲眼见你用一只名叫金刚的灵猴进入这青龙山中,并且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这其中的原因先祖用了一生也难以想明白,今日在这山前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还望明示。”刘秀才对鬼奴说道。

  “那金刚灵猴并不是我的,这牵扯到另外一件往事。”鬼奴看着青龙山愣愣出神的道。

  鬼奴是真正从那段历史活到现在的人物,用大黄的话来说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活化石,而且因为他当年是始皇帝托孤重臣真正的触及到当年的核心圈子,对于上古先贤征战黄泉的那一段历史最为明了,只是他因为性格或者其他的原因一直不愿意透漏太多的消息,哪怕是他已经跪地投诚却依旧是沉默寡言到了极致。也正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无比专心的聆听,因为其中定然隐藏着惊天的秘密,若是换做口无遮拦的大黄所说的话我们自然需要另加考评一番。

  “不要说废话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这青龙山中,看一下我这么多年所仿制的棺材到底有何不足!”盖九幽说道。

  “现在知道急了?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拦着你为何不进? 盖九幽,不是狗爷我小看你,我曾亲眼看着功力不输于你的玄门人士进入山中被那狂暴的力量卷成碎片,不信你可以试试!”大黄说道。

  “你这条死狗,我不跟你一般见识,你何必一直出言挑衅?难道真以为我不敢打你不成? 如今天冷,正是吃火锅的时节!”盖九幽道。

  “诸子百家态度的转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在盖九幽和大黄争吵的时候鬼奴淡淡的开口,一瞬间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看向了鬼奴,哪怕盖九幽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也是假装漫不经心的专心聆听。

  “早在九龙拉棺从天而降的那一天,我便感受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我联系了轩辕家族,也给棺材峡中的诸子百家送去了信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们都已经变了,以为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这从天而降的九龙拉棺,没有感受到棺中人熟悉的气机,现在想想,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不过是故意装作没有看到而已,轩辕度人假意的要进入青龙山中迎接故人,骗走了我手中的阴兵虎符之后却按兵不动,而棺材峡中的上古先贤们,最后却只派了一个猴子出来,我带着猴子来到了这青龙山脚下,那时候已经有数之不尽的玄门人士死在山中,我尝试的与那山中故人交流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无奈之下只能让那只猴子进入山中查看,从那猴子的眼中看到了那九龙拉棺的全貌,至于我为何杀那只猴子并非是刘元华所想的那样以猴脑续命,而是我不想让那只猴子回去,不想青龙山中的秘密被棺材峡中的诸子百家探知。诸子百家和轩辕家族不一样,轩辕家族早已背叛人道与那黄泉之中的人做着交易,而我坚信诸子百家的人他们不会反叛 ,他们只是看不到胜利的希望,否决了以往自己坚定的路,不在寄希望于人皇的身上。所以我不可能让那只猴子把消息传回去。”鬼奴道。

  “那从那只猴眼里到底看到了什么?”大黄问道。

  “我看到了尸山血海,看到了征战黄泉的上古先贤全部战死,数之不尽的人族遗体,还有那身披黄金战甲的故人战甲崩碎折断了手中的长剑跪地而亡。你们应该明白,如果棺材峡中的人看到这个画面会有什么后果,本身已经犹豫不定的他们定然会丧失掉最后的希望,我本以为瞒着他们,八千的出生会给他们带来胜利的曙光,却没有想到他们还是举棋不定。”鬼奴闭上眼睛说道。

  “自古就是求人不如求己,你不要再自欺欺人对他们抱有幻想,说不定那棺材峡中的诸子百家早就跟轩辕家族坑瀣一气!”盖九幽道。

  “不重要了。”鬼奴道。

  我从鬼奴的眼神之中看出了淡淡的忧伤,我也终于知道鬼奴一直以来对我态度并不明确的原因,当年的战友袍泽放弃的放弃,反叛的反叛,或许鬼奴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坚持原来有的路。

  “相信我。”我看着鬼奴说道。

  鬼奴点了点头道:“这是我的使命。”

  刘秀才这时候说道:“时间不等人了,八千,虽然我们都在赌你是他的血脉可以靠着血脉之力进入山中,但是为了万全起见,我们会把自己最强的战力全部都凝聚在你的身上,等同于我们与你同行,你三叔已经在家中备上了酒菜 ,你若能安全归来,我们开怀痛饮不醉不归,你若回不来了,我们这群人也会倾尽全力的培养平安,至于他要走你的老路也好,想在人间显贵也罢,我们都会鼎力支持,不会让你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这是我们之前都商量好的,不能所有的人都进去,一旦发生意外便是全军覆没,那便没有了任何的希望,我看了看众人,众人也都看着我。

  刘秀才掏出了手中的笔,那是一支斑驳破旧的毛笔,他道:“这是我与紫烟他娘的定情信物,她知我爱读上古圣贤之书,便亲手制了这个毛笔给我,她一生所愿,不过是我可以在阁楼安静读书,她在楼下抚琴作画,可惜刘家重任在身,前半生我要四处奔波终究没有完成她归隐的心愿,等到败落她被仇家所杀死在我的怀中成为我一生遗憾,她钟爱兰亭序曾为追求真迹枉费大量心血,我在她坟前临摹书帖得儒家大道,今日我便把当年的兰亭序写在你身上。”

  我脱掉了上衣。

  个子早已长成,这些年东奔西走也不复当年的瘦骨嶙峋,日夜兼程奔波在外也从未忘记强体修道,加上此时正是人一生的鼎盛年华,我身上肌肉线条流畅,小麦的肤色更是迸发着男性的活力,如今我不管是肉体的强横还是功力,在当世人间不与这些前辈们相比,已经跻身一流之境,若是不掺合此事,也可一生功成名就,但是身在局中,与那恐怖至极的洪荒之力比较,依旧是沧海一栗。

  刘秀才提笔。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刘秀才道:“外人常言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却不知读书人手中有笔,胸中有气,便可抵百万雄兵。”

  下笔笔力遒劲,笔走蛇龙。

  一贴既成,强横如刘秀才也是满头大汗。

  那黑色的笔迹渐渐的隐入我的身体当中,当这一个个遒劲的字迹进入我身体当中的时候,当年喇嘛在我身上所谱写的经文忽然出现,汉子与那不知名的经文交织缠绕,形成一股股一道道难以言明的气机。

  “无量天尊,天师府早已丢了传承没落至此,无数前辈的重宝丢失,那一池金莲乃是定山之用不可轻易采摘,已送小友一朵,今日刘道友如此的慷慨解囊,贫道也不愿丢了脸面,八千,玄门以周易为基,道家却以道德经为本,今有镇山道德古经一卷,传赠于你。”承雨老道说道。

  说完,他伸出手,点在我额头的莲花印记之上。

  一句句古经进入我的脑海。

  这是众人耳熟能详的道德经。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之道,损其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

  一句一句的古经进入我的脑海身体。

  当这道德古经进入身体之后,本身就交织在一起的经文和古字瞬间的沸腾,那道德古经也对着那两道气机飞奔而去,三字,三道交织,周身起澎湃之气,耳边,脑中,似出三尊神坻,佛陀讲经,老子论道,儒子读书。

  经声。

  道声。

  读书声。

  声声入耳。

  耳畔起惊雷,周身盘紫烟。

  虽然时间迫切,可是我却立马知道这就是大黄一直挂在口中的三教通融,也是盖九幽必生所求的通融之后见天地,如今我身体之内所得的气机,拜人间三道的大能所赐,我知道这是这三个大能的良苦用心,他们是要助我三教通融,打通我周身的关窍!

  大黄说,三教经文教义之中,隐藏着连山归藏的线索,这是无数上古先贤们的思考和经验,三教通融之后,便可以窥探到上古先贤们观天地星辰造化的无尽奥义。

  这样的机会,我自然不会也不愿意错过,立马席地而坐,此刻,我忘记了我即将登山,忘记了我是全部人的希望,忘记了山下的家人,忘记了他人的不容,一心求得这真经奥义。

  三道经书交织,最后汇聚成一气,这是我从未感受过的陌生气机,跟我第一次修玄门典籍所出的气机完全不同,这气机是一片的金色,经营如同黄金一般,当这道气机出现的时候,那盘踞在我身体里的上古奇甲忽然也从我的丹田而出,它便的无比的活跃,那龟甲上所刻着的符号开始脱离龟甲本身开始上浮,那一个个的上古符号,竟然发出三道气机交融之后的金色光芒!两道金色光芒在我的体内交映呼唤!

  这一刻,我终于理解了大黄对三教通融推崇的原因!

  上古奇甲蕴藏的是上古的力量,而三教通融亦然!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