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楚玥笑着说。

  捷报频频,他们虽累,但也是非常振奋的。些许劳碌,比起前线将士们流血流汗,差得远了。

  “好了,咱们赶紧歇歇,后续再挪也不缺精力。”

  陈御这话大家赞同,重新调整一下粮仓守卫,诸人就立即打马回了刺史府。

  青木要送楚玥回院子,楚玥就笑:“不用,还要赵扬几个呢,你赶紧回去休息,这阵子也是累很了。”

  青木本来就是精瘦体型,瘦倒没怎么瘦,就是晒得黑了,眼睛红血丝不少,明显也是累了。

  他只得应了,送楚玥一段,就折返。

  此时早已入夜,石灯幢散着昏黄的光,楚玥回到自己暂居的院落,梨花早等在廊下了。

  楚玥入了屋,直接瘫在榻上,梨花忙上前,伺候主子脱靴。

  梨花动作很小心,但楚玥还疼得“嘶”了一声。

  这段时间她跑得太多了,马靴比绣鞋硬,她脚跟磨出一个大泡,好几天了没见好,反而又添了一个小的。

  梨花赶紧取了针来,把这个小的也挑破了,而后涂上药膏,又忙忙吩咐抬膳桌。

  楚玥累得狠了,其实不想吃,但她还是撑起身体,吃了半碗饭。

  梨花又命人抬热水来,楚玥瘫了一会,爬起来沐浴。

  她又疲又累,眼皮子直打架,让梨花揉按过又泡得筋骨松软,反而精神了些。

  坐在妆台前,让梨花给再次上药,楚玥看一眼黄铜镜面中脸带疲色的娇美容颜,便听梨花说:“主子辛苦了。”

  这个耿直的丫头,不管怎么教都没什么心眼,如果是如意的话,早心疼话一大堆了,也就她挤了一晚上才挤出一句。

  楚玥笑:“哪里辛苦了,世子爷领军追敌,才是真辛苦。”

  说起傅缙,她随手打开二人装发簪的木匣,执一支他平时爱用的乌木簪,摩挲片刻。

  闲了下来,她颇记挂他的。

  希望他那边继续一切顺利,早早歼杀申信章夙,结束这场大战。

  楚玥倚在妆台,长吐了一口气。

  说来,若这场大战真能这般结束了,那就差不多尘埃落定,这场自去年起的诸藩争夺大宝之战,就宣告进入收尾阶段。

  没能继续建功,好争取一个更上档次一些的恩封,若问遗憾吧,那肯定有的。

  但能这样也很好的,提心吊胆的日子并不好过。

  楚玥这般想罢,心情很好,把玩乌木簪片刻,才搁回匣子里收好,垫着脚回到架子床。

  她躺下,几乎阖目就睡着了。

  ……

  明月高照,繁星点缀,皎洁的月华披泄而下,从薄薄的窗纱滤进,透过绡纱床帐,投在楚玥的侧颜上。

  她动也不动,这一觉睡得极沉。

  夜深了,整个刺史府都静悄悄的,眼下形势大好,就连无声值夜的近卫们的精神都格外抖擞了几分。

  只是到了下半夜,这一片安详和宁静却被突兀打破了。

  “嗒嗒嗒”的马蹄声,踏在青石板大街上,急促得有如鼓点一般。

  楚玥正房的大门被“砰砰砰”重重敲响,她惊醒腾地坐起。

  “不好了! 殿下所率的一路大军中伏败退,如今被围困于马丘山!!”

  ……

  整个栗州刺史府都震动了起来。

  楚玥套上外衫冲到前厅时,陈御已经在了。他连衣服都没顾上穿好,只胡乱罩了一件薄斗篷。

  “好一个阳谋!”

  西河王,广阴王,有这两者在,哪怕心中存疑,在己方比敌军多一倍兵力的情况下,分兵也是必然的。

  后续只能说,敌方棋高一着了。

  案上有负伤讯兵刚口述出来的讯报,楚玥立即抓起,匆匆看过。

  宁王所率的这支宁军,在一个叫西峪岭的地方再次追上詹箬所率的西河军,交战后詹箬大败,溃逃,己方乘胜追击,不想却落入敌军的陷圈。

  一场激战,失于地利,己方处于下风,于是就寻了薄弱处突围,谁知却正好踏入敌军的连环套,上了马丘山,被围困于其上。

  “现在怎么办?”

  栗州守将陈兴也来了,他和两个副将就着楚玥的手一起看了讯报,一脸急色。

  栗州距马丘山约四百里路,却是最近的,这幸免的哨兵也仅仅一个,负伤不轻,所以他日夜兼程赶往这边来了。

  该怎么办?得马上拿出一个章程来。

  陈御已命人去取地方志来了。为战事计,他们随行有很多地方的地方志。他匆匆翻看,又结合讯兵口述,以及详细疆域图。

  “情况很不好。”

  陈御眉心紧皱:“马丘山地形相当恶劣,一边悬崖,其余三面几乎都是三丈深沟环绕,边缘怪石林立,突围难度胜平地十倍不止。”

  被困的宁军虽有多一倍的兵马,但在这种绝对的地形下,完全处于劣势,里头的人想突围,成功几率微乎其微。

  “必须从外部援救!”

  否则马丘山恐难逃全军覆灭之危!

  宁王和世子都在被困在马丘山,这二人是绝不能出岔子的。

  楚玥神色紧绷:“可这往大都督那边送信,完全是来不及了啊!”

  詹箬围而不攻,其意图昭然若揭,等宁军粮绝后,这块硬骨头就硬不起来了,轻而易举歼之。

  马丘山上的宁军有多少随军粮草,没有比楚玥陈御二人更清楚了,最多就支撑五天。

  饿肚子再熬一两天,也就六七天。

  可傅缙率大军往西,追击申信章夙所领的西河军大部队,这六七天时间,一来一回,完全就不够。

  时间太短傅缙大军来不及回援,甚至邓州那边的守军也赶不过来。

  陈御神色沉凝:“唯一来得及援马丘山的,只有栗州。”

  只有他们这边。

  楚玥咽了咽:“可这栗州兵力,才区区万人啊!”

  足可定乾坤的一战,宁军可以说是倾巢而出的,留守栗州的兵力仅剩六千。楚玥说的一万,是连三千运粮军都加上了的,还零零星星凑些民兵民夫,才勉勉强强差不多一万。

  可马丘山下的西河军呢?

  那可是足足五万。

  随着詹箬的穷图匕见,到了如今,一切都明朗了起来。这是阳谋加阴谋,先前的连败,必然是诱敌之计,詹箬这边兵力肯定没真损多少了。

  五万精兵。

  他们才勉强凑够一万人。

  且这是西河军最后的奋力一搏,拼命程度不言自喻。

  这该怎么救?

  作者有话要说:有宝宝问国庆假期加更不?捂脸,阿秀国庆有点事忙啊,而且故事正文也快写到最后了,阿秀得顺顺哈,所以咱们还是和平时一样周末再加更啦~~~

  爱你们!!明天见啦~~~ (*^▽^*)

  第140章

  楚玥一直期盼自己能有立功机会, 好争取能得一个上档次一些的恩封, 甚至在睡下之前, 才刚因此生了些遗憾。

  没有到真的来了,来得这么突然,还这么大这么艰难。

  很危急很凝重,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却陡然心血上涌, 楚玥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怦怦”的仿佛就在耳边。

  陈御道:“我们立即点兵, 路上再商议。”

  硬件就在这里, 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花来, 而时间真的很紧迫, 容不得浪费分毫。

  栗州距马丘山四百里,而步兵急行军一天最多一百里出头, 不能更多了。路上就耗了快四天, 而马丘山上的宁军, 粮草最多五天告罄。

  楚玥收敛心神:“说得没错, 越快越好!”

  众人立即分头行动,陈兴领着两个副将匆匆去点兵,陈御去准备后勤物资,而楚玥则领着青木, 去聚拢今天才到齐栗州的三千运粮兵。

  栗州守军,运粮兵,民夫民兵, 不管是编内还是编外,栗州一切可征集的兵力都在短时间内调动了起来。

  栗州城关闭四门,由二三十个更夫把着,实在顾不上了。任何一个城池都能丢,宁王及世子可不能出事。

  天还黑漆漆的,几人已率军出了城,连夜往北急赶。

  他们分成两批,楚玥陈御及青木领数十人骑着马先行一步,而陈兴率军在后头赶。

  没办法,留在栗州的战马不多,拢共这么百匹。

  楚玥他们乔装先行,先赶至马丘山勘测地形和视察敌情,再尝试制定援救计划,也不适合人多。

  一行数十人打马急行,专捡小道近道,日夜兼程,早饭午饭都是马背上啃的干粮,硬是只用一天多的时间就赶到了马丘山。

  分秒必争,立即分工开始视察敌情。

  ……

  入了夜,一层薄雾笼罩住山岭上的树林草丛,黑漆漆的。山坡后的一处避风的凹地升起篝火,干柴“噼里啪啦”烧着。

  “情况很不妙。”

  勘察半个白日,几路人马陆陆续续回来了,消息汇总,陈御眉心皱得更紧。

  马丘山的情况比想象中更严峻,这块确实是极利于围困的好地方。一边悬崖陡断深陷,猿猴估计都攀不上,更甭提人了;其余三面则环绕着一条三丈深浅四五丈宽的深沟,应久远之前是河流,现在干涸了,河床很陡,两边外沿岸上还有许多大石林立。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