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傅缙还在,十八万大军还在,大宁里头,还有两个小公子,虽说宁王子嗣多夭折,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况且开弓已经没有回头箭了,就算宁王真绝了子嗣,以傅缙为首的一干人,眼下也必然要先将西河歼灭了。

  “梁家主,梁氏还能再选一次,你切切要谨慎啊!”

  聪明人之间不需要说废话,时间紧迫,青木利索一语毕,定定看着对方。

  梁宿垂眸,面色阴晴不定。

  但正如青木所料,他肯悄悄放人进门,而不是布下陷阱,就能说明很多事。

  似乎很久,但其实也就一会的功夫,梁宿一咬牙:“宁王宽仁英明,我愿投之!”

  他一转身,利索朝山上方向一跪磕头,迅速起身,“需要我做什么?”

  很好。

  青木心里松了一口气,立即附耳过去,“你在哨探中有没有人手?”

  梁宿心一动:“有。”

  军中不管哪一处,他或多或少都尽力安插了人手。

  “能不能保证一个方向不出岔子。”

  梁宿忖度片刻:“可以。”

  “西边的裴县杨乡一路,我的眼线不少,提前准备,届时可彻底清理干净。”

  “很好!”

  青木终于露出一丝喜色,附耳过去,按楚玥吩咐,如此这般说道。

  梁宿仔细听了,一一记下:“我需要一天时间。”

  “可以,明日的戌正,我们里应外合。”

  “可。”

  不清楚的都详细问过,梁宿道:“我送你出去。”

  青木心念电转:“好。”

  ……

  梁宿真安全将青木送出了。

  青木用自身再试探一遍,这梁宿确实真心易主。

  只楚玥不免说他一句:“下回,可不得让自己多冒险。”

  青木微笑应了,他遗憾:“詹箬守卫太紧,纵是梁宿,也无法和山上联系。”

  梁宿到底差了一层。

  “这样已经很好了。”

  众人终究是面露喜色的,宁王肯定盯着山下的,就算联系不上,应该也不会有大问题。

  “我们立即传信陈兴,让他赶紧布置。”

  ……

  马丘山上。

  “西河军围得很紧,毫无空隙。”

  陈瓒冯登等人亲自视察过后,回到宁王跟前禀。

  三天以来,都是这般,诸人神色沉沉,话罢,一阵沉默。

  宁王眉心已现浅浅一道折痕,他重重吐了一口气:“都是孤连累了诸位和将士们。”

  当时有些存疑,但最终还是宁王下的令,才落入这般境地,他极自责。

  陈瓒立即道:“殿下此言差矣,又怎是殿下一人判断?”

  宁王知道自己不擅军事,很听取众人意见,下的这个令,其实大家都是这个偏向。

  忠心归忠心,但谋臣们始终不及贾泗,堪不破,而大将们在方面也略有欠缺,毕竟也不是谁都如傅缙般十项全能。

  气氛有些低迷,宁王很快打起精神,“诸位,未到最后一刻,战果未定,我们切不可自乱阵脚!”

  世子有些慌了神,但宁王始终保持镇定,未见一点惊色,诸将闻言精神一振:“没错!殿下所言极是!”

  大不了,就战死沙场,何足惧?

  况且殿下说得对,未到最后一刻,都有可能出现转机!

  诸将齐声应是,而后分头行动,鼓舞士气,亲自盯梢,各自有条不紊,山上始终未乱。

  ……

  再说楚玥这边,艰难过后,后续一切都挺顺利的。

  第四日,入夜。

  詹箬正巡视山口工事,他每天都巡视超过十次,亲力亲为,从不肯假手于人。

  巡罢,驻足山下,仰望黑漆漆的山上,听身边的赵泉道:“还有两日,最多三日,我们即可攻上去,歼杀宁王及宁王世子。”

  明日宁军粮绝,后日就得饿肚子了,再后日,普通兵卒必然没了力气。

  詹箬目光沉沉:“没错!”

  收回视线,他询问:“栗州援兵情况如何?”

  这一带,他遍布哨探,通往栗州方向,更是遣出哨骑缀着。栗州倾巢而出,他知道。

  “快到马丘山了。”

  赵泉虽这么说,神色却不甚在意,不过是一万兵马罢了,若栗州军提前进攻,他们五倍兵马游刃有余;要是等他们发起进攻再来,那更无妨,山上宁军都饿倒了,不过砍瓜切菜。

  詹箬点头,该做的准备都已妥,区区一万援兵,确实无需在意。

  谁知这时,却有一个意料之外的消息突至。

  “报!”

  嗒嗒嗒急促的马蹄声,哨骑飞奔而至,翻身下马急喘道:“西边的裴县,突发现一路新敌军,正急行军直奔马丘山,粗略估算,约莫有三万!”

  “什么?!”

  众人大惊失色,赵泉急道:“不可能!傅缙已深入陈州一带,怎可能回援?!”

  他们是得到这个确切消息后,才动是手。

  只不过,傅缙大军虽深入陈州,却不代表他绝不会分兵。三万兵马,傅缙能轻松分出。说不定,章夙难缠,他可能想先解决了这边再说。

  梁宿余光见,众人惊疑,神色不定,他微微垂眸,也作惊疑之色。

  詹箬脸色一沉:“不可能的!这必是栗州军障眼法,再探!多遣哨骑,近前去探!!”

  “是!”

  梁宿安静站在一边,侧头看了心腹近卫一眼,后者微不可察点了点头。

  哨骑本来紧,他们暗箱操作,留在营中待命的这一队,有三个自己人。

  出去以后,攻其不备,放倒同伴,这般紧急的情况,外面的事没人能发现。

  加派哨骑,众人焦急等待,詹箬已令,全军准备,立即进入高度警戒状态。

  马蹄声嗒嗒,三个时辰内,一连五次哨骑回禀,不顾一切代价近距离观察过。

  确实是三万宁军不假!

  赵泉拧眉:“不好了,来援宁军足有四万!”

  确实是不好,足以战个平手,下面一乱,上面宁王趁机杀下,他们不但无法歼灭宁王及世子,且很可能全军覆没。

  不能再等了。

  “那三万宁军距此还有七八十里,最早也得天明才抵达,今夜,我们提前发起攻击!”

  詹箬当机立断,立即传令:“传令,击鼓,立即进攻!”

  他看一眼赵泉:“把火油和干柴都扔上去。”

  ……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陈兴已经来了,除了悄悄离开去伪装那两千人,他率八千兵士已抵达马丘山,和楚玥一行汇合。

  众人静静等着,一旦西河军对山上发起攻击,他们立即杀过去。

  此行很不易,但配合得宜的话,还有五成成功率。

  楚玥一瞬不瞬盯着,她见远远西河营寨似乎动了起来,心一喜,“成了。”

  只楚玥喜未过一息,忽微笑一滞,惊:“怎么回事?”

  远处的马丘山下沿,忽火光骤起。

  众人一怔,大惊。

  一切都很顺利,西河军确实行动了,但谁曾想,他们竟然先放火。

  夏日的山林,不好放火,但这火光“哄”一声就蔓延开了。

  西河军手里竟备有火油?

  众人心头咯噔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好了,肥肥的一章!宝宝们国庆节快乐鸭!!

  给你们一大大的么么啾!明天见啦~ (*^▽^*)

  还要感谢“大魔王”扔了1个地雷哒,笔芯!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