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第141章

  马丘山下的西河营地, 有几个营帐防守严密甚至胜于帅帐,颇有些奇异, 但由于紧挨着西河王的王帐, 倒也糊弄了过去。

  到今日才知,原来里头堆叠了悄悄提前调集过来的百桶火油。

  詹箬一声令下, 看兵士掀开帐帘推出油桶,沿着山脚撒过去,一阵涩涩的油浊气息立即弥漫开来。

  这百桶火油, 是好不容易才紧急调集过来的。本来想着等山上宁军粮绝后,再砍干柴堆叠点燃, 熏烧一轮再攻上去。

  双管齐下, 保准万无一失。

  但现在来不及了, 只得提前。

  “快点,尽量浇均匀一些!”

  詹箬大声喝令,待火油迅速浇尽,他接过一个正燃烧着的新火把,厉喝:“点火!”

  话罢一掷, 火把飞出落地, 骤“轰”一声,火苗立即窜起。

  “各就各位,都盯紧了, 尤其道口,宁军一下,杀无赦!!”

  厉声喝令中, 明赤的火焰“刺啦啦”地迅速顺着地上火油蔓延开去。

  ……

  马丘山上。

  冯登陈瓒亲自盯梢山下,下面一动,立即就注意到了,二人霍地站起:“快,请殿下来!”

  西河军这是干什么?

  为何提前进攻?

  必定是情况有变。

  是什么?

  众人惊疑不定,莫非,己方援兵至?

  算算时日,栗州守军确实差不多接讯赶到了,只陈瓒不解:“栗州守军,才六千啊?”

  就算加上运粮兵民夫,也就勉强凑够一万罢了。

  怎值得詹箬放弃最佳时机,提前发动攻势?

  “莫不是,大都督得胜,提前过来汇合?”

  但说出来,连他自己的都不信。之前两军通讯还是很通畅的,他们很清楚西河军主力还未消灭,傅缙率大军已追至陈州,肯定赶不回的。

  “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可坐以待毙,守住隘口,敌军上来一个,咱们杀一个!”

  宁王沉声令。

  西河军肯提前发动攻势,再好不过。因为马丘山地形特殊,但也算有利有弊,突围艰难,上攻亦然。

  他们这些天已尽力筑了工事,要是敌军等他们饿得脱力才攻上来那倒罢了,可是现在他们的粮还没绝,敌人若要就这样杀上来,他们以逸待劳,正好反败为胜。

  诸人精神一振,立即排兵布阵准备迎敌。

  军士严阵以待,宁王并诸将死死盯着山下。

  但谁知,山下情况竟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什么味道?”

  冯登最先抽抽鼻子。

  山下颇黑,距离太远窥不见西河营地全貌,但骚动过后,未见西河兵卒往上攻,却先嗅到一阵隐隐的浓浊味道。

  骤一阵不详预感。

  “是火油!”

  众人脸色大变,敌军不会攻上来,却是要逼他们下去。

  印证了诸人猜想,冯登话罢,骤火光一亮,之间一条橘红的火带如同赤练,沿着山脚迅速往两边延伸开去。

  顷刻,火焰熊熊,环绕整个山脚,“滋滋”的火油燃烧声响,火焰蒸腾,并慢慢往上蔓延。

  夏日山林生机勃勃,火焰一时是烧不上来的,但要命是那黑色浓烟,火油助燃后的烟雾尤其厉害,滚滚升腾而上。

  “咳,咳咳!”

  咳嗽两声,宁王急声令:“传令全军,赶紧用湿透巾帕缠住口鼻!”

  世子申元打湿巾帕,慌忙递给父王,到底是少年人,面上已掩不住惊慌之色。

  宁王握紧儿子的手,眸中也不禁闪过一丝绝望。

  湿巾掩住口鼻,可抵挡毒烟一时,却不长久,熬不了多久,他们就不得不被迫往下突围了。

  投入敌军准备已久,正张开等待多时的口袋里。

  莫非,他终究是无一偿父愿、登位九五的命?

  如此绝境,即便心智坚韧如宁王,也不禁心生悲凉,现出几丝颓色。

  可就在这个时候!

  忽远远一阵树木摇晃,紧接着,见那黑幢幢的山林间突杀出一支军队,呐喊震天。

  “里应外合!杀尽敌军!救出宁王殿下!!”

  栗州援军。

  声音极大,飞鸟惊出,连山上都能清晰听见。

  山上宁军不禁精神一振。

  宁王更是,栗州只有区区一万兵马,尚且豁出去一切援救于他,他怎可心生颓念?

  实在不该,不该!

  他紧了紧手上的佩剑,扬起,高声喝道:“将士们,冲下去,即便身死,我们也要和栗州的弟兄们在一起!!”

  “好!!”

  士气大振,宁王一马当先,冲了下去,冯登陈瓒立即紧紧护持左右。

  如激流,山上宁军往山下疾冲而去。

  ……

  却说冲出山林的这支军队,确实是无声蛰伏在侧的八千栗州军。

  当时骤见火,上下大骇。

  楚玥心脏狂跳,但她掠一眼发现,眼前正蔓延着的火带并不宽。

  电光火石,她立即明白,西河军火油并不多。

  是了,这般危机紧迫的情况下,又要悄声无息运输,哪里可能运来多少火油。

  这是要逼着山上宁军惊慌往下冲。

  顷刻间,楚玥想明白一切,她“刷”地拔出新配的长剑,回头厉喝:“别慌!!敌军火油并不多!!!”

  “他们意在让山上的弟兄们惊慌失措,乱了阵脚往下冲,我们不能如他们所愿!!”

  她扬起长剑,高声呐喊:“将士们!我们里应外合,杀尽敌军,救出山上弟兄!救出宁王殿下!!”

  楚玥从未这么高声喊过,喊得破了音,嗓子生疼。

  她的声音压下骚动,前头将士一看,果然如此,前头一稳,后方也很快安静下来,

  一鼓作气,二而竭,三儿衰,楚玥自深知,她高喊一声后也不停,一扬长剑:“将士们,我们冲!!”

  她一打马,疾冲而出。

  八千将士立即紧随而出。

  “里应外合!杀尽敌军!救出宁王殿下!!”

  “里应外合!杀尽敌军!救出宁王殿下!!”

  齐声呐喊惊飞夜鸟,八千人万众一心,疾冲往关卡重重的马丘山道口。

  这一回,楚玥没有因为不会武而避退,陈御也没有,所有人都没有,抵达马丘山的,统统冲往西河军,冲上战场!

  “喊得倒是挺有气势的。”

  詹箬脸色一阴,冷冷道:“赵泉,你率一万五兵士迎敌,务必全歼!”

  赵泉一打马:“标下领命!”

  早有准备,立即率军而去。

  詹箬回头,听山上宁军爆发出一阵呐喊,黑幢幢树摇草动,宁军疾冲而下。

  “听令!迎敌!!”

  ……

  非常惨烈的一战,楚玥鼓舞了士气,却无法弥补地形和兵力上的差距。

  山上十万宁军,奈何下山通道宽度有限,根本无法悉数往下冲。顺着百丈缓坡冲下,正好进入西河军早早挖掘好的陷坑,箭阵激射,尸身倒伏无数。

  所幸,西河军的存箭并不多了,而宁军先头部队的尸身,也很快把陷坑填满了。

  可以短兵相接。

  但詹箬早有准备,重重关卡,将宁军堵在道口,镰钩矛阵,迅速分割,有序的一轮接一轮绞杀。

  道口内外,尸横遍野,血腥味冲天。

  楚玥这边情况也很糟糕,八千栗州军急行军四天而来,而敌军以逸待劳,迎上来的兵力足足多一倍,且随时能增援。

  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楚玥等固然憋着一口气要救宁王十万宁军,但西河军这边也是破釜沉舟,这是对方最后一次能扭转战局的机会。

  气势上谁也压不过谁,兵力上却差之甚远。

  楚玥手已经发麻,她不知自己劈中了第几个西河兵卒,不知几个伤几个死,她手已经感觉有点抬不起来。

  她的武艺不过这一年来的临阵磨枪,实在不算什么,如今不过全靠战马居高临下罢了。可即便如此,也是惊险频频,幸而青木赵扬等人始终护在她左右,方保无碍。

  但这也不过暂时,再这样下去,他们会全军覆没。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