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有过当惩之,有功自然也挡褒奖,玥娘不必谦虚。”

  宁王心里有数,眼下欣慰,又嘱咐她:“这回你有些损耗,其余事且先莫理,先把病养好了再说。”

  “你放宽心,这回大军出征,孤留着王奚陶经在栗州,人手充裕。”

  回栗州休整两日,宁王马上又领着大军赶去和傅缙汇合,那边的战事,正在关键阶段,明日就出发。

  这事楚玥自然是知道的,她拱手:“是,谢殿下关心。”

  主上关怀,她自然照单全收的。

  “好!”

  宁王露出笑意,最后还玩笑一句:“不然待承渊回来,孤都不好见他。”

  诸人一阵哄笑,又打趣几句,说得楚玥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依旧落落大方。

  宁王及众人纷纷关心过楚玥,但由于明日出征,事儿多时间少,坐了了两刻钟,便匆匆回去了。

  青木代主子去送,出了门,宁王拍了拍他的肩,“粮草和栗州,就交予你三人了。”

  另外两个,是陈兴和陈御。

  青木经过这一战,也被宁王记下了,升了二级。

  青木拱手:“标下领命!”

  本来宁王有些意向带他上前线的,历练并立功,不过青木更注重商号和楚玥的病,主动表示,自己更熟悉粮草,婉拒了。

  宁王一想也是,不过除了粮草,还让他给陈兴当副手。

  青木经历大事不少,即便擢升,心绪亦极定,锵声应下,将送宁王等人出了院门,便折返。

  他入房,便见楚玥趴在窗台,正眺望下方的连绵屋舍和城墙。

  艳阳有些刺目,她不以为意,俏丽面庞上神采奕奕,脸色虽略苍白,但不见什么病容。

  青木最知她的,知道她的向往和理想。

  自然也知道,她此刻必定是心胸舒展,极之畅快。

  他微笑,上前,轻声说:“恭喜主子,终一偿所愿。”

  “嗯。”

  楚玥回头,笑着看他一眼。

  又回头望一眼窗外。

  恰巧见蔚蓝天际,有鹰隼振翅,直上云霄。

  她注目片刻,唇畔笑意渐扬。

  是的,很好了。

  她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能展翼不当那笼中雀,便是极好。

  如今,算是振翼高飞吧?

  仰望许久,她又垂眸,看向炕几木屉。

  那里头有一封信,前儿收的,傅缙亲笔,他发信时,还不知马丘山之事,信中说,极思念她。

  她微微笑了。

  嗯,她也是。

  马丘山得胜,真的很好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晚了一咪咪,刚撸好尾巴,不过今天又是肥肥的一章哦!

  明天见啦宝宝们,爱你们!! (*^▽^*)

  还要感谢下面给文文投雷的宝宝哒,笔芯~

  佛曰不可说扔了1个地雷

  红薯扔了1个地雷

  第142章

  初秋时分, 风乍起,已有寒意。

  本是金桂飘香的收获季节,只今年的永州城, 却半分不见往年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

  檑木撞城门的巨大轰鸣, “隆隆隆”震颤人的鼓膜, 硝烟滚滚, 整座城池陷入战火当中。

  栗州一战,西河军大败弃城逃遁, 被宁军穷追不舍,长达三月,最后的最后, 西河王嗣率残军退入这永州城中。

  宁军后脚追至,重重围困, 对永州城展开猛攻。

  肉眼可见的,永州城内的西河军处于下风, 连日围攻, 血腥味越来越浓重,城门摇摇欲坠,崩溃仿佛就在下一息。

  百姓惊惶奔走, 搂着匆忙收拾出来包袱, 拖儿带女,盲头苍蝇般乱撞着。

  有慌乱直接冲往城门的,被那一身热汗血腥的军官一刀砍倒,人头咕噜噜滚出十数丈远。

  家人崩溃:“挨千刀的兵蛮!偿命来!怪道汝等兵败, 汝等不败,天理何在?!”

  军官大怒,冲来一刀,那汉子连爬带滚,扑入人群之中。

  只转身时目光极怨恨,死死瞪着城头上下所有西河军。

  战乱的城头上,章夙倏地回头看去。

  他披了战甲,手里提着一把微微卷刃的长刀,刀锋染血,甲胄血迹斑斑又染焦黑,一张玉白的面庞沾了血珠,眉峰微微抽动,俊美的侧颜看着极嗜血狠戾。

  他和城头上的军士一样,鏖战长达一个昼夜,已杀红了眼,闻声眸中凶色一掠而过,惜如今,他竟连欲将这个贱民处置了都腾不出手。

  “主子,您快换了甲胄,稍候属下等护着您杀出去!”

  谭思急道。

  耳边铿锵兵刃交击之声不绝,杀上城头的宁军越来越多,就算不愿意承认,他心里也明白,永州城距离城破已不远。

  他们有把握护着主子安全遁离,但主子这一身帅甲得赶紧换了,银铠红氅,太过显眼。

  “主子,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咱们总有东山再起之日!”

  谭思焦急,再不换,就要来不及了。

  章夙调转目光,看向城下黑压压的宁军。

  “不会再有东山再起之日。”

  他声音很嘶哑。

  心里却极明白。

  父王准备长达二十载,方窥得一契机,眼下并非民怨四起的王朝末年,一旦兵败耗尽,不会再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呵,呵呵……”

  他哑声冷冷笑着,扔下卷刃的长刀,拔出佩剑,“今日,孤与永州共存亡!”

  他几步上前,一剑横劈,再次投入激战当中。

  谭思等人含泪,一抹脸紧跟上。

  手臂发麻发疼,不知疲倦地砍杀着,鲜血溅到眼眸中,视野一片血红。

  不知过了多久,蓦“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砰嘭”一声木板拍在地面上的巨大轰鸣。

  同时,城门口骤起海潮般的欢呼呐喊,紧接着,急促的军靴落地声踏在门板上。

  城门告破,潮水般的宁军汹涌而入,巷战开始。

  巷战,不过强弩之末,垂死挣扎罢了。

  近卫精兵团团护着章夙,一边后退,一边狠狠杀着冲入街巷的宁军。

  远远的,听见马蹄声,伴随整齐而急促的军靴落地声,“踏踏踏踏”,滚雷一般,十分整齐,响彻了整个永州城。

  章夙骤抬眼。

  远远,一个玄黑铠甲披鲜红帅氅的高大男子正在近卫团团簇拥下,率军打马而来,红氅猎猎翻飞,马上人目光如电,距离太远看不清面容,但却感觉那两道冷冽的目光疾扫而过。

  是傅缙。

  章夙胸臆间愤慨陡生,瞬间爆开,他倏地捏紧手中的长剑。

  为何,世间为何会有这么一个人?

  仿若克星,倘若没有对方,区区一个宁王,怎能一步一步,将他逼落到今日这般境地?

  章夙清楚,今日他就要兵败身死。

  但他绝不落入敌手。

  既要死,他要战死,他要和傅缙一决死战!他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章夙眉目一戾,打马疾冲而出。

  谭思等人立即赶上。

  马蹄声哒哒,疾重而急促,傅缙冷冷看着,倏地勒停马,他一招手:“箭阵。”

  身后弓箭手立即分成两列,迅速而有序绕往两边,踢开沿街店铺大门上了二楼,三方上上下下有序快速结阵,箭矢对准正奔来的西河残军。

  傅缙伸手,亲卫迅速抬上一张四尺大弓,他接过,抽出一支精铁银箭,一扣弦,猛一拉。

  弓弦拉满,傅缙微微眯眼,视线顺着银色箭头,瞄准疾奔中的章夙眉心位置。

  手一松,“咻”一声破空锐响,秋阳下银芒骤闪,箭矢闪电一般激射而出。

  “噗”一声闷响,已奔至六七十丈外的章夙身躯骤一僵,铁箭深深贯穿他的眉心。

  膘马兀自狂奔,章夙已看清傅缙的面容,只“砰”地一声,他重重栽倒在青石板地面上,气绝不动,仰面向天一双眼睁得大大。

  谭思悲吼一声:“纳命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