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傅缙淡淡道:“放箭。”

  这一行亲卫精兵,已冲至箭矢射程范围,一声令下,当场万箭齐发。

  谭思面门前襟扎了十数支箭,重重坠马,落地后他梗着一口气,手往回爬了爬,“主子,……”

  身躯却无法动弹,口鼻溢血,死死瞪着章夙尸身半晌,气绝身亡。

  两轮箭雨,将来袭之敌尽数歼灭。

  傅缙环视城内一圈,令:“降者立即缴械,负隅顽抗者,杀无赦!”

  ......

  在永州城被攻陷的第三天,楚玥和陈御一行也抵达了。

  三个月时间,她的病早已痊愈。

  不过由于大军追敌移动频繁,她才病愈的身体有些吃不消,陈御和青木就建议她不要紧跟大军奔走了,前线的事先接着让青木负责。

  楚玥便应了。

  她病中,手头事务也是青木接手兼理的,做熟了的,青木办事,她没有不放心。

  最重要的是,如今楚玥心中挂碍已消,既身体吃不消,她就不强撑着了。

  于是楚玥落后一步,负责监督后方粮草,随粮草大营转移即可。

  如今永州大捷,西河军终于被彻底击溃,他们就赶过来了。

  楚玥策马,缓缓穿过吊桥,踏入长长的门洞。

  她仰头,环视仍残留不少焦黑的城头。砖缝中残留猩红,城门已重新被安上了,城内民房鳞次栉比,百姓惊色已褪,有三五行走着的,也有在修补损坏的檐瓦门柱。

  虽还是看得出战后痕迹,但这座古朴的城池已被大致打理妥当,颇有秩序。

  楚玥微微怔忪。

  其实她这辈子没来过永州城,但这永州城的一切,却似曾相识。

  仿佛有种宿命感觉,噩梦中的最后决战,还是在永州城。

  现实里,因为她的蝴蝶翅膀,长达三年混战对战,如今一年多就落下了帷幕。

  但还是在这永州城。

  楚玥心情有些复杂,因为永州城景致布局,和她梦中一样。

  也不知那噩梦,是否就真是“她”经历过的。

  楚玥无意识打量着这座似曾相识的城池,有些入神,骤听一阵马蹄声起,“哒哒哒”清脆打落在青石板大街上。

  她回神,抬目看去。

  却见一个玄黑铠甲的高大身影出现在长街尽头,他正打马直直奔她而来,距离太远看不清面容,只马蹄声急促,隐隐昭示来者急切的心情。

  一看那身影,楚玥唇畔不禁漾起笑意。

  其实,她已很久都没在做那个噩梦了。

  她破坏了楚姒的毒计,傅沛没被毒死,张太夫人也活得好好的,还有她父母小弟,楚氏一族,如今全部都安然留在邓州。

  噩梦是真还是假,又何必纠结?

  所有人,都好好的。

  她心绪畅快,一扬鞭,迎上前去。

  “夫君!”

  ......

  清脆熟悉的女声,魂牵梦萦的娇俏的面庞,傅缙笑了,这一刻,他心绪飞扬。

  他快四个月没见她了。

  期间经历了马丘山血战,她亲上战场拼杀,大病卧榻,养了许久,方才痊愈。

  后怕担忧,牵肠挂肚,这个素来在外情绪极内敛的男人,都有些忍不住了。

  疾冲上前,猛地勒停了马,一瞬不瞬凝望,他伸手握住她的手。

  “城中诸务不急,你们赶路过来,且歇歇不迟。”

  “城中诸务不急,你们赶路过来,且歇歇不迟。”

  略略寒暄,说罢这一句,就在众人带笑意的目光中,傅缙领楚玥先返回他暂居的住处。

  进了正房,一掩上房门,楚玥便落入一个宽厚坚实的怀抱中。

  傅缙抱得很紧,紧得她都喘不过气了。

  但她不以为忤,反立即探手,紧紧箍着他的腰,将脸颊贴在冰凉的甲片上。

  不知谁先的,或许是一起,他低头,她仰脸,唇贴合在一起,缓了一息,骤用力地亲。吻起来。

  要凭借最炙烈的问,来安抚彼此的心和思念。

  许久,傅缙才松了开来,他重重喘息着,伸出手,细细抚摸她的脸颊。

  “瘦了。”

  他蹙眉,极心疼。

  楚玥弯唇一笑:“夏日肯定要消减些的。”

  他也瘦了些,还黑了,冷峻的眉目愈发棱角分明,极英俊极有男子气概。

  不过,只怕如今是没多少人敢直视他了,经过战事和鲜血的洗礼,傅缙昔日那一点少年青涩,如今已悉数褪尽,眉目冷峻,威仪厚重,通身气势极盛。

  楚玥却是不怕,怕谁也不怕他,她被他搂着,把脸埋在他的怀里,听他柔声低哄,她翘唇笑着。

  亲手给彼此宽衣梳洗,腻在榻上低低叙说离情,二人不肯分开过,一直到了晚膳用罢,躺下歇息。

  楚玥轻声笑着,这有点像连体婴似的。

  “笑什么?”

  锦帐低低迤垂,傅缙轻轻啄吻她的脸颊,嗓音比平日低沉了几分,十分性感。

  “没什么。”

  她笑盈盈,嗔了他一眼。

  “夫君,那章夙是伏歼了么?”

  团聚了一下午,又深入接触的彼此,思念稍稍纾解,才有心思闲聊些其他。

  “嗯。”

  傅缙捉着她的手把玩纤纤五指,应了一声,“城破当时就诛杀此人了。”

  其余太血腥的,没必要和她说,他只说结果:“西河王嫡脉尽数解决,已无后患。”

  楚玥秒懂,借着战事处理,比以后要简洁方便太多了。

  傅缙食指绕着她的发,看她柔润青丝在贴服缠在指间,薄唇轻触,他柔声说:“永州事务很快就理顺了。”

  “那咱们是要回京城了吗?”

  西河王死得惨烈,西河军覆灭在即,昔日野心勃勃气势汹汹的叛王,从鼎盛到寂灭,也就一年多的功夫。傅缙善兵,已声名赫赫扬天下。

  大局将定了,垂死挣扎只有覆灭的下场,淮阳赵周三王权衡过后,终于低了头,上月遣了使臣,表示归附。

  “三王不臣之心已生,留不得长久。”

  只不过眼下,咄咄逼人并非最好的法子,削弱以后,留着慢慢收拾不迟。

  不过,这都是以后再操心的事了。

  结束了。

  自幼帝崩后生出的诸藩争夺大宝之战,在永州落下帷幕。

  傅缙轻抚楚玥鬓发,看她清凌凌眸光一眨不眨瞅着自己,心中只觉爱极,俯首亲了亲,柔声说:“对,我们很快就回京城了。”

  自幼帝崩后生出的诸藩争夺大宝之战,在永州落下帷幕。

  傅缙轻抚楚玥鬓发,看她清凌凌眸光一眨不眨瞅着自己,心中只觉爱极,俯首亲了亲,柔声说:“对,我们很快就回京城了。”

  作者有话要说:要回京城啦,终于到了摘取胜利的果实时候了!!

  一眨眼就三号了,过得真快。么么啾!明天见啦宝宝们~~(*^▽^*)

  还要感谢下面给文文投雷宝宝哒,笔芯!

  怡宝扔了1个地雷

  大魔王扔了1个地雷

  大魔王扔了1个地雷

  大魔王扔了1个地雷

  第143章

  在寒意浓重的深秋, 楚玥回到了京城。

  这座煊赫几朝的大梁都城, 这一年多都是在西河王手上的, 本来以为北上还得费点功夫, 但事实证明, 这世上识时务的人还是有很多。

  永州战果早传遍大江南北, 宁军北上, 不等傅缙排兵布阵去攻汜水关,京中几员副将已联手将驻守京城的西河大将冯徵拿下, 同时还有好些西河王的铁杆心腹。

  开城门,开汜水关, 迎宁王大军。

  浩浩荡荡, 楚玥随着中军同行,过了雄阔巍峨的汜水关,长驱直入京城。

  城门大开, 甲兵卸刃, 城门前黑压压的人头一大片,正恭敬迎候着。

  一见王驾,立即跪拜,宁王缓声叫起, 紧接着就是一阵你来我往的表忠心喧闹。

  这些场面功夫用不着楚玥劳心,她也没兴趣往前凑热闹,勒马驻足,她仰头,看这座已阔别快两年的都城。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