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深秋的天很蓝, 万里无云,天高地阔,风已经很寒了,只眼前这座青黑磅礴的城池依旧不显得萧瑟。

  出城时,战火连天,黑漆漆的夜里仓惶逃离。

  回来时,天清气爽,朗朗白日,打马徐行十分从容。

  难免很有些感慨。

  午后阳光洒下,落在楚玥的脸上,有那么一点刺目,她伸手挡了挡。

  便听樊岳笑:“诶,是不是百感交集了?”

  他也是有些感慨的,但到底男人感性少些,樊岳性情又洒脱,很快就将那点子感怀抛在脑后,凑过来挤眉弄眼打趣楚玥。

  楚玥一侧头,近在咫尺一张大脸,她小吃一惊,啥感慨都飞了,推他一把,笑骂:“去你的。”

  “怎么就去我的呢?”

  樊岳感觉很冤,两人现在已熟稔万分,玩笑什么的不需要顾忌,他立即嘴欠:“我这不是说实话吗?咋就挨骂了呢?不公平啊玥娘,咱是长得没承渊好看,可不带这样的!”

  身边诸人一阵轻笑,楚玥瞪了他一眼,懒得搭理,这人越理越来劲儿。

  不过这么一闹,她是彻底恢复平常心了。

  瞄了前方不远的傅缙一眼,他正与宁王一起应付降将,侧颜神色沉稳,眉目坚毅。

  她微微笑了。

  他似有所感,不动声色往后头瞥了一眼。

  这场合,自然不好眉目交流的,二人视线一触即离,他看回前方,唇角微不可察翘了翘。

  ……

  宁王率八千精兵入京,接手城防及其余一切事务。

  傅缙楚玥等人立即就忙碌了起来,接手各个衙门,打点大小诸事,各种人员安排,忙到脚不沾地。

  一开始连吃宿都在外头的,忙了好几天好歹缓了些,两人这才腾出空回府安置。

  这府,自然是镇北侯府。

  宽敞的大街,高高的正门,重檐飞脊,庄严宏阔,廊榭屋宇,庭院深深。

  镇北侯府楚玥住了快三年,布局景致最熟悉不过,只是如今仔细看着,许多细微地方都有了不同。

  她们离京当日,镇北侯府就被人搜过。后京城被西河王占据时,这府还有外人来住过。不过这几日傅缙早安排人来清扫整理了,非常整洁,乍眼望过去,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如今府里的主子,就傅缙和楚玥两人,张太夫人和傅沛明年开春才会启程南下,老太太年纪大了,北方大雪封路早,没必要急着赶路。

  楚姒不提,至于傅延,西河军被尽歼时都没见他被押出来,应该是京城被破时就殉国了。只不过,还是没有确切证据,也找不到亲眼见到的人,傅缙一个做儿子的,就这样就直接确信父亲死了不合适。

  所以还在打听寻找着,张太夫人得讯后,就说等过三年,要是还是无法得到确切消息,再立衣冠冢罢。

  只能这样了。

  夫妻两个手牵着手,徐徐而行,回到了东路禧和居。

  禧和居倒没外人住过,孙嬷嬷领着人连着打点布置几日,看着已和印象中一般无二。

  天色渐渐暗了,檐下半人高的棕黄色大灯笼已挑起火烛,风一吹,一圈圈昏黄的灯光在微微摇晃,映在透雕回纹的隔扇门窗上,红艳艳的分外精致。

  入得正房,熟悉的水红色帐幔低垂,暖暖的百合香息沁人心肺,傅缙抱紧楚玥,俯身深嗅一口,“宁儿。”

  低低唤着,这几日虽忙,也极想她了。

  “夫君。”

  记忆中的熟悉布局摆设,柔软的床榻衾枕,总是格外容易让人情动,亲昵说了一会话,自然而然就滚在床榻上去了。

  环视这张熟悉的紫檀拔步床,傅缙轻笑:“幸而这床并无损伤。”

  这是楚玥的陪嫁婚床,于时下女子而言,意义极大的。

  爱屋及乌,傅缙自然十分在意。

  楚玥也看了一圈,翻了个身,趴在他的胸膛上,戳了戳,笑道:“一开始的时候,你还老吓唬我呢。”

  她想起两人第一次试着圆房,她不愿,他也是被迫着,过程十分不愉快。

  直接导致就算后来两人间隙渐解,真的开始有夫妻之实后,楚玥有颇长一段时间,都不爱傅缙在后面弄她,摸她的后颈。

  “是我不好。”

  回忆起旧事,傅缙只有歉疚的,那时候他心里憋闷吓唬了她,他低声道歉,俯身搂着她,细细亲吻她的后颈。

  “对不起,我日后再不会。”

  他郑重地说。

  楚玥当然也不是要翻旧账,这个没意思,她嗔了他一眼,十分大度表示原谅他了。

  只他这般紧张,看她心头泛甜,最后附在他耳边说:“嗯,我信你。”

  眼角微翘的美眸亮晶晶,对上一双深邃的黝黑眼睛,二人脸贴得很近,呼吸都交融在一起,慢慢地,唇吻上了对方。

  ……

  接下来的几个月还是很忙,除了晚上,楚玥基本都不可能出现府里的。

  傅缙更是。

  战后各种重建安排,官员委任人员调配,大小事务繁多,当然,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宁王登基称帝了。

  吉日定在正月初一,宁王告天地,祭太庙,正式登基称帝,年号永宁。

  新帝登基,大赦天下,紧接下来的,就是大封功臣了。

  ……

  正月岁首,新的一年到来,只天气依旧寒冷,絮絮淅淅了一整夜的细雪终于停了,房檐树梢一层蓬松银素,映得窗棂子亮堂堂的。

  楚玥寅时就起了,沐浴更衣,正装穿戴,到了一切妥当,已经是卯正。

  推开槛窗,沁寒扑面,大红灯笼投下的光晕,映着白雪,红红的甚是喜庆,倒是配了这新春大年。

  楚玥深嗅一口气沁清新的气息,便有一双手越过她,把隔扇窗掩上,傅缙低斥:“你风寒才愈,怎一大清早就吹冷风?”

  她年前染了风寒,不严重,但拖拖拉拉半月才好,傅缙现在是最见不得她受寒。

  楚玥无奈,顺势靠在他的胸膛,“嗯嗯嗯”地应了。

  “天色不早了,咱们出门吧。”

  今日是大年初二,永宁帝于明光宫大封功臣。

  要上殿听封,人人郑重正装,不过到底现在是还没封的,便先穿着以往的衣饰,有品阶的穿官服,无品阶的披铠甲,倒十分得宜。

  大变之前,傅缙就是镇北侯世子,如今自然一身深紫赤红的世子大礼服。

  楚玥吧,她是有品阶的,镇北侯世子夫人。不过旧日代表外命妇的这身礼服,她自然是不穿的,一身征战时穿戴的朱色轻甲。

  英姿飒爽,就是略嫌单薄了些,傅缙亲自给她披了貂皮滚边大披风。

  一人一匹马,并骑而行,到得宫门,人已来得不少了。

  樊岳一见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楚玥便笑:“诶玥娘,这好东西啊,看着就暖和。”

  这说的是楚玥身上这边紫貂大斗篷。当然,樊岳不是眼馋也不冷,他就是促狭取笑罢了,摇头叹道:“可怜哥哥没有,只能挨冷了。”

  谁哥哥了你?

  傅缙瞄了樊岳一眼,不过不等他说话,那边陈御就笑:“孟平此言差矣啊,你伯府公子一个,都抵寒挨冷,那我等如何是好?”

  “哎,你不是大房子住着,好衣裳穿着吗?怎么了这是?”

  虽未恩封,但这伙人待遇哪里就会差了?

  诸人哄堂大笑,你一言我一语打趣着。楚玥作为万绿丛中一点红,她自然免不了被各种牵扯。但大家并肩作战多时,十分熟稔,她毫不客气驳回去,一点不惯这群家伙。

  今日大家心情都很好,气氛自然热切,不过也没笑语很久,宫门已经打开了,等人齐了,大伙儿便一起进去。

  整了整衣襟,敛笑端容,踏入了朱红宫门。

  楚玥一步一步踏在汉白玉地面上,抬眼看覆盖了皑皑白雪的金阙宫殿,日已出东方,金红阳光映在宫殿最高处的鸱吻上,折射出耀目金光。

  她心潮不禁激荡起来了。

  一步又一步,走到今日,是何其的不易。

  她一步又一步,踏上汉白玉高阶,登上高高的台基,步上朱红廊道,踏入巍峨的金銮殿大门。

  大块金砖铺就光滑平整地面,四条金柱飞龙盘旋而上,高台之上,是金灿灿的雕龙髹金大椅。

  静鞭响,新旧臣工跪迎,昨日登基的永宁帝一身玄黑朱红冕服,端坐下,立即道:“诸爱卿请起。”

  阶下,大部分是跟随他艰苦夺嫡的忠心文武,今日也正是要大肆封赏赐他们,宁王神采奕奕,心情十分之好。

  “幸得诸位爱卿襄助,汝等辛苦了。”

  勉励几句,也不废话,宁王立即示意,宣读恩封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叛王大逆,朕勤王讨之,今平定天下,式赖师武臣力;……”

  骈四俪六,长长的一段开场白,说罢以后,就是正式晋封。

  这第一道圣旨,封的当然是傅缙。

  圣旨擢晋傅缙为越国公,超品,食邑五千,封地越邑,世袭罔替;同时,任其为统兵大都督,兼兵部尚书。

  贾泗封为英国公,超品,食邑三千,封地卢阳,世袭罔替;同时,任其为吏部尚书。

  陈瓒封为安勇侯,超品,食邑二千,封地翕县,世袭罔替;同时,任其为镇国将军。

  杨朔封为靖边侯,冯登封为广戚侯,一个紧接一个,诰封宦者的声音极其高亢,在大殿内回荡。

  楚玥安静听着,此情此景,她心绪已禁不住激荡起来,只她本来以为没这么快到自己,但听宣旨宦者高声唱道:“楚玥听封!”

  她一愣,立即俯身跪倒。

  膝盖着地,心血却不可抑制地上涌,她勉力镇定,但心如擂鼓,“怦怦”的鼓动就在耳边。

  她甚至感觉头脑有些嗡鸣,她屏住呼吸,听那高亢的声音宣唱。

  “楚玥筹措粮草军备,定我军心,勤勉克恭,助朕良多,又于马丘山救驾有功。今晋爵为汝阴侯,超品,食邑二千,封地汝阴,世袭罔替;同时,任为太府卿。钦此。”

  汝阴侯,食邑二千,世袭罔替。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