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楚玥眼眶涌起一阵潮热,喉头哽咽着,这一刻,她竟说不出话来。

  深吸了一口气,她伏地叩首:“臣楚玥,叩谢陛下隆恩!”

  明黄的圣旨放到她举起的双手上,栩栩如生飞龙盘旋,亮得刺眼。

  这短短一道恩封圣旨,只有接旨的人才知道里头都多少辛劳血泪。

  她的一切努力,都在今天得到了回报。

  女侯,她不是古往今来第一人,却是屈指可数的寥寥几个之一。

  ……

  心潮激荡的大封功臣过后,便是皇帝赏宴。

  楚玥不大喜爱饮酒,但今天的宴上,也不免多喝了几杯。

  君臣同乐,永宁帝忆苦思甜,一一勉励诸心腹,轮到楚玥,笑说:“玥娘能干心细,正该多多为朕分忧。”

  他当日无男女偏见纳楚玥,今日自然不会因为她的女子而有别众人,封爵任官,只论功勋能力,旁的一概不理。

  楚玥举杯,一口气饮尽御酒。

  今日大喜,永宁帝一点不拘着,事实上他自己也喝多了,更甭提其他人,武将斗酒,尤其凶猛。

  楚玥是女的,避过一劫,傅缙却不能,到了后面,直接被灌趴在案上。

  宁王哈哈大笑,指着傅缙说:“你小子也有今日?”

  不过到底心疼爱将,怕醉酒冷着了,赐了大毛斗篷披上,又命扶进去休息。

  这御宴一直热闹到傍晚,男的基本都趴下了,才宣告结束。

  楚玥那点子朦胧醉意早就醒了,盯着内侍小心扶着傅缙,登车又搭了一把手,将他安置上车内。

  车轮辘辘,出了皇宫,楚玥小心将傅缙的头捧上膝腿,正想给喂点解救汤,谁知他动了动,却直接坐起,半身重量沉沉将她压在短榻榻背上。

  “宁儿。”

  他呼出的气息都是灼热的,酒息浓重,但睁了眼,眸光还算清明。

  “没醉?”

  楚玥拍了他一巴掌,把解酒汤塞进他手里,“自己喝。”

  说傅缙没醉,也不对。这多人猛灌,再海量也顶不住,他宴上醉过一回了,不过喝了解酒汤休憩后好了许多,再出来他支额装醉避了不少,这小半天都缓过来了。

  “我醉了。”

  他嘟囔着,接过杯盏,把那酸汤一口闷了,随手一掷,又缠了上来。

  楚玥翻了个白眼,但凡醉汉都说自己没醉的,说自己醉了的基本没醉。

  只酒喝多了的傅缙极为粘人,她又心疼他,都扯不开。这烈酒行气血,蹭着蹭着,身体就越发热了起来。

  一回府入了屋,傅缙就急不可耐将她往床榻带。

  “喂,喂喂!”

  楚玥可受不了这浓重的酒气,掰开他的头脸:“不行,你赶紧去洗一洗!”

  傅缙一个翻身,仰躺在床上重重喘着,这关口被推开太不好受了,但他知她素来是不喜欢酒味。

  躺了一阵,他才翻身起来,掐了掐她的脸。

  “等我,很快。”

  他跳下床,随手就把腰带发冠都扯了,往浴房而去,步伐甚快,却算稳当不见虚浮。

  楚玥这才放了心。

  浴房里头哗哗水声,她坐了起身,随手卸下钗环和轻甲,都悉数仍在床头的小方几上。

  那小几之上,尚放着两只尺余的长条紫檀匣子。

  里头装的,正是她和傅缙今日才领的圣旨。

  拿起那个边缘浮雕缠枝牡丹纹的,摩挲片刻,她打了开来。

  红锦缎底之上,静静躺着一明黄卷轴。

  取出,慢慢打了开来,她仔细看着,洁白的丝帛上,汝阴侯三字十分清晰。

  哗哗水声仍在耳边,看了一阵,她拿起傅缙方才扔在床上的嵌白玉腰带,暖暖的,尚残留他的体温,摩挲了片刻 她微笑,如今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没有了。

  楚玥抬眸,望向浴房,仿佛想穿透烟蓝色的门帘,凝望里头那个对她视如珍宝的男子。

  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作者有话要说:142章还在排队待解锁,其实什么敏感也没写,不知得等到啥时候qaq 要不阿秀在下一章再发一遍吧,看过的宝宝不用买了,不过买了也没关系,阿秀明天会用新更新替换掉它哈。

  第144章

  煊赫的登基大典和大封功臣结束后, 时间过得飞快, 似乎就一眨眼的功夫, 就到了十五元宵。

  今天立春早, 气温也回升得快,漫天飞雪仿佛就在昨夜,一觉醒来,却冰霜消融, 墙角小草开始冒头, 枝头泛出点点绿意,甚至有些早的,已一树嫩绿招展, 园中浅粉深红初绽。

  迎面的风悄然褪了寒意, 一夜之间,春回大地。

  元宵到了。

  过了元宵,就过了大年,这是大梁朝少有的几个举国同乐的节日。甚至元宵的前后三日, 城门不会关闭, 宵禁也会暂时取消。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大家公子女郎,都会在这一天涌上街头,欣赏美轮美奂的一城彩灯,畅游火树银花。

  前几天开始, 彩灯长街就开始扎长棚。元宵当日,城中的商户纷纷在门前悬挂上精致的彩灯,下午前就会准备妥当, 静待夜幕降临。

  宫中也热闹着,元宵宫宴是少不了的。

  只不过今年,宫里却没有办灯节。实在是太忙,新帝登基不过十来天,又逢第一个年节,前朝后宫大事小事多如牛毛,太仓促干脆就把晚间的灯节省了,明年再说。

  热热闹闹的元宵宫宴早上就开始了,一直到午后才散,皇帝揉着额头被扶回宫后,赴宴的文武勋贵才开始陆续离场。

  傅缙今天很克制,实在是酒醉过后的第二天并不好受,他才尝过一回不久,短期内实在不打算再来

  第二回。

  十分有技巧地避过很多敬酒,待宴散,他并无半点醉意,出了宫门翻身上马,他直接奔太府寺去了。

  楚玥比他早走了半个时辰,有紧急公务需要处理,她先去了衙署一趟。

  傅缙打马徐行,看街上彩灯处处,也不知想到什么,他翘唇笑了笑。

  是楚玥。他已发现婉转柔和之下,他的妻子尚有着娇俏活泼的一面,教他喜爱极了。前两日他说起元宵灯节,街上人会太多,她嘟囔,这不是因为情人节么?

  他奇,什么情人节?

  这不就是中式情人节吗?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古代闺阁少女一年就这么一天能理直气壮上街,古往今来多少美丽的爱情故事开启在今天?这本来就是情人节呀。

  当时她搂着他的脖子,笑嘻嘻如此说道。

  傅缙啼笑皆非,不过一想还算有几分歪理,这个词儿倒挺新颖的。

  如今回想,他微笑摇了摇头。

  不过傅缙还是很有些期待的,因为他打算今儿和她好好逛一逛灯节,也过过她嘴里这个情人节。

  不过还得早点把人接了回家,先用了晚膳再说。

  傅缙的马不禁跑得快了一些,很快到了太常寺衙署。只不过一问,留守吏官却道,楚侯已理罢事务,回去了。

  没能接到人,傅缙有点儿失望,不过这么一点点情绪很快就消去了,他立即打马,往城西的越国公府疾奔而去。

  城西街道宽敞,道路通畅,“嗒嗒”清脆马蹄声响,在已换了御笔匾额却仍在扩建的越国公府大门前勒停,傅缙翻身下马,把缰绳一扔,一边往里走,一边随口问:“少夫人回来了?”

  之所以在门房就这么问,全因他见了妻子的贴身侍女如意。

  如意正立在门后,像等着什么人,他心里其实是有些奇怪的,莫非有什么重要女客来访不成?

  但更让人奇怪的还在后面,如意却是在等他的,一见傅缙问,她笑着福了福身,禀道:“少夫人到城郊的阳春园去了,让我禀世子爷,并务必请世子爷前去。”

  傅缙一愣。

  阳春园他有印象,因为楚玥前几日才提过一嘴,这是她的陪嫁园子之一,因为之前战乱中有些许损伤,稍稍修整了一下,年后才刚完工的。

  怎么突然就过去了?

  还特地让人把他也喊过去。

  傅缙有些不解,但他心里惦记着她,就算没有如意的话,他恐怕也会立即赶过去的,闻言转身重新上马,一扯缰绳,掉头直奔南城门。

  出了城,城郊的春意比城里头还浓,放眼处处嫩绿,点缀零星姹紫嫣红。

  美好的春光里,三五成群的乡民正往京城方向赶去。他们换上了最整洁的衣裳,兴高采烈脚下飞快,虽说元宵三日城门不闭,但谁也不想晚到错过元宵灯会半刻。

  傅缙打马逆着人流走着,他心里不禁也有些急切,一等人流渐疏,立即一扬鞭。

  乌黑油亮的膘马撒开四蹄,很快赶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位于南外二十余里外的阳春园。

  阳春花,就是桃花,阳春园内的庭院内甬道旁,遍植了大大小小的新老桃株,如今开得正好。

  除去园外守卫以外,傅缙未见一个人。他推开园门,春意盎然,满目嫣红绯粉,从眼前一直延伸到庄子深处的山腰处,灼目的艳丽,一阵轻风拂过,枝条微微晃动,桃花如雨,纷纷扬扬撒下。

  这景色,美到了极致,哪怕是已多年无心赏景的傅缙,也不禁驻足了片刻。

  可他的妻子呢?

  傅缙很快发现,身侧小亭的石桌上,一朵殷红蔷薇之下,压有一张花笺。

  他立即走过去一看。

  轻灵飘逸的熟悉字迹,正是楚玥亲笔,上书 “夫君,快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