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简短一句话,只有四个字。

  去哪儿?

  傅缙执起那纸黏了蔷薇花的纸笺,左右一顾盼,立即发现端倪。

  只见眼前桃林直去的这条甬道尽头,有一左一右两条岔路,其中左边一条的其中一株老桃树的树杆上,黏了一支新鲜怒放的艳红蔷薇,非常醒目。

  他立即跟着走了过去。

  桃林很大,小径很多,但每遇岔道,总有一朵艳红的怒放蔷薇指引他前行。慢慢的,他穿越了桃林,抵达庄园后半部分的山脚前。

  这座园子,背靠的崎岭支脉,放眼往上去的数百倾山林,都是园子地契所圈的范围。

  桃林尽处,是一斜斜的石径,蜿蜒向上延伸至深处看不清,石径旁已抽芽的海棠树干上,黏了一枝殷红的蔷薇。

  到了此时此刻,傅缙还能不知妻子今天必有精心准备么?只不过,这是要干什么?

  一时好笑又好奇。

  他也来了兴致,把那枝蔷薇揭下拿在手里,拾级而上,顺着石径往上。

  这路还挺远的,初时两旁还有零星的桃树,渐渐完全不见,他已深入山路里头了。

  沿途有小亭石凳,但傅缙精力充沛,一点不觉累,游刃有余沿着石径徐行,速度还不慢。渐渐地,他将桃园完全抛在身后的,走过一条两山之间的窄窄夹道,骤眼前豁然开朗。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山间的季节,总要比外头慢一些。这处山峡也不例外。外头已春回大地绿叶繁花,只这处峡谷仍有残雪处处,这是一处梅园,晚梅开得正盛。

  黑色的山石,素白的霜雪,怒放的红梅,整个峡谷一片灿烂的艳红,有清澈溪水绕梅林穿行而过,哗哗流淌,声音极欢快。

  一个窈窕的青碧身影,立在潺潺溪流边,她怀里抱着一张七弦琴,正低头看着溪水,边上一株老梅树。

  怒放的红梅,婀娜清雅的背影,已可入画。

  傅缙看着她的背影,也不等他问,楚玥就已转过身来,她目光清凌凌,莹白脸颊泛着和红梅一般的绯色,正含笑凝视他。

  “夫君,我为你弹奏一曲如何?”

  话罢,她直接在老梅树下的大石上盘腿坐下,指尖一勾一拨,悠扬的琴音倾泻而出。

  这个曲目,很熟悉,名曰《寻梅》。

  曾经傅缙给她弹奏过,并在梅树下表达了他热烈的恋慕之意。

  怒放的红梅,一曲《寻梅》,似曾相识的情景,让傅缙整个人都怔了怔,心跳无端端地加快了起来。

  他一瞬不瞬看着那个人,她微微垂眸,正为他弹奏这一曲脍炙人口数百载的情曲。

  袅袅琴音,悠扬婉转,待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楚玥抬眸,对上那双正怔怔看着她的黑眸。

  似乎有些什么,正翻腾着,欲汹涌而出,却压抑着。

  楚玥目光从来没有过的柔软,软得仿佛就像她脚下的溪水,她视线不离他,搁下琴,从大石后的篮子里取出早备好的物事,慢慢站起来,缓步上前。

  “吾倾慕汝甚矣,愿此生与卿情深至白首,不知可否?”

  她抬手,将紧握的在手里的物事递给他。

  傅缙低头,纤细的手臂捧着的,是一束正怒放的艳红蔷薇,高低错落,团团束起,用浅青和绯粉的绡纱缠住,底端扎起,一捧极用心扎起的花束。

  楚玥轻轻说:“这是我亲自扎的。”

  她本想用玫瑰的,可惜古代玫瑰是一种很俗很不上档次是花,不希望留下什么瑕疵,于是考虑过后就用了外形比较类似蔷薇。

  蔷薇本非这时节开花的,但她命园丁在暖房培育,而后仔细挑了,一朵朵去了刺,按记忆中的样子扎起来。

  她向傅缙求爱。

  她追求他。

  昔日他吐露情深,期盼得到相同回应时,因她的自私未能如愿,黯然神伤,最后不得不妥协。

  她亏欠他良多,她知道,愿以此稍稍弥补,并表达她的心意。

  一园红梅,琴音袅袅,艳红的花束,轻柔却坚定的求爱之语,傅缙呼吸登时就重了起来。

  这大概的男子向女子求爱的方式吧?但他已丝毫不在意,心绪汹涌而起,情感翻涌着直冲他的咽喉,让他当场喉头哽咽,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天知道,他是多么期待这一天。

  在年初二明光宫大封后,他心中就总是压抑不住浮起某些念头。她曾经顾忌的今日不再,她渴望的东西终究得到,那是不是,可以……

  他想问的,有很多次差点就问了出口,只心底却有一丝怯,如今的亲昵缠。绵教他这般眷恋,他并不想打破它。

  他其实暗中期待着,期待着她主动表露,说她顾忌全消,往日难处已不再。

  但半个月过去,始终未见动静,他想她可能忘了。也没什么妨碍的。

  只说服自己之余,心底难免有一丝黯然。

  但其实她并没忘记,她一直记着,费尽心思准备了,在这个最有意义的日子里,给他一个惊喜。

  这一瞬,傅缙眼眶骤一阵潮热,他简直无法控制自己汹涌的情感。

  她正仰首看着她,目光柔和,手里捧着花束,静静在等待他的回答。

  傅缙重重呼吸着,良久,终于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用双手接过那束艳红的花,哑声道:“好。”

  眼前这张娇俏的面庞,立即扬起最灿烂的笑靥,她脚尖一用力,扑向他的怀抱。

  傅缙一手紧紧握住花束,展臂将她纳入怀中,用力抱住。

  他低头亲吻她的发顶,将这张比红梅更娇艳的面庞紧紧按在心脏位置,“好!”

  作者有话要说:故事的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不过后面还会接着写一段的,怀孕包子甜蜜蜜日常都会有哒!

  爱你们!!!给你们一个大大的么么啾!(づ ̄3 ̄)づ

  再推荐一下阿秀的接档文《姜萱》↓,预计11月开的,求预收求预收!!!

  (*^▽^*) 戳作者专栏见哦~

  【接档文文案】

  祖母是东平国翁主,父亲是雄据青州的阳信侯,直到现在,都没人想明白,为何姜萱最后会选择嫁给卫桓?

  那个,和她两看相厌已多年的婢生庶子。

  卫桓也想不到,当初她会救了自己的命,在她此生最落魄的时候。

  二人在伤痕累累的寒月重逢,他们互相慰藉,互相搀扶,咬着牙从血泊中挣扎爬起来,肩并肩走出了一条生路。

  ——她在绝境中,擦亮一点火花,温暖彼此的余生。

  这是一个互相救赎,彼此唯一,从微末相持到巅峰的故事。

  ps:写《皇子妃》时来的灵感,也是男女主奋斗文,文名暂定,到时候可能会改哈~ (*^▽^*)

  ( 戳阿秀的作者专栏见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