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在这些元磁浪潮的影响下,外围的好些小型世界相互之间的吸引力也不断的增加,明显的世界和世界之间的距离在快速的缩小,大概也用不了几十年,这些小世界也会拼凑在一起,拼成一个个体积巨大的大世界甚至是巨型世界。

  红色的玉台上,不断的有‘天位’高手出现,楚颉等人也麻木的将他们逐个斩杀。

  当他们第一次和金嗄、和何悠战斗的时候,他们心中充满了兴奋和刺激,感觉自己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但是随着‘天位’高手的不断出现,随着他们不断的被斩杀,楚颉、紫天尊一行人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

  如果‘天’真是要对付他们,那么一次派出数十名‘天位’高手,他们都得倒霉。

  偏偏‘天’就是这样添灯油一样的,逐个的、一个一个的将那些‘天位’狗腿子送过来送死。

  “事情有点不对啊,感觉,他是在借刀杀人!”再次解决了一个‘尊天位’的大能高手,据说拥有某某天王封号的金甲壮汉后,楚颉蹲在玉台上,气喘吁吁的开口了。

  “似乎是啊!”紫天尊看向了四周:“这一百多年来,我们杀了这么多人,结果就是,这一方世界的变化是这么的巨大!”

  “修士的身体内,囤积了巨量的力量。而这些力量归根到底,就是天地灵髓,就是世界的精华。”楚颉喃喃道:“世界的精华……如果说一个世界是一个人,‘天’就是这个世界的灵魂……而这些天位高手体内的世界精华,就是‘天’的血肉!”

  “天在借我们的手杀人,击杀他的忠心耿耿的狗腿子,将这些狗腿子体内的能量……返还天地!”紫天尊看着四周不断生成的新的世界沉声道:“把小爷们当苦力了……一点好处不给,让我们给他杀人!啧,这家伙干嘛要多费这么一道手脚?他想要杀这些狗腿子,干嘛还要我们出手?”

  三条幽光同时出现在玉台上,除了刚刚击杀的那尊天王的下属、族人从一道幽光中蜂拥而出外,更有另外两尊周身缠绕着霞光瑞气的‘尊天位’大能大步从幽光中走了出来。

  “尔等邪魔外道,焉敢行逆天之事?该死!”两尊‘尊天位’大能冷哼了一声,同时向楚颉等人杀了过来。

  楚颉、紫天尊一行人顿时明白了,就算他们已经看穿了‘天’的用意,但是面对‘天意’,他们除了免费的做打手之外,他们似乎并没有别的选择。

  “真是,该死啊!”楚颉、紫天尊几个仰天嘶吼了一声,咬着牙向两个‘尊天位’大能迎了上去。

  依旧是老战术,吞天鞭席卷而来,将两个‘尊天位’大能捆得死死的,楚颉、紫天尊六个分出了四个人对着两人就是一通乱砍乱劈,剩下的两个人则是去对付蜂拥而来的某位天王的族人、属下,玉台上又是一阵血雨腥风,堆积如山的尸骸眨眼间就化为大片灰尘飘散。

  虚空在微微的震荡着,一片片新的世界不断的生成,世界之间的元磁引力不断的增强,一个个大小世界不断相互吸纳,不断的拼凑在一起。

  若是能够从高处俯瞰这一方世界,就能看到,这一方世界已经逐渐有拼凑成一个完整的圆形大陆的趋势。只是这一片大陆的体积太过于惊人,从大陆的东边到西边,那距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

  不断有人被送上玉台,不断有人被击杀。

  大陆在快速的凝结成型,体积还在不断的一点点的增大着。

  直径越来越巨大,厚度也越来越惊人……

  第七百八十四章 回归(1)

  战斗在持续。

  或者说,杀戮在持续。

  ‘天’源源不断的将人送到玉台上,楚颉、紫天尊、阿狗、阿雀、虎大力、老黑六人,后面甚至还加入了公羊七老以及七大门阀的叛道境老祖们,数十人联手,将所有‘天’送回来的‘天位’高手还有他们的族人、下属一律斩杀。

  随着杀戮的持续,整个世界也变了模样。

  所有的大小世界全都凝缩成了一个完整的大世界,一个完整的圆形大陆,四方八极不知其长短,大地浑厚不知其深浅,大陆正中一座孤峰直入星空,‘天’就盘坐在山顶,掌控着整个天地的运转。

  无数日月星辰分列虚空,围绕着这块缓缓自转的大陆盘旋飞舞,奇光异彩,照耀得天地一片通明。

  玉台上每多斩杀一个‘天位’高手,大地的直径就扩张一分。

  玉台上每多诛灭一个‘天位’高手的下属和族人,大地的厚度就增加一分。

  每当虚空中有狂风吹起,将堆积如山的尸骸吹散一次,天空的日月星辰的数量就增加些许。

  数百年时间过去,对楚天他们来说,在感知中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块重新凝缩一体的大地上,凡人世界已经更迭了数十代人。

  新的英雄在俗世中崛起,新的传说在人群中流传,新的神话已经取代了过往的历史,关于天河世界,关于三天之地,关于更久远之前的无量天的记忆,被这短短的数百年岁月轻松抹煞。

  除了那些活得够长的修士,他们还记得曾经这一方天地是何等模样。

  但是这样的修士也在不断的减少。三年一小劫,九年一大劫,天劫不断落下,修士越来越少,而且修士的修为也越来越低。到了最后,立命境的修士都成了开山立派的老祖级存在,安身境的修士就足以横行一方。

  一层厚重的元气罩出现在这块巨大的陆块外围。

  七大门阀的族人想要进入陆块掠夺灵脉和矿脉,已经变得很艰难,更变得极其的危险。元气罩中充满了对修士拥有极大威胁的天雷天火,七大门阀的族人多有在元气罩中被打成重伤的。

  这一方天地,越发不适合修士留存了。

  因为楚天的关系,七大门阀和众多附属家族的修士,已经是这一方天地的异类。

  天地法则在变化,异类的存在越来越鲜明,不用‘天’多说什么,所有修士都有预感,迟早这一方天地会将他们视为大敌。

  楚天还在天地熔炉中努力。

  太阳造化钟,已经熔了。

  太阴万化轮,已经熔了。

  摩诃阵图,也已经熔了。

  楚天这些年积攒的一些好东西,全都熔了。七大门阀搜刮来的那么多奇珍异宝,一个个大小世界诞生时孕育的开天神器,无论品级高低,无论威力大小,全都被天地熔炉熔了。

  加上这些年来搜刮的那些大小灵脉,那些珍稀灵脉,也全都熔了。

  甚至是七巧天宫中的那些用来制造战争傀儡的生产线,囤积起来的所有原材料,也都熔了。

  所有的宝贝都被反本溯源提炼成了‘天料’,融入了青蛟剑中。

  一柄长达百万里的剑影悬浮在天地熔炉中,通体灰气弥漫,朦朦胧胧好似介于真实和虚幻之间,透着一股水光泡影的迷离气息。

  楚天依旧在不断的吐出本命精血融入青蛟剑。

  大梦逍遥琉璃盏中,无数神魂烙印剧烈的震荡着,他们的波动频率应和着楚天的神魂波动,饶是在被‘天意’掌控的末法时代,《大梦神典》依旧凭借他强大而神奇的力量,推动楚天的修为在不断的提升。

  叛道境巅峰极致。

  混沌之力彻底蜕变完成,混沌之气中更是充盈着《大梦神典》特有的大梦之力,让混沌之力更是产生了无穷尽的变化,极尽天地间一切变化的极致。

  青蛟剑的气息也已经蜕变得和楚天一般无二,迷离虚幻、混沌原始。

  “但是,还不够!”楚天的心一抽一抽的,好似被滚油在煎炸一样难受。

  不够,这样的青蛟剑,依旧不够!

  无论楚天在青蛟剑中投入了多少的资源,这一切资源都来自这一方世界——来自于‘天’掌控的这一方世界!

  对比一下楚天使用过的资源和如今这一方天地的大小,青蛟剑使用的资源总量,大概只相当于这一方天地总量的万亿分之一还不到。

  这就好像,你从一头猛犸巨象的身上抽了一根毛,用这根毛炼成了一根针,就妄图用这根针击杀这头猛犸?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青蛟剑是不可能对‘天’造成致命伤害的!

  除非青蛟剑能够和楚天一样,彻底的‘叛道’成功,达到老公羊他们所推演的,最终的‘与天地无挂碍’的‘大逍遥圣境’,否则这青蛟剑,怎可能奈何得了‘天’?

  “或许,我一开始就错了!”楚天一拳头轰在了自己的心口上,一口本命精血喷出,全洒在了青蛟剑上。青蛟剑剧烈的震荡着,长达百万里的剑影喷出无铸剑芒,狠狠轰在了不远处的红色玉台上。

  一尊身高十二丈,又细又长犹如蜈蚣一般体型的银甲大能刚刚走出幽光,正厉声呵斥着‘吾乃‘尊天位’……’,一句话还没说完,还不知道他是‘尊天位’中的哪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剑芒狠狠劈下,已经将他一击轰成了粉碎。

  这银甲大能的实力起码也和叛道境十三重天以上的高手相当,按理说,这一方世界的任何攻击对他的杀伤力都微乎其微,紫天尊、楚颉等人也要联手围殴数月之久,才可能真正的将他斩杀。

  但是在楚天的剑下,这等高手也不过是一剑的事情!

  “但是,还是不够!”楚天苦笑了一声:“除非能够拥有超过这一方世界的所有物质总量的资源投入青蛟剑……否则从本质上来说,不可能的……”

  楚天正在忧心忡忡的质疑自己的努力是否是个错误,一缕银光悄然出现在他面前。

  鼠爷变得有三尺高下,他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件天蓝色的道袍穿在身上,人立着站在楚天面前,右手杵着一根光芒熠熠的拐杖,挤眉弄眼的向楚天笑着。

  “天哥儿,这些年,有想鼠爷么?”

  “嘻,鼠爷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找了回去,果然没记错,我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第七百八十四章 回归(2)

  穿着蓝色道袍的鼠爷,身上多了一股灵动的‘人性’!

  和之前浑浑噩噩,整天偷看小寡妇、混吃等死的鼠爷不同,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机活力在鼠爷体内充盈翻滚。他笑得很开心,很嘚瑟,人立而起的他挥动着拐杖,看上去就和一个道高德隆的有道之人没什么两样。

  楚天都被鼠爷身上翻天覆地的变化给震惊了。

  他瞪大眼睛看着鼠爷,惊愕的问道:“鼠爷?真是你?这些年,你跑去哪里了?”

  鼠爷笑得眯起了眼睛,他眸子里的银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暗金色的,充满了古朴、沧桑之气的暗金色神光。他笑呵呵的用拐杖敲了敲楚天的额头,轻声道:“去了不少地方,看了很多东西,找回了好些东西……嚇,真没想到,鼠爷当年学兔子,到处挖洞,居然藏了这么多好东西。”

  摇摇头,鼠爷转过身,看向了那巨大无朋的大陆正中高耸星空的高山之巅。

  ‘天’就盘坐在那上面,就算隔了这么远的距离,依旧能看到他身体上散发出的淡淡红色幽光。

  “也是个可怜人啊……”鼠爷突然轻叹了一声,然后‘呸、呸’的往地上直吐口水:“这厮也不是人,做的这些事情也不可怜。呵,呵……天哥儿,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过来?”

  鼠爷极力的张大了嘴,然后就听得‘轰隆隆’一阵巨响,无数闪烁着奇光异彩的古怪玩意儿犹如洪水一样从鼠爷的嘴里喷了出来,弹指间就将偌大的天地熔炉给塞满了。

  青蛟剑剧烈的震荡起来,他感应到了鼠爷吐出来的浙西东西的珍贵,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吞噬、吸收这些古怪玩意儿。

  楚天瞪大眼看着鼠爷吐出来的这些东西。

  驳杂。

  只能用驳杂来形容鼠爷肚子里藏的这些宝贝——楚天还来不及分辨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他先被鼠爷巨大的肚量给震惊了。

  以前的鼠爷,肚皮里的容量固然巨大,也就是数十个巨大仓库的事情。

  而如今的天地熔炉,体积堪比一个巨型世界,鼠爷轻轻松松吐出来的杂物能填满整个天地熔炉,他肚皮里到底有多大的空间?

  但是猛不丁的,楚天脑子里一点灵光闪过,他猛地一把抓住了鼠爷的腰身,用力的晃了两下。

  心脏剧烈跳动犹如擂鼓,楚天嘶声道:“鼠爷?你从外面回来的?”

  鼠爷眨巴着眼睛看着楚天,一脸若无其事的说道:“是啊,刚从外面回来?嗯?你的意思?”

  鼠爷猛地一跃而起,化为一缕银光狠狠的向虚空撞了过去。

  ‘嗡’的一声巨响,鼠爷就好像一颗硕大的烟花弹,当他激射出老远一段距离,一头撞在虚空中的无形屏障上时,就听得一连串密集的爆炸声传来,大片网格状的银色、暗金色混杂的光芒向四周急速扩散开来,顺着无形的屏障向四周扩散出极大的范围。

  过了好一会儿,鼠爷才昏昏沉沉的摇晃着脑袋走了回来。

  他一屁股坐在了楚天的膝盖上,龇牙咧嘴的咒骂着:“这混账东西,他把天地封锁了,还许进不许出,这是关门打老鼠么?”

  楚天目不转睛的看着鼠爷,尤其是看着鼠爷的四颗雪亮的大门牙。

  鼠爷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门牙,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先把我带回来的这些宝贝拾掇干净,然后……鼠爷再想想法子。真个被堵在这里面,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鼠爷转过身去,看着那一点淡淡的幽红色光芒,再次重复道:“真不是好事,这家伙……”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