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大地在轰鸣,剧烈的震荡着,每一尊强横生灵的死,他们体内都有庞大的天地灵髓流淌出来,这一方大地贪婪的抽取这些天地灵髓,急速将其转化为肥沃的土壤、庞大的灵脉、巨大的矿脉……

  新的山峰、新的山脉在大陆边缘不断成型,当漫天流光消散的时候,大地的体积再次膨胀了十倍以上。

  “这就,差不多了。”‘天’站在枝桠上,缓缓转过身,看向了楚天等人这边:“吃惊?还是恐惧?不过,这都是无聊的七情六欲……你们是幸运的,因为,你们可以成为最终的见证之人。”

  “见证什么?”楚天远远的轻声开口,他知道,‘天’肯定能听到他的话。

  “见证我的永恒,我的不朽!”‘天’轻叹了一声,缓缓抬起头来,看着神木上数万个大小光团。

  第七百八十六章 鼠爷说(1)

  见证‘天’的不朽?

  楚天等人脑子里无数念头随生随灭,乱糟糟的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好久,好久,珞儿才突然开口:“他们,都是追随你无数年的忠心属下吧?你居然,就这样将他们全部杀死,你简直……毫无人性!”

  “人性?”‘天’轻轻的笑了起来。

  他没有回应珞儿的话,而珞儿也是脸皮一阵青红不定——她回过神来,她真是说了一句蠢话。‘天’这种存在,你和他说‘人性’?他根本不是人,哪里来的人性?

  至于说那些被他杀死的,追随了他无数年的远古异族……在‘天’看来,无非和蝼蚁无异吧?

  ‘天’盘坐在了神木下方最粗大的一根枝桠上,他周身不断放出一缕缕幽红色的光雾,数万条光雾深深扎入了神木上的那些光团,随后‘天’的气息就变得异常的诡异。

  原本幽红色的身体开始高频的闪烁,红黄蓝绿青橙紫,无数种色彩瞬间变幻,光芒幽幽,气息也变幻莫测,时而强大、时而弱小,时而柔弱、时而坚硬,‘天’的身上开始发生某些诡异的变化,而楚天等人却不知道这种变化究竟是什么。

  深深扎根于‘天’的身躯的无相青莲,硕大的莲叶和花朵正在急速缩小。无相青莲体内有无数符文犹如烟花一样喷射出来,缕缕青色流光喷出数千里远,然后纷纷被‘天’的身体强行吸纳吞噬。

  “呵,找到了!”‘天’突然笑了一声,他右手猛地一抓,这一方世界中,一颗光芒微弱的小小星辰突然炸开,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一朵熊熊燃烧的金色花朵化为一道流光向天外遁去。

  但是刚刚飞出上万里地,‘天’的手臂就撕裂虚空,凭空出现在这朵直径数千里的金色花朵旁一把抓下。金色花朵上烈焰升腾,一个中年美妇的身影骤然闪现,声色俱厉的朝着‘天’厉声呵斥着。

  “欠我的,必须还!”‘天’对金色美妇的呵斥声视若无睹,自顾自的低声咕哝:“自我离开后,你掠夺了这一方天地多少本源?多少灵髓?那都是我的血,那都是我的肉。”

  “我的血肉养肥了你,今日你得全部还回来!”‘天’淡然道:“否则,我就不算得完整,我又如何能够成就不朽?”

  楚天等人的嘴角同时抽搐了一下。

  这美妇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但是从她的气息可以感知到,她是丝毫不弱于无相青莲的神奇存在。如此存在,想来也是在太古无量天时代存活至今的神奇生灵。

  ‘天’的大手一把抓下,美妇身影轰然粉碎,金色花朵表面的火焰骤然黯淡下来,‘天’的手抓着巨大的金色花朵收回,然后一把将那金色花朵搓成了一小团,一巴掌拍在胸口,将其拍进了自己的身体。

  透过‘天’半透明的身躯,可以看到那团花朵进了他的身躯后就化为一团纯净的金色火焰静静的悬浮在他身体正中。金色火焰中不断有一道道符文组成的火光喷出,在‘天’的身躯内急速流转,将他的身躯衬托得越发的光怪陆离。

  “嘿,不吭声,不动弹,有用么?”‘天’轻声笑着:“噢?有趣,我闹出这么大动静,你居然还没醒!呵,呵,呵,真是无知无畏的可怜虫。”

  在‘天’低沉的笑声中,‘天’一把向着虚空中一颗熊熊燃烧的恒星抓了过去。

  这颗巨大的,比起这一方大陆的那轮太阳也小不到哪里去的恒星轰然炸裂,一头体长不知道多少万里,通体赤红色的美艳蝴蝶轰然出现。

  这蝴蝶巨大的翅膀包裹着身体,不断有低沉的呼噜声传出。

  ‘天’一把抓住了这只通体散发出逼人高温的蝴蝶,同样一把将他搓成了一团,然后一掌拍进了体内。

  接下来就看到,‘天’每隔一段时间,要么从虚空中星辰中,要么从大地深处,要么从深渊之内,不断的抓住一个又一个气息森然可怕的强大存在。

  这些强大存在的实力丝毫不弱于无相青莲,但是面对‘天’的抓捕,他们当中也有人反抗,只是反抗毫无效果就直接被碾碎了神魂,本体被‘天’强行纳入了体内。

  公羊七老浑身冷汗潺潺,这些被‘天’从天地各处中抓出来的存在,大部分他们听都没听过他们的名字,只有极少部分,在当年三天势力并存的年代,算是‘传说’中的人物。甚至公羊七老他们在太古无量天崩毁之后,曾经和其中某些存在打过交道。

  他们原本以为,这些人早就陨落了。

  他们根本不知,这些人居然还活着。

  只是,面对‘天’的搜捕,这些强横的、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奇异存在,纷纷被磨灭了神魂,抹杀了灵智,强行纳入了身体充当养料。

  不论他们有多强。

  不论他们如何藏。

  不论他们藏了多少年,隐姓埋名了多少岁月。

  近百名强者被‘天’从隐匿之地强行抓出塞进体内后,‘天’就转过头,向楚天等人看了过来。

  随后他猛地一伸手,一只大手撕裂虚空,当头向楚天……不是,是向着站在楚天肩膀上的鼠爷抓了下来。和抓捕那些体积庞大的太古隐匿大能不同,‘天’这次的手掌只有尺许方圆,也就和鼠爷的身高差不多的大小。

  楚天呆了呆,猛地一点青蛟剑,一剑向‘天’的大手斩下。

  鼠爷更是怪叫了一声,化为一道银光猛地向远处遁走:“乖乖,你抓你鼠爷做什么?”

  ‘天’的大手上暗红色的幽光骤然一闪,青蛟剑喷出的剑芒擦着手掌飞过,没能伤到他的手一丝半点。他的手掌中一个硕大的漩涡骤然出现,鼠爷逃窜的身体猛地僵硬在半空中,‘天’的大手狠狠的按在了鼠爷的身上。

  鼠爷闷哼一声,‘天’的手掌中多了一片尺许见方的金银二色纠缠的碎片,随后‘天’的大手缩了回去,鼠爷身上的银毛色泽就黯淡了许多。

  “太初原始的碎片……小小蝼蚁,果然有几分造化!”‘天’冷笑一声,将这小小的碎片也塞进了自己的身躯。

  鼠爷则是缓慢的抬起头来,看着‘天’的方向骂了一句极其难听、极其下流的粗口!

  第七百八十六章 鼠爷说(2)

  ‘天’坐在山顶纹丝不动。

  鼠爷暴跳如雷的朝着‘天’所在的方向咆哮大骂了一通后,喘着粗气的窜回了楚天的肩膀上,低声的咒骂着:“吃亏了,上当了,亏本了……”

  “那是什么?”楚天很好奇的看着鼠爷。

  紫天尊和楚颉等人也围了上来,公羊七老则是目光炯炯的盯着鼠爷,珞儿更是死死抓着楚天的袖子,小脸蛋凑到了鼠爷的面前不到半尺的地方,眯着眼不断的往鼠爷的脸上吹气,吹得鼠爷浑身银毛乱晃。

  “珞儿丫头,别调皮捣蛋,鼠爷心情糟糕着呢!”鼠爷没好气的一甩尾巴,长长尖尖的尾巴在珞儿的鼻头一掠,珞儿眼睛狠狠的眨巴了几下,狼狈的打了个喷嚏,没好气的朝鼠爷翻了个白眼。

  “鼠爷,那是什么?太初原始的……碎片?太初原始是什么?”楚天愕然看着鼠爷。

  “太初原始……或者说,原始太初……”鼠爷的眸子里透着浓浓古朴气息的暗金色幽光急速闪烁,无数暗金色的符文从他瞳孔深处翻滚出来,犹如沸腾的稀粥一样乱翻。

  “这说起来,话长了!”沉吟许久,鼠爷一屁股坐在了楚天的肩膀上,用手中的拐杖重重的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发出很嘹亮的一声闷响:“鼠爷把这些事情,能忘记的,都忘记了……实在是,伤心事不想多想,结果呢……还是逼着鼠爷,把这些乱七八糟的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给想了起来。”

  鼠爷叹了一口气,双眼迷离的开始自言自语。

  他的语调紊乱,语序也是颠三倒四的乱七八糟的,只不过,大家都能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天’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呢?

  以现在的这一块完整的大陆为例,之前它是天河大世界,被划分为至高天、圣灵天、大罗天三天之地。在这三天并立之前,这一方天河大世界是一个完整的无量天世界。

  无论是太古无量天,还是更古老的太初无量天,都可以将它视为一个完整的生命,一尊庞大的、结构还有生理机能都和常规意义上的生命体迥然的生命。

  而类似于人族,龙族,凤凰,麒麟,飞禽走兽、花鸟虫鱼,乃至花草树木之类的生灵,大抵就相当于这个庞大生命身体内外的寄生虫或者细菌吧?大概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天’称呼楚天等人为蝼蚁,其实还是对他们颇高的评价。

  真正算起来,楚天他们在这个庞大生命体中的地位,大抵就是微生物的水准,距离‘蝼蚁’这个层次还差了不少。

  而‘天’,就是这个庞大生命凝聚的本我灵智。

  ‘天’诞生之初,是混沌懵懂,没有自我意识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才逐渐的‘苏醒’,逐渐拥有了类似于人类的‘情绪’——类似却不是,是似而非的‘情绪’,堪比七情六欲,却更加寡淡、冷漠、苛刻、无情!

  无论是太初无量天的天地大劫,还是太古无量天的诸多天地巨变,其实都是‘天’在幕后推动。

  原因,只有‘天’知道。但是这些直接导致了天地环境巨变,导致了亿万族群凋零,导致了天地主角变迁的巨变,毫无疑问都是‘天’做的手脚。

  现在楚天他们知道,‘天’追求不朽,追求‘永恒’!

  是的,‘天’固然寿命极其漫长,但是他并非‘永恒不朽’的存在,‘天’也是会陨落的,在这一个‘天’之前,根据鼠爷脑子里残破的记忆,这一方天地起码经历了‘三十六代’‘天’!

  每一代‘天’的统治过程,就是一次‘天命大轮回周期’!

  一个‘天命大轮回周期’的开始,总是以一个新的‘天’孕育滋生开始;一个大轮回周期的结束,也总是以一个‘天’的彻底崩毁消亡,整个天地重归混沌而结尾。

  所以,‘天’的寿命,无论是横跨多少兆万亿年,或者恒河沙数的年岁,那也是有极限的!

  在这一代‘天’之前,在三十六代‘天’之前,天地是何等模样?

  鼠爷也不知道。

  但是鼠爷曾经的主人,这一代‘天’之前的上一代‘天’,一个比现任的‘天’更有人情味,甚至凝聚肉身,和普通生灵相互媾和生儿育女的‘天’,那是一个喜欢考古的‘老学究’一般的‘天’。

  就按照那一位‘天’的考据,他曾经无数次的深入外域虚空,挖掘了无数稀奇古怪的遗迹遗物回来,鼠爷身上的那一片原始太初的碎片,就是从某个遗迹中采掘而来。

  按照那一位‘天’的考据和推论,在三十六代‘天’之前,天地浑然混沌,有一物不可名状,不知其大小,不知其存在模式,不知其来龙去脉,玄而又玄,不可名状,以‘太初原始’或者‘原始太初’名之,是一切的开端,是万物的起源。

  那一物存在于混沌虚无中不知道多少岁月,突然有一日他自爆开来,这才有了大家熟悉的天地宇宙,有了一个个大小世界,有了亿万生灵,有了三十六代‘天’的连续统治。

  原始太初的碎片极其珍稀珍贵,里面似乎蕴藏了某些不可名状的秘密。

  上一代的‘天’最终湮灭,整个天地重归混沌的时候,上一代的‘天’用尽了无数心思心力,最终没能逃脱湮灭消亡的命运。

  反而是鼠爷天性,他在上一代‘天’的宝库中胡乱吞了无数东西在肚皮里,也将那一片原始太初的碎片吞进了腹中,他居然就安然无恙的活到了这一个大轮回周期,亲历了这一方天地重新开辟自身,这一代的‘天’从虚无混沌中逐渐衍生的全过程!

  “活得太久了,脑子容量不够,记太多东西……伤心,落泪,所以鼠爷习惯把自己无用的记忆删掉一点……”鼠爷耷拉着脸幽幽叹息:“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知道太初原始碎片的存在呢?他难不成找到了太初原始碎片的秘密么?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一旁的楚颉眨巴了一下眼睛,很好奇的问鼠爷:“鼠爷,你在上一代‘天’那里,你是做什么的?纯粹的……宠物?”

  鼠爷猛地昂起了头,傲然盯着楚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鼠爷可是专职,为他看管宝库的大总管!”

  楚天、珞儿,还有所有人顿时愕然!

  让鼠爷做宝库大总管?

  上一代的‘天’,可真是有一副宽广的好心肠!

  第七百八十七章 剑斩(1)

  ‘天’静静的盘坐在神木最大的枝桠上。

  神木上数万个光团光焰夺目,无数烟云在光团中盘旋飞舞,‘天’身上一缕缕极细的光雾扎进光团中,将他和数万光团连为一体。

  日月星辰都围绕着神木旋转,暗金色的神木上光芒隐隐,透着一股莫名的肃杀之气。

  大陆上,无数凡人,无数飞禽走兽繁衍生息,一年一年,一代一代;末法时代,几乎不可能产生新的修士,随着天劫不断落下,不断劈杀过往存留下来的修士,这一方大陆上,飞天遁地已经成为了神话,成为了传说。

  有新的文明在大陆上崛起。

  失去了翻江倒海、改天换地的神通,大陆进入了高武世界,智慧通天的智者在大陆上呼风唤雨,掌控着一个个国朝的兴亡。

  春夏秋冬四季轮换,楚天等人亲眼目睹了无数强大国朝的崛起,目睹了他们的衰亡,见过了无数英雄豪杰的生死荣辱,也见过了无数倾国倾城美人的颠簸流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