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数百年时间,曾经有七大门阀新晋的叛道境大能掌控不了心境,悍然冲向了那参天神木,向‘天’发动了进攻——他们立刻被潮水一样的天劫淹没,天人五衰迅速降临他们身体,他们从踏入大陆范围内开始,向神木的方向只前进了不到整个大陆十分之一的直径路程,就彻底消亡于虚空中。

  有七大门阀的子弟喝令楚天麾下的那些战争傀儡,将无数渡虚神舟一字儿排开在虚空中,用星辰湮灭巨炮向神木、向神木上坐着的‘天’发动全力轰击。

  这些渡虚神舟耗尽了熔炉中的最后一块灵晶,也没能伤损‘天’分毫。

  反而是天劫莫名落下,所有的渡虚神舟和战争傀儡都被砸成了废铁,最终都被楚天丢进了天地熔炉,经过无数次的提炼后融入了青蛟剑。

  如此三番五次的进攻后,纹丝不动的‘天’似乎也被触怒了,天人五衰就好像一场疯狂的流行感冒,骤然在七大门阀剩下的族人中蔓延开来。

  无论修为高低,无论男女老少,总之,人人有份。

  到了最后,就连珞儿的鬓角上也出现了斑斑点点的白发,她手背上的皮肤也开始起了皱纹。饶是珞儿天赋惊人,一次次的用逆转时间的大神通作用在自身,但是她依旧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天人五衰的绝境。

  精力逐渐从珞儿体内流逝,随着时间流逝,她再也无力走动说话,只能坐在一叶飞舟上,带着一丝灿烂的微笑,静静的看着楚天。

  楚天目睹了一切的发生,但是他无力阻挡。

  他只能倾尽全力的催动天地熔炉,将鼠爷吐出来的最后一点材料全部熔炼一空,尽数融入了青蛟剑中。他一次次的用自己的本命精血淬炼青蛟剑,到了最后,楚天也变得神色憔悴、体力衰弱到了极致。

  无量神珠也融入了青蛟剑,面对这个末法时代的世界,楚天也难以从虚空中抽取足够的天地灵髓补充自身。精血消耗巨大,楚天也不免中气匮乏,显露出了几分老态。

  “不过,按照鼠爷最喜欢说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将鼠爷吐出来的最后一块莫名的水晶头颅熔炼后注入了青蛟剑中,楚天手一指,天地熔炉中一道黑色火焰喷出,天地熔炉开始熔炼自身。

  只用了一天功夫,天地熔炉自身就被融化成一缕朦胧之气,被楚天全盘注入了青蛟剑。

  此刻的青蛟剑,从剑尖到剑柄全长亿万里,体积惊人,通体弥漫着朦胧、迷离之气,好似虚幻一般介于虚实之间,眼力不好的人就算瞪大眼睛向他盯着,一不小心也会忽略他的存在。

  大梦逍遥琉璃盏内,一缕缕金红二色光雾不断涌出,不断注入青蛟剑。

  大梦之力、混沌之气,一种充满了无穷可能,一种包容无数造化,两种神奇至极的力量不断洗练青蛟剑,每洗练一次,青蛟剑的体积就缩小一分。

  渐渐地,青蛟剑缩小到了数尺长段,三指宽的他依旧是八面剑的造型,古朴、厚重、却内蕴无穷锋芒。

  楚天一把握住了青蛟剑,就听嗡的一声,他身边的虚空骤然混乱,无数天地法则凝成的无形链条凭空显出了形态,一条条长长短短、粗粗细细的锁链横贯虚空,却在楚天身边骤然紊乱、崩解,炸成了无数最细小的符文碎片向四周崩散。

  这是一柄逆天之剑,剑成之时,则天地法则尽数崩解。

  随后,就在青蛟剑附近方圆万里的虚空中,无数崩碎的法则符文碎片又急速组合在一起,一座座古朴的大鼎,一座座恢弘的神钟,各种绚丽神奇的神木神草,乃至一座座山川河岳凭空显形。

  大梦之力,梦境中充满无穷可能;混沌之气,混沌中包容无穷造化。

  更有楚天以一念造化心法驾驭大梦之力、驱动混沌之气,这些崩碎的法则符文碎片立刻脱离了‘天’的掌控,随着楚天的心意幻化出了无穷奇妙的形态。

  无数的法则锁链从四面八方呼啸袭来,犹如无数条黑蛇疯狂的攻击这些异变的天地法则。

  异变的天地法则组成一座座辉煌大阵,轻松将袭来的法则链条轰断、碾碎,化为材料凝聚自身。渐渐地崩碎的天地法则范围越来越宽广,从万里方圆迅速膨胀到了十万里、百万里、千万里……急速向四周扩散了过去。

  这些年来一直纹丝不动的‘天’猛地抬起头来,他光滑的面门上幽光闪烁,低声的咕哝道:“逆天之物?你居然,能炼制出这等古怪的玩意?可怕的兵器,真可怕,比我这些年横扫数万世界见过的所有兵器都可怕了无数。”

  点点头,然后摇摇头,‘天’淡然道:“很好,很好,很厉害的兵器,完全脱离了我的掌控,完全和这一方天地没有了丝毫关系的一件逆天之器,真正拥有了斩杀我的可能!”

  讥诮的冷笑了一声,‘天’突然抬高了声音:“但是,你还没有脱离我的掌握……楚天,你依旧属于这一方世界,所以,你就算手持逆天之器,你能伤我丝毫么?不,你不能!”

  楚天提着青蛟剑长身而起,一步就到了‘天’的面前,然后一剑向他当头斩落。

  “少说废话,吃我一剑!”

  第七百八十七章 剑斩(2)

  剑光如梦,灰茫茫中又有亿万种色彩若隐若现,好似根本不存在一般,超越了时间、空间和一切有形无形的法则力量,悄然落向了‘天’的头顶。

  ‘天’抬起头来,光滑的面门上一缕缕幽红色的光芒闪烁,他低沉的赞叹道:“好剑!这剑……几乎已经彻底超脱了这一方天地。”

  “这剑,真正拥有了威胁我的资格!”‘天’的声调骤然提高:“但是,楚天,你还没有威胁我的资格!所以,这柄剑握在你的手中,真正是浪费了!浪费了!!浪费了!!!”

  语气强烈的强调了三次‘浪费了’,‘天’右手骤然带起一团属性极其驳杂的火焰,呼啸着向楚天的胸膛轰了过来。

  几乎是‘天’出手的同一时间,至高天女从‘天’身后的一根树枝后面闪了出来,双手紧握强烈的金光凝成的光剑,向着青蛟剑横扫而来。

  “你,死心塌地做他的狗腿子?”楚天深深的看了至高天女一眼,青蛟剑坚定的落了下去。

  至高天女的眸子里金光闪烁,她凝视着楚天,目光坚定如山。她有她的坚持,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创造她和她的族人的灵族,但是她的神魂并没有超脱!

  在她心中,保护灵族的繁衍传承高于一切!

  为了灵族的繁衍传承,她不惜付出一切。所以,哪怕面对实力已经变得不可估测的楚天,她依旧出剑。

  青蛟剑落下,至高天女的光剑没能碰到任何东西。她就好像是对着一场迷离的梦境劈出了一剑,光剑横扫虚空,带起了大片光和热。青蛟剑从她的眉心一路劈了下去,将她的身躯一举劈开。

  不仅如此,青蛟剑更是循着至高天女身上的微妙联系,穿透了时间、空间和命运,穿透了一切有形无形的牵扯,直接向至高天女的所有族人,所有天人一族的天兵天将劈出了一剑。

  无论身处何方,无论实力高低,青蛟剑很公平、很均匀的给了这些天人一族的族人一人一剑。

  至高天女的身体向两边分开,她身体正中的那条剑痕中,一抹强烈的金光喷了出来,照得四面八方一片通明。她呆滞的看着楚天,突然大声说道:“谢谢!”

  楚天凝神看着至高天女,对‘天’当面打来的那一拳视若无睹:“谢谢?”

  至高天女万年冰封的面庞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谢谢……此刻,我才感觉到,我是真正的活着……我活着,而不是一具人造的傀儡!”

  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至高天女的身躯炸开,一缕缕金光化为光焰长河,呼啸着向四面八方冲出。

  金光被下方的巨大陆地不断吸收,至高天女的全部力量崩解成原始的天地灵髓反哺天地,这一方大陆又在急速的向四周扩张。

  四面八方,远远近近,虚空中无数的天人一族战士纷纷崩解,无数条地水火风、风雨雷霆诸般法则力量从这些天人一族的战士体内冲出,纷纷化为各种属性的天地灵髓归于天地。

  无数团大大小小的金色光团悬浮在空中,无数天人一族战士禁锢的生灵灵魂悬浮在金光中发呆。

  楚天眉心一抹旋风卷起,无数条神魂纷纷扬扬的被大梦逍遥琉璃盏吸纳了过来,纷纷拥入了楚天的神窍天境。已经变得无比广大的神窍天境中又是一阵风起云涌,世界在震荡,各色光芒在闪烁,隐隐有一些自然天象在楚天的神窍天境中出现。

  ‘咚’的一声巨响,‘天’的重拳轰在了楚天的胸膛上。

  楚天身上的那件粗布长衫化为粉碎,但是他的身体只是向后飘了数百丈远,缕缕属性复杂的火焰附着在他身上一阵狂烧,烧得他浑身汗毛微微卷曲,其他的伤害微乎其微。

  “尔等逆天之人推衍出的叛道境,颇有几分神妙!”‘天’惊讶的看着似乎毫发无伤的楚天,赞叹的点了点头:“只可惜,你们终究无法最终超脱……所以,你们终究,无法对抗我。”

  通体闪烁着幽红色的神光,‘天’轻轻的摆了摆手:“常规的攻击,对你无效,你并非那些将神魂寄托在‘天位’上,生死完全由我掌控的奴仆。虽然你很弱小,但是想要击杀现在的你,也要耗费一点手脚。”

  轻轻点了点头,‘天’淡然道:“但是我时间宝贵,我已经耗费了太多时间去狩猎,看看我的这些战利品……每一个光团,都是一个堪比太初无量天的大世界!这里一共有三万六千四百九十九个大世界,他们现在都是我的战利品。”

  “我要利用他们,彻底的消化他们,融合他们,用他们的本源推动我超脱一切束缚,超脱一切禁锢,最终达到永恒不朽、超脱一切的境界。”

  “有这么多世界的本源精华等着我去吞噬,去吸收……时间宝贵,我没空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而且,我也希望,当我真正超脱的那一瞬间,会有几个幸运儿活着,为我欢呼也好,为我赞叹也好,甚至是咒骂我、诅咒我,这都是很有趣的事情。”

  “所以,滚远点,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天’并不是用常规的‘语言’来交流,而是用神魂波动,直接将他的意志传遍了所有生灵的脑海。

  他的这一番话只用了万分之一瞬间不到的时间,青蛟剑一剑斩灭了天人一族,楚天更挨了‘天’的一拳后,青蛟剑继续下劈,剑光还没落到‘天’的头顶,这一番话已经说完了。

  随后‘天’举起了右手,一掌挡在了青蛟剑前。

  如梦如幻、似真似幻的剑光无声无息的落下。在那一瞬间,灰蒙蒙的却又蕴藏了七彩祥光的剑光彻底淹没了‘天’,可以看到‘天’身边有无数巨大的法则锁链不断出现,不断被斩断,却又不断的愈合……

  异象持续了一盏茶时间,然后剑光彻底消失,‘天’丝毫无伤的坐在原地,不断发出低沉的、得意的笑声。

  这一剑,一如‘天’刚才的那一拳。

  楚天挨了一拳,没有受到太多伤害。

  ‘天’挨了这一剑,同样毫发无伤。

  第七百八十八章 夺运(1)

  楚天用尽了手段,无法伤损‘天’分毫。

  ‘天’对碾杀楚天也兴趣缺缺,或者正如他所言,他也需要三五个观众欣赏他最终超脱达到永恒的那一幕吧?

  那些寄身‘天位’的,不过是奴仆,奴隶,是任他驱遣的走狗鹰犬,所以那些生灵没有资格观看这一幕,所以那些生灵都被他打杀了,用来滋养这一方巨大无朋的大陆。

  唯有楚天,虽然力量微小,却实实在在的反抗过‘天意’。

  在‘天’看来,楚天,还有楚天身边的这些人,勉强算是‘对手’吧?也只有对手,才有资格欣赏他最终的成功,欣赏他成功后的辉煌和得意。

  楚天在‘天’身边,耗费了三年时间,用尽无数手段,斩杀也好,雷劈也好,大阵围困也好,甚至用了各种奇门剧毒去算计‘天’,但是始终没有任何效果。

  万法不侵,万邪不近,万劫不坏!

  只是一个让人无解的敌人。

  他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大树杈上,浑身幽红色的光雾联通了数万个被压缩成大小不一的光球的世界,不断从中汲取世界本源强大自身。他身边的法则锁链越发的清晰、强大,他的气息也逐渐的变强,向着楚天无法理解的强大境界一路攀升。

  最初的时候,楚天用青蛟剑还能碰触‘天’的身体。

  三年后,青蛟剑的剑光洒落,连‘天’的身体周边百里都无法靠近。一道无形的,越来越强大的力场笼罩了‘天’的身影,任何万物都无法再靠近他半步。

  楚天也大致明白了这家伙想要做什么。

  这家伙出身太初无量天,他最终带着无数的爪牙离开了无量天,他在外域虚空猎杀一个又一个和无量天相当的大世界,用无数材料铸造了这么一株神树,将他征服的所有世界都压缩成了神树的果实挂在了神树上。

  他想要超脱一代又一代的‘天’不断诞生、不断陨落的大轮回,以他自身之力,他无法超脱无量天这个世界对他的约束。

  他猎杀了这么多世界,将这些世界带回了无量天,他想要借助这些世界的本源,强行提升自己,将自身提升到超越无量天极限的程度,从而打破一切规则对他的约束。

  道理很简单!

  一如凡人修炼,将自身神魂壮大到超出身体约束的极限,从而神魂可以离体飞行,继而神魂壮大犹如实质,不惧天风天雷,不惧地火瘴毒,从而长生久视。

  无量天就是‘天’的躯体,‘天’就是这一方世界的神魂。

  ‘天’正在做的,正是最低级的修士锻炼神魂、超脱自身的勾当——只不过和修士们辛辛苦苦一点一点采集天地灵髓壮大神魂的小手段不同,这家伙用来壮大自身的,是他猎杀的这么多世界的本源之力!

  一条又一条极其粗大、极其绵长的法则锁链不断在‘天’的身边浮现。

  这些法则锁链粗达数十万里、数百万里乃至数亿里,绵延不知道多长,从‘天’的身边一直向着四面八方的虚空延伸了过去,最后深深的扎入了这一方世界的外域虚空中。

  无数法则锁链色泽各异,它们在虚空中缓缓的蠕动着,就好像一头头慵懒的、吃饱喝足的毒龙一样缠绕着‘天’!

  这些就是这一方世界,或者还是称呼他‘无量天’比较合适。

  这些法则锁链,就是无量天世界法则的具体凝现。他们和‘天’一体同生,‘天’壮大自身的同时,这些天地法则也在不断的强大,不断的进化。

  ‘天’必须让自己强大的速度比这些法则锁链更快,让自己变得比这些法则锁链更强大,他才有可能劈开这些法则锁链,摆脱这些法则锁链对自身的禁锢,让他真正的超脱!

  这一方世界,是他的根本!

  他想要超脱,就必须超越整个世界对他的吸引和约束。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