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不然的话,以他的实力,他已经能够在外域星空征战攻伐数万个和无量天同级的大世界,他早就可以在外域虚空进行超脱之事,也没有必要眼巴巴的跑回他的出身之地,弄出这么多是非风波来。

  ‘天’的气息在不断强大,他身边的法则锁链也在不断的增强,气息也在不断的强大。

  楚天站在半空中,冷眼看着不断汲取数万个大世界本源的‘天’,突然冷笑了起来:“你的手段,并不高明,你以为,你不断的强大自身,就能超过这个世界么?”

  ‘天’没吭声,他只是猛地一挥手,‘嘭’的一声将楚天弹飞了老远。

  虽然没有受到太大伤害,被人随手拍苍蝇一样的拍走,却让楚天灰头灰脸的很是难看。

  过了许久,许久,‘天’才缓缓说道:“所以,我说,我要将那些天生具有极大气运的人留下来,‘气运’这东西,对‘我’也是有用的!”

  他右手一挥,神木上数万个光团中,无数人影逐一闪现。

  仔细看去,光影中,这些人正在各个世界的各处出没,他们所做的事情,无不昭示着他们都身怀可怕的气运之力。

  有人跳下悬崖,直接就跳进了某个大能的埋骨之地,得到了高深莫测的传承。

  有人被地痞无赖打得重伤不起,被丢进了一条臭水沟中等死,却随口一张,就咬下了一枚生长在臭水沟中的珍稀灵药,从而修为大进。

  有人随手捡了一本被人丢弃的,好似胡乱书写的鬼画符账本,不小心一口口水吐在了上面,账本上就出现了一套高深莫测的修炼典籍。

  ……

  林林种种,这些人的事情正在发生,还有好些人已经坐在高居云端的宝座上,享受四面八方无数生灵的膜拜……这些人,毫无疑问是身怀大气运,已经开始享受最终气运果实的幸运儿!

  “气运,这种东西,我觉得我是有大气运的!”

  ‘天’淡然道:“只不过,一个人的气运,不够……加上这数万个世界中,数以万亿计的拥有大气运的幸运儿的气运,我想,我的突破是不成问题的!”

  “现在,将你们的气运全都献给我!”

  ‘天’淡然笑了一声,他身上开始有无数缕幽红色的光线出现,犹如电光一样向四面八方射出。

  第七百八十八章 夺运(2)

  楚天猛地回头,数万根细细的光线擦着他的身体飞过,猛地扎进了半空中一条巨大的渡虚神舟上七大门阀众人的体内。

  公羊七老,七大门阀的一应老祖、长老,那些超级宗门、超级家族的长老……这些成就极高,修为极强,享受了无数年荣华的高手大能们,他们每个人的心口正中都插着一根红色的光线。

  一根刺目的红色光线深深的扎入了珞儿的心口。

  已经头发斑白,颇有几分老态的珞儿身体僵硬,低头看着自己心口的红色光线。

  “其他的人也就罢了……公羊氏,有趣,有趣,这个家族的人,很多人都身怀其他人想都想不到的强大气运,尤其是对于命运的干扰之力……这等神秘之力,让我都馋涎欲滴。”

  ‘天’幽幽说道:“但是要说气运之力最强盛的,还是这个小丫头!”

  幽红色的光线剧烈的震荡着,好似有某种无形之物正通过光线,不断的从珞儿体内涌出,不断的涌入‘天’的体内。

  ‘天’带着几分快意轻声笑道:“你看,楚天,为什么我不攻击你?为什么我不从你身上抽取气运之力呢?因为你……其实没有多少好运气!”

  ‘呵呵’笑了几声,‘天’心情很畅快的笑着:“你其实注定命运颠簸流离,你其实注定家破人亡,注定在血雨腥风中厮杀一生,最终或许死在某个无人知晓的小山沟中……死得凄惨无比。”

  楚天默然。

  按照他最早的人生轨迹,或许是这样吧?

  他又想起了乢州,想起了乢州城内的事情。

  如果按照他最初的人生轨迹,从大狱寺铁血训练营中挣扎而出的他,或许会作为一个密探头目,最终死在某个小小的山沟中,无人记得他,只是在大狱寺的秘密档案中,或许会有一个代号下的档案里,有三言两语提起他,仅此而已。

  “但是这小丫头身怀……可怕的气运气数。”‘天’抬起头来,看着珞儿。

  “自从你和她认识后,她的气运气数开始庇护你,你借着她的气运气数,才走到了今天,才有了今日的实力和位置。”‘天’满意的轻笑着:“征伐了数万个大世界,耗费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如此奇异的小人儿,我也是第一次见到。”

  “自身的气运气数,居然还能如此直接的、强势的影响身外之人的命运,进行如此可怕的加持?”‘天’轻声感慨道:“如此浓郁,强大,奇异……加上三万六千五百个世界中所有好运气的人的气运之力,还有什么是我无法做到的呢?”

  珞儿,公羊七老,还有七大门阀一应老祖、长老、高手族人的气息在急速的衰败。

  气运之力被抽取,珞儿他们的身体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是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异变发生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原本光芒夺目的大瓷瓶,突然变得黯淡无光了,一种‘宝光’或者说‘宝气’从珞儿他们身上被抽走了。

  反而‘天’的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强大的、让人炫目的‘光环’出现了。

  其实他身上的颜色也好、身躯大小也好、气息强弱也好,各种属性指标都没有任何变化,但是他偏偏就变得让人无法直视,给人一种他无论做什么都应该‘马到功成’,都必须‘迎刃而解’的怪异感觉。

  随着‘天’的气息悄然变化,数万个光团上,那些光怪陆离中的光影中,原本那些好运之人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故。

  刚刚摔下悬崖,得到高手传承的幸运儿,刚刚从那埋骨之地中走了出来,就被一块陨石砸死。

  刚刚吞下一株灵药,从而修为大进的好运儿,他轻松的跳出了臭水沟,刚刚仰天大笑几声,突然体内暴涨的法力紊乱,震碎了他全身经络,崩毁了神魂暴毙。

  手持记载了高深典籍的账本,正依样画葫芦在演练的好运小子,他正在快速的变幻身法,一不小心一脚踩在了一块果皮上,一头栽倒在地,太阳穴撞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子上,当场摔得脑浆崩裂而亡。

  ……

  夺运。

  ‘天’夺走了他们的气运,所以他们就从运气爆表的幸运儿,变成了衰神附体的倒霉蛋。

  ‘天’不仅仅是抽走了他们的气运,将他们的好运气抽得干干净净,更是直接将他们的运气抽成了负数,他们从天地间最幸运的一小撮幸运儿,变成了最倒霉的倒霉鬼。

  楚天看得胆战心惊,他急匆匆一个滑步到了珞儿身边,一把搂住了她。

  “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呆在这里,什么地方都不要去,什么事情也不要干……一切事情,交给……”

  楚天一句话还没说完,不远处一名公羊氏的长老刚刚要开口说话,猛不丁的吸了一口冷气,堂堂合道境十五重天的大能,居然被自己的口水呛进了气管里,一下子咳得面红耳赤,没两下居然咳出了血来。

  好几个公羊氏的晚辈急忙冲了上去,帮着这位公羊长老拍打胸背,折腾了好久,这位公羊氏的长老这才好容易缓过气来。

  所有人都一动不动的僵硬在原地。

  被‘天’抽走了气运之力,居然会倒霉成这样?

  ‘气运’,究竟是何等力量?

  无数年来,无数人都说‘某某人好气运、好运数’,但是从没有人真正的将‘气运之力’当做一种实实在在存在的力量,像‘天’这样强行的剥离、吞噬!

  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

  被抽取了气运之力的人,居然就真的这么快的开始倒霉,而且是从这么小的事情开始倒霉?

  楚天用力的搂着珞儿,他忧心忡忡的看着珞儿憔悴的小脸蛋,低声的咕哝道:“不要乱动,不要说话,不要做任何事情。乖……我不信,他真的就能一手遮天,真的就能将这天地间的一切希望都给灭绝了。”

  楚天想起了他得到《大梦神典》的过程。

  他突然咧嘴笑了起来:“‘天’看不起我,没有从我身上抽取运气,但是其实,我的运气很不错啊!”

  楚天想起了传承他《大梦神典》的大梦尊的话。

  其实,他楚天的运气真的很好,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得到《大梦神典》?

  有这么好的运气,那么无论多么艰难的事情,都应该能够得到好的结果吧?

  第七百八十九章 兆万亿分之一的机会(1)

  虽然不想用这个词,但是‘天’真是一个‘完美’的敌人。

  没有任何弱点,根本没有办法击败他,也没有可能击败他。

  哪怕楚天相信,他的运气其实很好,哪怕没有珞儿的气运加持,他的运气其实也不错。

  但是单纯运气,有什么用呢?

  能用那虚无缥缈的运气,击败‘天’么?

  楚天能用自己的运气捏成一把小菜刀,轻轻的一刀将‘天’斩落马下么?

  渡虚神舟上,除了用秘法早已将自身气运焚烧殆尽,换来了百亿年后巅峰实力的紫天尊、楚颉、阿狗、阿雀、虎大力、老黑兄弟六个,其他包括珞儿在内,七大门阀还有之下圣灵天那些超级宗门、超级豪族的族人们,全都陷入了天人五衰。

  就在‘天’抽取了他们的气运之后,所有人全部陷入了天人五衰绝境。

  头发油腻而板结,皮肤上有冷汗,内有污垢无数,身体隐隐出现古怪的味道,皮肤皱褶而松弛,精力在不断的衰退,双眼也变得浑浊不清。

  公羊七老几个老家伙倒是看得开,他们蹲在神舟的船头,朝着‘天’指指点点的,还有闲心盘算,是否有兆万亿分之一的几率击败‘天’。

  珞儿,还有她母亲公羊爻,还有七大门阀中的好些女性长老,则早就将自己关在了船舱内,再也不愿意出来见人。天人五衰对女性的杀伤力,不仅仅是肉体和神魂上的!

  楚天呆呆的盘坐在虚空中,两眼发直的看着‘天’。

  天人五衰同样在侵蚀他的身体,但是他体内随时翻滚着庞大的信仰念力,大梦逍遥琉璃盏上光芒闪烁,这股庞大而神奇的信仰念力死死的抵挡着天人五衰的侵蚀。

  楚天也不知道天人五衰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或许就是‘天’自己掌握的一种综合性的变异法则力量吧?反正他能感受到虚空中有一股冷意不断的侵蚀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内有一股热流翻滚,不断的将这股冷意驱散了出去。

  或许也不能说是驱散,而是在中和这股冷意。

  总之楚天并没有陷入天人五衰,他保持着完好的,巅峰的状态。

  脑子里有无数的念头在翻滚,楚天死死的盯着‘天’,身体微微的哆嗦着,后心不断有汗水深处,额头上挂满了汗水,因为过度的思考,他的脑浆真个沸腾了,汗水被高温蒸发,化为缕缕蒸汽不断的升腾而起。

  楚天就好像一只小小的磷虾,他呆呆的漂浮在海面上,看着一条太古巨兽‘鲲’正在进行蜕变。

  长不过半寸的磷虾眼睁睁的看着体长以百万里计的‘鲲’在疯狂的吞噬一切,鲸吞万物滋养自身,力求鲲化为鹏,从而扶摇直上,脱离这平面的海面,扶摇直上九万里,成为一种崭新形态的生命。

  磷虾想要阻止这一切。

  已经有无数的磷虾,数以万亿计的磷虾被这头‘鲲’吞没了。

  可是小小的磷虾,如何能奈何这头该死的洪荒巨兽?哪怕这只小磷虾因为机缘巧合,长出了一只锋利的,足以扎破‘鲲’的皮肤的尖刺……

  青蛟剑在楚天手中跳动了一下,发出一声悠长的鸣叫。

  但是磷虾本体太弱小了,就算手持利器,他也无法突破‘鲲’的皮肤。

  加上这个世界,这个被称之为‘无量天’的世界,一共有三万六千五百个世界正在被‘天’疯狂的掠夺。‘天’知道自己的超脱之难,所以他选择了用无穷无尽的资源献祭自身,推动自身的最终超脱。

  楚天都能感受到‘天’体内发生的变化,他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古怪,更加的迷离,不仅仅是强大,而是有点光怪陆离的样子。

  ‘光怪陆离’,用这个词形容是没错的。

  藏在海水中的磷虾,透过海面看天空翱翔飞过的海鸥时,光影扭曲,色泽变幻,那的确是光怪陆离的景象。

  既然‘天’身上的气息已经变得让通晓了‘无量天’所有法则奥义的楚天都无法理解,那么就证明,他身上的确发生了不容于这一方天地,‘异常’于这一方天地的巨变。

  这种巨变,就是超脱之机吧?

  以‘天’的心性,他超脱之后,会做什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