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节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楚天鬓角上大片大片的汗水不断滑落,他的喉咙因为紧张而痉挛,不断发出‘咯咯’声响。他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浑身汗如雨下,周身皮肤温度变得很高,很高。

  一缕缕红色幽光从‘天’的身上延伸出来,扎进了三万六千四百九十九个光团,疯狂的掠夺着这些光团中对他有用的东西。

  楚天突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看向了这些光团。

  ‘天’在掠夺这些品阶等同无量天的世界中的资源强大自身,他身上那些让楚天无法理解的‘变异’,或许是因为这些世界特殊的天道法则带来的变化?

  没有两片树叶是相同的!

  也没有两个世界的法则奥义会是相同的!

  楚天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如果,如果他能掌握这三万多个世界中的法则奥义……是否会有什么新的变化?他是否,会能掌握一丝半点击败‘天’的机会?

  无量天的法则奥义,决定了合道境十五重天就是极限,决定了叛道境十五重天就是极致。

  但是其他的那些世界,尤其是挂在神木顶部的那几个巨大无朋的大世界,他们的法则奥义或许会是十八重天,二十四重天,或者更高、更可怕!

  ‘天’已经征服了这些世界,以‘天’的出身来历,他定然对这些世界的本源法则彻底掌控!

  这只小小的妄图击杀‘鲲’的磷虾错了,他并没有漂浮在海面,而是沉在深深的海底——‘鲲’漂浮在海面,而自身沉在海底,两者根本没有处于同一个水平面上,就算你掌握了一根极其尖锐的长刺,你又能对这头靠近水面的巨兽做什么?

  想要击杀巨兽,起码先要靠近巨兽!

  楚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抬起头来,看着那些庞大的光团,将无数梦种释放了出去。

  第七百八十九章 兆万亿分之一的机会(2)

  现在的楚天修为比起当年刚刚修炼《大梦神典》时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一动念间,就有无数梦种从他眉心飞出,瞬间充斥虚空,将那庞大的神木彻底包裹。

  出乎意料的轻松,出乎意料的顺利。

  ‘天’并没有感知到梦种的存在——他似乎对这种力量一无所知?

  楚天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他瞳孔微微放大向‘天’望了一眼。

  是的了,以这家伙的实力和层次,或许他根本不知道‘睡眠’是什么概念,也不知道‘梦境’是什么存在,他根本没有做过梦吧?

  ‘梦’,实实在在的是一种特殊的、神奇的力量……

  楚天的心脏再次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热血充斥面庞,他的面皮彻底变色了——他惊喜莫名的发现,他能够在‘天’的身边感应到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法则气息,唯独没有‘梦境’的气息!

  ‘天’,果然对‘梦’一无所知。

  无数梦种就在‘天’的身边飘来飘去,但是‘天’并没有察觉到梦种的存在。

  无数梦种轻盈的落在了神木上,落在了神木上面挂着的巨大的光球上。楚天立刻感受到了这些光球的恐惧和绝望——这些世界本身在恐惧,在绝望,这些世界虽然不像‘天’这样,滋生出了类似于‘人’的灵智,但是他们的确拥有了本我意识。

  他们本能的察觉到灭顶之灾就在眼前,所以他们惊恐,他们恐惧,他们绝望……

  因为世界的惊恐和绝望,这个世界中的所有生灵也都陷入了莫名的惶惶不可终日中,所有的生灵的行为模式也变得癫狂而不可测,所有的生灵的灵魂波动也变得驳杂而躁动。

  无数生灵驳杂、躁动的灵魂波动汇聚在一起,和天地本我意识的绝望波动混为一体,梦种落在光团上,轻轻松松的就进入了这些躁动不安的灵魂波动中。

  一个冷静、静谧、毫无波动的灵魂,对梦种而言就是一堵坚实、厚重的墙壁,想要侵入是极其困难的。

  但是这些躁动不安的灵魂,就好像到处都是筛子眼的破墙,轻轻松松就能进去了,而且很轻松的就在庭院中扎下了根基。

  一个世界,百个世界,万个世界……

  一尊大能,万尊大能,亿个大能……

  楚天感受到了无数个浩瀚如烟海、恢弘不可测的灵魂,但是这些灵魂越是强大,就越是受到天地意志的影响,越强大的大能他们的心境越是焦虑,越是不安,越是躁动,梦种的植入就越发的顺利。

  无数的信息蜂拥而来,恐怖的信息流、恐怖的天地灵髓洪流瞬间淹没了大梦逍遥琉璃盏……

  ‘咔咔’几声响,大梦逍遥琉璃盏被突然飙升的洪流撑出了数十条裂痕,差点就被撑爆,这一下吓得楚天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吓得叫了出来。

  但是无穷无尽的精神力量和天地灵髓疯狂的用来,大梦逍遥琉璃盏急速的吞噬一切,所有的裂痕在一瞬间就修复如初,且大梦逍遥琉璃盏的色泽变得更加璀璨、更加深邃,体积也变得更加厚重,造型也变得越发的古朴玄奥。

  毕竟,‘梦’的力量和一切有形有质的力量不同,在梦境中,心有多大,就能演绎出多少奇迹。

  大梦逍遥琉璃盏就是这样一件至宝圣器,他和‘梦’的力量息息相关,只要是在‘梦中’,他几乎就无所不能!

  楚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最后一次睁开眼看了一眼‘天’,然后他就闭上了眼睛,全身心的浸入了大梦逍遥琉璃盏,开始感悟无穷无尽精神波动中传来的天地法则的奥义。

  他的神魂在膨胀,他的神魂在增长,他的神魂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没错,一如楚天预料的那样,那些被‘天’征服的世界当中,有九成的世界的本源法则远超‘无量天’!

  这些世界的法则比起‘无量天’的更加玄奥,更加渊博,更加神奇不可思议。无论是高深的空间、时间、命运、生命之类的法则,还是‘粗浅’的普通地水火风之类的法则力量,那些世界都远比‘无量天’强大。

  真是不可思议的‘天’!

  他出身无量天,他的本源比起这些世界弱小了太多太多,偏偏他能征服这么多世界,还能将这些世界全部带回无量天。

  如果不是因为,大家明显站在了势不两立的阵营上,楚天其实蛮佩服‘天’的!

  他付出了多少努力,付出了多少代价,才换来了今日的丰硕成果?

  一轮灰蒙蒙的混沌圆碟在楚天神魂后浮现,无数灵光不断落在混沌圆碟上,无数的法则奥义充斥神魂,楚天竭尽全力的去领悟,去吸收,去融会,去掌握。

  他的神魂在膨胀,在无限制的膨胀。

  神魂在发生变化,发生某种楚天自己也无法理解的变化。

  他的皮肤上有一丝丝的裂痕出现,大片皮肤不断的脱落,不断的化为灰尘飘散。

  神魂之力膨胀到了极其可怕的层次,楚天的肉身已经无法容纳他的神魂。一只小小的磷虾的神魂,如何能够承受一头‘蓝鲸’的神魂?

  当神魂成长到一定程度,肉身崩溃几乎是必须的事情。

  楚天只是犹豫了万兆亿分之一刹那的时间,他就随心而定的舍弃了肉身。

  淬炼了无数年的肉身就此烟消云散。

  虚空中,唯有一只巴掌大小、色泽混沌的灯盏静静的‘站在’青蛟剑的剑身上。青蛟剑放出无数条剑气笼罩这只小小的灯盏,隐隐可见这灯盏上的灯火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一点,却是蕴藏了无数种色彩,蕴藏了无数种光焰……

  乍一看过去,这团小小的灯火的光芒之丰富,堪比那神木上所有的世界光团散发出的光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天,两天,三天……

  然后是一年,两年,三年……

  又是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

  渡虚神舟上,除了紫天尊六人,除了坐在船头一动不动的鼠爷,其他人全都陷入了最深的天人五衰境界……公羊七老都已经老得动弹不得!

  珞儿裹着一件硕大的斗篷遮住了身形,出现在船头,静静的看着那小小的灯盏。

  灯盏的气息变得越发的‘光怪陆离’,就和‘天’身上的气息有几分相似。

  第七百九十章 吞没(1)

  最终,大梦逍遥琉璃盏也崩碎了。

  无数光点融入了楚天的神魂,虚空中出现了一团迷离的光影。好似无穷大,好似无穷小,好似存在于这一方虚空,又好像超越了这一方空间、时间和一切法则的约束。

  楚天很安静的悬浮在虚空中,静静的体悟着自己的变化。

  大梦逍遥琉璃盏已经成为了他的一部分,他完全拥有了大梦逍遥琉璃盏的一切功能。他的肉身已经消失了,但是他的神窍天境还依旧存在。

  只是这个独立的小空间的存在模式也变得很怪异,他并不存在于这一方虚空中,而是以楚天的神魂为依托,存在于一个并行于这一方虚空的空间内。而且,存在的方式也极其的古怪,让楚天一时半会都摸不清头脑的古怪。

  如果说这一方虚空是一片大海。

  楚天的神窍天境,就是这一片大海水面上的一个水泡。似乎有关系,却又脱离了水域的约束。似乎超出了水域,却又和水域有着扯不清的牵连。

  一如楚天的神魂。

  楚天能清楚的感知到,他距离某个玄妙无穷的境界只差一丝。

  就是这一丝,他冲不破、冲不过。有绝强的约束力牵扯着他,就好像一头长出了翅膀的蓝鲸想要飞上天空,但是蓝鲸的身体被无数海带纠缠着,这些海带深深的扎根于海底,任凭楚天如何努力,也无法挣脱这种约束。

  楚天没有惊慌,没有动怒。

  他的脑海中瞬间有无数的念头闪过,但是他的心头一片澄净,没有丝毫的念头阴影。就好像一条消息,无数念头好似小鸟在高空飞过,却没能在小溪中留下半点儿影子。

  不焦虑,不惊慌,不愤怒,无悲无喜,宛如恒古死寂的雕像。楚天细细的思索着眼前的状态,从他在这个世界诞生开始,一直到今天,他在一点一点的揣摩他的人生轨迹。

  每一分钟,每一秒钟,楚天庞大的神魂力量犹如无数利刀,将他的生命旅程仔细的切割成了最细微的切片,一帧一帧的画面在楚天心头缓慢的流淌过去,每一个画面他都要斟酌许久许久,盘算着是否因为过往生命中的某些经历,导致了他的无法超脱。

  三万六千五百个世界的所有天地法则奥义,全都尽在心头。

  混沌之力和大梦之力已经侵染了这些法则奥义,这些法则奥义已经和原本的世界没有了任何的关系。就好像将海水变成了油脂,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牵连瓜葛,油脂应该很容易从海水中分离出去。

  问题就在于,无法分离。

  那么是什么在牵扯楚天?

  究竟是什么在禁锢楚天?

  ‘天’身上幽红色的神光逐渐变强,神木上的光团在逐渐的缩小。那些世界在崩毁,世界中的日月星辰,还有无数大大小小的陆块、岛屿、山峰、丘陵,乃至江河湖海、城镇村庄,还有飞禽走兽、无数生灵,都在缓慢的崩溃,逐渐化为最细小的微粒融入‘天’的身体。

  ‘天’的气息变得越发强大。

  原本他的这一具身体,就是耗费了三千个完整世界的珍稀材料铸造而成,故而他的这具身躯力量强横无匹,更是坚固异常、堪称万劫不灭。

  随着‘天’不断的吞噬这些世界的本源,吞噬这些世界的本体,他的这具肉身的力量也越来越强大,肉身本体也越来越强大。将数万个完整的大世界融汇于一身,‘天’的手笔堪称震古烁今!

  楚天眼看着‘天’的身躯一截一截的拔高。

  数万丈,数十万丈,数百万丈……

  数万里,数十万里,数百万里……

  渐渐地,‘天’的身躯已经有下方那块陆地十分之一大小,他周身不断喷出一缕缕热气,就是这些暗红色的热气都蕴藏了无穷的威能,眼看着‘天’身边的无数法则锁链纷纷崩裂,很显然这个世界对‘天’的牵扯和牵连也正在崩碎。

  以绝强的力量粉碎一切禁锢,以绝强的力量镇压一切牵连,从而超越一切,达到最终极的永恒不朽!

  ‘天’的构思无疑是完美的,起码楚天找不到任何的纰漏!

  ‘咔咔’几声响,神木最下方的几个光团蹦碎了,这就代表着,有几个和无量天世界完全平级的完整大世界,已经被‘天’吞光了一切世界本源,吞噬了世界中所有的能量和物质。

  ‘天’光滑的面门上,逐渐有五官生了出来。

  渐渐地,五官逐渐清晰,星眉剑目,堪称完美。他的身躯上,同时开始出现一些他原本没有的东西——比如说双乳的乳头,比如说肚脐眼,比如说,某处不雅之物!

  透过他半透明的身躯,还能看到他的身体内逐渐有五脏生长了出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