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宝剑锋从磨砺出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清晨,天空碧蓝如洗,仿佛是一块浅蓝色的水晶。

  题目陆续进行公布,接下来的一道四书题和五经题都中规中矩,很传统的出题手法,看来这个肖知县懂得拿捏分寸。

  学而时习之,有匪君子?

  林晧然看到第一道题目的时候,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微微闭上眼睛,迅速在脑海中搜索,在那成百上千篇文章中查找相应的标题。

  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不是这个!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不是这个!

  ……

  林晧然认真地搜索脑海,结果一篇篇文章从脑袋中闪过,但却无一能对上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背脊被汗水打湿,额头的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

  这无疑那个陈国志猜中了,县尊真出了一道截搭题,而他这具身体的前主人似乎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对需要变通的截搭题束手无策。

  冷静!冷静!

  林晧然紧紧地攥着拳头,低着的脸有几分狰狞,强逼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以前的经历告诉他,遇到事情要先保持冷静。

  一篇,二篇,三篇……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林晧然紧紧地握着拳头,微尖的手指刺入手掌中,但终于还是松开了,仰天长吐了一口浊气,知道这次算是栽了。

  尽管他脑海有成百上千篇锦绣文章,但却无一篇文章能跟这个题目匹配,这截搭题果然是他的软肋,一击便致命!

  这老天真会玩人,怕什么就给你来什么!

  到了此时,他自然知道这便是传说中的截搭题。前半句出自《论语》,“学而时习之”的意思是学到的知识要不断去实践运用;后半句则出自《大学》,“有匪君子”的意思是有文采的君子。

  整句话连起来的意思便是:只要将学到的知识不断进行实践运用,你就会成为有文采的君子。

  但……然后呢?

  林晧然只能是苦笑,虽然他已经接触过不少古籍,还练得一手漂亮的手笔字,但要他正经写一篇八股文,那绝对是天方夜潭。

  难道天真要亡我?

  林晧然仰望天空,眼睛噙着一丝泪光。这不是为他所流,而是为了妹妹虎妞而流,他不甘心虎妞落得沦为丫环的命运。

  绝望!

  这一刻,他终于感觉到了这个词,很想撕掉这一切,将所有东西都推倒。虽然他先前有过担心,但当一切都即将演变成真时,内心的绞痛却来得那般的突然。

  他的眼睛布满血丝,拳头隐隐地握着,微尖的指甲掐于掌肉,一种疼痛感传来。只是他的脸色却是阴沉不定,似乎在做着某种权衡。

  哈哈……

  他完蛋了!

  我看你还怎么装!

  郑国志没有急于动手答试卷,一直在盯着林晧然的动静,看着他久久不持笔,便知道这题果真是击中了这书呆子的软肋,心里当即像是喝了蜜一般。

  学而时习之,有匪君子?

  这有何难,不就是强调要将学到的知识不断进行实践动用吗?

  果然是个榆木脑袋!

  郑国志的嘴角微微翘起,提笔便在草稿上写了起来,很是顺畅地做起了文章。

  罢了!

  既然无法通过赌约夺回虎妞!

  那就打造一个商业帝国,哪怕是花费黄金千两也要将虎妞赎回来!

  他却就不相信,凭着他的能力,以及底线不高的人品,还能被这贼老天给玩死!上辈子的孤儿经历让他学会了很多,同时也给了一份做事的执着与拼劲。

  呵呵……

  学而时习之,有匪君子?

  这道题目真是令人终生难忘啊!

  林晧然将试卷拿到了手里,准备用纸张破裂的声音来结束他的科举之路,同时揭开他在大明朝打造商业帝国的野心。

  咦?

  就在纸张微微要裂开之时,他却是突然愣了一下,记忆如同拧开的水笼头,前世一段段往事在脑海闪过,最终定格在有某个场景中。

  当时他还在追着那读文史的漂亮女研究生,故而特意研究一些有趣的八股文截搭题,打算跟那女的找些共同话题。

  先前将文章的内容忘得彻底,但此刻却神奇地回想了起来,虽然没有文章的记忆,但却记起了一些似乎有用的东西。

  学而时习之,有匪君子!

  前半句出自《论语》,“学而时习之”的意思是学到的知识要不断去实践运用;后半句则出自《大学》,“有匪君子”的意思是有文采的君子。

  题目表面是说:“只要将学到的他的知识不断进行实践运用,你就会成为有文采的君子”。只是这其实是一个小陷阱,单靠“学而时习之”,在这个时代不能支持成为“有匪君子”的结论。

  就像你班主任经常说:“只有不调皮捣蛋的学生,将来就能考上理想的大学”,很显然,这个论点是经不起推敲的。

  想要考上理想的大学,并不是不调皮捣蛋就行,还得勤奋刻苦学习。

  《诗经》中原文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意思是要想当一个有文采的君子,就好像雕琢玉器一样,切割之后还要磋平,雕琢之后还要打磨。

  因而,这道题论述的重点不能放在“学而时习之”,而应该还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问题的形式发生改变,但核心其实没变,这就考究了学子的思维辨别能力。

  而故,这题目可以变成: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原本即将要撕裂的试卷放下,林晧然微微吐了一口气,然后便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在脑海中成百上千篇文章中搜索。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配对成功!

  呼!

  或许是刚才出汗太多,这些湿辘辘的衣服贴在身上,被二月的微风一吹,林晧然便感觉到了一丝冷凛。早上由于紧张还没有吃早餐,肚子显得饿了。

  如今对题目已经心中有数,而答案都印在脑海中,他似乎不需要急于下笔。

  将草纸放在试卷上面,然后又用镇石压住,防止它被风吹走。便提起放在桌子下面的食盒,伸手取出了一块熟肉和饭团,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饭团是用肉汤熟过的,故而带着一些肉汤味道,熟肉虽然已经冷了,但抓在手里随意撕咬,却吃出了另一番风味。

  吃着这些美味的食物,他的饥饿感慢慢消减,身体也渐渐暖和起来。只是他这个举动落在别人眼中,却成了自暴自弃的典范。

  这货已经放弃治疗了!

  书呆子读死书,遇到搭截题就束手无策了!

  这不是那个“长亭外,古道边”的草包吗?果然是不学无术啊!

  ……

  不论是先前在富贵酒楼二楼见过林晧然作诗的学子,还是出身青山书院的那帮人,都已经认定林晧然这是放弃考试了。

  吃过熟肉和饭团,又选了聂云竹给他做的糕点,最后又喝了两口水,林晧然打了一个饱嗝,结果惹到一堆白眼,似乎都在鄙视这个放弃治疗的书呆子。

  只是吃饱后的林晧然又是哈欠连连,昨晚他压根就没怎么睡,这时眼皮都快要睁不开。想着考试有一个白天的时间,便将草稿和试卷挪到一旁,爬在桌子上面睡了起来。

  这……没救了!

  周围的考生看着林晧然竟然爬在桌上呼呼而睡,不由得纷纷摇头,觉得世上像自己这般聪明的英才太少,更多的却是这种蠢材。

  同情者有之,怜悯者有之,嘲笑者有之,鄙视都亦有之……

  陈国志抬头看到了,却是摇头晃脑地笑道:“这货竟然还能吃,不愧为呆子!”

  只是半个时辰后,林晧然端坐起来,便拿来了草纸和试卷,当即就挥毫泼墨,开始做第一道题:学而时习之,有匪君子。

  八股文,是明朝考科举考试的一种文体,起源于议论文章的一种推荐格式。具体是指文章有八部分,文体要求有固定格式:破题、承题、起讲、入手、起股、中股、后股、束股。

  对于文章的内容,八股文要求立言必须用古人的语气,题目主要从四书里出,议论的内容也必须根据宋代理学家朱熹写的《四书章句集注》,绝对不允许自由发挥,字数也有限制。

  以破题为例,即要你分析出题目要义,说你这文章将要讲些什么。

  八股文规定,只能用两句话破题,这两句话主要是概括题义、解释题义,但你又不能直说题义。总而言之,好的破题是既透彻又概括。

  例如:当钱站起来说话的时候,所有真理都沉默了。——没有直指钱大于真理。

  破题,虽然只是八股文的第一步,但其实也是最重要的一步。确是的好否,其实直接关系了整篇文章,而好的破题,往往有一种只会意会的妙处。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林晧然手持衣襟,泼墨挥毫,便写下这二句破题。这讲述了如此成为“有匪君子”的路径,切题而直鸣大道,恐怕最挑剔的文学大家都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如切如磋——宝剑锋从磨砺出。

  如琢如磨——梅花香自苦寒来。

  意思其实还是那个意思,但解释更加形象具体,而且极有诗意,乃是不可多得的破题佳句。八股文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那般无聊,相反有些东西很有趣。

  此句落成,他的身体微微共鸣,仿佛有个残余的灵魂在咆哮与哭泣,这话倒尽无数寒门学子的信念。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