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夕阳很美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十多天的县试结束,考生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府试是在四月,如今已经是二月底,除去赶路和温习的时间,其实已经所剩无几。故而绝大多数通过县试的考生,便直接赶往府城——高州府。

  林晧然并不打算跟随大家去高州府,而是决定先回一趟长林村,为此他特意让聂云竹给他做了一份精致的糕点准备带回给虎妞,所以盯上了同样要回家的江荣华。

  这毕竟不是后世那个几十种交通方式可供选择的时代。现在他想要回长林村,得先找到前往青叶镇的马车或牛车,届时还要寻村里唯一辆牛车坐回长林村,一切都得靠些运气。

  只是坐江荣华的马车则不同了,这马车几乎就能送到家门口,而且路途没那般颠簸,这无疑是最优的回家方式。

  “你怎么在这里?”

  江荣华嫌弃地望着嬉皮笑脸钻上来的林晧然,很想一脚将他踹下车去。这货自从失忆后,便像是换了一个人般,简直就是不要脸到极点。

  “哈哈……江兄,有缘何处不相逢?”林晧然对他的脸上的厌恶视而不见,朝着他拱手哈哈笑道:“既然恰好遇上,咱们便一道好了!”

  江荣华却仍然没好脸色,但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你卖猎物赚不少钱了吧?怎么为了坐我的顺路车,一大早便守在门口,用得着这么省吗?”

  “我这是撞巧!”林晧然先是板着脸将事情的性质定义清楚,然后将包袱搁放下,有些自鸣得意地伸了伸懒腰道:“这反正是顺路,而你这马车又够宽敞,这样还能为咱大明节省一些不必要的浪费呢!”

  撞巧?

  江荣华先是翻了一个白眼,自己住在城南的青林客栈,而他住在城北的老槐客栈,不论是往东和往西,都不可能在街口就碰上,唯一的解释便是这货一大早堵着自己。

  “喔……先不跟你聊了,我困了,到了记得叫我!”

  林晧然没打算跟这货加深感情,便打了一个个的哈欠,将包袱搁在头下,就准备好好地补上一觉。由于要“衣锦还乡”,昨夜有些兴奋过度而失眠,今天早上又起得太早,故而这时倒是真的困乏了。

  这刚刚躺下,便是有一股困意如同排山倒海般袭来,他几乎一闭上眼睛便是睡着了。

  哎……

  江荣华看着打着呼噜声的林晧然,心情顿时是郁闷起来了,这货生得碍眼却不自知。只是眼睛却突然一亮,发现包袱旁边竟然放着一份精致的糕点。

  吱呀吱呀……

  林晧然迷迷糊糊中,总是听到外面车轱辘转动的声响,有时还会感觉到跟其他马车擦身而过,而车内却一直很是安静,仿佛这是他的专车一般。

  却不知道过了多久,困意渐渐消散,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起来。便是伸了伸懒腰,发现浑身无比的舒畅,有一种生龙活虎的感觉。

  呵呵!

  林晧然转过身子时,却发现江荣华正卷缩在角落,背靠着车厢里,正在打着嗑睡,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般。

  这货不会一直都没睡吧!

  林晧然心里同情着,不过心思却不在这里,估约着差不多该到家了,便准备收拾好包袱。只是当他要找那份怕压坏的点心时,却突然是愣住了。

  “你看我做什么?”江荣华正犯困微闭着眼,结果发现一个带着热气的生物靠近自己,而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脸寒意的林晧然。

  林晧然的目光冰寒,指了指自己的右边嘴角。

  江荣华初是不解,但伸指一抹,便是一小团糕屑,放进嘴里便是问道:“你这糕点在哪买的,当真是美味至……呜呜!”

  “你吃了我带给虎妞的糕点,我杀了你!”林晧然双手紧紧地掐住他的脖子,浑身充满着浓浓的杀机,当真是气到了极点。

  这本来是他准备给虎妞的一份惊喜,但哪知道这货竟然偷吃了,怎能不让他愤怒呢?

  江荣华的脸瞬间涨成猪肝色,手中的扇子不停地敲打着林晧然:“放手!放手!我……赔你便是!我……赔你……便是!”

  “你赔得了吗?这是我带给虎妞的惊喜,是用钱能衡量的吗?”林晧然心头里那团火仍然在燃烧,但心里其实有着松动,毕竟杀死这货仍然于事无补,倒不如看能不能在他身上敲点什么回去给虎妞。

  咳咳……

  江荣华猛地咳嗽,他没想到这货这般小气,为了几块糕点竟然差点将他掐死,揉着发紫的喉咙问道:“你说你带给虎妞准备的?”

  “有什么问题!”林晧然似乎还有气头上,恶恶地横了他一眼

  江荣华疑惑地望着他,不解地问道:“我记得虎妞是你妹妹吧?”

  “不错!”林浩然发现还剩下两块糕点,心里才稍微好受一些,但却对他挖苦道:“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抢,你有没有人性的!”

  江荣华微微愣了一下,突然便哈哈地抱着肚子笑了起来,直到林晧然用杀人的目光盯着,他才收住笑声道:“你……你原来是想先回长林村再去府城赶考啊?”

  “当然是这样,要不我一大早在你客栈门口堵你做啥!”林晧然将糕点小心收好,又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倒不再掩饰今早时的无耻行径。

  “你瞧瞧外面!”江荣华的笑容更浓,用扇子指着窗外道。

  林晧然揪开车窗往外望,便是点头道:“夕阳很美,有什么问题!”

  “你不觉得!若是我们回青叶镇的话,这个时辰应该是饭后在院子里看晚霞了吗?”江荣华绕有兴致地打量他,嘴巴都快裂到耳根处。

  “对哦,你这车这次怎么这么慢!”林晧然眨了眨眼睛,发现事情确实有点蹊跷。

  江荣华将扇子在手掌处敲了敲,然后便是开心地公布了答案:“不是我的车慢……而是这车不是回江村,而是到电白县。”

  “你……你不回江村,你怎么不早说!”林晧然惊讶地瞪眼道。

  “你没问!而且我何曾说过要回江村了!”江荣华耸了耸肩,然后又是疑惑地望着他。

  “你不是说回家吗?”林晧然生气地大声道。

  江荣华附和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是有微笑地望着他道:“我这自然是回家!呃……我家在电白县,你不会不知道吧?”

  “……”林晧然骤然色变,他自然是不知道,一直理所当然地认为江荣华的家就在江村,所以才盯上他的马车的。

  他很快又是板着脸,指着他道:“不对!你参加的是石城县的科举,家里怎么会在吴电白县!”

  “别说是我家,我们江氏其他旁枝都是这样,户籍虽然都在石城县,但家通常安在另处!”江荣华的心情正佳,便又是微笑着解释道。

  “你……你肯定有预谋的,我蹭你车的时候,你怎么不提醒我?”林晧然咬着牙,发现这张脸绝对是面目可憎的典型。

  “这点我还真不知!我以为你是想省去府城的钱,所以才跟我绕这么大的一个弯。当然,就算是知道……呵呵!”江荣华说到这,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事恐怕足够他乐上一年了。

  “调头!调头!方向错了,我要回长林村!”

  夕阳下,荒野间,一个充满悲怆的声音直上云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