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高州府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高州府,坐落在粤西最大的城池之中。

  虽然地处偏远的粤西地区,但由于辖地较大,人数最多,地理位置又处于战略要冲地带,因此高州府成为粤西四府(高,雷,廉,琼)之首。

  管辖茂名县、电白县、信宜县、化州。其中化州是属州,其首官是知州,统领吴川、石城二县,故而高州府辖内共有一州五县。

  值得一提的是,茂名县是唯一的府县,正坐落于高州城中,其名的由来颇为罕见,竟是源于一名为“潘茂名”的道士。

  西晋末,在今高州一带有位道士叫潘茂名,他学易明诗,治病救人,后得道成仙,于西山驾石船飞升仙游而去。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仙人,把他活动过的地方叫茂名,这便是茂名县的由来。

  日落时分,高州城便远远在望。

  这座古城巍峨耸立,南城门宛如张开的虎口,鲸吞着远来的行人和车辆。只是排队入城的人,脸上并没有害怕,更多的是带着一份期待。

  林晧然没有呆在车里,而是坐在了车头,晃着腿打量着这座千年古城。

  马车进到里面,一条笔直的青砖大道向前面延伸,竟然看不着尽头。街道两旁是一排排临街店铺,弥漫着古色古香的气息,一切都如同画卷所书般。

  人声马声铜锣声,人香花香酒醋香!

  当马车来到街道的繁华地带时,这里呈现着热闹与喧哗。跟着电白城街道的拥挤不同,这里的街道很宽,足够三辆马车前行。

  鉴于上次在石城县找不着地方住的悲惨教训,这次林晧然便直接找客栈安顿。只是他完全是多虑了,在这座城中,最不缺的便是客栈。

  这离府试开始还有一段时日,林晧然打算利用这些时间练练字,还有就是熟悉一下这座府城,了解这个充满着商机的时代。

  “石城案首,那不过是矮子里面拔将军——短中取长!”

  就在他办理完入住手续,刚要扛着包袱走回房间的时候,便听着一个书生在大堂处高声地说道。

  林晧然扭头打量了那个书生一眼,顿时一阵恍惚,因为这人的长相跟那个郑国志竟然很相像,特别那颌下的黑痣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他是郑国志的堂哥,是本届茂名县的案首!”江荣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是微笑地说道。

  林晧然耸了耸肩,装作没有听见,便是直接回房了。这人怕出名、猪怕壮,上辈子哪个名人不是被喷的,结果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只是刚回到房中放下包袱,房门便被敲响了。原来谷青峰和赵东城都住在这间酒楼中,谷青峰得知林晧然到了,便是拉着赵东城一起过来。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谷青峰仍然是一身富家公子装扮,只是才进门,便是气愤地咬牙道。

  这受攻击的何止是林晧然,连着的谷青峰等人都被看低了,一并都被视为矮子。而作为心高气傲的他,又是如何能忍受得了。

  林晧然给他们二人倒了茶,反而对着气呼呼的谷青峰劝道:“你喝茶消消气吧!跟那些无谓人较劲,有什么意思呢!”

  对于这种程度的攻击,他倒真看得很开,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你堵也堵不住。倒不如活好自己,这才是对敌人最好的打击。

  “林兄,我……”谷青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他却是欲言又止。

  林晧然睥了他一眼,便知道这货如此急着找他,绝对不是叙旧那般简单,坐下来便望着他说道:“有什么就直说吧!”

  “你不是不会作诗吗?”谷青峰的眼睛微亮,同时从身上掏出了一张纸。

  “然后呢?”林晧然端起茶杯,不动生色地问道。

  谷青峰脸上露出笑容,望着他满意是关切地问道:“若是有人问起,你县试时作的竹诗,你该当如何?”

  “如实告之便是!”林晧然喝了一口茶水,很自然地说道。

  “不可!”谷青峰却是猛地摇头,便将手上的纸递给他道:“这是我近日诗兴大发之时,所得到的一篇佳作,你且拿去,就说是你当日县试所作!”

  林晧然接过诗作,便是找开看了起来,却见这货的字写得还不错。

  河边一丈绿,

  鸟兽取其栖。

  若有石子至,

  便是扑扑扑。

  ……

  谷青峰掏出了一把纸扇子,边是摇晃边得意地朗诵道。

  林晧然看着这首诗跟他朗诵的果然相同,嘴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抬头看着谷青峰得意的模样,真心不明白他这股得意劲是打哪里来的。

  敢情这货还不自知,又跟苏国志一般,竟然是个草包。只是这货终究是出于一番好意,而且诗作确高于那个苏国志。

  “你通过县试,你爹恐怕没一千都得八百两吧!”他踌躇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林兄,我是在歇尽所能帮你呢!”谷青峰望着他,悠悠地说道。

  “那不如折现给我好了,我现在最需要接济!”林晧然将诗作还给他,实在是无力吐槽。

  “林兄,你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你在半间酒楼玩的那一手,当真是让在下佩服!”谷青峰将纸扇收起,认真地朝他行礼。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谷青峰家里原来就是经营米行生意的,对石城县商场的事一直有关心。半间酒楼由关门到兴盛,简直就在弹指间,这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在一通了解下来之后,当真是知道得越多,越感到林晧然的厉害。

  谷青峰行礼后,一旁的赵东城亦是说道:“我爹对你也很佩服,说让我要多跟你学习呢!”

  赵东城家里其实不弱,是做布匹生意的,在粤西四府都有门店,家境比谷青峰只强不弱,同样是活生生的富二代。

  “哈哈……好说好说,那今晚你们谁做东呢?”林晧然如沐春风般拱手,便是望着他们二人笑道。

  “……”赵东城。

  “……”谷青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