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潘仙诗会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地域间的矛盾,自古便有之。

  特别这里涉及到童生的名额,固而争论就尤为激烈。茂名县作为府县,自认地位要高一等,而其他县则同样瞧不起石城、吴川两县。

  石城县和吴川县的学子前来参加府试,其实是吃暗亏的。他们毕竟不算是直辖县,中间隔着化州,故而在亲疏上就隔了一层的关系。

  若不是天纵英才的江月白横空出世,都不知道得等多少年后,二县考生才能出府试案首。

  却不知道是不是有高人有背后指点,每年茂名学子都会主动挑衅,在言语上攻击石城和吴川两县的学子,以达到造势的效果。

  知府纵使想要照拂大家,那大家也得给知府一个理由吧!

  林晧然作为石城县的案首,自然是要受到了重点的关注。别说他浑身带耙,哪怕他是一个完人,这帮人都能帮他找到一顶臭帽子给扣上去。

  这言语攻击还不算,在茂名学子的鼓动下,每年都会联合各县考生举行一场潘仙诗会,以此达到真正打击对手的目的。

  只要在诗会上大放光彩,那府尊给茂名学子多一些童生名额,其他县城的考生都很难再指责县尊偏袒茂名学子。

  潘仙酒楼是自诩潘茂名后人所创建的,亦是高州城最大的酒楼。位于府学宫一带,高四层,占地面积颇广,里面装潢宏丽。

  整栋酒楼呈四方的口字结构,中央是一个大天井,里面由假山、亭石、水池、奇木、花卉等构成了一处景致,令人赏心悦目。

  酒楼三楼靠里面的是厅堂,门口处摆着一块名贵百鸟朝凤的屏风,两边墙上挂着各种字画,桌上摆着精美的瓷器、漆器等。

  林晧然一行四人如约前来参加本次潘仙诗会,来到这里的时候,便引起了一帮子人的注意,还有人在旁边对林晧然指指点点。

  得益于郑世杰等人这阵子的卖力宣传,如今林晧然在考生中是大大地出了名,包括他那首诗,被不少人暗地里笑为长亭案首。

  只是这些人不管如何笑话林晧然,但看着他如沐春风而来时,心里都泛起了几分酸楚。

  他们这些实力派还要担心着府试,但这个草包却不用紧张,老子是何其不公正。

  明朝科举有一条潜规则,那便是县试案首必中秀才,所以这是很多才子都不急于参加童子试的原因,都想一鼓作气去夺魁。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潜规则,其实还是官场的人情文化。

  拿府试而论,考生通过与否全由府尊决定。现在石城县的县尊都亲点林晧然为案首了,若是拆戟于府试中,那对肖立道便是大大的打脸。

  大明的官场可没有太强的隶属关系,不说这要会影响后续的管理,若以后肖立道以后有机会坐大,那还不将知府往死里整?

  正是如此,这府试这么多名额,总得留一个给县试案首。

  林晧然却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目光,他来到这便是打量起这座酒楼来了。发现这里的投入怕是要二千两,却不知道月入多少,有没有日进斗金。

  不过他却是突然担心起一个问题来,那便是酒楼的防火工作问题。一旦真的起了火,这时代可没有火险,那这座高州府最赚钱的酒楼可就化作灰烬了。

  不得不承认,华夏偏爱于木质房子有其弊端,并不利于社会财富的积累,在这点上要逊于钟爱砖石结构的西方国家。

  谷青峰凑过来问他在想什么,这些天他对林晧然是越发的亲近。

  林晧然自然不会将心里的想法说出来,这种对酒楼不吉利的话没准会给他带来麻烦,便说是在估摸要投入多少钱才能建造这间大酒楼。

  江荣华和赵东城当即参与进来,说的数目跟林晧然猜的差别不是很大。不过却透露了一条有趣的消息,这酒楼有的几根柱子竟然是截留皇宫的,工部有人将木料在此贱卖。

  “林兄,你说我要是真建作坊的话,是建在广州府那边好,还是建在石城呢?”

  谷青峰的效率很高,这些天一直在秘密调研高州府的染料市场,发现这事大有可为。派去广州府的人已经传回消息,情况很是乐观,那边的染料价格奇高。

  “这得看你的运输成本了,特别得考虑染料破损的成本,哪里成本低就建在哪里好了!”林晧然对这时代的运输成本问题还不是很清楚,但却不妨碍用经济逻辑来给他一点意见。

  谷青峰早已经将林晧然当作是重要的参谋,思量片刻,便又是问道:“若是两样都参不多,那你觉得哪里会合适?”

  “这样自然是在石城再运送过去了!”林晧然笑道。

  “为什么?”谷青峰问道。

  “我说粤西总有一天会有一间大型的染坊,你信与不信?”林晧然露了了满口的白牙,望着他说道。

  “……信!”谷青峰犹豫了一下,便是咬牙道。

  “广州府那边适合你赚些快钱,但以后的竞争只会越来越激烈,你未必能在那里站稳脚。倒不如一开始就立身于高州府,将粤西四府的市场收入囊中,好好经营属于你的地盘。”林晧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对着他说道。

  谷青峰便是点了点头,知道这是一条更好的路子,而且他也不想远离家乡。

  却是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人跑上来报喜,众人便是欣喜若狂,因为是高州府的学正大人陈家升被请了过来。

  陈学正实质是府学的校长,若是大家有幸通过府试,那便都会成为他的门生。若是能得到陈学正青睐,那对院试会大有益处,甚至还能指导你在乡试中举。

  这次来的人除了陈学正外,还有府城有名望的几位学者和举人,另外是一个素衣老者。从陈学正的态度不难看出,这个花发老者有些来头,举手投足间有股风骨。

  郑世杰带着茂名的几位学子上前,自然从容地将几位大人物引向左边的长桌了,末了还得意地睥了林晧然一眼,似乎是在炫耀什么一般。

  幼稚!

  林晧然却是撇了撇嘴,不知道他的兴奋劲打哪里而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