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劝诗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随着大人物到场,身穿裙装的待女们便送来了酒水和佳肴。

  铮……

  一个琴声从珠帘后传来,吸引到了大家的目光。

  珠帘后已经端坐着一位佳人,脸戴纱巾,身形婀娜,一袭白色的拖地长裙,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蓝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地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雪白。

  琴声宛转,仿佛化成暖流涌进了学子的心头,令人很快便沉迷其中。

  林晧然喝着小酒,一直以为中国的古琴要逊于钢琴,只是如今看来,这个想法过于想当然,这还得看是谁在弹了。

  这琴音当今是“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音符带着无穷的魅力,当即就让他感到了几分醉意,坐在桌前静静地聆听着。

  “此乃天音也!”

  “木兰姑娘的琴音果真是天下无双!”

  “不愧为怡红院的头牌,但听说将要被挖走啰!”

  ……

  一曲作罢,众人纷纷感慨,但亦有人带着幸灾乐祸地说出了一则传闻。

  怡红院的头牌木兰?

  林晧然听到旁人揭露了那女人的身份,心里便有些遗憾,但似乎有泛起几分的窃喜。

  不过旋即又想,便觉得这间酒楼会做生意。

  虽然说是免费承担了这潘仙诗会的所以开支费用,但却不仅为着酒楼打了一次广告,还帮着怡红院又做了一番宣传。

  一曲罢后,侍女们将一张张雪白的宣纸摆在学子面前,然后又送上笔墨纸砚。

  这终究是一场诗会,文斗才是这次的主题。

  大家心里都憋着一股劲,才名从何而起,自然便是在这种诗会中。特别现在还有学正大人在场,又有怡红院的头牌木兰姑娘旁观,便更要博得才名。

  林晧然的动作很是利索,持袖泼墨挥毫,便是写下了一张纸条,然后拿起用嘴吹了吹。

  谷青峰好奇地探头过来,便是撇了撇嘴,因为上面写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约吗?”却便好心地劝道:“你知道见一面木兰姑娘有多难吗?就你这两句能约到,我将头切了给你当球踢!”

  林晧然却是一意孤行,招手叫来了一个待女,便让她将纸条送了过去。

  陈学正成为宴会的主角,捏胡捋须,显得颇有兴致。

  他却同样想看看这些后辈的水准,看能不能如同去年般惊艳,出现江月白那类奇才。不过他却是知道,恐怕是很难,江月白那等奇才是百年难遇。

  有书生陆续将写好的诗交给了漂亮的待女,待女则是将诗递给一旁请来的老头誉抄,而后会取着一份走上舞台便是朗诵了起来。

  陈学正等人偶尔会点评一番,而被点评的学子喜不自胜,起身便朝着对面作一个长礼。

  诗会的气氛很是融洽,一个诗词交流会有序地进行着。

  “在下茂名案首郑世杰,我听闻我堂弟昔日称,你的诗文有独道之处,难得今日齐集一堂,何不作诗一首,让我等开开眼界?”

  郑世杰领着几个书生走向了林晧然的桌前,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眼睛自然难掩一种幸灾乐祸。

  虽然诗文对科举作用并不是很大,但若是将这个问题放大,特别还是在学正大人面前,那林晧然就会成为一个笑柄。

  这打击的还不仅是林晧然一人,还会直接重创整个石城县的学子。连诗都作不好的书呆子,却拿了石城县的案首,这不正是矮子里排挑将军吗?

  这风评若是差了,哪怕府尊大人不刻意关照他们,恐怕也不会给石城太多的童生名额。

  正是如此,郑世杰这些天可没少打听林晧然的消息,慢慢地了解了更多的实情。

  那首“长亭外,古道边,一行白鹜上青天”且不说,这货是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而第一场面对搭截题显得不知所措,后来便是在考场呼呼而睡。

  若不是因为青山居士的缘故,这人万万不可能拿得到案首。

  林晧然却是接到了待女传回来的纸条,上面是漂亮的小楷字体“不约”,心情正郁闷着,结果郑世杰却是过来了,便挥手道:“没心情!”

  “呵呵……这话却是可笑至极,是不敢吧?”

  “此情此景,又有学正大人在座,你焉能没有心情?”

  “酒喝得融融,菜吃得亦融融,到了作诗却提不起笔乎?”

  ……

  跟在郑世杰后面的几个学子便是数落起来,而且这“劝诗”的本领确实是高,不仅抬了学正大人出来,而且绵里藏针。

  这边的声音不小,顿时让这里成为了整个会场的焦点,对面的陈学正等人也是望向了这一边。

  陈学正却是接过一个书生亲自送来的诗,便是开询问道:“他是何人?”

  “他便是咱石城县案首也!”这个书生拱手,话中满是讥讽之意。

  “原来是那个长亭案首!”却是一个老者呵呵笑道。

  “怕是石城出了江月白,便是再无人矣!”另一个举人同样笑道。

  这年轻一辈的地域之争,其实源于老一辈,故而这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和举人都带着一种地域的优越感。如今石城出现颓势,便想将其压下去。

  旁边一直不吭声的素衣老者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却是端起酒杯,有几分索然,这便是当下大明士林的一个缩影罢了。

  “林案首,你贵为我们石城县的案首,不如代表我等在这作诗一首,也好让学正大人指点指点!”站在陈学正案前的郑姓书生朝着那边的林晧然朗声道,颇有狐假虎威之嫌。

  叛徒!

  败类!

  这货是绝对是奸细!

  ……

  听到这话的时候,石城这边的学子心里纷纷暗骂,对这个跟着苏世杰有血缘关系的同乡恨不得冲上去踩一脚,而且隐隐猜到这人定然是受驱使的棋子。

  “忍不了了,拿我那首诗来震震他们!”谷青峰压着声音怒道。

  林晧然睥了他一眼,敢情这才是石城的最大叛徒,不过却是摇了摇头,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大家都以为他按捺不住,要持笔作诗时,却看到他的手伸向了盘中的一只肥花蟹,顿时落下了无数的眼球。

  这……吃货啊!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