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徭役与风水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清晨,门前的辣椒地绿意盎然,抬头便是挡着蓝天的竹梢。

  林晧然从屋里走出,站在空地前面伸展四肢,只是突然像触电一般,手脚比划几下,嘴里同时发出“哼哈嘻哈”。

  昨天他做了一个很离奇的梦,被西施、貂蝉、杨玉环和花木兰江湖四大高手持着杜蕾斯、皮鞭、红蜡烛等圣器追杀,他被迫从长林村的石桥跳下,身体突然间变小,掉进了一条锦鲤的嘴里,结果竟然没有死,而是来到了外星人基地,由于外星人都死光光了,所以又叫做死光光外星人基地。他在里面找到了一本《飞船操作指南》,没想到竟然这就是江湖失传以久的《孙子兵法》,他潜心修炼三十载,成为了身怀绝世武功的高僧,从此武林再无敌手,改名风清扬。

  梦,虽然很没逻辑,但无疑证明他与功夫有缘,没准此刻已经成为武林高手而不自知。

  “哥,看剑!”

  虎妞这些天痴迷于那把剑,刚才正拿着一根棍子在比划着,这时回头看着林晧然卖弄拳脚,如同遇到了对手挑衅般,便是举着棍子向他袭来。

  喝!喝!喝!

  她的身子虽然肉墩墩的,但速度并不慢,运用了娴熟的招数,先是攻击右路,然后反身攻击左路,最后是当头劈下。

  啊!啊!疼!

  林晧然避之不及,招招被命中,这三棍也将他打醒。昨天的确就是一场古怪的梦,他没有成为绝世武林高手,起码现在连一个小丫头都未必打得过。

  哼!

  虎妞用的劲并不大,这时下巴微扬,显得很是得意地睥向林晧然。

  “虎妞,你手里那把不是剑吗?怎么用刀的套路!”林晧然捂着生疼的手臂,抱怨地说道。

  虎妞愣了一下,漂亮的眼睫毛闪过两下,旋即很是肯定地仰头道:“我的是剑!不过这一边带刀刃,这一边不带而已!”

  这不是剑,是日本刀好不好,文盲害死哥啊!

  林晧然听到她的描述,顿时感到一阵无语。先前她说要买剑的时候,他就觉得古怪,如今已经确定这丫头要的不是剑,而是一把日本武士刀。

  只是她怎么知道日本武士刀的,莫非村里谁有不成?或许她做了一个神奇的梦?

  虎妞却不知他所想,又是拿着棍子比划几下,然后蹦蹦跳跳地回屋里准备做早饭,打算下午再去等那个阿丽,这次一定要好好地瞧一瞧那把剑。

  林晧然则是回到厨房,挑起水桶打算去挑水,家里的水消耗得很快。

  跟着以往不同,现在他身份变了,路上很多人都称他为“童生老爷”。不管愿不愿意,大家都觉得比他低等了一等。

  由于昨天一大人服完徭役归来,所以村里明显热闹不少,井边多了一些青壮的身影。

  “阿牛,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林晧然在井边见到阿牛的时候,当即被吓了一大跳。这人足足瘦了一圈,连眼窝地凹了下去,整个人仿佛都没有精气神。

  “我也去服徭役了,那个赵捕头克扣伙食,我根本吃不饱!”阿牛勉强地笑了笑,然后又是道贺道:“我听说了,你考上童生了,好厉害!”

  “帮我挑水,回头我给你弄肉吃,帮你好好地补回来!”林晧然将扁担递过去,微笑着说道。

  阿牛接过扁担,露出满口的白牙道:“不用肉,吃饱就行!”

  林晧然很喜欢这个朴实的壮汉,便是尾随着他,又是打听了一些徭役的事情。听着他一一诉说,这让他深感侥幸。

  徭役,这是统治阶层无偿征调平民劳作的一种行为,大则运用百万民夫去顺天府修紫禁城,小则到附近挖挖水沟。

  这次还算是好的,被征调到石城那筑水坝,忙活了一个月。而有些徭役会很操蛋,闲时不叫你过去,偏偏等到农忙时节再征调过去,有的甚至会征调几年,甚至都没命回来。

  吃过早饭后,林晧然带着阿牛去了卧虎山。昨天他已经留了暗号,打算跟胡大再交易一次,想弄些猎物办宴席。

  卧虎山,因山体像一个盘踞的老虎而得名。

  林氏的先祖正是葬于“头部”,被誉为一块能出状元的风水宝地。关于他的由来,村中其实有多种说法,而最被推崇的则是乞丐说。

  在某一个寒冷的冬天,林氏先祖打开门,便看到一个乞丐倒在门前,乞丐已经是奄奄一息,浑身都差不多硬成铁块。先祖便急忙将他抱进屋里,取来了棉被,又生了火堆,却不想这乞丐发起了高烧,差点就将棉被烧着了,好在先祖略懂医术,便是将他救了下来。乞丐病好后,先祖将家里唯一的老母鸡宰了,用鸡汤帮他补身子,还配了四个香菇,不过这乞丐嫌咸了,先祖喝了一大碗,发现果然咸了,又是加了一锅水,结果乞丐大喜,便告诉先祖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这乞丐在成为乞丐前,他其实是一位堪舆高人的徒弟,只是学艺不精,被逐出师门,最后才沦落至此。不过他踏便整个青水镇,终于找到了一块绝世风水宝地。他信誓旦旦地跟先祖说:“这块宝地若是葬上,只要年年祭拜,百年必人丁兴旺,过后三八年就定能出状元。”

  前面一句无疑是证实了,如今百年过去,长林村果然是人丁兴旺。只是这“三八年”出状元,则需要后人继续去论证了。

  林晧然还是选择绕来了这里,站在坟头前往下面望去,便是那条弯弯曲曲的小河,以及跨在河中的那座平阳桥。

  那条桥仿佛真有巨大的魔力,将这头虎引过去,从而成为了平阳虎,让到整个长林村都陷于泥泽中,永无出头之日。

  这……迷信了!

  林晧然最终还是断了找人烧桥的念头,终究是不信这些,便带着阿牛转身离去。

  只是到了那边山头的大青石处时,仍然没能见到胡大的身影,却不知道这个大汉是不是在山林中出了什么意外。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