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大贫?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对于这个突然缠上来的邋遢老道,他这些日子以来都有着一颗防范之心,甚至还派人跟踪他,只是却没有发现问题。

  念及他上次提供了江月白的精准行踪,让他找到对江月白最佳的袭击时间和地点,所以暂时不想做兔死狗烹的事情。

  不得不说,江月白在这件事情上很是倒霉。怕是他到现在都想不到,正是这个一心想投靠他的邋遢老道摸清他神秘的行踪,最终转交给虎妞的。

  不过林晧然对这种江湖术士始终是不信任的,而且他亦不相信算命这一套。一个人的一生怎么可能是注定的,光凭着命格好,什么事都不做,就能大富大贵一辈子?

  “道长,我有件事不是很明白,可否帮我解惑?”由于过于无聊,林晧然还是打破了沉默。

  “请讲!”吴道行眼睛微闭,显露着一副高人范,但像是猛然反应过来一般,知道这人可不是能忽悠的主,当即睁开眼睛陪笑地望去。

  “你真能看到别人的命格高低?”林晧然说话的时候,眼睛仔细地打量着他的脸部,试图从中看出什么破绽。

  “能,亦不能!”吴道行的毛病又犯了,玄而又玄地说了一句,看着林晧然凝目望来,陪笑着说道:“人的命格其实充满无尽变数,只不过大贵或大贫相对变数较小,故而我确实能看到!”

  “江月白是大贵?”林晧然可没有忘记,第一次在酒楼见到这个邋遢道士的时候,这货竟然从广州府追到高州府,为的就是成为江月白的幕僚。

  “不错,江月白确实是一个大富大贵之相,连巡抚谈恺都比不上他!”吴道行认真地点了点头,有些惊叹地说道。

  “那你为何不跟他,我可是知道,他前天私下里派人接触过你的?”林晧然凝目望着他,其实他一直派人跟踪这个老道,甚至一度还以为这是江月白安排过来的间谍。

  “先前我确实是想效忠于他,他是我平生见过最有贵气的人,而且还如此年轻!”吴道行抬头望着窗外,然后又是苦涩地摇头道:“可惜因为你妹妹的出现,让他错失了我这个莫大的机缘,现在他的贵气又受损,我更不可能效忠于他了!”

  末了,他装着无限惆怅地念了一句诗:“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贵气能受损?”林晧然却不理解他的伤春悲秋,疑惑地问道。

  “这个自然!命格都是充满变数的,大贵跟大贫的变数相对较少,但却不是没有!”吴道行脸色凝重,然后竖起两根手指道:“在他的命格中,本应该得到的两件重要的东西,结果却被你夺了!”

  林晧然先是一愣,但很快就猜到这个老道的意思。

  若他这次没有抗争的话,凭着江月白的才学,加上宋提学的支持,这个小三元自然不可能跑得不掉。一切顺理成章地,他将会赢得赌注,得到虎妞。

  “第一,虎妞是一个人,不是东西,她只属于她自己;第二,案首本就属于我,那个江月白是知道争不过我才主动放弃!”林晧然阴沉着脸,对他强调道。

  “好吧!我的话的确不当,不过他的命格这次确实是受损严重!”吴道行连忙认错,但却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有多严重?”林晧然追问道。

  “有些损伤,但仍然是大贵之人!俗话说得死,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吴道行回答着,除掉了脚上的鞋袜,伸手抠了抠脚指头。

  好险!

  林晧然看着这个举止不文明的老道,心里突然一惊。这聊着聊着,差点就真着了他的道,误以为这货真能看人的命格。

  只是这些东西在解放后就已经被定为封建迷信、牛鬼蛇神,只有科学才是王道,这货定然是看了几本书后,在这里故弄玄虚。

  机灵一动,他又是微笑地问道:“那我的命格如何?”

  “你的命格我还看不到,不过很古怪!”吴道行抠着脚,蹙着眉头说道。

  “为何古怪?”林晧然平静地问道。

  “你夺了江月白这么多的福气,你怎么都应该是中富之人才对,但现在还是不明朗,除非先前你是大贫……”吴道行说到这却是停住了,拍了一下额头干笑道:“呵呵,我差点犯诨了,你现在都是小三元了,理应是贵不可言!”

  果然……

  林晧然仿佛是看透了一切,这不过是江湖骗子罢了,竟然还想故意吓唬他是大贫之人。先不是上辈子如何逍遥,现如今他小三元在身,首辅都指日可待。

  若是真有命格,那也应该在虎妞之上才对,这个老道压根就在这里胡说八道。

  至于他懂得气命格,那肯定是扯谈,绝对是江湖骗术的一种。

  单是江月白那身装扮,只要不是眼瞎,都知道他是非富即贵。跟这种公子哥无疑能混吃混喝,所以就可以解释为何他会从广州府追到高州府了。

  只是事情很是不顺利,在江月白那里碰了壁后,大家是心灰意冷了,所以选择虎妞这种小丫头下手,故意说虎妞是大贵之人。

  不过他也不想去揭穿什么,毕竟现在他家里有钱,倒不用在乎多他这对筷子。何况他这些天能哄虎妞高兴,这给他骗点钱都无所谓。

  索然无味地又聊了几句,他便是闭目假寐。

  过了好一阵,虎妞终于爬了进来,将马夫的工作交给了阿丽。在他身后睡下,这是人小的好处,有点地方就能躺着睡觉。

  马车当晚回到了石城县,住进了老槐客栈。

  那个掌柜认识林晧然,已经知道了林晧然成为小三元的事情,当即死活不收他的钱。看他并不是客套话,林晧然选择帮他提了字,却是这四个字让到掌柜福泽后人。

  林晧然趁着还没有宵禁,带着虎妞去了一趟半间酒楼,如今酒楼的生意算是不错,亦是请了一个掌柜,聂云竹做了幕后老板。

  看着二人过来,聂云竹显得很是兴奋,并跟虎妞约好,明天早上做一盒新鲜的糕点给她带回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