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归来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次日中午,天空晴朗。

  阳光散落在一座被岁月侵蚀着的石桥上,石桥平整的墩面被雨水所腐蚀,桥的侧面留下了许多黑色的斑点,但桥仍然坚固地横跨在小河上。

  清澈的河水正在静静地流淌着,几尾色彩鲜艳的鲤鱼从桥下窜过,然后消失在那团团浓密的虾草丛中。小河两边的庄移已经收割,如今种上了青翠的秧苗,正在茁壮成长。

  “那边!那边!”

  在桥不远处的一处草坡上,几个汉子正在围追着一只白颈猪。这白颈猪是当地的俗称,实则是一只猪獾,肉质很是鲜美。

  这只猪獾很是机灵,从他们中的间隙穿过,然后钻进了坡地的小洞中。由于猪獾的爪子发达,所以这种东西很会挖洞,却不知道这个洞是不是它的巢。

  挖!

  领队的是一个略得肥胖的汉子,看着那黝黑的洞口,当即便一声令下。

  滋……

  一声刺耳的叫声,吸引到了正在田间劳作村民的目光。没多会,一个略得肥胖的汉子提起一只白颈猪,得意地向着这些走来。

  “猴四,你今晚又可以加餐了,小心胖死你!”一个壮实的妇人看着走在田埂上的猴四,对他打趣道。

  “张翠花,这个你可搞错了,十九这些天就要回来,我这是给他提前准备的,他喜欢这种白颈猪!”猴四扬了扬那头猪獾,憨实地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

  “还叫十九呢?人家现在可是秀才大老爷了!老族长前天说了,每月朝廷要给他派粮,他这辈子都是衣食无忧了呢!”张翠花啐了一句,然后一脸羡慕地说道。

  “那点粮算得上什么,都不够我们染坊一天的开销!”猴四是染坊的厨子,对于染坊的收入是知道的,当即不屑地说道。

  “自然是不多,但‘家有千金不如日进一文’,十九秀才老爷这辈子都有钱进口袋呢!”张翠花扶着锄头,一本正经地笑着道。

  “你这是诅他吧?”猴四斜睨了她一眼,然后指着东边骄傲地说道:“明年十九去参加乡试,必定会中举,他是要做官老爷的!”

  张翠花意识到说错了话,正要笑呵呵认错,结果挑着豆苗站在大路上的石头娘却是说道:“猴四,你这话就显得见识少了,这秀才要考举人是那么容易的吗?我镇里的黄秀才跟十九差不多年纪中的秀才,结果到现在……呵呵!”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那个黄秀才是十八岁中的秀才,结果跟着李时珍有着相似的命运。先是卡在科试,而三次科试终于过关,结果两次乡试落榜,最终心灰意冷地去私塾教书。

  “我们十九跟你们村那里黄秀才可不同!”没等猴四回应,张翠花沉着脸当即反驳道。她当真不明白,这是不是自己村子人,竟然泼这种冷水。

  石头娘嘴角挂着不屑,故意避重就轻地说道:“能有什么不同,还不都是秀才!”

  “我们十九现在能吃皇粮,那个黄秀才行吗?”张翠花咬牙说道。

  “有什么不行,人家也是月月的禀米供着!”石头娘听到这话,得意地大声回应。

  张翠花顿时语塞,却不知道那个黄秀才也是能吃皇粮的秀才。

  “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猴四却是开口了,冷冷地望着她道:“那个黄秀才是这几年才吃上禀粮的吧?他一开始只是附生,后来是增生,最后才是禀生,而我们十九现在就已经是禀生了!”

  这……

  石头娘却是没有想到,这话可以蒙张翠花,却蒙不了这个有些见识的猴四,只是终究不甘:“那又怎么样!这考举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你看我们县考上的才几人?”

  “我们十九一定能考上!”张翠花咬牙说道。虽然他觉得林晧然考上秀才已经很厉害了,但是为了争这一口气,一定要考上举人,让这个臭娘们好好瞧瞧,咱长林村厉害的很。

  “呵呵……谁不是这样想呀!”石头娘说着,得意地要挑着那担没什么重量的豆苗走回村子。

  正是这时,一辆马车从河对面的小山坡驶下来,站在田间的张翠花先是一愣,但很快就看清楚赶车的人,脸上当即就露出了灿烂笑脸。

  “十九和虎妞回来了!”

  靠近桥这边劳作的村民看到赶车的人竟然是虎妞,一个无比熟悉的小丫头,心里头虽然很是诧异,但更多却是惊喜。

  到家了!

  正在赶车的虎妞看着下面熟悉的石桥,那条笔直通向村口的路,两边熟悉的庄稼,突然伸手抹了抹眼睛。

  这是她人生第一次出远门,如今再回到这里,当即感到无比的亲切,眼泪在这一刻似乎都快要掉下来,这里是他亲爱的故乡。

  “翠花婶,我们回来了!”

  虎妞赶着马车通过石桥的时候,率先看到抹了抹眼泪的张翠花,心里亦是很感动,朝着站在田间的张翠花用力地扬手。

  “婶知道了,平安回来就好!”

  张翠花婶不着痕迹地抹掉眼泪,大声地朝着她回应,她很喜欢这个懂事的小丫头。

  “猴四,那东西是我的!”

  林晧然亦是揪开车帘,看到提着猪獾站在田坝傻笑的猴四,当即不由分地说道。

  猴四听到这话,却是更高兴了,便是点头道:“晓得!晓得!是你的,就等你回来呢!”

  打过招呼,然后重新上车。

  “哎呀!让不让路的,我的车可不长眼睛呢!”

  虎妞却不是谁都是好脸色,这时看到石头娘挑着豆苗站在路中间,便是板起脸一本正经地说道。对于喜欢挑拨是非的石头娘,她一向都不喜欢。

  石头娘其实不想让,心里想着,只是中个秀才就真以为多了不起。只是看着虎妞作势要扬鞭,最终恨恨地闪到一边。

  在马车经过的时候,她从车帘缝看到了里面的林晧然,心里当即暗感无奈,这老天真是不长眼,让这个呆子真中了秀才。

  一个秀才在县城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却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地方却是一个宝。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