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喜而悲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来!我们一起敬十九!”

  “祝秀才老爷明年高中!”

  “祝十九将来当上大官!”

  ……

  林晧然位居上座,大家纷纷举起酒杯朝着他敬酒。

  对于这个族中最有出息的年轻人,而且将来极可能会做官,大家都是打心底的自豪。特别是老族长,难得也是带着起哄,心情显得格外的愉悦。

  不仅仅是长辈那一张桌敬酒,那几桌青壮先后前来给林晧然这个秀才老爷敬酒,显得很是开心。

  “多谢大家!”

  林晧然很享受这种喜庆的气氛,跟着大家喝起酒水。由于酒水度数不高,他倒不会轻易醉倒,所以都是一一回应。

  在动筷子吃菜的时候,大家都知道林晧然对金钱龟有偏爱,所以都没怎么动那盘金钱龟,而是夹向其他的佳肴,享受着难得的美食。

  虎妞是一个闲不住的主儿,原本这里安排座位给她,但她却是端着大碗凑到孩童堆里。却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惹得其他孩童咯咯而笑。

  座位终究是有限,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或蹲、或站,不过碗中都是香喷喷的肉,彼此相互对望,脸上都露着幸福的笑容。

  对于这些贫穷一辈子的村民,没有什么能比扒着大米饭吃肉更令人高兴,所以大家的脸蛋都是红彤彤的。

  夕阳如金,洒落在这个被竹林环抱的小山村中,晒谷场的人少了一些,但几张桌上还有着青汉在行酒令,而手持着大鸡腿的虎妞带着一众孩童在玩游戏。

  林晧然的这一桌差不多空掉,最近都是老族长在管理染布坊,所以跟着他了解一下染布坊的状况。让他欣慰的是,染布坊已经算是进了正轨。

  有天分的人安排染布,而有闯劲的人则安排送货到电白城。沈六爷那边的信誉良好,每一批货送到,他都会一下子将钱结清。

  “十九,听说你准备攒些钱买间酒楼?”老族长突然问道。

  林晧然正要回答,却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撑着一根棍子,向着这边颤巍巍地走来。

  唉!

  老族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林晧然听到了老族长的叹息,再看到其他人的表情,当即便猜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便是轻轻地放下了酒杯。

  “秀才大老爷,老身给你下跪了,还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孙女!”老太太来到桌前,便是哭丧着朝林晧然跪拜了下来。

  林晧然和老族长急着将老太太扶起,虽然老太的辈分只比他高一辈,但对着如此年迈的老人,这不是辈分就能说得清的。

  而且这老太太选在这个时候才过来说事情,怕也是忍了很久了,为的是不破坏他的这场喜宴。

  事情无疑是令人伤感的,所以老太太出现的时候,旁边几桌的青壮都安静了下来,不再行酒令,有人还选择离开了。

  将掉着眼泪的老太太扶到板凳坐下,安慰了几句后,林晧然便向老族长了解起事情的缘由。

  原来老太太的女儿阿云在江府为婢,前段时间被江家主母送给江举人那个傻蛋儿子做小妾。阿云性子刚烈,不愿意嫁给举人那傻蛋儿子为妾,所以就连夜出逃。

  只可惜,人被捉回并送到江举人家中。江举人的傻蛋儿子要对阿云实行不轨之时,她用藏在身上的剪刀将人刺伤,再度趁夜而逃。

  最终,人又被捉回来,不仅遭到毒打,而且还被送了官,罪名是意图谋害亲夫。

  “我可怜的云儿,她才十三岁,真是造孽啊!”老太太听着老族长将事情的经过说出,又是声泪俱下地拍着大腿道。

  “阿云怎么说?”林晧然发现这事完全是小题大做,这哪是什么意图谋杀,完全就是正当防卫,但还是很谨慎地问道。

  “事情属实!我儿子二虎就是牢头,问得很是仔细,阿云下了狠手,好像有刀还插在这里!”老族长暗叹一口气,朝着心脏的位置比划了一下。

  “按常理,这应该怎么判?”林晧然望着老族长问道。

  “这看知县怎么判了,轻则判十年徒刑,重则要砍头!”

  “砍头?这构不上杀人罪吧?”林晧然当即大惊,嘴巴微微张口道。

  “江举人那个儿子这里有问题,而阿云刺的位置确实吓人,将人刺伤又出逃,这事可构成法典中的故杀,即临时有意欲杀,而且二人是夫妻关系,重则处死!”老族长指了指脑袋,然后唏嘘地说道。

  嘘!

  林晧然倒吸一口冷气,这果然是一个万恶的封建社会,只不过用剪刀正当防卫,结果防卫者可能要被拖去砍头。

  不过他却是明白,若这个时代的法典若真是如此,而阿云确实又如此做了。他很难解救那名十三岁的花季少女,毕竟他仅是一名生员罢了。

  只是看着旁边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看着她那如同黄豆大的眼泪,他心生恻隐之心。安慰了几句,然后答应她明日会到石城县面见知县,看能不能想办法救出阿云。

  他心里自然一点底都没有,毕竟事情对阿云很是不利,阿云当时似乎确有杀人的动机,而且对方的举人身份无疑压他一头。

  “都是狗养的江府,实在是欺人太甚!”有人用力拍桌,咬牙切齿地说道。

  “要不,我们几个去江府丢把火,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又有人建议道。

  “你们这群白痴!要是行得通的话,老子早就带你们干了!”大彪一巴掌扇在那人的后胸勺处,倒不是长林村的人数不行,而是拿着扁担如何跟刀棍干架?

  对于这件事,林晧然其实是有负罪感的。

  由于他揭开了跟江府争斗的序幕,所以江府这段时间对在江府为奴为婢的长林氏极度不友好,有数人不堪受虐而逃回,而阿云被送给江举人的傻儿子,无疑是江府报复长林氏的一环。

  最近江府还特别的不安分,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石材,打算在平阳桥的原址上修出一座石桥,打压长林氏的心仍然不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