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2章 禁铁令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殿中的官员纷纷扭头望向大理寺少卿李邦珍,却不知他是如同王廷那般仅是得到一点线索,还是手里已经掌握了真凭实据。

  李邦珍抬头望向隆庆,显得一本正经地回应道:“皇上,经南京大理寺查实,齐康贪墨南京通政使司公款已经是铁证如山,请下旨将其查办!”

  “齐康不是高阁老的门徒吗?”

  “我当初觉得齐康就是一个贪官,果然被我一眼看穿了!”

  “这齐康不是什么好货色,那个王继洛怕亦不是什么好鸟了!”

  ……

  殿中的官员在得知事情已经铁证如山后,当即是窃窃私语起来。只是他们的声音并不算多小,起码足以让高拱听到,已然还是将矛头还是指向了高拱。

  自从高拱得势以来,对谁可谓都是不讲情面,铁面无私地查清着存在各种问题的官员,令到整个朝堂可谓是人心惶惶。

  虽然很多官员都侥幸留了下来,但有着如此强势的吏部尚书,他们心里恐怕亦有抵触的心理。只是高拱深得隆庆的恩宠,令到他们亦是只能默默地忍受这一切。

  只是高拱现在遭到徐党的攻击,隆庆对高拱似乎有了间隙,加之高拱的门徒齐康竟然贪墨公款,他们在这一刻亦是爆发出来。

  正是如此,大家故意没有将声音压得太低,却是表露着他们对高拱一直以来的“不满”,只希望高拱真的倒台。

  这……

  郭朴看到事态发展到这一步,脸上不由得浮现忧虑之色。

  徐党此次可谓是有备而来,却是通过这种不断的拆台的方式,就如同细刀割肉般,重创了高拱的威信。

  铁面无私地推行吏治固然能够改善这个官场的面貌,但必定会遭到朝堂诸多官员的阻挠和反抗,这亦是为何徐阶担任首辅五年却一年不曾推行吏治的原因。

  一旦高拱真处于不利的地位,那么这些官员必定落井下石,这个朝堂根本不愿意容忍一个铁面无私的吏部尚书。

  隆庆倒没有将官员的议论声放在心上,却是习惯性地扭头望向高拱。

  高拱知道自己弟子是在询问他的意思,想着自己器重的门生齐康竟然贪墨公款,便是面沉似水地道:“该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

  他有意培养自己的门生齐康不假,但齐康既然选择走上贪官的道路,那么他自然不可能包庇,甚至还不介意亲自惩治齐康。

  到了这个时候,他亦是敏锐地意识到王继洛很可能是一个幌子,证据确凿的齐康才是徐阶真正的杀招。

  哪怕林晧然刚刚抢下钦差的差事,若是林晧然找不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替王继洛洗清罪责,恐怕还是难堵悠悠众口。

  一念至此,高拱不由得扭头望向了旁边的徐阶。这还真是一个沉得住气的老狐狸,这一出手便是落下如此缜密的计谋,将他和林晧然都已经算计在内了。

  林晧然看到事态发展至此,亦是意识到这都是徐阶的布局,只是想到自己被徐阶支出京城,却是不免担心地望向历来狂妄自大却刚直的高拱。

  论到做事能力,十个徐阶都抵不上一个高拱。只是说到阴谋诡计,却偏偏要反过来,十个高拱亦不敌一个徐阶。

  事到如今,他只希望高拱在自己离开期间,能够平安地度过徐阶的攻势,守住他们前段时间架空徐阶所取得的政治成果。

  隆庆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看到高拱没有异议,便是咳嗽了一声道:“既然南京通政司参议齐康贪墨已经查实,那便交由大理寺论查!”

  “臣遵旨!”大理寺少卿李邦珍当即拱手道。由于大理寺卿空缺,他这一位大理寺少卿代理一切,算是大理寺的真正负责人。

  外面的天色大亮,早朝在这个时候亦是来到了尾声。殿外只有海瑞笔直地站着,其他官员早已经是哈欠连天,只希望这个早朝能够即刻宣告结束。

  树欲静,风不止。

  “皇上,臣有本奏!”

  待到正四品官员奏事完毕,刑部郎中董传策却是站出来朗声道。

  董传策是南直隶华亭人,凭借着跟徐阶这个紧密的同乡关系,在入仕之前便已经紧紧地抱住了徐阶的大腿。

  虽然在嘉靖二十九年的殿试中,他仅仅得到一个同进士出身,但凭借着过硬的关系,却是成功地留在京城出任刑部主事。

  嘉靖三十七年,他跟着吴时来和张翀一起弹劾严嵩,结果被治罪,三人一同被贬谪地方卫所担任卫卒,他跟吴时来到了广西,而张翀到了贵州。

  现如今,他跟吴时来和张翀被召回京城。他先是官复刑部主事的职位,而今直接升任刑部郎中,自然还是替徐阶继续冲锋陷阵。

  隆庆本以为能够离开这里,结果看着一个小小的郎中跳出来生事,便是忍着烦躁地询问道:“李郎中,所奏何事?”

  “国朝一直允许民间冶铁,而今天下铁器早已经富足,多则恐生祸端!今各地动荡不安,盗贼潜藏于山林,请皇上禁开新铁矿,以保大明长治久安!”董传策显得忠心耿耿地上疏道。

  殿中的官员看着董传策并不是弹劾高拱的党羽,而是将事情扯到这种国策上,当即若有所思地望向了徐阶。

  自从高拱出任吏部尚书以来,首辅徐阶显得越发的沉默寡言,近期很多重大的事务几乎都是由高拱推动。

  却是偏偏地,这位首辅今日不仅指使党羽将矛头指向高拱及高拱的朋党,而且还突然抛出一个禁铁令的提案。

  高拱和郭朴暗暗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却不知徐阶葫芦里卖什么药。

  郭朴是一个稳重的性格,发现董传策的禁铁令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便是朝着高拱轻轻地摇了摇头。他让高拱先是稍安勿躁,甚至他们这边完全可以让这个无关紧要的提案顺利通过。

  隆庆听到这个奏请,习惯性地问策于内阁,看着高拱没有站出来反对,便是望向徐阶道:“徐阁老,你怎么看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