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3章 万世之策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殿中的官员纷纷望向徐阶,亦是好奇这位首辅会如何作答,是不是真要推行这个禁铁令。

  “皇上,董郎中此言谋万世之策!而今大明生铁已经富足,多则必为兵器,对大明的安定是一个隐患!虽然此举有损铁课收入,但跟大明的万世太平相比,这点收入可谓是微不足道。另外,据臣所知,今东南及岭南出现很多大作坊,其护院之数动辄过百之多,人人都有精良武器,请皇上务必防微杜渐。”徐阶早已经有想法般,当即便是进行回应道。

  林晧然心里黯然一叹,若有所思地扭头望向了徐阶。

  这该来终究还是要来,后世都知道隆庆开海,却不知隆庆禁铁。

  在众多的矿产中,只有铁矿才允许民营,但限制极多。采铁和冶铁必须得到州县衙门的批准,且雇员不能超过五十人,不得雇佣外地流民,且开炉时间限于每年农闲季节,贩运生铁必须向当地官府申请旗票等。

  正是如此,这仅是给大明的发展埋下了一个小小的隐患,而始作甬者正是这位被后世视为贤相的徐阶。

  以福建为例,明初时期的铁课收入是每年1243万斤,至于隆庆元年是2992斤。正是因为这条禁令的影响,直到明亡都是保持着这个数字,大大地限制了冶金业的发展。

  严嵩的贪墨损害的往往是一时之利,但徐阶推出这种限制冶金业发展的“禁铁令”,却是让到大明一步步走向毁灭。

  防微杜渐?

  殿中的官员听到徐阶的一番分析,亦是露出了沉思之色。

  如果朝廷减少一点微不足道的铁课收入,却是能够让大明万世安定,这确实是一笔合算的买卖,可谓是谋万世的好国策。

  “皇上,臣反对!”林晧然略作沉思,便是毅然选择站出来反对道。

  咦?

  郭朴和高拱不由得好奇地望了一眼旁边的林晧然,却不知林晧然是故意不让徐阶称心如意,还是确实不支持这个禁铁令。

  徐阶的眉头微微蹙起,同时显得厌恶地瞥了一眼林晧然。

  殿中的官员亦是纷纷交换起眼色,当即又是嗅到了一股火药味。

  隆庆暗自叹了一口气,仿佛早已经意料到一般,便是对着林晧然抬手地道:“林爱卿,请说!”

  “铁,农耕之利器也!今天下太平近两百年,开拓农田与日俱增,所需农具更是只多不少。若是如今朝廷限制生铁,唯利商人必定坐地起价,令到天下百姓受到他们的盘剥!”林晧然抬头望向隆庆,显得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他不知道徐阶和晋商是否已经垄断铁矿,但此举的经济逻辑是显而易见。一旦朝廷禁止地方开设新铁矿,那么必然造成铁价高涨,进而普通的百姓需要承当铁价暴涨的价格成本。

  普通的百姓其实离不开铁器,不说农耕要的铁犁、锄头和铁铲等,平时生活中的柴刀和菜刀同样离不开生铁。

  正是如此,不管是为了整个大明的冶铁业,还是为了避免百姓承受更高昂的耕作和生活成本,他都要坚定地反对这个荒唐的决策。

  这……

  殿中的官员听到林晧然抛出这个观点,亦是不由得认真地深思起来。

  这禁铁固然能够有效地限制地方盗贼的发展,更是保持着朝廷武装力量的绝对优势,但带来的负面作用似乎亦是显而易见。

  正如林晧然所言,这生铁价格高涨后,却是需要普通百姓来承当,进而让到原本背负重税的百姓是雪上加霜。

  一念至此,大家纷纷扭头望向徐阶,看这位首辅是否会做出让步。

  “林阁老,你此话言过其实,更是欲图混淆视听。这农具又非衣物,而今天下百姓早已经每家有一犁,所需不过是极少之量,纵使推高农具价格亦是影响个别新户而已!”徐阶却是戏谑地望了一眼林晧然,然后理直气壮地反驳道。

  殿中的官员听到徐阶的比拟生动,这家具确实不像衣物时常换新,亦是纷纷点头,发现差点着了林晧然的道。

  “呵呵……元辅,你从事过农耕吗?可曾像下官这般上山砍过柴火?”林晧然的嘴角微微上扬,便是一本正经地询问道。

  殿中的官员看着林晧然如此有恃无恐的模样,亦是纷纷扭头望向徐阶。

  徐阶的眉头微微蹙起,他出身于官宦之家,更是年少得志,自然没有从事过这种贱民的生产活动,便是沉着脸回应道:“林阁老,你此番何意?”

  高拱和郭朴亦是不太明白林晧然的意思,不由得扭头望向林晧然。

  “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这铁并非像金银日久而无损。铁器日用则铁消,为了保持柴刀锋利,更要时常进行磨刀。只是再如何精良的柴刀,如果时常要砍柴的话,用不过三年则需要重新购买,铁犁、锄头、铁铲同样如此!”林晧然宛如一个专家般地给出了足够让大家信服的结论,而后又是望向徐阶道:“农具确实不像是衣服要时常购买,但衣服穿久都破洞,这家具用几年便需要重新购买。若百姓对农具所需甚少,却不知为何京城的农具店有几十家之多?农具店每年所售的上万件农具又是卖给了何人?”

  虽然声音不大,但极有条理,这个充满自信的声音在殿中响起,更是宛如子弹般射向了徐阶。

  砰!砰!砰!

  刚刚还无比自信的徐阶宛如身中数弹般,显得面红耳赤地望向林晧然,不想对方根本不是混淆视听,而是真的言之有物。

  这……

  在场的官员不由得面面相觑,若不是林晧然提及,他们还真以为一把犁就能用一辈子,而不是林晧然嘴里所说仅能用几年。

  最为重要的是,京城确实是很多的农具店铺。如果真没有什么需求量的话,那么店铺不该这么多,所购买的对象自然是需要的百姓。

  显而易见,这禁铁令一旦推行,那么普通的百姓确实受到很大的影响,让到他们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购买农具。

  董传策却是暗自一叹,因为有了兵卒的经历,却是知道林晧然所说的才是实情。这位首辅虽然有政治智慧,但却已然是脱离了基层,已然连百姓的农具情况都不了解。

  只是这似乎不能怪徐阶,殿中的官员亦是林晧然这个异类,绝大多数的官员恐怕都一直以为农具能够用一辈子。

  董传策自是不甘于认输,便硬着头皮请愿道:“皇上,虽然林阁老所虑有理,但今天下盗贼猖獗,为大明长治久安,请禁地方再开新矿!”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