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4章 隆庆新风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这……

  隆庆是一个优柔寡断的性格,面对董传策的再度请愿,却是没有要进行决断的念头,显得为难地望向林晧然。

  林晧然知道这位懒政的皇帝更喜欢“顺应官意”做出没有争议的决定,便是继续表达反对观点道:“且不说禁开新矿根本无法杜绝盗贼无铁可用,这朝廷的安定之本是我大明军队的强盛,大明百姓生活富足,而非遏制盗贼无铁可用!”

  跟着愚民政策和“侠以武犯禁”的统治者思想不同,他一直认为王朝安定的基础是朝廷爱护百姓,让百姓过上富足的日子。

  一个国家的毁灭往往就是从舍弃百姓开始,一个不再顾及百姓生死和逼得百姓起义的王朝,实则已然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这个禁铁令对于统治阶层确实是有益的,而且让社会贫富阶层更加有效地固化,但确确实实是损害到普通百姓的利益。

  张居正是普通军户子弟出身,对底层的情况更加了解,在听到林晧然这番论调后,不由得深深地望了一眼这位林阁老。

  却不论双方是何种敌对的阵营,但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现在心里真正装着天下百姓的人是这位林阁老,而不是他那位钻研于党争的老师。

  殿中很多了解底层状况的官员亦是纷纷望向林晧然,同样在认真地思考着林晧然这一番话。

  朱衡和马森默默地交换一个眼色,心里涌起了一份傲气,而后目光更坚定地望向坐在龙椅上的隆庆帝。

  “皇上,大明的安定高于一切!既然咱们有这么大的分歧,老臣以为可择期廷议!”徐阶却是如同和事佬般站出来,向着隆庆郑重地提议道。

  隆庆的眼睛当即一亮,听到能够将这个争吵不停的事情推到廷议,便是从善如流地道:“甚好,那便择日廷议吧!”

  廷议这是大明比较常见的解决争议的方式,经过京城的六部九卿等相关官员商议出决议,最后交由皇上通过实施。

  这个制度原本并不被嘉靖所喜,甚至一度名存实亡,毕竟这实质是在瓜分皇权,但隆庆偏偏很喜欢这个方式。

  这……

  朱衡和马森看到隆庆如此痛快地表态,不由得面面相觑。先帝嘉靖虽然懒政,但人家总归是遇事有决断,这位新君遇事却是能推则推。

  林晧然看到隆庆如此痛快地将事情推到廷议,心里不由得暗叹一声。

  虽然他有心现在便阻止禁铁令,只是禁铁令得到首辅的支持,皇上更是跟皮球踢到廷议,那么他亦不能继续进行纠缠。

  咦?

  殿中的官员却是纷纷不解地望向徐阶,随着徐党的核心人员不断倒台,这廷议已经转而由北党和林党所掌握。

  哪怕林晧然很快离开京城,但凭着林党和北党的影响力,已然还是能够有十足的把握顺利地阻止禁铁令的施行。

  现在徐阶将禁铁令的决案推到廷议,恐怕亦不会有什么胜算,林党和北党必定会阻止这个禁铁令议案。

  当然,经过徐阶这么插科打诨,偏偏当今皇上很喜欢将事情推到廷议,却是让到这个禁铁令存在着一丝变数。

  “今日早朝礼毕,退朝!”

  陈洪深知隆庆早已经是坐不住了,便是索性直接朗声宣布道。

  “臣等恭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徐阶率领文武百官当即跪下,高声恭送着这个皇帝道。

  隆庆刚刚还显得无精打采,现在看到这吵吵闹闹的早朝总算结束了,整个人当即显得精神抖擞,便是兴冲冲地朝着后宫而归。

  只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金銮殿中,文武百官亦是纷纷退场。不仅是隆庆不喜欢上朝,这里很多文武百官都是如此,不少官员早已经归心似箭。

  特别是定国公等勋贵,他们哪怕有资格站在这金銮殿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摆设,对朝政几乎没有什么参与权。

  高拱却是没有忘记刚刚被人背后捅刀子的事情,先是瞪了一眼“炮手”王廷和李邦珍,然后很不客气地瞥了一眼徐阶。

  本以为他兼任吏部尚书后,这位首辅已经懂得退让,让他好好地整治这个乌烟瘴气的大明官场。只是不曾想,徐阶这老贼是贼心不死,今日早朝竟然露出獠牙扑向自己。

  高拱心里涌起一份不痛快,在狠厉地瞥了一眼徐阶后,又是忍不住阴阳怪气地道:“有人藏得真是深啊!正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在场的官员都听到了这句话后,自然知晓高拱指的是何人。只是两位都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大人物,故而他们明智地装作聋子,显得默默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郭朴和林晧然交换一个眼色,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恐怕会咽着这口恶气,但高拱终究是一个直率的北方汉子。

  徐阶自然是听到这个挖苦他的话,只是他的脸上保持着温和的表情,更喜欢维持表面的和睦,并没有将高拱这个充满酸味的话放在心上,便是招呼着李春芳一起朝着殿外走去。

  外面蔚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初升的太阳将左右两座文华殿和武英殿渲染得金壁辉煌,预示着今天将是一个好天气。

  郭朴向林晧然递了一个眼神,然后招呼高拱一起离开。

  时间无疑是增进友谊的最有效方式之一,特别是经过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起伏后,让到三人会显得更有默契。

  郭朴一直很是低调,只是他的年龄和资历都摆在这里,自然而然算是这个小团体的老大哥,亦是他们三人中最接近首辅宝座的人。

  在朝着文渊阁而归的路上,他显得无奈地对着林晧然道:“林阁老,咱们这段时间确实有些放松过头了,连你都小窥了徐阶呢!”

  林晧然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却是知道郭朴指的是什么事。

  “质夫,你这是何意?禁铁令纵使被徐阶拖到廷议,但咱们亦能阻止这个法案不被通过!”高拱先是微微一愣,而后自信满满地说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