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离开房间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行啦行啦,别哭了,人都已经走了。”

  叶枫警惕的看着那些皇子,等他们全部都离开之后,他才缓缓的走到珺琪公主的面前,小心的安慰说道。

  他出手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

  单纯是因为看见那些皇子公主欺人太甚,还有珺琪公主被欺负的惨象,这才脑袋一热直接出手。

  虽然说是脑袋一热,但叶枫却并不怎么后悔。

  “谢谢你!”

  虽然身处低谷,但珺琪公主却依然不忘给叶枫道谢。

  她神情恍惚的看着叶枫,好心的劝说道:“你已经得罪我哥哥他们了,最好还是快点逃吧,你在这个地方呆着,他们马上就会派人过来报复你的!”

  叶枫却是丝毫不怕。

  他重新走到一旁的位置上面坐下,甚至还邀请珺琪公主一起坐下。

  “我说公主,你现在被所有的人敌视,与其被动在这里担忧,为什么不想办法和我一起打破他们封锁你的屏障,跟我一起走出来?”

  珺琪公主听到叶枫的话,心中犹豫不决。

  她说道:“我和修罗王子的事情,本来就已经是对圣阳仙域的威严抹羞,甚至挑起了血海和圣阳两大仙域之间的战争。”

  “而父王平日里对我最为喜爱,我的行为本来就已经让他伤心欲绝,更是让他在群臣面前抬不起头。”

  “我若是在这种时候还忤逆他的意思,那我真的会让他……”

  看着珺琪公主一脸无神恍惚的模样,叶枫心中已经了然,这就是因为将各种责任都压在自己的身上,这才倒是珺琪公主不敢去反抗啊。

  叶枫想了一想,却是忍不住轻笑的摇摇头,伸手为她倒了一杯水。

  他淡淡的说道:“一个偌大的仙域之中,起码拥有上万亿的人,其中男儿不知道有几何之数,王室成员当中更是以男性为主,什么时候轮得到一个女孩来承担两大仙域之间的责任?”

  珺琪公主小心的看向叶枫,眼中的目光虽然闪烁,但依然坚定。

  “我是圣阳仙域的公主,我有责任……”

  “不,你没有责任。”

  叶枫打断珺琪,他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这天下是修行者的天下,所有人都在为自己的长生而努力,生是一命,死也是一命。”

  “你觉得是你造成了两大仙域的战斗,但你又怎么知道,这战斗对于修行者而言,不是一场突破境界的巨大机遇?”

  叶枫走到一旁的书架上面,伸手从上面翻出一本史册,细细的看了起来。

  感受着珺琪公主依然在犹豫,叶枫心中有些无奈。

  这公主被她父王保护得太好了,即使是修行也从来没有遭遇过什么困境,除开境界后,她的思想和普通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他“啪”的一声将书页合上:“修行本来就是乱中寻求一线生机,哪怕是对于你们整个国家,想要真正的成为一个‘人’阶朝廷,一味的安静发展是非常困难的,唯有扩张才是真理。”

  “你所做的事情,不过是给了你父王,还有血海仙域一个开战的借口而已。”

  珺琪公主目光震愕的看向叶枫。

  叶枫却丝毫没

  有察觉一般走近珺琪公主,他接着说道:“我可以帮你和你心爱的人在一起,甚至可以帮你解决来自其他人的阻碍,但我需要你帮我一点小忙……”

  “需要帮你做什么?”

  珺琪公主的眼中已经亮起了一丝光芒。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眼前这个少年突然产生一种信任感觉,但是毫无疑问,她从叶枫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可以依赖的可靠感。

  这一种感觉和叶枫英俊的外表并没有任何的关系,感觉是叶枫从内而外散发的一种气质。

  当你站在叶枫身边的时候,你总会不由自主的被他感染,然后被他保护。

  “借你的身份一用。”

  叶枫微笑了起来:“在现在这一种情况下,驸马这个身份还是非常有用的。”

  “好!”

  珺琪公主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她紧接着问道:“那你打算最先做什么事情?”

  最先?

  叶枫低头思考了一下,走到一旁的桌子面前铺开一张纸,珺琪公主连忙走到旁边,主动给叶枫磨墨。

  叶枫先是微微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下,等到墨磨得差不多了,他抓起一旁的狼毫笔快速的书写了起来。

  珺琪公主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不一会儿之后,她看着叶枫写出来的内容惊讶的问道:“你……你要圣阳仙域的人们,将所有找到的太阴之女全部送到我们圣阳城中?”

  “这是想要干什么?”

  叶枫一气呵成的写完。

  他将毛笔轻轻的放下,然后将纸拿起来,仙灵气稍稍一动,将上面的墨迹蒸干。

  他淡淡的看着纸上面的内容,说道:“干什么?这当然是我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了。”

  珺琪公主却是犹豫了。

  不过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因为她现在的处境有些难办。

  “我现在是被禁足在这里,甚至被剥夺了所有的公主权利,恐怕并没有什么能力帮你发布这个命令……”

  珺琪公主第一次感觉到有一点难堪。

  毕竟这还是她第一次身为一个公主的时候,却什么事情都没办法做到,但是叶枫却没有丝毫的不悦。

  “这个没事,我知道……”

  这从之前她扑到门口痛呼却没有人回应的时候,叶枫就已经猜到了。

  “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走出去,将你公主的权利给拿回来。”

  叶枫小心的将那张纸叠好,放在怀里面,在珺琪公主不解的眼神中大步走到了门口,伸手拿出了那一口巨大的黑锅。

  在这个时候,珺琪公主突然疑惑的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叶枫微微的侧头,脸上带着一点笑容。

  他淡淡的道:“我?我是叶枫,只是一个路过的修行者,在这里修炼一会儿。”

  话音刚落。

  沉重的黑锅化作一道黑色的山峦狠狠的砸落。

  一声轰响声中,木质的大门就崩碎成为无数的木块木屑飞散出来,在外面堪比护城大阵的守护阵法,在黑锅砸落的瞬间绽放出无尽的光华……

  碎裂。

  崩塌。

  无尽

  的消逝光华中,叶枫带着珺琪公主缓步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一个个驻守在外面的士兵纷纷调动了起来,他们看向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的叶枫和珺琪公主,毫不犹豫的举起手里面的长枪防御。

  “公主,我劝你最好回去!”

  一个站在最前面的将领一样的人,陌然看着叶枫和珺琪公主,态度冷漠无比。

  “我回去你大爷!”

  叶枫毫不犹豫的张口先问候这个将领的大爷,伸手指了指他身后那些犹如面对仇敌的士兵:“你们就是用这种态度对圣阳仙域的王室,对待你们效忠的王室公主的?”

  这个将领看向叶枫,目光中带着一丝疑惑:“这个人是……”

  “他是我的驸马!”

  珺琪公主鼓足勇气说道。

  “驸马?”

  将领上下的看了叶枫一眼,原本陌然的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不屑和轻蔑。

  毕竟珺琪公主的事情早已经在整个圣阳仙域当中传开,而为珺琪公主挑选入赘驸马的事情,也是众所周知的。

  正因为是众所周知,这才没有人想要去当这个驸马。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当了这个驸马之后,公主肯定碰不到,因为入赘的身份权势也是往边上靠,公主的地位大降,也带不来什么好处,还会被修罗王子记上,只能给自己引来一身的骚。

  愿意心甘情愿当这个驸马的人,不是傻子,就是那种被利欲熏心的傻子,不管叶枫是哪一点,仅仅是入赘驸马这一条,就足够所有人都看轻叶枫了。

  “我劝你们两个最好回去。”

  将领轻蔑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不屑的挥手:“我得到的命令,就是将珺琪公主禁足,不要说你是驸马,就是一个王子,或者是皇子,都决不允许突破我的防线!”

  “哦?”

  叶枫忍不住疑惑:“那之前那些皇子和公主是怎么进来的?”

  将领看向死缠烂打的叶枫,眼睛里面的轻蔑变成了嫌恶,他缓缓的抽出腰上的刀,强悍的气息瞬息爆发。

  “喝!”

  他身后的士兵们同时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

  气势骇人。

  珺琪公主吓得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脸色再次被吓白,双手小心的护住腹部。

  叶枫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将珺琪公主牢牢的护在自己的身后。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激怒了将领。

  “站住!”

  一声怒喝之下,他手里的长刀已经毫不留情的斩向叶枫,引得叶枫身后的珺琪公主一声惊呼。

  将领并不在意叶枫的性命。

  一个入赘的驸马,还是一个这种情况下入赘、无权无势的驸马,连一场像样婚礼都没有的驸马,就算今天被他一刀砍了,明天再去找一个就是了。

  没有人在意驸马到底是谁。

  圣阳只需要珺琪公主有一个驸马,然后对外面的人说珺琪公主已经成婚,让血海仙域那边有一个交代就好了。

  所以,你就去死吧!

  将领的眼中露出一抹凶光。

  这也是之前珺依公主特意给他下达的吩咐——

  找个机会,斩杀叶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