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嚎啕大哭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无怪赫玉瑶如此惊讶,因为最后的兵士抬上来的,竟是一个完完整整的玉榻。这玉榻足有七尺多长,五尺多宽,是用一块完整的玉石雕刻而成的,四周嵌合着上好的沉香木。微风拂过,有淡淡的清香萦绕在鼻尖,沁人心脾。

  看到这个,赫玉瑶顿时便失控了,她拉着秦碧柔的胳膊,连声哀求道:“母亲,这个东西太好了,把它给我好不好?”

  巴掌大的玉石块就已经够难的得了,可这竟是这么大的一整块玉石,这样的罕见物件儿只怕在整个大渝朝都是绝无仅有。眼见着这样的好东西要归赫云舒所有,她赫玉瑶如何能不急?

  秦碧柔捂住她的嘴,原本想凑在赫玉瑶的耳边对她说些什么,无奈她身上的味道十分难闻,秦碧柔只好捏着鼻子,强忍着恶心压低了声音说道:“放心,这些东西都要送到府里的库房去。库房的钥匙在我这里,到时候只需偷梁换柱,以次充好,还怕不能拿到这东西?”

  听到这话,赫玉瑶顿时就乐了,得意地看向了赫云舒。哼,这些都是你的又怎样,现在不过是让你过过眼瘾,之后还不是和以前一样,最后都会变成我的。

  眼见着东西都抬了进来,铭王像个讨赏的孩子一般仰面看向赫云舒,期期艾艾地说道:“娘子,这些东西你喜欢吗?”

  “喜欢。”赫云舒笑着应道。

  “那就好。”得到了赫云舒的认同,铭王竟然像个小孩子一样连连拍手。

  一旁的角落里,王府的管家何四看着这一样样东西,恨得牙根儿直痒痒,自打铭王变傻之后,王府原先的管家就偷偷走掉了。他继任之后一直变着法儿从王府里拿东西出去卖,虽说也得了不少银子,但因为他好赌,都挥霍一空了。有一次,他无意中听府里的下人说先太后为未来的铭王妃备下了一份丰厚的聘礼,他找遍了王府都没有找到,他也曾威逼利诱铭王说出那些东西的下落,却一无所获。

  眼下何四见到这些东西,悔得肠子都青了。这些东西随随便便拿出一样儿来,都够他花半辈子的,可惜,唉……

  如今,他也只有感叹的份儿了。

  这时,赫明城眼尖,看到九门提督高崇德在大门外一闪而过。在大渝朝,九门提督掌管京城的兵马,负责京畿之地的安全守卫,是陛下的心腹,其地位不可小觑。

  见状,赫明城忙快步走出,对着门外的高崇德拱了拱手,道:“高提督,您怎么有兴致光临寒舍?”

  高崇德佯装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唉,还不是因为里面那位。要说我今天也是倒霉,巡防到铭王府门口的时候就碰到这尊神了。虽说是个傻子,但是人家端着王爷的架子,让我做这做那的,我就是不照做也不行啊。”

  赫明城看了看门口的兵士,恍然大悟,原来铭王之前所说的大胡子就是高崇德啊。他眼睛一转,笑道:“高老兄莫要生气,要不进来坐坐,喝杯茶?”

  高崇德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吧,待会儿我还要把这尊神送回铭王府呢。”

  见高崇德推辞,赫明城也不好再说什么,寒暄了几句之后便进府了。

  此时,铭王已经招呼着兵士把他送来的聘礼搬到赫云舒的院子里。

  一听这个,赫玉瑶顿时便急了,拉住了秦碧柔的袖子。

  秦碧柔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便挪动步子朝着铭王走去,她冲着铭王微施一礼,道:“妾身见过铭王爷。”

  她等了许久,也不见对方让她起身,只好尴尬着脸色继续说道:“铭王爷,您送来的聘礼太过贵重,若是放在二小姐的院子里只怕会有闪失,不如放在库房之中,一来有人把守,二来地方宽敞,也不至于弄坏了这些宝贝。”

  看秦碧柔说得冠冕堂皇的样子,赫云舒忍不住一笑,她脑子倒是转的挺快的,只是,想把她赫云舒的东西据为己有,这秦碧柔只怕太天真了些。

  只是,还不等赫云舒开口,铭王就眨巴眨巴眼睛,说道:“不用,这是我给我家娘子的东西,才不准别人碰。”

  见秦碧柔的话没有起到作用,赫玉瑶慌忙走上前来,说道:“铭王爷,您不知道,这赫云舒粗手粗脚的,万一弄坏了这些宝贝可就不好了。”

  “要你管!”铭王高声说道。

  “放肆,你个傻子!”见对方软硬不吃,赫玉瑶不免有些失控。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tqr1

  赫云舒收回自己的手,冷声道:“日后若是再敢对我家王爷不敬,就不单单是这一耳光这么简单了。”

  “你……”赫玉瑶上前,愤怒地要把这一巴掌还回去。

  “瑶儿,退下!”赫明城突然出现,冷声喝退了她。

  赫云舒推着铭王,向自己的院子走去。赫云舒在后面推着他,全然没有发现某人在听到“我家王爷”这四个字之后就一直不曾停歇的笑意。

  眼看着那些好东西都往翠竹苑送,赫玉瑶急得直跺脚,再看看自己的那些聘礼,东倒西歪,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就算是收拾收拾,恐怕也没几样完整的。再想想赫云舒的那些好东西,赫玉瑶越想越难过,当场便号啕大哭起来。

  秦碧柔自然又是好一阵劝。

  赫明城叹了一口气,甩袖离开了。

  赫云舒与铭王一道回了自己的院子,然后指挥着兵士把东西一样样码好,放在偏屋内。打发走那些兵士之后,赫云舒走到正在院子里丢树叶玩的铭王身边,问道:“你累不累?”

  铭王点了点头,道:“累。”

  赫云舒一笑,推着他进了屋子。

  一走进屋子,赫云舒便发现了异样。屋子里大致的摆设虽然没有变,但是细微之处还是有所不同。看来她刚刚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人进了她的屋子。

  见状,她快步走到柜子前,打开一瞧,放在里面的东西果然不见了。顿时,赫云舒的嘴角便露出了笑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