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抢东西上瘾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被拿走的是秦碧柔原先还回来的首饰,只不过,赫云舒放在这里的,都是还回来的那些假首饰。一想到对方费尽心机却看到一堆假货的场景,赫云舒忍不住笑出声来。

  “娘子,你在笑什么?”铭王问道。

  赫云舒扶着他在桌边坐下,笑道:“我在笑那些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啊。”

  闻言,铭王的脸色微微发白,然而,赫云舒沉浸在自己的喜悦里,并未发觉。

  过了一会儿,赫云舒抬头问道:“你渴不渴?要不要喝茶?”

  “要。”铭王应声,露出了一口好看的牙齿。

  “好,你等着啊。”赫云舒拍了拍铭王的脑袋,去小厨房里烧茶。

  赫云舒前脚刚刚离开,后窗微动。

  当她再回来的时候,便看到苏傲宸坐在铭王的对面,两人大眼瞪小眼,看得正火热。

  见赫云舒走进来,苏傲宸扭过脸,敲了敲桌子,道:“这就是你要嫁的那个傻子啊?”

  “放尊重些,别一口一个傻子的。”赫云舒白了苏傲宸一眼,之后给铭王倒好茶,推到他面前,柔声道:“刚沏好的茶有些烫,你小心些。”

  “为何对他这么温柔?”苏傲宸不乐意了。

  “他是我夫君。”

  正在对着杯子吹热气的铭王抬起头来,炫耀地瞪了苏傲宸一眼,很是自豪的样子。他拽过赫云舒的胳膊,抱在怀里,挑衅地看着苏傲宸。

  赫云舒微笑地看着他,他虽然痴傻,但并不让人觉得讨厌。然而,下一秒她就被狠狠拽开。

  “不准和他亲近。”苏傲宸攥着她的手,眉目凛冽的说道。

  赫云舒挣脱他的手,冷笑了一声,道:“你是我的什么人?我与谁亲近与你又有什么干系?”

  苏傲宸微愣,不知该如何回答。

  赫云舒怔了一下,之后便推着铭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院子。

  苏傲宸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忍不住扪心自问,他的这个决定,是不是做错了?

  铭王回头看了一眼苏傲宸,扭脸看向赫云舒,问道:“娘子,他是谁?”

  赫云舒愣了一下,咬牙切齿道:“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出了赫府,铭王看到高崇德,大叫道:“大胡子!”

  高崇德应声前来,冲着铭王躬身施礼,道:“属下见过铭王爷。”

  “哈哈,大胡子,来,让我再揪揪你的胡子。”说着,他便伸手要去拽高崇德的胡子。

  闻言,高崇德向后退了两步,捂紧了自己的胡子。

  赫云舒噗嗤一声就乐了,看来这大胡子之前吃过亏啊。

  看到赫云舒笑,铭王也乐了。他仰脸看着赫云舒:“娘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赫云舒看了看他银色的面具和微扬的嘴角,说道:“你笑起来的样子一定也很好看。”

  闻言,铭王却是低下了头,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似是哭了。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那银色面具上挂着几滴泪珠。

  见他如此,赫云舒好一阵心疼,忙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铭王又低下了头,带着哭腔说道:“娘子,我的脸很难看,你若是见了,肯定会讨厌我的。”

  “不会的。”赫云舒柔声说道。她是军人,得知铭王燕凌寒是在战场上遭人暗算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她对他没有鄙夷和嫌弃,只有深深的敬佩,那是一种军人间的惺惺相惜。

  闻言,燕凌寒如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有细碎的晶莹,他看了赫云舒一会儿,之后什么也没有说,任由高崇德的人将他送上了马车,朝着铭王府的方向行去。

  看着那马车渐渐驶离自己的视线,赫云舒心中五味杂陈,听外公说铭王有战神之称,也曾是义薄云天豪气盖世的男子,眼下却成了一个痴傻无用的废人,真是让人唏嘘。最初得知自己要嫁给这么一个人,她是拒绝的,但是知道了背后的缘由,再加上今日和铭王的见面,她突然觉得,嫁入铭王府,似乎也不错。毕竟,以她在大渝朝的名声,是嫁不到什么好人家的,倒不如去铭王府和燕凌寒作伴,至少,与和在赫府相比,和他相处起来不会很累。

  只是,一想到自己要嫁人,她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苏傲宸的样子,也真是见鬼了。赫云舒努力摇了摇头,似乎是想要把苏傲宸从自己的脑海中甩出去。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马车的踪影,赫云舒才转过身,走进赫府。

  就这样,赫云舒边想边走,就在离自己的院子约莫有四五百步的地方,有一人挡在了她的面前,那尖利的声音打乱了赫云舒漫天的思绪。tqr1

  “怎么,把你的傻夫君送走了?”

  闻言,赫云舒抬起头。

  眼前,是赫玉瑶得意的脸。

  赫云舒淡然一笑,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扇了扇风,道:“哎呀,哪里来的猪味儿?”

  赫玉瑶微微皱眉,使劲嗅了嗅,面上似有怒色,转瞬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扬起一张笑脸,道:“怎么会?妹妹必是闻错了。”

  “是吗?常言道,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想来这臭味也是一样的,在自己身上久了,也就不觉得臭了,赫大小姐觉得,是这个道理吗?”

  听到这话,赫玉瑶垂在身侧的手死死地捏着手中的帕子,就在赫云舒以为她按捺不住性子,将要狂发怒气的时候,赫玉瑶却拿帕子掩住了嘴,笑道:“是啊,妹妹说得对,是这个道理。”

  奇怪,所谓反常必有妖,依着赫玉瑶的性子,听了这话理应是暴跳如雷,可眼下她不怒反笑,实在是太让人感到意外了。而意外的背后是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赫云舒远远看向自己的院门,只见走时开着的门此刻紧闭着,她心下了然。看来,赫玉瑶之前真是抢她的东西抢习惯了,现在居然对她的聘礼也存了占有的心思。既然如此,那她就只好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了。不然,总有人觊觎她的东西,这感觉,很不好。

  片刻后,赫云舒会心一笑,有了主意。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