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弄伤自己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打定主意之后,赫云舒冲着赫玉瑶微微一笑,道:“关于铭王爷的聘礼,在这京城之中有一个传闻,不知赫大小姐可曾听说过。”

  赫玉瑶朝着赫云舒的院子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愿闻其详。”

  “铭王是先太后的幼子,自幼便深得她的宠爱,故而先太后遍寻天下奇珍异宝,历经数年为铭王备下一份聘礼。这聘礼之中的每一样,皆是世间难寻。无论是那七色水晶头面还是整面的玉榻,皆备注在皇家金册之上。赫大小姐可知,上了皇家金册的东西若是落到了旁人的手中,该当如何?”说到这里,赫云舒故意停了下来,饶有兴味的看着赫玉瑶。

  赫玉瑶猛地抓住了赫云舒的胳膊,急切道:“你快说,该当如何?”

  “受凌迟之刑,万蚁噬心之苦。”

  赫云舒含笑说出的话顿时让赫玉瑶如坠冰窖。她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不相信的看了赫云舒一眼,道:“你是在骗我吧?”

  “信不信随你。”说着,赫云舒绕过她,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等等!”赫玉瑶在后面急切的喊着,小跑着追了上来,拦住了赫云舒的去路。

  赫云舒眼睛微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赫玉瑶咽了一口唾沫,脸上勉强堆出笑意,道:“妹妹今日喜得厚礼,姐姐还未来得及祝贺。不如,你随我到湖心小亭小聚片刻,咱们姐妹也好说说话。”

  “湖心小亭?”赫云舒拉长了声音重复着这四个字,尔后却是摇了摇头,道,“不去,太脏了。”

  联想起当日和三殿下的种种,赫玉瑶明白她话中所指,面色稍怒:“妹妹说的这是什么话?”

  “正常的话啊。”

  说完,赫云舒便继续向前走去。

  赫玉瑶再次追上来,张开双臂拦住了她的去路。孰料,却被赫云舒一根手指轻轻推开。

  赫玉瑶急了,大喊道:“来人!来人!”

  可她喊了许久,竟是没有一个下人前来。

  眼见着赫云舒就要靠近自己的院子,赫玉瑶终于安捺不住内心的惶恐,扑上去奋力抱住了赫云舒的腰。

  赫云舒正欲掰开她的手,她却突然松了手,身子一路滑了下去,连带着声音都软了下去:“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打我。”

  赫云舒一愣,转头一看赫明城和秦碧柔正朝着这个方向走过来,她低头瞧了瞧脸上得意口中却连声哀求的赫玉瑶,双臂随意地抱在胸前,打量着赫玉瑶,笑道:“你既说是我打你,可你这浑身上下明明是完好无损啊。”

  赫玉瑶一愣,眼见着父亲和母亲就要到跟前了,忙伸出左手在地上狠狠蹭了一下,那碰破的地方顿时便渗出了血珠儿,疼痛难忍。赫玉瑶泫然欲泣的看向匆匆赶来的赫明城和秦碧柔,还未说话脸上的泪珠就先掉下来了。

  秦碧柔慌忙上前扶起赫玉瑶,将她搂在怀里一口一个心肝儿地叫着。

  赫明城满面怒气,瞪着赫云舒,吼道:“你这逆女,整日里把府中搞的乌烟瘴气的,是何用意?”

  赫云舒斜瞥了一眼赫玉瑶手上的伤,淡然道:“若真是我动的手,这伤,未免太轻了些。”

  闻言,赫明城疑惑地看向了赫玉瑶。

  见状,秦碧柔忙说道:“二小姐这话是嫌瑶儿伤的太轻了?真是岂有此理,我家瑶儿怎的就如此倒霉,每次遇见你不是断了肩膀就是遍体鳞伤,你怎的就如此狠心,容不下自己的血亲姐姐?”

  这一番话秦碧柔说得声泪俱下,到最后还不忘拿出帕子,连连拭泪,很是伤心的样子。

  听到这话,赫明城更是气得直喘粗气,那一双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恨不得从里面喷出两股子怒火,将眼前的人烧得灰飞烟灭。

  迎着赫明城几乎要吃人的目光,赫云舒却是点了点头,笑道:“对啊,我就说嘛,这么小的伤肯定不是我打的。若是下次受了断臂或是残身的伤,再将这罪名安到我的头上来吧。”

  “你当真以为,有了陛下的赐婚婚约,你便可以在赫府肆意妄为吗?”

  好一个肆意妄为!哪一次不是被他们欺负到了头上她才反击的?现在可倒好,给了她一个肆意妄为的罪名,这颠倒是非的本事,当真是炉火纯青,世人难及!

  赫云舒不准备再与他们废话,转身便走。

  见状,上一刻还趴在秦碧柔怀里伤心不已的赫玉瑶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来,拦住了赫云舒的去路,道:“话还没有说清楚,你休想离开!”

  “哦,是吗?”赫云舒随意地摩挲着自己的手指,说道。

  看自己的女儿拦住了赫云舒,秦碧柔慌忙上前去拉,她见识过赫云舒的本事,生怕赫玉瑶吃了亏。将她拉回来之后,忍不住轻斥道:“你这孩子,怎的如此不小心?若是再让她伤了你,误了婚期可怎么好?对了,你身边的荷香呢,怎么不见她跟着?”

  见母亲话锋一转,提到荷香,赫玉瑶的手忍不住一僵,转瞬便装着四处打量的样子,说道:“我……我也不知她跑到哪里去了。”

  “哼,真是岂有此理,不过是个贱丫头罢了,还敢不好好伺候你!来人,遍寻阖府上下,拿住荷香前来见我!”说着,秦碧柔眉目狠厉的看向赫云舒,今天她就是要杀鸡儆猴,让赫云舒知道她的厉害。

  赫玉瑶有心阻止秦碧柔,可无奈秦碧柔话已出口,家丁们已经听命去行事了,只得作罢。

  很快,赫玉瑶的贴身丫头荷香被府里的下人押了过来。

  “在哪里找到的?”秦碧柔冷声问道。

  “回夫人的话,在二小姐院子的角门旁边。”

  赫云舒的院子?秦碧柔面露疑色,看了看一旁拽着她的袖子冲她使眼色的赫玉瑶,当下便心神领会,放软了语气,道:“你这丫头是被人气糊涂了不成,连使唤自己的丫鬟去做事都不记得了。荷香,还不快扶着你家小姐。”tqr1

  荷香忙从地上站起身,低着头准备走到赫玉瑶身后。

  “慢着!”瞥见她怀里鼓囊囊的,赫明城冷声吩咐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