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邀功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春桃眸色流转,心道,大夫人果然是好计策,一来可以假称库房失窃,圆了今夜的这一番闹腾;二来,库银失窃,原先大夫人拿去赎回大小姐的钱自然可以算在那伙人身上;三来,还可以摆脱她的威胁。这大夫人,果然是不简单。

  注意到春桃的神色,秦碧柔冷冷一笑,和我斗,你还嫩着些!

  一想到存放银两的库房有失,赫明城顾不得其他,拔腿就向外面走去。秦碧柔也是半分不敢怠慢,匆忙跟了上去。

  赫明城一路小跑,直到到了库房跟前才停了下来。眼见着把守库房的人好端端地守在那里,赫明城顿时松了一口气,不满地看向了秦碧柔。

  秦碧柔早已料到眼下的场面,故而并不慌张,开口道:“老爷,那伙子人功夫高超,在妾身眼前晃了那么一下子就不见人影了。妾身以为,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清点一下府中的库银为妙。”

  赫明城沉思片刻,下令道:“来人,开库房,验库银。”

  很快便有家丁进了里面,又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

  看着他们一脸惊慌的神色,赫明城当即沉下脸,厉声道:“发生了何事?”

  那几个家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赫明城急了,拔腿就进了库房,这一进去,傻眼了。

  只见那刚刚被家丁打开的箱子里,全都是空无一物,原先放在里面的银两,不见踪影。

  见状,赫明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里面存放的可是他多年来的积蓄,足有数十万两白银,如今居然一两银子都没剩下。没有了这些银子,他堂堂赫府与乞丐有什么两样?

  眼下,秦碧柔和春桃也走了进来。看到库房内的情景,二人的脸上也挂满了惊讶。tqr1

  赫明城一拳砸在空箱子上,怒吼道:“查!给我查!”

  春桃走过去,替他抚了抚心口,柔声道:“老爷莫要动怒,您想想看,这库房是府中重地,把守库房的人好端端的,库银却不见了,这件事,实在是蹊跷呀。”

  这一句话点醒了赫明城,他瞪着秦碧柔,目光如炬:“是你?”

  这库房的钥匙一共有两把,一把是他拿着,一把便是他的大夫人秦碧柔拿着。他的那一把好端端地在他身上带着,那么有嫌疑的,自然就是秦碧柔了。

  闻言,秦碧柔慌忙跪倒在地,言辞恳切道:“老爷,妾身跟随您多年,事事皆为老爷考虑,又怎会监守自盗呢?”

  赫明城一愣,这话也不无道理,他与秦碧柔的感情与寻常夫妻不同,二人担负着同样的秘密,这点信任,他还是有的。若不然,此前也不会放心地把库房的钥匙交给她保管。可是,这库房四周完好无损,把守库房的人也好端端的,独独少了库银,也太匪夷所思了。

  这时,秦碧柔开口道:“老爷,依妾身愚见,不如唤出暗卫,一问究竟。”

  赫明城眼前一亮,对啊,暗卫的本事远在护院和家丁之上,他们没有发现什么不代表暗卫也不曾察觉,如此想着,赫明城便用暗语唤出暗卫,问道:“今夜府中可有异动?”

  “回大人的话,有一股黑衣人潜进府中,他们到过库房附近,眼下属下已经命人去跟踪,想必很快就有消息传回来了。”

  听到这话,秦碧柔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幸好,这帮人恰好经过这里,若不然,她还要费一番周折。

  赫明城点点头,上前扶起了秦碧柔,道:“夫人,你受委屈了。”

  秦碧柔不动声色地看了春桃一眼,道:“老爷言重了,妾身不曾觉得委屈。只要老爷不听信小人之言冤枉妾身就好。”

  赫明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很快,前去跟踪的暗卫回来了。

  “盗走库银的是什么人?”赫明城急切道。

  “回老爷的话,这伙人住在驿馆,是大蒙皇子闪惊雷的人。”

  赫明城一脸惊愕,他原本以为这伙人是流窜的江洋大盗,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大蒙皇子的人。只是这大蒙皇子出身皇家,岂会在意他这府中小小的库银?这件事,实在是说不过去啊。可这说不过去的事情,还偏偏就发生了。

  “可看清楚了?”

  “回老爷的话,那伙人到库房之前手里没拿东西,可经过库房之后手里就抬了东西。属下一路暗中跟随,绝不会出错。”

  “好,退下吧。”赫明城愁眉紧锁,这些暗卫听命于他,绝不敢说谎。如此一来,先前的疑问倒也有了解答,身为大蒙皇子的手下,必定是有一些过人的隐秘功夫,有足够的能力不惊动把守的人而盗走库银。只是,这帮人这么干,图什么呢?只是为了这么一些对他们而言微不足道的银两吗?

  赫明城百思不得其解,坐在书房里愁眉紧锁,一夜难眠。

  凑了这个热闹之后,赫云舒也回了自己的院子。

  就在她刚刚准备睡觉的时候,院子里突然传来鹅的叫声。

  有人来了!

  赫云舒翻身坐起,下一刻便有一把刀抵着门栓往一边挪。

  赫云舒刚走了两步,那匕首便收了回去,有一个声音随之在门外响起:“既然你已听到了,就自己开门吧。”

  是苏傲宸!

  赫云舒咬咬牙,这厮还真是无耻,她刚刚加固了后窗,他可倒好,直接从门口进了。若不是鹅的叫声提醒了她,今日可就着了他的道儿了。

  之前她刚刚整了他,这会儿若是放他进来,岂不是羊入虎口?

  就在赫云舒犹豫的时候,门外的苏傲宸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似的,道:“你若是不开门,我就喊人了。”

  得,这么无耻的事,他苏傲宸还真干得出来。

  赫云舒没好气地打开门,梗着脖子说道:“反正事情我已经做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苏傲宸轻笑出声,伸出食指刮了刮她的鼻子,道:“你倒是坦荡,不过,我现在来可不是为了惩罚你,而是邀功。”

  邀功?

  赫云舒懵了,他跟她有什么功好邀的?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