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坐收渔翁之利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看着赫云舒满脸的疑惑,苏傲宸开口道:“今夜赫府进来的人,你知道是谁吧。”

  赫云舒点点头,这帮子人是闪惊雷的黑影卫,她听到了,同在一个房间的苏傲宸自然也听到了。

  “不觉得今夜发生的事情有些太巧了吗?那帮人怎么就恰好经过了库房,还就恰好在经过库房之后手里多了东西?而且,以赫府暗卫的身手,你当真以为他们能够跟得上大蒙的黑影卫?”

  这大蒙的黑影卫赫云舒倒是略有耳闻,据说是大蒙国的精英暗卫,个个都身负奇功,令人不敢小觑。

  照此说来,赫府的暗卫,的确没有跟踪他们而不被发现的实力。

  “是你?”

  苏傲宸点点头,道:“没错,是我做的。是我命人将黑影卫的人引到了库房附近,成功地让他们以为出现在那里的人便是闪惊雷所要找的你。至于向赫明城禀报的暗卫,实则已经被我收买,自然是我让他说什么,他就乖乖说什么。”

  “暗卫也可以收买?”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人就有欲望,他们这些人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说到底还不是有所求。只要知道了一个人的弱点和他想要的东西,也就有了收买的资本。”

  听苏傲宸平静的说完,赫云舒面色冷肃,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赫云舒突然冷掉的脸色,苏傲宸突然觉得,他只顾着说出这件事,似乎忽略了什么。

  就在苏傲宸想着自己的话里有什么漏洞的时候,只听得赫云舒开口道:“你能够收买赫家重金豢养的暗卫,说明你财力雄厚;你能成功误导大蒙的黑影卫,说明你手下的人实力远在黑影卫之上;你能步步算计,将赫家和黑影卫玩弄于鼓掌之中,说明你心思缜密。你有足够的钱财,有高超的人手,你自己又有大才,你这样的人,本是将相之才,偏偏来接近我,所图的,究竟是什么?”越说到最后,赫云舒的声音越冷。

  “你无须管我是什么人,也无须知道我要做什么,你只需要知道,我无论怎样,绝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苏傲宸言辞恳切地说道。

  赫云舒冷笑一声,道:“你今日苦心筹谋做下这种种,当真是为了帮秦碧柔?“

  问出这句话,赫云舒心里莫名地有些发空,不知怎么的,她期待苏傲宸的答案,却又害怕听到一个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这样矛盾的心情,让她自己也觉得分外诧异。她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这让她感到陌生,却有一种难掩的兴奋。

  这下子,连她自己也看不懂自己了。

  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苏傲宸轻笑一声,道:“傻瓜,我这样做是为了帮你啊。”

  “帮我?”赫云舒迷糊了。

  苏傲宸自顾自在椅子上坐下,开口道:“其实,对付人不必每次都亲自上阵,那样的话就太累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略施小计,挑起两个仇人的争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岂不是上上之法?”

  赫云舒微愣,转瞬就想通了苏傲宸话中所指。赫府的人认定是闪惊雷偷了府中的库银,闪惊雷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不会承认,两相争执之下必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只是……

  眼见着赫云舒兴奋的神色忽然冷淡下来,苏傲宸问道:“怎么了?”

  赫云舒眉目纠结,道:“闪惊雷是大蒙皇子,若是他将此事上报大蒙皇帝,只怕会生出事端,若是因此惹出两国的战火,那可就不划算了。”

  “放心,这件事管保能让闪惊雷心甘情愿地认下来,而且,他也绝对不敢将这件事告诉大蒙皇帝。”

  “真的?”听到苏傲宸的话,赫云舒眼睛发亮,急切的问道,“快说说,你究竟有什么法子?”

  苏傲宸神秘的一笑,道:“山人自有妙计,你只管等着看好戏就是。”

  赫云舒瞪了苏傲宸一眼,这家伙,还卖起关子来了。

  “这阵子秦碧柔是顾不到你这里来了,你倒是能过几天舒心的日子。”苏傲宸没话找话道。

  “那倒是。”赫云舒嫣然一笑,没有秦碧柔整天在她面前乱蹦跶,那可就太好了。她随意一瞥,看到苏傲宸正含笑看着她,她不禁头皮发麻,今天苏傲宸这笑,看起来很诡异啊。该不会是憋着什么大招儿对付她吧。毕竟今天她可是把他带到了青楼,让他受了不小的折磨呢。

  想到这里,赫云舒的身子往后缩了缩,道:“今天干嘛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就是往日里养着的一头小刁兽,素来都是张牙舞爪的,这几日居然变得温顺了,想来也是挺让人欣慰的。”苏傲宸看着赫云舒,含笑说道。

  看着苏傲宸的笑,赫云舒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厮干嘛用这么色眯眯的眼神看着她啊,怪吓人的。tqr1

  赫云舒转过脸,选择性地无视,她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

  “要不,一起?”

  苏傲宸略带磁性的声音响在赫云舒的耳边,听得她耳朵发烫,热得吓人。

  赫云舒面色一红,把他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苏傲宸回头看着紧闭的门,笑了笑,便离开了。

  第二日一大早,赫云舒早早起床,来到城门口看热闹。果然不出她所料,城门口这会儿已经围了一大帮子人,他们纷纷仰着头看着挂在上面的闪惊雷,不停地议论着。

  “哎呦喂,这不是那大蒙的皇子吗?怎么被人挂到这上面去了?”

  “啧啧,瞧瞧他这衣服穿的,明明是皇子服,穿得跟个浪荡公子似的,又露肩膀又露肚子的,一看就不像是干好事的样子。”

  “谁说不是呢?还有这么大的酒味儿,保不齐是喝醉了,在这上面醒酒呢。”

  ……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

  赫云舒费了好大得劲儿才挤到最前面,她站在那儿往上面一看,顿时就意外地睁大了眼睛。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