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状告闪惊雷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时间,赫云舒微微诧异,她明明记得自己给闪惊雷穿的是女人的衣服,可现在闪惊雷的身上却是一身皇子服,她不会记错,那么,必定是有人在她走之后给闪惊雷换了衣服。

  只是,这人的用意是什么呢?

  看着仍被挂在城墙上的昏迷着的闪惊雷,赫云舒突然眼前一亮。

  若是今天出现在这里的是穿着女装的闪惊雷,众人也不过是以为他是哪家的浪荡公子被人算计了,顶多也就唏嘘几句罢了。可眼下他穿着皇子服,这大蒙皇子的服饰和大渝不同,人们很容易就会联想到眼下还待在京城的大蒙皇子闪惊雷,如此一来,这件事的轰动效应,可想而知。

  那么,是谁换了闪惊雷的衣服呢?苏傲宸么?赫云舒满腹疑虑地挤出了人群,眼下围在这里的人已经够多的了,可百姓们听说大蒙的皇子被吊在城墙上,都想来看个稀奇,人也越来越多,很快就把城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眼下,守城的只是一些小兵,他们拿不了主意,只得赶快去通知守将。守将一听事关大蒙皇子闪惊雷,也懵了,忙去找九门提督高崇德。

  高崇德身为九门提督,负责京畿重地的守卫,这城门自然也是他的管辖范围。得到守将的禀报,他即刻放下其他的事务,骑着快马就奔到了城门口。

  这时,城门口早已经被看热闹的百姓围的水泄不通,高崇德只得施展轻功,一跃上了城墙。他看了一眼被挂在城墙上的闪惊雷,朝着一旁的士兵吩咐道:“把他拉上来。”

  如他所料,闪惊雷仍是昏迷着。

  就在高崇德想法子的时候,燕皇身边的大太监刘福全匆匆忙忙地跑了上来,见到高崇德之后,忙对着他拱了拱手,说道:“高大人,圣上口谕,命大人即刻前去金銮殿。”

  金銮殿?高崇德眉头一皱,难不成这里发生的种种陛下已经得到消息了?

  就在高崇德疑虑的时候,刘福全啊呀一声,道:“这位可是大蒙皇子?”

  “正是。”

  闻言,刘福全如释重负道:“那便好了,大蒙的使臣眼下正在金銮殿问陛下要人呢,高大人快带上这大蒙皇子同去吧。”

  高崇德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这闪惊雷被挂在这里,大蒙的使臣想必是不知情的,只是他没有料到,大蒙的使臣居然如此嚣张,闹到了金銮殿去。

  高崇德随着刘福全一路到了金銮殿,去的路上高崇德找来了大夫给闪惊雷医治,开了一副药灌了下去。

  金銮殿上,燕皇眉目冷峻,下面站着的大蒙使臣是一脸的不愤。

  金銮殿内,一副剑拔弩张的气势。

  高崇德阔步而进,跪地行礼。

  燕皇被这大蒙使臣好一番质问,早就烦的不行,眼下见高崇德前来,当即怒声道:“高爱卿,你负责京畿重地的守卫,眼下大蒙皇子失踪,你有何话说?”

  “回陛下,微臣已将大蒙皇子带在殿外。”

  听到这话,燕皇惊得从龙椅上站了起来:“当真?”

  “陛下,微臣就算是有十个胆子,也绝不敢欺瞒陛下。”尔后,高崇德便把大蒙皇子闪惊雷被人挂在城墙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听罢,燕皇坐在龙椅上,眸色深沉。

  很快,闪惊雷苏醒了过来,走上了大殿,他神情倨傲道:“本皇子遭此奇耻大辱,大渝皇帝你不该给本皇子一个说法吗?”

  之前燕皇拒绝和大蒙和亲,闪惊雷自是不甘心,又在京都逗留数日,以求燕皇能够松口,却被一次又一次地回绝,故而闪惊雷心里存了不少的怨气,眼下好不容易找到了大渝的错处,他自然要好好拿这件事做做文章。

  燕皇的脸色难看得很,这大蒙素来强悍,之前也屡有交兵,但每次都以落败而告终。若是这闪惊雷死死咬住这件事不放,那实在是棘手的很。虽说大蒙眼下国内空虚,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若非到了不能转圜的地步,双方还是不能撕破脸,势必要维持这表面的和平。

  如此想着,燕皇看向了高崇德,道:“高爱卿,这件事情你有何话要说?”

  “回陛下的话,微臣已经查明,大蒙皇子昨晚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朱雀大道的怡红院。”

  闻言,燕皇冷哼一声,道:“哼,你这大蒙的使臣好生无礼,居然告诉朕大皇子是在驿馆失踪的!”

  大蒙使臣面露愠色,有些心虚的看向了闪惊雷。

  闪惊雷冷笑一声,道:“大渝皇帝这话是在避重就轻吗?不管本皇子是在驿馆还是那怡红院失踪的,终归都是你大渝的地盘。本皇子被人如此侮辱,你必须要给本皇子一个说法。”

  这大蒙皇子虎背熊腰,看似是个粗人,但实则粗中有细,看明白这一点,燕皇一时找不到该如何应答,故而沉着脸不说话。

  就在这时,守在殿门口的侍卫来报:“陛下,三皇子和赫尚书求见。”tqr1

  “宣!”

  片刻后,三皇子燕永奇和兵部尚书赫明城一前一后走进了大殿,跪地行礼。

  尔后,赫明城跪地不起,哀声道:“陛下,微臣今日前来,斗胆状告大蒙皇子闪惊雷谋臣家财,求陛下做主。”

  赫明城话音刚落,燕皇尚未开口,闪惊雷就已经暴跳如雷,窜过去要打赫明城。

  “你放屁!”闪惊雷咆哮道。

  “放肆!”燕皇一声冷喝,即刻便有大内侍卫上前,拦住了闪惊雷。饶是如此,那闪惊雷口中仍是骂骂咧咧,作势要扑向赫明城,被大内侍卫死死按住。

  燕皇怒而起身,看向赫明城,道:“赫爱卿,将此事一一道来。”

  于是,赫明城便把黑影卫如何潜进赫府,又是如何盗走了府中的库银之事一一道来。

  听罢,燕皇面露疑惑,这大蒙皇子看似粗鲁,却是个心思深沉的人,按照常理来讲应当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看赫明城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

  一时之间,燕皇心中天人交战,不知该如何决断。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