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逗她一笑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现在赫云舒至少可以肯定一点,苏雨晴待她,绝非真心。

  依苏雨晴所言,那个会功夫的丫鬟红玉上个月便已经跟在她身边。可翠竹被赫玉瑶责打那日,赫云舒依稀记得见到了红玉,若苏雨晴是真心对待赫云舒,那么爱屋及乌,必当善待翠竹,她只需让红玉出手,以红玉的身手,绝对能够阻止赫玉瑶,那样的话,翠竹也就不会受那样重的伤。

  可是,苏雨晴并未这样做。

  自然,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疑点。

  而从始至终最大的疑点便是,原先的赫云舒明明在赫府受尽委屈,小到克扣食物,大到苛责打骂,即便是从前的她懦弱不肯说,可苏雨晴也没有告诉定国公府的人。若苏雨晴真的是为了照顾从前的赫云舒而留在赫府,那么她不应该沉默。可她偏偏这样做了,那便说明这件事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tqr1

  赫云舒边走边想,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突然,一只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赫云舒抬起头看了看,又低下了头,沉默着进了屋子。

  发现这个疑点,她是不开心的。在她看来,真正可恶的从来都不是所谓的敌人,而是那些站在你身边口口声声说对你好却对你暗地里下刀子的人。那些伪善的人,才真正让人痛恨。

  在原主的记忆里,满是对苏雨晴的感激。也是这一点,让赫云舒觉得更加伤感。她不敢想象,如果她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会发现怎样骇人的真相。

  赫云舒闭上眼睛,不敢再想下去。

  “怎么了?”

  听到这个声音,赫云舒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是苏傲宸关切的脸。

  不知怎么的,她脱口而出道:“如果有一个人装作对你很好很好的样子,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个人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苏傲宸看着赫云舒,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其实,你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赫云舒苦笑了一下,的确,她的心里有了答案,只是不敢相信而已。

  苏傲宸继续道:“对于那些伪善的人,撕开他的面具就好。哪怕真相是血淋淋的,也好过在心里日日煎熬。”

  听着他的话,赫云舒有些沉默。

  苏傲宸站在赫云舒面前,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迫使她看着他,尔后一本正经地说道:“其实,我有一个经验。”

  “什么?”

  “没有什么烦心事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噗嗤——

  赫云舒被他逗笑了,难得看他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话,她还以为是什么好经验,期待了半天居然是这个。

  好吧,这碗毒鸡汤,她喝了。

  见赫云舒笑了,苏傲宸看向院子里的某处,道:“鸿福楼的松鼠桂鱼,碧云楼的酱肘子,松鹤楼的酱汁烤鸭,长临楼的东坡肉,江风楼的酸菜鱼,学子街的羊肉鲜汤,北巷子口的鲜肉馄饨,南城门楼的芝麻烧饼,外加百味居的紫薯点心,千香楼的桃花酿,半个时辰,备齐。”

  之后,一道黑影闪过,疾奔而去。

  赫云舒养在院子里的那只大鹅对着天空仰着脖子长声大叫。

  苏傲宸见了,道:“你这只大鹅吵得人心烦,宰了算了。”

  “不,这可是个宝贝。”

  “对啊,是宝贝,好吃的宝贝。红烧鹅肉,香薰鹅肝,醋溜鹅肠,铁板鹅掌,哪一个不是上好的美味啊。”说着,苏傲宸便挽起袖子,作势要去抓那只鹅。

  “不许抓,这可是我的看家鹅。”赫云舒阻止道。

  “鹅还能看家?”苏傲宸一副你这是在逗我的表情。

  “以你的功夫,即便是进了皇宫都能保证不惊动里面的人,可自从你来了我这小院,哪一次没有惊动我这只鹅?”

  听赫云舒这么说,苏傲宸一想,还真是这样。

  偶尔一次或许是巧合,但次次都这样,那就有古怪了。

  “看家护院,人们惯常会用狗,但其实鹅的警惕性比狗高出很多,而且它的地盘意识很强,也很勇敢。一旦发现有人入侵它的领地,就会高声大叫,奋起直追。”

  她这可不是在胡诌,在现代的时候,某疆地区维稳就用到了鹅,所利用的正是鹅天生的警惕性。而且,谁小时候还没有被呆头鹅追得满地乱跑的经历?

  听罢,苏傲宸满脸的不相信。

  “要不,你去试试?”赫云舒怂恿道。

  苏傲宸气定神闲的一笑,朝着那只鹅走去。

  只见苏傲宸还没走到那只大鹅身边,那大鹅就调转身子伸长了脖子朝着他啄去。苏傲宸转身就跑,那只鹅就伸长了脖子,在后面扑打着翅膀死命地追着,大有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势。

  一时间,小院内尘烟四起,一人一鹅,追得正是热闹。

  末了,苏傲宸施展轻功,这才一跃进了屋子,啪的一声关上了门,看着门外那只死命地啄着门的大鹅,拍着心口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再看苏傲宸,灰头土脸的,素来整洁的衣服上也沾染上了灰尘,对他来说可谓是最狼狈的一次了。

  看着他的样子,赫云舒开怀大笑。

  见她笑了,苏傲宸也展颜一笑。那舒缓的笑意里似乎盛满了这世界上的所有温暖,让人如沐春风。

  许久,赫云舒才停住了笑。而笑过之后,满腹的沉郁似乎消失殆尽,心里有的,只是畅快。

  “谢谢你。”赫云舒说道。

  “不必,你开心就好。”

  赫云舒一笑,不再说什么。她知道,以苏傲宸的身手,若是想躲过这只鹅,不费吹灰之力。他之所以被追得那么狼狈,不过是为了逗她一笑罢了。

  “不过,若要防人,这一只鹅还是差着些,目标太少,容易被人一击致命。”出于对赫云舒的安全的考虑,苏傲宸开口道。

  “也是,最妙的是有一个鹅群,那样鹅群受到攻击的时候四散开来,高声大叫,如此一来,目标变多,敌人无法将它们一网打尽,也就会起到提醒主人的效果。”

  这话许是赫云舒无心提及,但听在苏傲宸的心里,却是起了不小的涟漪。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