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解决麻烦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看着眉目清浅的赫云舒,苏傲宸心里却是翻江倒海。初遇她时是在皇宫之中,几次接触下来不打不相识,他愈发觉得这个女人有趣,她的坚韧,她的聪慧,她的隐忍,她的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是一个巨大的宝库,等着他一点一点去发掘。而他在发掘的过程中,也在一步步沉陷。

  这种沉陷让他觉得陌生,却又分外有趣。

  “主子。”门外,随风的声音惊醒了苏傲宸漫天的思绪。他回过神,打开了门。

  随风手上提着四个大大的食盒,累得气喘吁吁。

  “随风,跟着你家主子不好受吧。”赫云舒笑着调侃道。

  随风的嘴角咧了咧,顶着苏傲宸的威压什么也不敢说,只是手脚麻利的打开食盒,将里面的东西一一摆在了桌子上。

  顿时,屋子里充满了食物的香味,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听到随风咽唾沫的声音,赫云舒笑道:“随风,坐下来一起吃吧。”

  “好啊好啊。”随风正开心地应着,回头一瞧自家主子那满是威胁的眼神,刚挨上椅子的屁股顿时弹了起来,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我不爱吃。”

  说完,他恋恋不舍地瞥了一眼桌上的美味菜肴,狠了狠心一溜烟窜了出去。

  呜呜,主子太凶残!

  “随风的轻功真好!”赫云舒赞道。

  说话间,苏傲宸就站在了赫云舒的身侧,一手揽在她的腰上,轻声道:“我的轻功更好,要不然,我教你?”说着,他手上暗暗使力,把赫云舒往她身边带了带。

  赫云舒拿起一个烤鸭腿冷不丁地塞进了苏傲宸的嘴里,轻斥道:“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说完,赫云舒便坐了下来,皱起了眉。

  “怎么,不合你的口味?”

  赫云舒双手捧着脸,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唉,这么多好吃的,先吃哪个好呢?”

  难得见赫云舒一副小儿女的痴态,苏傲宸忍俊不禁道:“吃吧,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这样最好。”赫云舒娇嗔地一笑,捉起一个酱肘子就啃了起来。

  苏傲宸站在赫云舒的旁边,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突然萌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终于,赫云舒酒足饭饱,边喝茶边和苏傲宸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二人之间,难得有这样静谧安闲的时候。

  可,偏偏就有人要打破这平静。

  听着那刺耳的拍门声,赫云舒淡然一笑,自嘲道:“你看,我还真没那清闲的命。”

  “要不,我帮你解决?”

  赫云舒摇摇头,道:“不用,我喜欢自己来。”tqr1

  说着,她走过去打开了院门。

  门外,是赫玉瑶得意的脸。

  见赫云舒出来,赫玉瑶上下瞥了她几眼,撇撇嘴,说道:“瞧你这寒酸样,浑身上下连一件像样的首饰都没有。若是出去了还真丢我们赫家的人,走吧,母亲要为我置办嫁妆,你也一同去吧。”

  赫云舒淡然一笑,道:“我若是不去呢?”

  “你敢!”赫玉瑶两眼一瞪,说道。

  “其实,并非你好心叫我去买首饰,而是赫大人吩咐下来的,对吗?”

  “对,所以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来人,带二小姐走!”被赫云舒言中了,赫玉瑶恼羞成怒,张口便要身后的家丁拖着赫云舒同去。

  赫云舒略一抬手,那两个家丁便吓得后退了几步,她轻笑一声,道:“我自己会走。”

  闻言,赫玉瑶面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哼,赫云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到了门口之后,赫云舒发现秦碧柔和春桃也到了。

  春桃委身于赫明城,做了他的妾室,故而赫明城便要秦碧柔带她同去挑选首饰,若不然,春桃一身寒酸,当真是丢他的脸。况且此番得了那闪惊雷的赔银,府中很是阔绰,不在乎这一丁点儿的银子,所以便给了秦碧柔一万两银票,让她带着她们去置办些首饰。

  门口停着两辆马车,最前面的最为精致,自然是秦碧柔母女的,剩下的那个黑黢黢的自然就是让赫云舒和春桃同乘。

  赫云舒坐了上去,靠着车壁闭目养神。

  “二小姐,以您的身份,和我坐一辆马车真是屈尊了。大夫人这样做,实在是……”说到这里,春桃便停了下来,咬着嘴唇不肯说下去。

  历来话说一半才最是勾人,如此,想象的空间才会更大。与其她直言不讳将事情和盘托出,倒不如留个空间让二小姐自己去想。毕竟,与别人所说的相比,只有自己心里想的,才会更信服。

  赫云舒睁开眼,打量着春桃,春桃看着她,眼神里怯怯的。

  “她好歹也曾是你的主子,这么议论她,不好吧。”

  春桃的脸色讪讪的,道:“我是在为大小姐鸣不平。”

  赫云舒呵呵一笑,道:“那就不必了。”说完,她又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赫云舒没有看到的是,她刚刚闭上眼睛,春桃的嘴角便扬起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

  马车最终在一家叫做云集阁的地方停了下来,赫云舒缓步走下马车,打量着这云集阁。

  赫玉瑶扬着下巴走了过来,见赫云舒在打量云集阁,不禁嗤笑一声,道:“傻眼了吧,这里是云集阁,大渝最名贵的首饰都在这里,待会儿进去啊,保准亮瞎你的眼!”

  “好啊,我等着。”赫云舒轻笑一声,抬步进了云集阁。

  赫玉瑶不肯落在赫云舒后面,忙小跑着追了上去。

  走在后面的秦碧柔瞥了春桃一眼,见后者冲她点了点头,嘴角不禁扬起一丝笑意,道:“照我说的做,你才有活路。”

  “是,春桃都听夫人的。”春桃低下头,表了自己的忠心。

  秦碧柔看着做小伏低的春桃,心中甚是得意。愚蠢的奴才,还妄想着借由库银一事威胁她,当真是天真。折腾了这么久,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要在她面前俯首称臣,听她使唤。说到底,奴才就是奴才。

  转念想到今日就要一举解决府中的两个麻烦,秦碧柔嘴角的笑意更胜。她轻哼了一声,抬步进了云集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