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所谓主子,就是拿来坑的嘛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此时,随风和百里姝一个门里,一个门外,相对而立。很显然,随风刚刚敲开百里姝的门。

  百里姝打了个哈欠,道:“这么晚来,你主子又受伤了?”

  随风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不,我来是有一件事想要通知你。”

  百里姝又打了个哈欠,懒懒地靠在门框上:“好啊,你说。”

  随风双拳紧攥,脸上的肌肉也紧绷着,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我听说,有人中意你。”

  “是吗?谁这么不开眼?”百里姝慵懒地抬了抬眼皮,问道。

  随风搓着手,一脸的局促,脸都憋成了猪肝色还是没憋出来一个字。

  百里姝等得急了,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道:“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去睡觉了。”

  “我主子。”说完,随风一溜烟跑掉了。

  “哈哈……”赫云舒看着苏傲宸陡然黑掉的脸色,忍不住笑出了声。

  “谁在那边?”原本百里姝看随风跑得跟个兔子似的,正想笑呢,没想到倒是听到了别人的笑声。

  赫云舒也不躲闪,拉着苏傲宸从藏身的大树后面走了出来。

  百里姝一见,顿时指着苏傲宸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家随风说你中意我!那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娶我进门啊?”

  苏傲宸黑着脸:“做梦。”

  “哎呦呦,做梦都想着要娶我,看来你对我还真是一往情深情比金坚啊。快说个日子,我收拾收拾就搬过去和你同住了!”说着,百里姝大笑着步步靠近。

  苏傲宸步步后退,道:“自重。”

  “自重是什么?能吃吗?”百里姝眨着眼睛问道。

  苏傲宸单手背后继续后退,不理她。

  “哎呦,苏哥哥,你这是害羞了吗?”百里姝的声音刻意柔媚着,颇有几分勾人。

  苏傲宸涨红着脸,紧抿的嘴唇里蹦出两个字:“慎言!”

  “慎言?姓燕,啊呸,姓苏的,你还知道有这两个字啊!”百里姝倏然收住了脸上的笑意,银牙一咬,道,“大半夜不睡觉拿我开涮当好玩,你这是慎的哪门子的言?”

  说着,百里姝顺手一扬,转瞬便拍了拍手,脸上的怒气消失不见,反倒是笑靥如花地说道:“好了,我这也算是收点儿利息回来。”

  苏傲宸浓眉微拧,冷声道:“你在我身上撒了什么?”

  “像什么浑身痒痒,长疮流脓啊,断胳膊断腿儿啊,都太血腥了,我不喜欢。至于是什么,你且先慢慢感受着,不过啊,到你大婚的时候你就该求着我了。”百里姝冲着苏傲宸痞痞的一笑,尔后看向赫云舒,关切道,“舒妹子,千万离他远点儿哦。”

  赫云舒笑着点头称是,百里姝便没再说什么,转身进屋关了门。

  看着那紧闭的门,赫云舒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转而换上了一脸的凝重。

  见状,苏傲宸眉心一跳,暗道不妙。

  眼见着赫云舒静立不动,苏傲宸以为她误会了什么,忙上前说道:“随风是信口胡言,我与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别误会。”

  然而,赫云舒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苏傲宸急了,道:“你不信?”

  赫云舒侧身看着额头起了一层薄汗的苏傲宸,道:“我信啊。”

  “那就好。”苏傲宸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但看赫云舒不大高兴的样子,便问道,“在想什么,脸色似乎不大好?”

  赫云舒看了一眼百里姝的门,往外面指了指,示意他出去说。

  苏傲宸会意,和她一起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赫云舒开口道:“若我所料未错,百里姝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吧。”

  “算是吧,她在等一个人,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

  “她要等的人死了?”赫云舒诧异道。

  苏傲宸摇了摇头,道:“那倒没有。她要等的人是她的未婚夫婿,十年前上了战场,生死不知。很多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可她不这么看,所以便在二人当年分别的地方建了这么一个小屋,希望可以等到他。她所扮的男装,便是她丈夫曾经的样子。”

  赫云舒听完,叹了一口气。原来如此,怪不得百里姝即便是笑着的时候,眼眸深处仍然有着化不开的哀愁,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故事。

  “所以,你让随风这样做,也是让她不再这么苦下去?”

  苏傲宸点了点头,道:“是。”

  “你别折腾了,随风没戏。”

  “为何?”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深植于心底的情感,不会这么容易消除,也不会被代替。更何况,女为悦己者容,而她在随风面前,丝毫不遮掩自己的形象,她对随风,没那个意思。”

  听完,苏傲宸拧眉,若有所思。

  “好了,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苏傲宸想到百里姝方才的话,后退了一步,道:“你骑马先走。”

  赫云舒往前凑了凑,道:“怎么,怕百里姝给你下的毒传给我?”tqr1

  “她医术精深,有这个本事。”

  赫云舒上上下下的看了看苏傲宸,道:“所以,你有感觉出什么不对吗?”

  看着赫云舒近在咫尺的笑颜,苏傲宸终于感觉出了不对,咬牙道:“该死!”

  原本在看到赫云舒的时候他身体里总有一股难掩的燥热,可现在,却是越来越冷,且腰腹以下,愈发地绵软无力。怪不得,怪不得百里姝说到他大婚的时候就该求她了,原来,是这么摆了他一道啊。

  竭力忍住那股寒意,苏傲宸轻揽过赫云舒的腰,抱着她上了马背,绝尘而去。

  马背上,赫云舒不明所以,诧异道:“怎么了?”

  “没怎么。”苏傲宸铁青着脸说道。

  该死,越来越冷了!

  眼见着苏傲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赫云舒直觉这和她有关,便开口说道:“好了,我该回去了。”

  “回哪儿,赫府吗?”一想到那秦碧柔居然敢买凶杀人,苏傲宸的脸色愈发难看了。

  “对啊,不然呢?”

  “这么晚了,不是回去的好时候。”苏傲宸轻声道。看来,是时候略施小计,惩罚惩罚那个叫秦碧柔的女人了。

  赫云舒微微一笑,道:“夜半三更,正是好时候啊。”

  看着赫云舒一脸狡猾的笑意,苏傲宸略略猜出她要做什么,便扬唇一笑,道:“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此时,赫府内,虽已夜深,赫玉瑶仍然待在秦碧柔的院子里,满脸的喜色。

  “母亲,你说这会儿他们是不是已经得手了?”

  秦碧柔的脸上亦是笑意弥漫:“这还用说嘛,肯定是得手了。就赫云舒那点儿三脚猫的功夫,还想比得上那些正正经经的杀手不成?这会儿啊,那赫云舒必定已经是孤魂野鬼了。”

  “真的?”赫玉瑶面露惊喜,喜不自胜的抓住了秦碧柔的袖子,道,“母亲,赫云舒若是死了,她那些聘礼怎么办?”

  秦碧柔得意地一笑,道:“傻丫头,那可是铭王那个傻瓜送来的聘礼,到时候赫云舒一死,谁还会记得?到那时,这些东西还不都是你的?偏你还如此一问,难道我还能把这些东西给别人不成?”

  “母亲待我真好。”说着,赫玉瑶忍不住抱住了秦碧柔,好一阵撒娇。

  秦碧柔爱怜地点了点她的额头,嗔道:“你啊,还真是小孩子心性。”

  “女儿在母亲面前,可不就是小孩子嘛。”赫玉瑶嘟着嘴说道。

  一句话把秦碧柔逗得开怀大笑。她的心里,得意异常。从今以后,这赫府便是她秦碧柔的天下。即便是云锦瑟曾在这里高高在上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她的手下败将。正所谓,能够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而她秦碧柔,就是那个货真价实的赢家。

  很快,她的女儿会是三皇子正妃,日后的皇后娘娘;她的儿子也一定会学有所成,平步青云,成为朝堂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到那时,她便是大渝京都人人望而生畏的显赫贵妇,谁还会记得她曾经是什么样的身份。一想到自己高高在上被人追捧的样子,秦碧柔忍不住笑出了声。

  赫玉瑶想到那些名贵的聘礼都将要收入她的囊中,脸上的笑怎么也忍不住。

  正当秦碧柔母女二人沉浸在喜悦中时,从外面传来一个若有如无的阴森森的女声:“大夫人。”

  闻言,赫玉瑶一惊,忙从秦碧柔怀里站起身,朝着窗户边看了一眼,皱了皱眉,道:“母亲,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秦碧柔神色凝重,很显然,刚才的那个声音她也听到了。

  “那似乎,是赫云舒的声音。”赫玉瑶惊慌道。

  “不!不会的!”秦碧柔一口否决,恶狠狠地说道,“赫云舒已经死了!暗夜阁里尽是高手,但凡是暗夜阁接下的生意,没有不成功的。”

  秦碧柔的话无形中给赫玉瑶吃了一颗定心丸,她怒气冲冲地走到窗口,厉声喝道:“谁?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啊……”

  待她打开窗户,看到外面的人,顿时吓得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