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正是好时候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见状,秦碧柔顾不得其他,忙扑上去掐住了赫玉瑶的人中,连声叫道:“瑶儿!瑶儿!醒醒!”

  赫玉瑶终于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一看到秦碧柔,顿时指着上面的窗户,颤声道:“有……有鬼!”

  秦碧柔蹭的站起身,刚准备厉声斥责,便看到窗外站了一个一身白衣的女人,她长发披面,两只手上沾满了鲜血,正朝着她扑过来,嘴里还一个劲儿地喊道:“大夫人,我死得好惨啊!”

  秦碧柔一慌神,忙关上窗户。

  然而,她的手刚刚挨上窗户边,那窗户居然一下子掉了下去,险些砸到下面的赫玉瑶。

  赫玉瑶爬起来,六神无主的抱住秦碧柔,惊慌道:“母亲,这个鬼是不是赫云舒啊?”

  秦碧柔被她说的心里发毛,紧紧地抓着赫玉瑶的手,步步后退,边退边说道:“杀你的人是那些杀手,你要索命也该去找他们!”

  转瞬间,那个白衣女人就已经爬上了窗户,她袖子一挥,蜡烛尽数熄灭,屋子里漆黑一片。

  秦碧柔母女二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身子直抖。

  一片漆黑中,那女鬼的脸却是分外的清晰,就像是有亮光在照着她似的。她面目惨白,眼睛和嘴巴里都渗出了长长的血迹,看得二人心惊胆战,忍不住步步后退。

  可秦碧柔母女二人躲到哪里,那女鬼就跟到哪里,与她们保持着两步远的距离。

  慌乱间,赫玉瑶抓着秦碧柔的袖子,道:“母亲,我听说枉死的人都会变成孤魂野鬼,如果弄不清自己是被谁害死的,就会变成厉鬼的。”

  赫玉瑶不说还好,一说秦碧柔的心里更没底了。

  可被这么个鬼追着也不是回事,秦碧柔勉强定了定心神,道:“你追着我们做什么?”

  “大夫人,我死的好惨啊。”

  “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安葬你的。”秦碧柔保证道。

  “大夫人,你为什么要害死我?”那白衣女鬼的声音阴森森的。

  “不是我要害死你,是你配不上你的那些好东西,所以阎王爷托了我,让你早些去地府报到。”秦碧柔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走了。”说完,那白衣女鬼步步后退,爬上窗户消失了。

  女鬼走后,秦碧柔二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忙找出火折子点燃了房间里的蜡烛。

  房间内,除了那掉落在地的窗户,一切如旧。

  赫玉瑶拍了拍心口,道:“好险啊,幸亏母亲机智,把这鬼给劝走了。”

  秦碧柔惨白的面色终于稍稍红润了些许,得意道:“哼,活着的时候斗不过我,死了还想来吓唬我,真是不自量力!”

  “就是就是,还是母亲厉害。不过,母亲,我有个建议。”

  “说吧。”

  “为了以防万一,今晚就把赫云舒的那些好东西搬到我的院子里,怎么样?”

  秦碧柔想了想,同意了。

  不远处,苏傲宸看到装鬼结束的赫云舒,嘴角不由得抽了抽,道:“你这样子,可真够唬人的。”

  赫云舒蘸了一点儿嘴角的番茄酱,伸到苏傲宸的面前,道:“味道挺好的,你要不要尝一尝?”

  苏傲宸嫌弃地别过了头,道:“真难看,还不赶紧洗了。”

  赫云舒笑了笑,道:“急什么,还有用呢。”说着,赫云舒便往自己的翠竹苑走去。

  苏傲宸紧跟在后,道:“还要去吓谁?”

  “等着看就知道了。”

  半刻钟后,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推开了翠竹苑的大门,二人一前一后,摸了进来。

  最终,她们在一间屋子里发现了几十口大箱子。

  二人相视一眼,迫不及待地朝着那箱子扑了过去。

  赫玉瑶欢喜不已的抱住了那箱子,激动道:“母亲,这东西真的是我的了?”

  秦碧柔笑着点点头,道:“都已经被你抱着了,还能有假不成?”

  “那我今晚要抱着这些东西睡觉!”

  “好好好,怎么样都随你!”秦碧柔笑着应道。

  赫玉瑶再也等不及了,一把掀开箱子,这一看,傻眼了。

  箱子里面躺着的,赫然便是“死去”的赫云舒,她双目微合,穿着一身白衣,身上满是血迹。

  “母亲!”赫玉瑶吓得紧紧攥住了秦碧柔的胳膊。

  秦碧柔心里一紧,却还是强装镇定,拍了拍她的手,道:“不就是个死人吗?有什么好怕的?”

  秦碧柔的话给赫玉瑶吃了一颗定心丸,她抚了抚狂跳的心口,怒道:“这个赫云舒,死了还要来吓唬我,真是阴魂不散!”

  说着,赫玉瑶便伸手去拿箱子里的一串红珊瑚,可她的手刚刚伸进去,居然被抓住了,再一看,“死去”的赫云舒居然睁开了眼睛,冷冷地看着她。

  一时间,赫玉瑶只觉得手腕上冰凉一片,她大叫道:“鬼啊!”tqr1

  “快来,随我一道去阴曹地府。”

  “不!我不!母亲,快救我!”赫玉瑶连声哀嚎道。

  一旁的秦碧柔早已被先前的那一幕吓得六神无主,眼下听到赫玉瑶如此说,也顾不得其他,忙去拉赫玉瑶。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二人使尽全力,可还是没有挣脱。

  就在二人慌乱不已的时候,攥在赫玉瑶手腕上的手松开了,二人跌坐在地。二人从地上爬起来,再也顾不得其他,大叫着向外面跑去。

  二人跑出去没多远,便有护院举着火把闻讯赶到。

  “夫人,大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秦碧柔二人相视一眼,皆在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惊恐。

  可有下人在此,秦碧柔稍稍定了定心,道:“深夜难寐,本夫人陪着大小姐出来转转。”

  就在这时,赫玉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白影闪过,她不免联想到刚刚自己的手腕被攥住的那一幕,几乎是下意识地,她往自己的手腕上看了看,这一看,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她的手腕上,居然全是血迹!

  赫玉瑶顿时便失控了,趴在地上哭爹喊娘,怎么也劝不住。

  旁边的护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咦,什么味道,这么难闻?”

  众人理所当然地朝着赫玉瑶看过去,借着火把的光亮,众人清楚地看到,赫玉瑶的裙子已经湿了大半,一股腥臊难闻的气味从那里散发出来,被风一吹,那难闻的气味向四周弥漫,惹得众人忍不住捂紧了鼻子。

  秦碧柔见状,忙挡住他们的视线,厉声道:“胡乱看些什么,还不去那边的马厩里看看,定是那清理马厩的马夫不用心,才会有这么大的味道。”

  护院们不敢多言,忙朝着西侧马厩的方向走去。

  他们刚刚转过身,赫玉瑶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惊叫着向前面跑去。

  顿时,赫玉瑶就变成了“行走的味道”,所到之处,众人无不捂紧了嘴巴。

  秦碧柔顾不得别的,忙朝着赫玉瑶追了过去。

  赫云舒坐在房顶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看到这一幕,她忍不住撇了撇嘴,道:“这就吓跑了,我还没放大招儿呢。”

  “可别,你的大招儿放出来,我也吓跑了。”说着,苏傲宸拦腰扛起赫云舒,从房顶上一跃而下。

  他把赫云舒丢进屋子里,道:“赶紧去洗洗,你这一身,也太吓人了。”

  赫云舒低头瞧了瞧自己的白衣服和上面的红色番茄酱,道:“不吓人啊,哪里吓人了,留着多好看啊。白里带红,正是好颜色啊。”

  苏傲宸突然靠近,道:“你不愿意洗,难不成,是在暗示我,让我代劳?”

  闻言,赫云舒不说二话,一溜烟儿跑了进去,哐当一声关上了房门,很快里面便传来水声。

  苏傲宸微微一笑,转瞬便有一股凉意自脚底生起,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窖。该死的百里姝,可真是坑苦了他了。

  他站在门外,冻得直打哆嗦。

  故而当赫云舒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傲宸浑身颤抖的画面。

  她狐疑地走近,道:“你怎么了,现在的天气没这么冷啊。”

  苏傲宸不回答她的话,只是说道:“你既无事,那我便走了。”

  赫云舒挡住他的去路,那探寻的目光将他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遍:“不对,你今天这样很不正常。你这冷,莫不是和我有关?”

  说着,赫云舒的手摸上了苏傲宸的肩膀。

  片刻后,苏傲宸不只是身体颤抖,就连牙齿也跟着直打颤。

  赫云舒一笑,道:“看来,这就是百里姝的功劳了。也就是说,我越靠近你,你不会觉得燥热,反而会觉得冷?”

  苏傲宸扭过脸,不愿说话。这件事说出来也太羞耻了些,若是浑身燥热他还可以忍耐,可这冷却是怎么也忍不了的。

  见他不说话,赫云舒却是起了恶作剧的心思,纤手微抬,摸上了苏傲宸英挺的脸颊。

  苏傲宸身子一僵,只觉得自己就快要变成冰坨坨了。凭着最后的一丝意识,苏傲宸后退一步,尔后运起轻功,消失不见。

  赫云舒立在原地,看着苏傲宸仓惶逃走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百里姝这一招儿,果然够狠。

  一夜无事,赫云舒睡得格外香甜,直到太阳爬了老高才悠悠醒来。

  简单梳洗之后,赫云舒走到了院子里。

  这时,她听到院门外有些鬼鬼祟祟的声音。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