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希望落空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三皇子认出她了!

  瞬间,秦碧柔只觉得有一道闷雷在自己的脑袋里轰然炸开,在这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她的脑袋有些恍惚,好半天才抬起头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燕永奇。

  同样地,赫玉威亦是一副面如死灰的表情。

  燕永奇嘴角含笑,看看秦碧柔,又看看赫玉威,道:“你们这是……被设计了吧?”

  毕竟,即便是再禽兽不如的儿子,也不会将自己的母亲送给别人享用。

  赫玉威身子一震,自从出事之后他的脑子里除了慌乱还是慌乱,根本没有一刻是清醒的,眼下听燕永奇如此说,他混沌的思维开始渐渐明朗。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对了呢,是从赫云舒出现开始,这一切的症结,就在赫云舒的身上。他原本是想要设计赫云舒,没想到却落得这样悲惨的下场。

  到了这时,赫玉威终于幡然醒悟,赫云舒一直在扮猪吃老虎,他被她天真无邪的假象欺骗了,而且,欺骗得如此彻底。

  想到这一层,赫玉威的神情愤愤的,双拳紧攥,一双眼睛几乎要冒火。

  这时,燕永奇站起身,拍了拍手,道:“好了,事情做到这个份上本皇子已经是仁至义尽,至于这其中的阴谋诡计,你们自己去查就是。另外,本皇子已经通知了赫大人,想必他很快就来带二位回去了。”

  “不!不要!”秦碧柔本能的嘶吼道。

  若是赫明城知道了今日这一遭,她以后还怎么在赫家立足?这于她而言,无异于灭顶之灾。她秦碧柔决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极度的恐惧之下,秦碧柔跪爬到燕永奇脚边,抓着他的衣角哀求道:“三殿下,我求求你了,这件事情一定不能让我家老爷知道!”

  赫玉威见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道:“求三殿下高抬贵手,不要声张此事。”

  燕永奇伸手轻轻拽回自己的衣角,瞥了二人一眼,道:“求人,自当有求人的姿态。”

  二人一愣神,异口同声道:“我愿做牛做马,供三殿下差遣。”

  燕永奇回身,轻笑一声,道;“想给本皇子当牛做马的人多了去了,用不着二位。不过,眼下倒真是有一件事情,只有二位能做到,倒是不知道二位愿不愿意。”

  “愿意!愿意的!”二人忙不迭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闻言,燕永奇脸上的笑意渐渐敛去,冷声道:“大婚那日,本殿下要在三皇子府看到赫云舒。”

  “那玉瑶……”秦碧柔迟疑道。

  “赐婚圣旨已下,赫玉瑶便是本殿下的正妃,此事,断不会更改。”

  闻言,秦碧柔忙表明自己的态度:“三殿下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做好的。”

  “记住你的话,若不然今日之事,赫大人必会知晓。”

  “是。”二人唯唯诺诺地应道。

  听着二人的许诺声,燕永奇不觉嘴角含笑。两个蠢货,还真当他会娶赫玉瑶吗?真是天真得可以!他费劲心机把赫云舒的婚期改在与他同一日,可不只是为了把她弄到府中那么简单。原本还想着要命人收买赫府的丫鬟小厮,没想到今天倒是有了这样的机遇,倒省了他好大的麻烦。

  之后,燕永奇含笑离开。

  直到屋子里只剩下他和秦碧柔两个人,赫玉威才敢从地上爬起来,将门关好之后便跪在了秦碧柔的面前,头深深地低了下去,凄哀道:“母亲!”

  再往后,他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秦碧柔整了整身上凌乱的衣衫,竭力装作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威儿,不要紧的。你记着,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你我母子二人不过是出来买些东西而已。其他的任何事情,都和我们没有任何关联,记住了吗?”

  赫玉威重重地点点头,双拳紧攥,他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母亲,我记住了。”

  见赫玉威的情绪很不稳定,恐怕回赫府之后会被人看出破绽,秦碧柔便继续待在这房间之中,一直在开导赫玉威。

  不远处的一家茶楼里,赫云舒看着面前悠然品着茶的苏傲宸,道:“你都喝了这老半天的茶了,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总该告诉我了吧。”

  苏傲宸重重地放下茶杯,冷眼看向赫云舒:“你竟敢与别的男人一道出门?”

  赫云舒愣了愣,她怎么就不能跟别的男人一起出门了。再说了,赫玉威也不是别的男人,他是她名义上的哥哥。

  “我说得不对?”苏傲宸倾身而下,盯着赫云舒说道。

  “没有,你说的很对啊,我正要给你鼓掌呢。”赫云舒一本正经地说道。

  “若没有我,今日这一遭你准备如何应对?”

  “把那大胖子狠揍一顿,然后再告诉他是赫玉威让我这样做的,又简单又粗暴,简直不能再好了!”

  她这话一说完,苏傲宸的脸色却比刚才更难看了。

  赫云舒想了想,她说的没什么不对的啊。

  她恍神的瞬间,苏傲宸挑起了她的下巴,道:“你竟还想碰别的男人?”

  “你耳朵有毛病吧!我说的是揍,不是碰!”

  “若是要揍人,还能不碰到?”

  好吧,你强你有理!

  赫云舒瞅准一个空子,猫着腰准备离开。

  “你可知,我从窗口扔进去的那个女人,是谁?”

  身后,传来苏傲宸略带蛊惑的声音。

  赫云舒脚步一顿,随口道:“左不过是从哪个青楼里抢来的,还能是谁?”

  “不对,再猜!”

  不对?赫云舒狐疑地转过身,片刻后惊讶道:“你该不会是绑了赫玉瑶吧?”

  苏傲宸邪魅地一笑,摇了摇头。

  还不对?不应该啊,若是换成了赫玉瑶,赫玉威对那贺添福所说的送自己的妹妹给他就还成立,只不过是换了一个而已。可这一换,就足以让赫玉威懊恼而死。

  看着苏傲宸玩味的眼神,赫云舒脑中灵光一现,双眼圆睁:“你该不会……”

  “没错,我绑了秦碧柔。”苏傲宸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原本是准备绑赫玉瑶的,可是我转念一想,似乎绑了秦碧柔,会更好一些。”

  听罢,赫云舒惊得差点儿咬掉自己的舌头,过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tqr1

  天色将暗时,秦碧柔母子二人趁着无人注意,悄悄回了赫府。

  回府之后,在秦碧柔的嘱托之下,赫玉威去了赫明城的书房。

  见赫玉威前来,赫明城微抬双眸,道:“去哪儿了?”

  赫玉威竭力用平静的语气说道:“回父亲的话,儿子随母亲去街上走了走。”

  “难为你有这份孝心,也不枉为父对你颇为看重。这些时日,学业可还顺利?”

  “劳父亲挂念,一切都好。”

  赫明城看着赫玉威,眸中满是希冀:“眼下你务必要专心学业,待你学有所成,才有跻身仕途的资本,我的话,你能明白吗?”

  “儿子明白。”赫玉威咬咬牙,说道。

  “好了,今日一路奔波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闻言,赫玉威如获大赦,转身就走。

  这时,赫明城叫住了他:“威儿,这次告假,何时回去?”

  赫玉威身子一震,双眼微闭,他是再也回不去嵩阳书院了,可眼下他如何敢提及,只得回身应道:“姐姐大婚之后,儿子便回去继续学业。”

  “那就好,学业为重。”赫明城叮嘱道。

  “是,父亲。”迎着赫明城热忱的目光,赫玉威颔首应道。

  尔后,他转身离开。

  出了书房,一阵彻骨的冷意袭来,冻得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这时,赫玉威才发现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被风一吹,冷得骇人。看着漆黑的天幕,他的眸中,恨意毕现。

  虽然整个下午母亲都在告诫他不要再找赫云舒的麻烦,可是这口恶气就聚在心口,他如何能够咽得下?不过是一个下午的功夫,他便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按照他的计策,此刻生不如死的应该是赫云舒,而不是他赫玉威。这巨大的落差让他愤恨不已,积聚在心中便成了愤怒,渐渐地,一个阴谋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成型。

  借着夜色的掩护,赫玉威悄悄出了府。

  不远处的一个高楼上,苏傲宸临风而立,看到匆忙离府的赫玉威,他冷声吩咐道:“跟着他。”

  很快,前去跟踪的人传回消息:“赫玉威去了黑市,而他所要买的东西,就是眼镜王蛇。”

  眼镜王蛇,那可是蛇类中最毒的一种,但凡是被它咬伤,即便是大罗神仙也无能为力。

  苏傲宸的双拳渐渐攥紧,他果然没有料错,赫玉威咽不下这口气,必定会再找机会害赫云舒。只是他没有想到,赫玉威竟然要用这么狠毒的法子。既是如此,那便让他亲尝恶果吧。

  苏傲宸嘴角轻扬,对着身后的人吩咐了什么。

  这一夜,赫云舒睡得格外警惕,可是直到第二天早上,什么也没有发生。

  赫云舒狐疑地坐起身,不应该啊,这秦碧柔吃了那么大的亏,怎么就没人来找她的麻烦呢?

  就在赫云舒诧异的时候,院外传来一阵哭爹喊娘的哀嚎声。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