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寻毒蛇,害云舒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赫云舒起身打开院门,循声望去。

  只见在前方不远处,赫玉威正仓皇逃窜,在他的身后,有一条手腕粗的长蛇正追着他跑。

  赫云舒定睛一看,那竟是眼镜王蛇。

  见状,她眸色微冷,照理说这眼镜王蛇素来生活在丛林之中,鲜少出现在人类聚居的地方,眼下这眼镜王蛇出现在这里,必是有人刻意为之。

  很快,赫玉威的叫声便引来了不少家丁的注意。

  片刻后,秦碧柔和赫明城也得到消息赶了过来。

  眼见着赫玉威已经跑得精疲力尽,赫明城忙吩咐道:“来人,拿棍子、取热水、找火把,但凡是能杀死这蛇,用什么法子都成!能杀死此蛇者,奖黄金百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赫明城的话音刚落,便有家丁取来了家伙,对付着那条蛇。

  可那条蛇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扭着身子灵巧地躲过了众人的攻击,依然直直地奔着赫玉威而去。

  看着这一幕,秦碧柔只觉得目眦欲裂,她看到赫云舒在一旁,忙奔过去,扬手指着赫云舒怒斥道:“你不是功夫好吗?还不赶快去抓蛇!”

  赫云舒两手一摊,道:“那可是眼镜王蛇,被它的毒牙碰一下就没命了,我可没这个胆子。”

  秦碧柔急红了眼,哪里还顾得上这些,扑上来就要抓赫云舒,被赫云舒闪身躲过。

  赫云舒冷眼看向她,道:“你有这功夫和我纠缠,倒不如想想该怎么去救你的儿子!”

  说话间,许是赫玉威看到了秦碧柔,竟然朝着这个方向跑了过来。

  看着儿子越来越近,秦碧柔悄悄退到赫云舒身后,在赫玉威快来的时候猛然推了赫云舒一下。

  赫云舒身子一个不稳,向前倒去。

  眼看着赫云舒的身子就快要挨上那条蛇,秦碧柔欣喜不已。只要这蛇咬伤了赫云舒,那么她儿子就安全了。

  就在这时,赫云舒竟然单手支地,将整个身子撑了起来,落在了另一边。尔后,她迅速从腕间取出匕首,手起刀落,那蛇的头和身子就分离开来,鲜血溢出,染红了下面的土地。

  做完这一切,赫云舒快速退出了几步远。

  这时,眼见着最大的威胁已经解除,再看向那条断蛇,赫玉威心有余悸,愤恨不已。这条蠢蛇,他原本是想把它扔到赫云舒的院子里,可谁知这蛇竟然赖上了他,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盛怒之下,赫玉威蹲下身,准备捏爆那蛇头,以泄心中之忿。

  就在赫玉威的手将要挨到蛇头那一刻,那蛇嘴猛然张开,死死地咬住了他的大拇指。顿时,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

  “啊!”赫玉威惨叫出声。

  片刻后,赫玉威栽倒在地,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原本,看到蛇已经被杀死,众人欣喜不已,谁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赫云舒上前,挥动手中的匕首朝着赫玉威的手指准备砍下去。

  中途,手腕却被赫明城死死拉住。

  “你要干什么?”赫明城咆哮道。

  “不砍掉这手指,他会死。”

  赫明城甩掉赫云舒的手腕,冷声道:“收起你的假慈悲。来人,请大夫!”

  说着,他命人抬起赫玉威,向着他的院子奔去。

  赫云舒站在一旁,嘴角流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她这是怎么了,居然想要救赫玉威?在那一刻,她出手几乎是一种本能。想来也是,这副身体原来的主人和赫玉威可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呢。故而见他有危险便出手相救,是一种本能,与理智无关。

  此刻,赫玉威躺在他自己的床上,嘴唇发紫,整条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紫,最严重的是那被蛇头咬中的手指,已经是黑黑的一片。

  至于那蛇头,早已被胆大的家丁拽了下去,丢在一旁,砸成肉泥。

  看着赫玉威的惨状,秦碧柔慌乱不已,她紧紧地拽着赫明城的袖子,带着哭腔说道:“老爷,你快救救他啊。”

  “已经去请大夫了。”赫明城额头紧皱,亦是担忧不已。这是他唯一的儿子,若他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赫家可就全无指望了。

  秦碧柔趴在赫玉威的床榻旁,哭个不停。

  这时,大夫匆匆赶来。乍一看赫玉威的手臂,大夫毫不留情地说道:“被蛇咬上的时候,为何不当机立断砍掉他的手指?”

  赫明城一愣,这时便听到那大夫说道:“若最初砍掉那手指,还可保住他的这条胳膊。可眼下,须得下猛药,即便如此,也只能保住他的命,至于他的这条胳膊,是万万保不住的。幸亏是被断掉的蛇头咬上,若是被那活着的毒蛇咬伤,令公子此命休矣。”

  说完,大夫将开出的药方递给赫明城。

  就在赫明城的手快要挨上那药方的时候,大夫的手却突然缩了回去,担忧道:“大人,老夫丑话说在前面,这猛药下去,能保住令公子的性命,但这副作用,也是非常大的。至于这副作用是什么,各人体质不同,现在还说不好。用不用这药,大人还需斟酌。”说着,大夫将药方放在了赫明城的手中。

  赫明城握住那药方,又看了看赫玉威的惨状,忙吩咐家丁去抓药。无论如何,保命要紧。

  “弟弟,你怎么样?”这时,赫玉瑶提着裙子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看到赫玉威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手上乌黑一片,她吓得捂住了自己的嘴,哀嚎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tqr1

  然而,秦碧柔和赫明城都沉浸在巨大的悲伤之中,并未回答她的话。

  赫玉瑶抓过一旁的家丁,厉声道:“说!怎么回事?”

  听家丁说完事情的经过,赫玉瑶当即便哭了出来。

  一刻钟后,煎好的药汁灌进了赫玉威的嘴里,他艰难地睁开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人。

  见状,秦碧柔欣喜不已,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去。

  “威儿,你怎么样?”

  “母亲,我的腿怎么动不了?”

  赫玉威的话打断了秦碧柔的欢喜,她惊恐地望着赫玉威的腿,似是下了好大的决心,这才狠了狠心掐了下去,可赫玉威的脸上,神色如常,并未感到丝毫的疼痛。

  秦碧柔求救般的眼神看向了赫明城,赫明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去。

  秦碧柔攥紧了手中的帕子,长长的指甲深深地陷进了掌心,渗出的鲜血染红了那素白的帕子,可她却浑然不觉。

  突然,她愤而起身,向外面冲去。

  赫玉瑶猛然想到了什么,追了上去。

  二人一前一后,如离弦的箭一般奔向了赫云舒的翠竹苑。

  赫云舒坐在院子里正无聊,这时秦碧柔和赫玉瑶便冲了进来。

  秦碧柔一进来,便扬手指向赫云舒,歇斯底里道:“你这个贱人,竟敢残害我的威儿!”

  赫云舒站起身,冷笑道:“你胡说什么!”

  “胡说?那条蛇定然是你找来的,你记恨我也就罢了,为何要害他?”

  “我没有害他。”赫云舒面无表情地说道。

  “哼,在这赫府除了你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弄一条蛇进来,此事就是你做的。你还我的威儿!”说着,秦碧柔挥舞着血淋淋的双手朝着赫云舒扑了过来。

  赫云舒牢牢抓住她的手腕,冷声道:“你别忘了,那蛇是被我杀死的。若是赫玉威不去抓那蛇头,他根本就不会中毒。”

  瞬间,秦碧柔猛然想起,赫云舒原本是想挥刀砍掉威儿的手指的,照着那大夫的说法,这是最好的办法。可是,被赫明城阻止了。转念间,这缕疑思便被她狠狠否决:“是你!是你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明明是你弄来那条蛇害了威儿,却还假惺惺地出手相救,妄图让我们对你感恩戴德,你好狠毒的心思!”

  赫云舒自嘲地笑了笑,她居然还和秦碧柔讲起道理来,她是糊涂了吗?她甩掉秦碧柔的手腕,怒声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若不信,自然可以去查。可你若再敢胡搅蛮缠,当心我对你不客气!”

  “不客气,你要怎样对我不客气?”秦碧柔双手撑着桌沿,冷声道。

  赫云舒揉了揉酸胀的额头,不愿再和她废话,起身向外走去。

  赫玉瑶上前去拦,她便闪身一躲,从赫玉瑶的身侧绕了过去,一路出了赫府。

  秦碧柔跌坐在地,捶胸顿足,狠毒地咒骂着赫云舒。

  赫玉瑶也不示弱,二人你一言我一语,骂了起来。

  突然,赫明城身边的小厮走了进来,冲着二人躬身施礼,道:“夫人,大小姐,老爷请二位去书房。”

  秦碧柔擦了擦脸上的泪,问道:“何事?”

  “小的不知。”那小厮恭敬地应道。

  秦碧柔和赫玉瑶相携着站起身,不由得面面相觑,在这个当口,为何要让她们二人去书房?

  二人狐疑地起身,一道去了赫明城的书房。

  秦碧柔前脚刚踏进去,赫明城便看见了她。顿时,赫明城脸上怒容毕现,他抄起手旁的砚台,朝着秦碧柔狠狠地砸了过来!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