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846章 你是谁?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不知过了多久,燕风离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海芷兮瞪了他一眼,嗔道:“你怎么跟疯了似的?”

  燕风离扁扁嘴,委屈巴巴道:“你也不算算,我这都多少日子没见你了。我说想见你,你说怕打草惊蛇,让我忍,我忍了这许久,着实是忍得辛苦。”

  说着,他捉住海芷兮的手,摇来晃去,活脱脱一副撒娇的模样。

  海芷兮哭笑不得,哄道:“你先去前厅招待客人,你若是再不去,他们指不定要怎么说你呢。”

  “随他们说去,我有媳妇就好了。”

  说着,燕风离一把抱住海芷兮,一双手就不怎么老实了。

  海芷兮也是无语,她踹了燕风离一脚,没好气道:“快出去招待客人!”

  燕风离这才找着了一些踏实的感觉,眉开眼笑道:“遵命,女皇陛下!”

  说完,他在海芷兮的脸上啄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海芷兮坐在床边,看着他那依依不舍的背影,唇角不禁荡开一抹笑容。

  说起来,他对她真的很好。

  如此想着,海芷兮慢慢掀开外面刺绣精美的嫁衣,去看里面同样红艳艳的衣裳。

  那上面的刺绣虽然皱巴巴的,却是他一针一线绣上去的。

  虽然凤凰绣的还不如一只鸡好看,但她就是觉得漂亮。

  说起来,今日就是她的大婚之日。

  连日来绷紧的神经,似乎唯有在这一刻才有了片刻的松懈。

  却也不敢,彻底的松懈。

  无论何时,都要保持警惕,不可松懈。

  因为当他们松懈的时候,对方就会趁虚而入。

  海芷兮想到这里,莫名觉得有些阴森。

  她猛然抬头,就看到眼前多了一个人。

  此人通身黑色,只露出两只眼睛,他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看着她,似乎已经很久了。

  可她,却一直都没有发觉。

  海芷兮暗觉不妙,顿时便起身,警惕道:“你是谁?”

  那黑衣人桀桀地笑了几声,阴仄仄道:“愚蠢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就放弃海族的传承,着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若是想改变,现在还有机会。”

  “你想做什么?”

  黑衣人用一种商量的口吻说道:“不如,让你杀了燕风离,如何?”

  “你休想!”

  “是么?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你来代替他去死了。”说完,黑衣人飞身上前。

  “来人!”海芷兮大喊,但已经迟了。

  黑衣人的手摸上她的脖子,凉意无比。

  更让她诧异的是,刚刚她明明施展了催眠术,可她那无往不利的催眠术,居然对这黑衣人全无用处。

  黑衣人看了看她,警告道:“收起你的鬼把戏,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你若要杀我,便不会同我废话。”

  黑衣人眸色一凛:“那你应该庆幸你对我还有用。否则,要你的命,不过是举手之间。”

  说完,黑衣人手上用力,带着海芷兮破窗而出。

  按照他的计划,他会把海芷兮带离此处,关押起来,日后再慢慢图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一出去,他就愣住了。

  (本章完)

  不知过了多久,燕风离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海芷兮瞪了他一眼,嗔道:“你怎么跟疯了似的?”

  燕风离扁扁嘴,委屈巴巴道:“你也不算算,我这都多少日子没见你了。我说想见你,你说怕打草惊蛇,让我忍,我忍了这许久,着实是忍得辛苦。”

  说着,他捉住海芷兮的手,摇来晃去,活脱脱一副撒娇的模样。

  海芷兮哭笑不得,哄道:“你先去前厅招待客人,你若是再不去,他们指不定要怎么说你呢。”

  “随他们说去,我有媳妇就好了。”

  说着,燕风离一把抱住海芷兮,一双手就不怎么老实了。

  海芷兮也是无语,她踹了燕风离一脚,没好气道:“快出去招待客人!”

  燕风离这才找着了一些踏实的感觉,眉开眼笑道:“遵命,女皇陛下!”

  说完,他在海芷兮的脸上啄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海芷兮坐在床边,看着他那依依不舍的背影,唇角不禁荡开一抹笑容。

  说起来,他对她真的很好。

  如此想着,海芷兮慢慢掀开外面刺绣精美的嫁衣,去看里面同样红艳艳的衣裳。

  那上面的刺绣虽然皱巴巴的,却是他一针一线绣上去的。

  虽然凤凰绣的还不如一只鸡好看,但她就是觉得漂亮。

  说起来,今日就是她的大婚之日。

  连日来绷紧的神经,似乎唯有在这一刻才有了片刻的松懈。

  却也不敢,彻底的松懈。

  无论何时,都要保持警惕,不可松懈。

  因为当他们松懈的时候,对方就会趁虚而入。

  海芷兮想到这里,莫名觉得有些阴森。

  她猛然抬头,就看到眼前多了一个人。

  此人通身黑色,只露出两只眼睛,他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看着她,似乎已经很久了。

  可她,却一直都没有发觉。

  海芷兮暗觉不妙,顿时便起身,警惕道:“你是谁?”

  那黑衣人桀桀地笑了几声,阴仄仄道:“愚蠢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就放弃海族的传承,着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若是想改变,现在还有机会。”

  “你想做什么?”

  黑衣人用一种商量的口吻说道:“不如,让你杀了燕风离,如何?”

  “你休想!”

  “是么?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你来代替他去死了。”说完,黑衣人飞身上前。

  “来人!”海芷兮大喊,但已经迟了。

  黑衣人的手摸上她的脖子,凉意无比。

  更让她诧异的是,刚刚她明明施展了催眠术,可她那无往不利的催眠术,居然对这黑衣人全无用处。

  黑衣人看了看她,警告道:“收起你的鬼把戏,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你若要杀我,便不会同我废话。”

  黑衣人眸色一凛:“那你应该庆幸你对我还有用。否则,要你的命,不过是举手之间。”

  说完,黑衣人手上用力,带着海芷兮破窗而出。

  按照他的计划,他会把海芷兮带离此处,关押起来,日后再慢慢图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一出去,他就愣住了。

  (本章完)

  不知过了多久,燕风离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海芷兮瞪了他一眼,嗔道:“你怎么跟疯了似的?”

  燕风离扁扁嘴,委屈巴巴道:“你也不算算,我这都多少日子没见你了。我说想见你,你说怕打草惊蛇,让我忍,我忍了这许久,着实是忍得辛苦。”

  说着,他捉住海芷兮的手,摇来晃去,活脱脱一副撒娇的模样。

  海芷兮哭笑不得,哄道:“你先去前厅招待客人,你若是再不去,他们指不定要怎么说你呢。”

  “随他们说去,我有媳妇就好了。”

  说着,燕风离一把抱住海芷兮,一双手就不怎么老实了。

  海芷兮也是无语,她踹了燕风离一脚,没好气道:“快出去招待客人!”

  燕风离这才找着了一些踏实的感觉,眉开眼笑道:“遵命,女皇陛下!”

  说完,他在海芷兮的脸上啄了一下,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海芷兮坐在床边,看着他那依依不舍的背影,唇角不禁荡开一抹笑容。

  说起来,他对她真的很好。

  如此想着,海芷兮慢慢掀开外面刺绣精美的嫁衣,去看里面同样红艳艳的衣裳。

  那上面的刺绣虽然皱巴巴的,却是他一针一线绣上去的。

  虽然凤凰绣的还不如一只鸡好看,但她就是觉得漂亮。

  说起来,今日就是她的大婚之日。

  连日来绷紧的神经,似乎唯有在这一刻才有了片刻的松懈。

  却也不敢,彻底的松懈。

  无论何时,都要保持警惕,不可松懈。

  因为当他们松懈的时候,对方就会趁虚而入。

  海芷兮想到这里,莫名觉得有些阴森。

  她猛然抬头,就看到眼前多了一个人。

  此人通身黑色,只露出两只眼睛,他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看着她,似乎已经很久了。

  可她,却一直都没有发觉。

  海芷兮暗觉不妙,顿时便起身,警惕道:“你是谁?”

  那黑衣人桀桀地笑了几声,阴仄仄道:“愚蠢的女人,为了一个男人就放弃海族的传承,着实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若是想改变,现在还有机会。”

  “你想做什么?”

  黑衣人用一种商量的口吻说道:“不如,让你杀了燕风离,如何?”

  “你休想!”

  “是么?既然如此,那就只能由你来代替他去死了。”说完,黑衣人飞身上前。

  “来人!”海芷兮大喊,但已经迟了。

  黑衣人的手摸上她的脖子,凉意无比。

  更让她诧异的是,刚刚她明明施展了催眠术,可她那无往不利的催眠术,居然对这黑衣人全无用处。

  黑衣人看了看她,警告道:“收起你的鬼把戏,不然,我不介意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你若要杀我,便不会同我废话。”

  黑衣人眸色一凛:“那你应该庆幸你对我还有用。否则,要你的命,不过是举手之间。”

  说完,黑衣人手上用力,带着海芷兮破窗而出。

  按照他的计划,他会把海芷兮带离此处,关押起来,日后再慢慢图谋,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一出去,他就愣住了。

  (本章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