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9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一句话就将优势拉了回来,柳如眉的面上也带着些明显的得意:“其他的不说,你要是真的把他搅和进去,他的现任女朋友,也就是你闺蜜的另一个闺蜜,她也不会放过你吧!”

  陈依依内心“呵呵”两声,面上却还是带着笑容:“前辈您知道得真多。不过前辈,您是不是忘了,魏霆作为凌菲的妹夫,他要是真的去曝光的话,凌菲能不给他收拾烂摊子,护着他安然无恙吗?”

  “行啊,那你去找他吧!”柳如眉丢下这么一句话,起身就往楼上走。

  她是谁?她可是柳如眉,能被人激将吗?

  “不要啊,仙上。”陈依依立马扑上去抱大腿,“仙上,我这不是说要是您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我才去找魏霆的嘛!要是您有时间的话,我当然还是希望由您来出面。再没有比您更合适的人了。”

  “行了,行了,不就是让我帮个忙吗,需要弄得这么复杂吗?”柳如眉将被她抱着的小腿从她怀里抽了出来,“反正我最近闲着无事,要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您请说。”

  “去帮我从墨染房里偷几壶酒来。”

  陈依依立马就僵住了。不过转念一想,比起给魏霆曝光惊天秘密之后收拾烂摊子,好像让凌菲去墨染哪里讨几壶酒更简单一点?

  几乎是只犹豫了一下,陈依依立马就答应了。

  千恩万谢的陈依依正准备逃离让她喘不过气来的“菡萏水榭”,就听到后面的柳如眉又叫住了她。

  她转过身来,就看到柳如眉靠在楼梯扶手上,正抱胸看着她:“其实就是几个凡人而已,大不了就是有些官职在身,真的要处理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你知道凌菲为什么让你来求我吗?”

  陈依依诚实地摇头:“不知道。”

  也没有想过。

  但是被柳如眉这么一提醒,陈依依确实是觉得不太对劲。凌菲说到的那些个理由,看上去有道理,但其实根本就站不住脚。

  如果说佟嘉年不想掺和,是因为他身为“春芳歇”的总裁,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从而影响到牵公司的利益,但是凌菲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她人都已经到了“菡萏水榭”的院门外了,却还是不跟着一起进来。

  原本陈依依以为凌菲是不想欠柳如眉这个人情,免得到时候她狮子大开口,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

  可是听柳如眉这么说,似乎是另有隐情啊!

  “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柳如眉目光下移,停留在了她的小腹处:“真要能解决这事,那可是行善积德的大好事啊!她凌菲已经是半仙了,又有秦川这个靠山,横行三界都不成问题。不过你嘛,因为跟她的关系,平白得了多少好处,这可是大损福报的,相当于你将这一世将下一世,甚至是后面好几世的好运气都给用光了。”

  “所以,凌菲是想让我去做这个善人?”虽然一直都知道凌菲对自己很好,但是这种时时处处被人放在心里重要位置的感觉,还是让陈依依感动得想哭,“不过,前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怎么看,柳如眉也都不是喜欢做好人的神仙啊!

  “那当然是因为我若是提前告诉你,你这么做的话对你好出无穷,就会让你积攒的福报打个折啊!”

  “什么?”还有这么一说的吗?陈依依猛然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随着她的视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然而,柳如眉却像是报复成功一般,哈哈大笑着上楼去了。

  见陈依依呆呆地站在远处,一脸受了莫大打击的模样,苏檀语走了过来,安慰性地拍拍她的肩膀:“其实也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就算会打折扣,但是打得折扣也不大。以后再在别的地方补上就是了。”

  陈依依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得到安慰。

  那不还是打了折扣嘛!

  这柳如眉可真是讨厌,她这就是故意膈应人的。然而她还没有办法硬气地干脆拒绝向她求助。

  一直等在“菡萏水榭”门口的凌菲,在看到陈依依走出院门来,却是一副垂头丧气地模样,奇怪地问:“柳如眉拒绝了?”

  不应该啊!

  虽然柳如眉不像秦川一样,以天下为己任,但身为女仙,却颇有些愤世嫉俗。别的事她未必会管,但这种牵扯到幼女被猥亵,甚至受到更大伤害的事,是不太可能会袖手旁观的。

  再说了,要是柳如眉真的是个冷血无情的,秦川也不太可能一再容忍她在自己身边闹腾。

  陈依依有气无力地爬上车,问:“你没听到吗?”

  凌菲摇头:“院子设了结界,我在院外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她说什么了?”

  “她答应了。”陈依依趴在方向盘上,叹了口气,才慢慢打起精神来开车掉头。

  “她答应了?”凌菲更加觉得奇怪了,“她既然都已经答应了,那你怎么还是不开心?她提了什么条件?”

  “她让我去‘翠微园’偷几壶酒。”

  “那好办。”凌菲说,“回头我去准备些好东西,你拿去送给墨染,他应该会答应给你的。”

  “哦。”陈依依应了一声,依然蔫蔫的。

  “你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柳如眉怎么你了?”凌菲说道,“你赶紧停车,就你这情况,可别把车开到池子里去了。”

  自从他们搬到山庄里住之后,这边是挖了一个又一个的池子,因为水池挖得太多,影响到了这附近的地下水,莲花村以及附近好几个村的水井都下降了不少。今年的水田也都干了,弄得大家以为今年要大汗了。

  因为这事,秦川可没少费神。

  “凌菲。”陈依依突然停下了车,扑过来就抱住了好友,“你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我……我……”

  “你什么你啊?”凌菲大概是猜到柳如眉跟她说什么了,“你要以身相许啊?那就不用了,我自己有身体,不需要夺舍你的。”

  “你说什么呢!”陈依依被她逗笑了,“我是说,以后我不管生几个孩子,让他们认你做干妈。”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