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你别拽我了。”凌菲抓住陈胜男的手,“你拽我去也没用,我现在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去见了他们也没用。”

  陈胜男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有些尴尬地松开了手。

  这段时间以来,让他们习惯了凌菲的无所不能,还有那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钱财,骤然听到凌菲说没钱了,陈胜男也跟着懵了。

  “抱歉啊!这件事,是我们为难你了。”

  “不是。”凌菲说,“我也就是暂时的手头紧,钱都拿去做别的用了,你们给我半年……哦不对,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就够了。总之呢,年前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抱歉啊,给你带来困扰了。”陈胜男没有因为她的话开心起来,“我没有想到我们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们会想办法的。”

  看着陈胜男有些颓丧的背影,凌菲突然叫住了她:“等等。”

  陈胜男问:“还有事?”

  凌菲问:“你打算去哪里弄钱啊?是拿出自己的全部家底,还是去募捐或者融资、借贷啊?”

  “总之,我们会想办法的。”陈胜男说,“毕竟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不应该让你承担所有的压力。”

  “你们想办法,你们能想什么办法啊?凑个百八十万的?呵,连我这个图书馆的规模都弄不出来。”凌菲突然想到了什么,找她招招手,“你,过来。”

  “干嘛?”陈胜男满腹狐疑,却还是走了过来,“我觉得你们的想法或许也没错。”

  陈胜男莫名其妙:“什么想法啊?”

  “捐赠啊!”凌菲朝她勾勾手指,等到陈胜男已经凑到了面前来了,她说,“你应该知道‘菡萏水榭’来了个大明星,对吧?”

  “知道啊!”陈胜男点头,“不是来了两个吗?一男一女,都是当明星。难道你是要我去问他们要……不行,不行,这不行。”

  陈胜男一边摆手,一边后退:“捐款献爱心是好事,但要是逼迫别人做好事,那就是强人所难了,这种爱心,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愿意。”

  “你管他自愿还是被迫呢?有钱不就行了。”凌菲勾着她的脖子,往景区外走去,“她这个时候应该不在家里,等一会吃晚饭的时候,你来‘清辉馆’找她。要是不想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事的话,那你就去‘菡萏水榭’守株待兔。不管你们需要多少钱,只管放心大胆地问她要。以她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一定能帮你们找到愿意捐助的好心人的。”

  能找不到吗?都已经将变色龙给了她跟陈依依了,随便让变色龙偷偷潜入哪个名人的家里,偷听个什么豪门秘辛啊,绯闻八卦啊的,然后再让柳如眉去勒索,大把的钞票不就来了?

  “还是不要了,毕竟不是什么正当的手段。”陈胜男坚决摇头,“原本我们办学校是行善积德的大好事,没必要搞出来一地鸡毛。”

  “行,是我低俗了,行吧?”凌菲松开搂着她的手,挥了挥,“那你回去等消息吧!三个月内,我会把钱准备好的。”

  “如果……”

  “没有如果。”凌菲摆摆手,头也不回地说,“你要是有这个闲工夫,就好好操心一下端午节怎么安排吧!可以跟陈依依他们这边配合一下。这次的活动参加的年轻人应该挺多的,你和闻老师不是想推广传统文化吗?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给你们自由发挥一下。”

  “行,我知道了,我回去就跟闻老师商量一下。”

  “商量好了不用找我,去找陈依依就行。这事她负责。”

  “那你负责什么啊?”

  “我?我负责……我负责……你管我负责什么呢!”

  还一大堆的事等着她去做呢!

  别的不说,就魏霆求她的那事,她还没想好怎么跟欧阳倩妮说呢!

  杜莎毕竟和朱丽雅不一样,朱丽雅也就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哪怕倾尽公司的资源捧她,对欧阳倩妮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本质上,她们就没有竞争关系。

  但杜莎跟欧阳倩妮年龄差不多,不说撞型吧,但在公司的资源上面肯定是出于竞争关系的。欧阳倩妮已经拒绝过一次了,虽然那个时候自己的态度也挺随意的,或许欧阳倩妮才没怎么考虑地就给她挡了回来?

  胡思乱想间,不知不觉地就回到了“清辉馆”里。

  “清辉馆”一个人影都不见,她倒在沙发上,一直等到被人拍了下肩膀,才猛地惊醒。

  “你做什么呢?发什么呆呢?”

  “克莱尔?”凌菲惊得坐了起来,“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回来吗?”克莱尔摘下墨镜和帽子,跟包包一起,放在了一边,“我提前将工作都做完了,所以提前回来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叫了你好几声都没理我。”

  凌菲不答反问:“去见过魏霆了吗?”

  “他不是进山里去了吗?我怎么见啊?”克莱尔在她旁边坐下,“怎么,跟魏霆有关?”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克莱尔。

  凌菲撇了撇嘴:“我觉得,这事你还是直接去问魏霆的好。”

  “你先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克莱尔起身走向冰箱,给自己拿了一瓶气泡苏打水,又问凌菲,“你喝什么?”

  “给我一瓶啤酒吧!”

  “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克莱尔顺手又拿了一瓶气泡苏打水,“到底什么事啊?还需要喝酒才能说?”

  凌菲叹了口气,然后简明扼要地将魏霆和杜莎之间的恩怨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再看克莱尔,却见她微微垂着眼眸,面色平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我说完了,你不发表一下看法吗?”凌菲推了推好友,“其实我觉得这整件事里面,魏霆不说完全没错吧,但主要责任肯定是不在他身上的。而且,男欢女爱的,除了他的恋爱不是那么纯粹,其他的,也算不上是小三。毕竟魏霆是在余丹红甩了他队友之后,才确定跟她在一起的。你不会这样就觉得他脏了,决定扔了算了吧?”

  真要是这样的话,凌菲觉得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

  一再地告诉自己,绝对绝对不要再参和克莱尔的感情问题了,这怎么又搅和进来了?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见克莱尔久久不出声,凌菲又催了一次。

  克莱尔终于扭过头来,问:“魏霆是不是小三,那也都是以前的事了,介意不介意都是我的事,你这么着急上火的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你什么时候也成为魏霆的粉丝了?”

  见克莱尔还能开玩笑,显然是没事了。凌菲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急的是杜莎的事。我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跟欧阳倩妮说呢!听她那口气,显然是不太乐意接受杜莎啊!”

  克莱尔耸耸肩:“她要是连这个容人之量都没有的话,那可以考虑让她退出公司的管理层,去专心做她的大明星了。凌菲,你应该搞清楚,你是投资,不是做慈善,大把的钱砸进去,不是为了成全她的贪婪。”

  “不是这个问题。”凌菲说,“毕竟是一开始就说好的,我不插手公司的运营,现在又出尔反尔,总觉得不太厚道。”

  “厚道?做生意你跟我讲厚道?”克莱尔戳着她的脑门说,“凌菲,你脑袋被驴踢了吧?你作为投资人,大股东,她欧阳倩妮想尽办法给你赚钱,这才叫厚道。你真当你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啊?随便她去祸祸?”

  “知道了,别戳了。”凌菲抓住她的手,“这事我会处理好的。虽然我没有答应魏霆吧,不过我也不想以后看到他,就想起来这件事,心里总觉得膈应得慌。至于欧阳倩妮那边,这公司刚成立半年,还在起步阶段,哪能那么快盈利呢?没必要这么早就给人下定论吧!倒是你跟魏霆,原本这事他还没有准备好告诉你,结果就被我先一步说出来了,到时候可别对我有什么芥蒂。”

  “他若是心里坦荡,就不会有什么芥蒂。若是真有芥蒂了,这样小肚鸡肠的人也不配本小姐去跟他计较。”克莱尔喝完了手上的气泡水,摸了摸更加觉得饥饿难耐的腹部,问,“余理呢?怎么没看到他?”

  凌菲挑眉:“饿了?”

  克莱尔点头:“中午去了西餐厅,看到那血淋淋的牛排就没有了胃口。想着干脆早点忙完回来吃。”

  “你忙什么呢?”凌菲一边问着,一边起身朝厨房走去。

  “我打算在这边开个工作室啊!我应该跟你说过这事吧?”克莱尔说,“听说陈依依要将这个村子改造成一个新的影视基地,这要是真成了,估计以后魏霆回常驻这边,我在这边开个工作室,不是方便以后偷情吗?”

  “你这是用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词啊?好端端的谈恋爱,愣是被你说得这么龌龊。”凌菲一边吐槽,一边进厨房那碗盛了一碗莲藕排骨汤,外加一根切好的玉米出来,“过不了多久就吃饭了,你先随便吃点吧!今天余理去学校给两个小家伙开家长会去了,回来肯定会做一顿大餐。一会你让叔叔阿姨都过来。”

  “家长会?”克莱尔戏谑地挑挑眉,起身朝餐厅走去,“你这便宜妈妈做得可真是轻松啊!平时接送不用你,连家长会都有别人替你去。这年纪轻轻的就做起了甩手掌柜,小心以后孩子长大了也不跟你亲。”

  “无所谓。”凌菲耸耸肩,“大不了把他们养大了,再抱几个孩子回来养。只要我养大的孩子足够多,总会有几个孝顺又贴心的。”

  “你不是吧?”克莱尔被她描述的人间炼狱给吓到了,“秦川在外面到底还有多少私生子啊?这养大了一批还有一批,难道他的职业其实是种马吗?专门给人配种的?”

  “克莱尔。”凌菲微微皱眉,“别乱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克莱尔说完这番话的时候,突然就觉得周遭的空气瞬间冰冻住了一般,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直到凌菲的这一声呵斥,她才总算是喘过了气来。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而再慢慢呼出,等到心跳也平缓了一些,才说:“干嘛凶我?你现在的气势真的是越来越足了,刚刚我都被你给吓到了。”

  凌菲再次翻了个白眼。看着站在克莱尔身后,手都要掐住她脖子的灵体,眼神冷冷地逼退了那灵体之后,才说:“那是你自己背后说了人坏话,所以心虚,关我什么事?你先吃吧!我去给余理打个电话。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反正我现在没事,就先帮他把食材准备好了,等他回来就能做菜了。不然还不知道要等到几点才能吃晚饭。”

  “好啊!”克莱尔正优雅地啃着玉米呢,突然又问,“你家那个螃蟹能吃了吗?今天路过一个小吃摊的时候,看到了螃蟹,只是一个个又瘦又小的,看着实在是没意思,但是又被勾起了馋虫。要是能吃了,你去抓几只回来给我做香辣蟹吧!”

  厨房立场传出来凌菲的声音:“你自己去抓吧!穆丹和瑞霖在水上乐园景区,你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陪你去。”

  “他们两个怎么搞到一起去了?”克莱尔拿着块玉米,走到了厨房门口,“我记得穆丹好像对瑞霖有那么点意思吧?这是捅破了窗户纸了?”

  “没呢!”凌菲说,“别看瑞霖平时看着聪明,真遇到这种事了,谁知道也是个木头脑袋。穆丹都要被他气得准备离家出走了。”

  “真的假的?”克莱尔眼珠子一转,打了个响指,“这事就交给我吧!”

  凌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你要做什么?”

  “怎么,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克莱尔啃干净了玉米,拿起桌上的湿巾纸擦了擦手,“不是要去捉螃蟹吗?我我带他们捉螃蟹去啊!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呢,总要做点什么才能够升温。就算瑞霖那根木头没感情,我也要给他生出感情来。哪能让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伤心呢!”

  “你别胡来啊!”凌菲追着提醒,但克莱尔已经跑远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