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干掉会让女皇失去理智的大人物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四色星河汇聚成的涡流中,白光缓缓起伏。高德略略安心,之前的爆发确实是混沌之力蓄积太久,短期内就算人心有动荡,应该也不会把女皇一直摁在社稷之座上。

  今天终于见到了女皇,很遗憾没有看到真容,想必是极美的。女皇表现出的那种……肤浅,现在回想或许是与小丽有关。小丽还真是藏得深呢,都没说过她其实跟女皇关系也很好,女皇完全是以“小丽的朋友”这个身份看待他,所以才放松得像满怀好奇的高中女生吧。

  置身暗手血塔所在的灰境,回想之前的面君,高德对女皇的轻视不仅消散了,还多了一分敬畏。正是那点“肤浅”形成的巨大反差,提醒他女皇是个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就是这么个“肤浅”的女孩子,主动用纤纤弱肩扛起本该动荡溃乱的大明,让震旦人在混沌的压迫下又多了些许喘息余地,自己的退休金之梦也终于有了实现的可能。

  所以暗手就再折腾什么花活了,老实认怂乖乖躺倒,等他渗透到高层再鸠占鹊巢不行吗?

  尖刺大厅里,鹰爪庞火眼杨夫妇,霸刀李和夏侯老头都已经到了。角落里的巨大蜗壳探出魔怪脑袋,北山也早就等在了那。

  “你的那个部下呢?”

  北山沉冷的问,“她可是只吸血鬼,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吸血鬼是四大寇之一,被恶魔之力激活了血脉后极不稳定。你必须把她带过来由我授予魔石,由魔塔帮她遮掩。”

  “事情很复杂,后面再说吧,”高德异常敷衍,在他还没夺得暗手血塔的控制权之前,可不想让吕九眉被暗手控制住,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自己都太危险。

  “那可不行!”北山怒哼,高德没说话,就抱着胳膊与他对视。

  若是往常,高德还得服软,对方终究是高他一阶的暗腕。可现在暗手一副墙倒众人推的惨状,下面根本没什么人用了。他王无敌贸然崛起,连续三次硬刚金钱龟,不仅力敌魔斯达,还强杀沈泽,几乎以一人之力扭转暗手形势。暗手即便怀疑他来历,也不至于蠢到跟他翻脸,稍稍聪明点就知道先利用他。

  既是利用,总得付出点成本,“信任”也是成本之一,北山这个毫无御下之能,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本事的家伙又凭什么来压制他强迫他?

  “王老大带着我们完成了任务,还以为是来领赏的,”霸刀李不忿的道:“没想到还要挑刺,之前不是说了人手由王老大自行调配么?怎么又管得那么宽了?”

  “是啊,我们的报酬呢?”夏侯老头附和,“老大完全是在拼命啊,我们虽然不如老大,却还是一对一跟金钱龟正面对决了的!报酬呢?”

  “是啊,大战了三百回合的!”鹰爪庞肯定的点头。

  “我的脑子有些糊涂,是不是又被金钱龟打爆了头的?”火眼杨揉眉心。

  “你们……”

  北山气得要吐血的样子,喷了好一会血红烟气才缓下了语气。

  “我也只是为她担心,你不要误会。”他用很勉强的语气转圜,“报酬当然是有的,在暗手里,公正公平是第一位。”

  尖刺荆棘喀喇喇垂下,给每人抛下一块魔石。其他人的都是网球大小,高德的却足有拳头大。

  包括高德在内都体验到了魔石的效用,这玩意不是直接增长力量,而是让魂魄更为凝实,可以承受更大力量,相当于提升力量上限。

  高德进灰境之前重新审视过血魔步卒手办,发现渗透压已经从1220提升到了1975,增长了一半还多,难怪能用血魔步卒暂时压制住沈泽。

  就地消化魔石,感应着那股流转在恶魔躯壳与魔石间的力量,高德觉得的确是有股微微的灼热,像是极为缓慢的燃烧。但因为燃烧的只是残留在恶魔躯壳的假魂,而不是烧他的真魂,也就是融在恶魔躯壳中的水晶软泥怪,所以感觉并不清晰。

  消化过程有些漫长,北山不耐烦的出了大厅,高德趁机用感知探查血魔步卒手办的情况。

  暗红光丝中的标签上数字正在不断变换,已经升到了2500……

  2600、2700、2800、2900,等渗透压的数字突破3000时,标签上的“品质”标注骤然有了变化,从蓝色的“精良”变成了紫色的“优秀”。

  是不是到五千或者一万之后,就会变成金色的ssr……不,卓越啊?再之后还有血红色的史诗或者传说?

  消化完毕,最终的数字涨到了3361,高德倒没觉得魂魄有啥变化,而是这层恶魔躯壳更结实了。

  回过神才发现部下早已吸收完,正围着他啧啧称奇。

  “好强……”夏侯老头的感慨很正常。

  “好壮……”霸刀李没敢上手,只是上下打量着心醉神迷的样子。

  “好硬……”火眼杨又拍又捏的一点也不见外,被鹰爪庞一把拉开。

  还真有了明显变化,个头更高更壮了,头上的弯角更粗,更为硕大的肩甲上凸起嶙峋尖刺。背鳍也有了明显感觉,不像之前就是个造型,现在似乎的确有了什么用处。

  总体而言,虽然不如血魔狂怒者那类魔人刑天有压迫感,却也相差不远了。高德感觉只用这个血魔步卒手办,配合表情符金瓜锤和力场盾就能稳胜金钱龟的任何一人,不必再冒着暴露的危险调动其他手办甚至用上凡人之力。

  “都好了吗……呃……”北山回来了,见到雄壮威武的血魔步卒,呆了呆,姿态放得更低了。

  “很好,诸位的力量又上了个台阶,下一次任务又多了几分胜算。”

  暗手还真是危在旦夕了,连他们这样的临时工都紧抓不放,一副尽快用到死的架势。

  “放心,没那么急迫,至少会在几天后。”

  北山粗略的介绍了背景,“沈泽虽死,金钱龟却不会善罢甘休,线人说他们正在策划一个大计划,目标直指某位大人物。还想伪装成是我们暗手所为,让女皇盛怒之下失去理智,不顾中京人心,哪怕掘地三尺也要将我们连根铲除。”

  “既有线人,为何不把线索交给朝廷,让朝廷去对付他们?”高德沉声问,这一次他可不会让北山像上次那样敷衍过去。哪怕是逼出假的说辞,至少能端正双方的态度,现在暗手有求于他。

  “线人愿意传回消息的前提就是不惊动朝廷,”北山很不情愿的道:“交给朝廷办的话,线人自身难保。至于具体情况,自然只有塔里的大人清楚,我也只是个传话人。”

  很好,你终于确认自己的身份了。

  高德稍稍满意,示意继续。

  “既然我们这边提前得知,正是布好陷阱将金钱龟一网打尽的好机会。”北山话里的期待倒是很真挚,“到时王无敌你这队是主攻,你可以尽展其能,向塔里的大人证明你到底有多强大。”

  “金钱龟的真身是海塔会里的黑鲨战塔,已经数十年雄踞海塔会第一战塔的位置。干掉了他们,我们暗手便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而王无敌你,必然也会受塔里的大人们青睐,说不定能接入塔里,成为在我之上的大人。”

  黑鲨战塔……

  高德点点头,如果真有把海塔会干掉的机会,他当然乐意出力。打断了他跟小丽的约会,抢走沈泽和那个可以开启灰境的秘宝,还向他比出割喉的手势,这些帐他可是在小本本上记得牢牢的。

  当然首先得确保安全……

  “不会又只有我们一队人吧?”高德很不放心,“你也不会再带着掩护力量在后面吧?”

  “不……不会……”北山有些狼狈的咬着牙说:“都不会,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个传令人。”

  他努力挽回气势,“虽然有其他人,但我……咳,塔里的大人对你们给予厚望,所以接下来几天,你们最好多加准备。毕竟是与金钱龟对战,迄今为止的三次行动,他们还并未用出全力。”

  这个不必北山说,高德自然不会小视那帮连魔斯达都能拉来的魔人精英。

  什么时候行动还得等线人送来进一步消息,高德与部下作了后天再在酒馆会面的约定,匆匆离开这处灰境,换上血魔狂怒者手办,进了他的血怒原野。

  “情况如何?”

  山头破庙的台座上已经蹲了两圈恶魔雕像,以他为中心如雁翅展开。高德操纵恶魔躯壳跳下台座,招来正在庙子外观望的王昆仑询问。

  “已经从候选者里挑出了二十个,十八个成功进入灰境,现在已经获得了完整的恶魔躯壳。”

  王昆仑朝着山头下努努下巴,“正在日以继夜的训练。”

  山下的原野里魔光大放,血红、碧绿、炫姿如道道闪电,由远及近的闪烁不定,那是锦衣卫们正在运用恶魔之力击杀暗手那边称呼为伪魔的恶魔幼体。

  这些锦衣卫是王昆仑从基层锦衣卫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异能者,编入高德筹备的“驯象所特勤队”,是驯象所唯一可以直接调动的武力。暗手的新任务高德还没什么计划,但做足准备却是必要的。北山应该不是危言耸听,这次任务绝对是次……大活。

  “这个给你……”

  高德从恶魔躯壳中抽出一团模糊血光,这是金瓜锤在灰境中的映射。当然不是表情符金瓜锤,而是北山发给他的。

  王昆仑接过,血光渐渐变得暗绿,凝结成带有无数尖刺的大号铁蒺藜。只是不够稳定,稍稍一晃就如橡胶锤般扭曲变形。

  “灰器!”

  王昆仑大喜,“谢谢老大了,这下看毛绒绒那厮还怎么嘲笑我。”

  你俩的感情都好到用“那厮”称呼的地步了么?

  “能有更多灰器就好了,”王昆仑还不满足,“光靠爆雷枪机枪那些火器,未必能对付得了魔人。就像吕百户这次劫难,就算我们第一次时间赶到,救到了人也得赶紧跑路。”

  “我会想办法,”高德心说这事找北山可能暴露底细,只能找老古,最好能让这支小队人人都有灰器,而且是一攻一防两件。

  退出血怒原野,高德终于有了琢磨沈泽手办的余裕,不过还是有个巨大的疑问在脑子里转着。

  能让女皇为此人之死失去理智的大人物……

  金钱龟计划要干掉谁?

  东城某处,铁道边那间不起眼的日式酒屋里走出几个男女,一身扶桑打扮就像是寻常的酒客。

  这几人上了类似南极星的蒸汽大面包,白烟缭绕,传动咣次咣次响动,车里回荡的低低人声却被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

  “看她的模样,应该是把消息发出去了。给暗手几天时间布置,让他们以为自己计策得逞了。”

  “会不会再像下午那样出什么纰漏?”

  “下午是环境所限,也没料到那个王无敌确实勇悍,沈泽又那般无能。不过还是试出了奸细,对我们的计划有益无损。”

  “还要等几天吗?那就等吧,为了把那个叛族逆贼分尸食之,我已经等了十年!”

  大面包轰隆起步,划破了深夜的宁静。

  车厢里,戴着面具的棕发女子嘀咕:“那个家伙有什么特别,能让那位置大人物奋不顾身的跑来救援?”

  “据说很漂亮,比女人都漂亮,”红发青年嘿嘿冷笑,捏着下巴扮酷:“只比我差了一点。”

  “那抓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女子没理会他,舔着嘴唇说,“可不能浪费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