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一不小心成路线旗手了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无终宫地下不知具体位置的殿堂里,高德正经受着心灵冲击,而在乾明殿园林里,女皇、远坂爱与姚婆婆却在如民居般朴素的小院中吃羊肉涮锅。

  “要是高德在就好了,”女皇吃得小饱,搁下筷子嘀咕,“御厨弄的也就是食材精致些,味道却差多了。”

  “小爱啊,”她抱怨起远坂爱:“既然又把他招过来了,随便找个借口让他到乾明殿转一圈由我见见不行吗?这段日子忙得要命,都没时间让丽回去见见他。”

  “是哟,”姚婆婆看似附和其实在抱怨,“我那徒弟要回去了,我也能沾光吃到那小子亲自下厨做的菜,虽然只是那没良心的徒弟带回来的剩菜。”

  “姑奶奶——!”

  女皇撒娇:“叫你过去你自己不去的!”

  “反正我是吃不到高德做的菜,谁让我只认识陛下不认识丽呢,”远坂爱不爽的道:“陛下还要见他,是准备从丽那抢过来,还是跟丽一起分享他?”

  女皇没声了,拿起筷子搅汤锅。

  “昨天是啥情形,陛下该有自知之明吧?”远坂爱叹气,“还好遮住了脸,不然就看陛下那张脸上的表情,高德能不猜出什么?那家伙机灵着呢。”

  “陛下若是想通了,觉得让丽跟陛下一起分享也无所谓,我也不说什么了。可陛下分明很坚定的,对吧?”

  “这不只是我个人的事情了,”女皇放下筷子低头,“就算我愿意,姑奶奶也不许啊。”

  “别把锅推给我这个老婆子啊,”姚婆婆叹气,“很多羽林卫、候补刑天甚至连肖茂密都知道那小子了。只管着驯象所的时候就这么折腾,真要进了朝堂,整个大明不得天翻地覆?”

  “不管是为莫离,还是为了丽,都得压着他,这也是为他好。那小子的本心也是想安安生生过日子,等莫离找着了后继者,到时候莫离和丽一起带着他回圣山,不是更好么?”

  “我、我知道,”女皇的头压得更低了,发丝差点飘进锅子里,赶紧捋住。“可就是、就是忍不住,我是不是犯了花痴病啊。”

  “谁让你给他转了血源,还是在那么小的时候,”姚婆婆瞥过去一记白眼,“血源里的力量连着你们的魂魄,你们之间比情侣还要契合。”

  “我也有小姐的血源啊!”远坂爱吃味,“怎么没感觉到那种契合!”

  “你又不是男的,”女皇把这记白眼转发给她。

  “所以喽,以后想见他就换丽去,别再把他招来无终宫了,”远坂爱哼道:“今天让他去羽林卫,也是先打个补丁。他应该能看出刘承望是圣山之人,肯定要问丽的事情,正好让他绝了对女皇跟丽之间有什么关系的怀疑。”

  “还是小爱细心,”女皇安心了,嘴上却还矫情的遮掩。“哎,为什么我非得有两重身份还得跟一个臭小子周旋的麻烦。”

  “谁让你是千年不出的双圣者呢?”姚婆婆慈祥的看着自己的侄孙女加徒弟,“不分离一些血源出去你就是混沌四魔的魔帝了,分离出来的血源用在谁身上,谁就是你的人,你得对他们负责。”

  “我是因为他还有小爱是我想负责的人,才分离给他们血源的!”女皇赶紧声明,“可不是因为分离了血源才要对他们负责任!”

  “谢谢小姐……”远坂爱感动得不行。

  正是温馨时刻,内廷总管努力思考要怎么倾述自己的忠诚,通话器却响了。

  “我接个电话,”远坂爱咬牙切齿的离席,通话器那头的家伙要倒霉。

  转到院子外面骂了一通,远坂爱的声音低下来,等她回来,锅子已经空空,女皇正拍着小肚子打饱嗝。

  “谁啊这么不识趣,”女皇问:“咱们一直是这个时候吃晚饭,下面人应该知道的。”

  “那个小皓子呗,”远坂爱不以为意的说:“罗太妃想在北宫办个灯会,找邵皓要出入许可。”

  “罗太妃……”女皇眯起眼睛想了好一会,才恍然道:“父皇曾经很宠爱的那个贵妃?她还活着哪?”

  “人家才六十多,”姚婆婆没好气的说,“当年你爹还带着她给你庆过周岁。”

  “她还住在无终宫?”女皇挠头,“我即位的时候不是发了诰令,想搬出去的先皇妃嫔都可以搬出去住么?”

  “自小进宫当宫女,凑巧得了皇帝宠幸,”姚婆婆感慨异常,“大半辈子都耗在这无终宫里了,搬出去了还能做什么?守在这里还能时时回想过往。”

  “可怜人多了,不差她们这样的,”女皇却是不在意,摆手说:“小爱你自己处理就好。”

  “我批准了,当然限制了人数。”远坂爱掏出怀表看看,板起了脸:“陛下,今天的奏章还没处理完,您可得抓紧时间。”

  “别催我!”女皇烦躁起来,“我知道!”

  羽林卫密库里,老古烦躁的叫道:“别催我!”

  高德这边已经搞定了很久,跟刘承望也到了聊得尬冷的状态。他催了下老古,结果被那家伙吼了。

  “这家伙……”

  高德继续没话找话,还好找到了新话题。“我看这里都是冷兵器,我见过魔人有种像光剑一样的武器,平时没有剑刃,一摁就滋的吐出剑刃,这里没有吗?”

  “力场剑吗?”刘承望说出了老古曾经说过的名词,“那是原版灰器,只有刑天才会用到。魔人那边应该没有品质很好的,都是残次品。”

  “这里的灰器都是模械生产的,模械并不能无穷无尽的造东西,一部模械造多少东西,都是事先设定好了的。”

  这个圣山青年又给高德带来了新知识,“朝廷也是通过我们羽林卫管制模械,我们有专门的人跟魔人势力接洽,从他们手上收模械,给他们金龙或者某些特权。他们肯定会藏下一些,尤其是制造灰器的模械。我们除了鼓励举报之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要没在明面上闹出什么乱子,也只能装作没看见。”

  说着说着又把话题拐到高德不愿意深入的方向了,“所以我们很担心,这样下去必然要出乱子。魔人那边新冒起的塔林就是海塔会那帮魔人在推动,他们不断整合魔人势力。面上看现世里的乱子更少了,可谁不知道等他们羽翼丰满的时候,就要折腾出大事?”

  “所以我们很赞同高大人的想法,不能等到魔人们抱成一团搞事,得先下手为强。整理魔人档案,系统研究在现世里对付他们的法子。不能以魔制魔,我们就发动凡人清剿。凡人动员起来,有枪炮有战车,魔人还能闹出什么动静?”

  “圣山上面的人总是说大局为重,现世只要稳住就行,动静太大混沌反而会更强大,可这根本就是等死!”

  高德不迭摆手,让刘承望安静下来。他听明白了,原来圣山内部还分出了积极派和消极派,像刘承望这样的基层就是积极派,视女皇、远坂爱乃至自己的作为是信号,希望在现世掀起全面清剿魔人的浪潮。

  “这个……”

  从感情上说,他当然赞同刘承望,看金钱龟那帮家伙的表现就知道,很多魔人的确嚣张跋扈,比如海塔会。而海塔会推动的塔林,要真把魔人势力都统合起来,大明自然药丸。能一杆子把魔人势力清除掉,天下自然太平了。

  可从理性上说,这种事情压根是办不到的,连女皇都不得不暂时妥协,他搞出的那些事情也只是无奈之下的反击。真搞到与魔人势力对决的境地,圣山高层的考虑的确没错啊,那时候混沌之力必然大涨,女皇被摁死在社稷之座上,大明同样药丸。

  而且自己也是魔人,到时候究竟要站哪一边?

  最关键的是,一旦天下大乱,他的退休金就没着落了!

  “这个还得从长计议,”他不得不敷衍这个热血青年:“若是事情这么简单,圣山岂会到现在还没有定论呢?”

  “这倒是,”刘承望唏嘘的道:“我们只是觉得长痛不如短痛,上面的大人们自然有更多考虑。”

  “啊哈,找到了!”

  远处的垃圾堆里,老古兴奋的叫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