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主角定律之垃圾中必有宝贝
本书详情 返回首页 下载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什么好东西,能让向来沉稳的老古这么激动?

  高德去了几乎就是几座小山的垃圾堆,看到老古正把什么东西往脑袋上套,有点像飞行员的皮帽子。

  “太小了……”

  折腾了好一会,老古沮丧的把皮帽子递给高德,“大人或许合适,试试吧。”

  “这是什么?”

  高德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看,发现皮帽子只是用来固定一对耳机的,很大的耳机,很像炮兵或者通讯兵用的。不过材质是钢铁,很重,锈迹斑斑,连接左右耳机的横梁断在皮帽子里。左边那只耳机伸出一截有些粗的铁丝,应该是麦克风,但也断了。

  “这是通讯器,刑天用的,”刘承望跟了过来,见到这玩意,啧啧的道:“刑天淘汰给候补刑天,然后被他们用坏了又懒得修,当做垃圾丢给我们羽林卫了。”

  他无奈的耸肩摊手,“庙陵卫有自己的作坊,可他们消耗太大,很多辅助器具根本来不及维修,就当做垃圾丢给我们羽林卫了。”

  高德不解:“刑天的通讯器……有什么用?难不成还能听到刑天的对话?”

  “当然不能,”老古笑得很开心,“修好的话,能发出很有节奏的声音,可以屏蔽其他灰器的影响。”

  搞半天这是安眠器呢?还只适合你!

  高德没好气的要丢回去,老古又道:“还有其他的用处,比如隔绝混沌之力。”

  嗯?

  “这是刑天进入混沌后用的,”刘承望进一步解说,“要在混沌里也能保持通讯畅通,就得屏蔽混沌之力的干扰,它其实是个抵御混沌之力的屏障。在混沌里它只能起到保障通讯的作用,但在现世里的防护就非同一般了。”

  接着的语气变得颇为期待,“古百户真能修好的话,高大人可以试试。这不仅是原版的,还是限定灰器,只能由刑天使用。”

  高德跟老古对视一眼,高德的意思是,看吧我身上所谓的凡人之力也不是什么秘密,这小子也知道。而且这什么凡人之力其实就是刑天之力,别说刑天,你当初还是候补刑天的时候就有。

  老古的目光很坚定,自然是坚持自己的说法,高德跟刑天不同,是最纯粹的凡人之力。

  “刘百户你怎么不用呢?”

  高德试探着问,这个刘承望会不会跟自己一样,身上也有纯粹的凡人之力?

  “我可不是刑天,也不如高大人您这么特殊啊。”刘承望握拳靠在心口上,护腕亮起白光,嗡的弹开一面透明光盾,光色清冷,跟高德的有明显区别。

  “这是白器,只有神灵之力才能激活。我们这些人连候补刑天都没资格做,只好接受神灵之力了。这种力量仍然是混沌之力,用不了刑天的武器装备。大人您不同,除了没有接受过改造,在体格和力量上不如刑天之外,其他方面跟刑天是一样的。”

  这个说法自然是远坂爱告诉他的,可跟小丽的说法对不上啊。

  高德心中狐疑,虽然有些冒险,他还是决定抓着这个家伙问个明白。

  “我也是前不久才明白自己的身份,”他谨慎的绕着圈子,“圣山里的事情不是很清楚,总管大人对我又没什么耐心,问她问题她总是凶神恶煞的,正好请教一下你。”

  “远坂总管是很典型的扶桑女子,温柔沉静,很有耐心的。”刘承望露出暧昧的笑容,“也就对高大人您才会这样,请教什么的不敢当,大人但有疑问,下官知无不尽。”

  高德脑子急速转动,把自己的疑问凝练为三个问题。

  所谓的刑天之力到底是什么,就是凡人之力吗?

  皇室跟刑天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必须由皇室坐上社稷之座?

  你这样接受圣山训练的人应该也有凡人之力吧,为什么还能接受神灵之力?

  老古曾经讲解过这些事情,高德想知道刘承望又有什么说法。

  “凡人之力只是个比喻啊……”

  刘承望的回答跟老古说的没多大差别,凡人之力说的并不是具体的力量,仅仅只是种权限,可以激活特定灰器的权限。

  刑天自小接受训练,同时改造了身体。但这种改造与混沌之力毫无关系,就是纯粹基于凡人血肉的改造。要说与寻常凡人有什么不同,除了表面上的强大之外,更接近于理论上绝对不会被混沌之力浸染的“纯粹凡人”。所以刑天可以肉身进入混沌,激活限定灰器,对混沌恶魔造成恐怖杀伤。

  至于皇室,他们比刑天更为纯粹,就是天生的“纯粹凡人”,这一点也跟老古说的没什么不同。不过皇室并不依赖灰器,他们那代代传承的血源就是天生的灰器,赋予了他们强大力量。同时也不是必须由他们坐上社稷之座,而是他们坐上去后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否则就得以无数魔人乃至寻常凡人替代了。就如煤与木炭木柴之间的对比。

  接着说到的就是新东西了……

  “皇室比刑天还要纯粹,只是皇室代代传承,血源浓淡不一。那些血源淡薄的,可能会被混沌之力压迫得心智迷乱,但绝不可能被混沌之力浸染。至少理论上是不可能的,现实里迄今为止也没有过这种事情。”

  至于刘承望自己,从受训者到可以接受改造的候补刑天就是一道门槛,刘承望做不成候补刑天,激活不了限定灰器,只能用神灵之力浸染魂魄。神灵之力与恶魔之力都属于混沌,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凡人之力,现在更不可能有了。

  这三个问题只是铺垫,高德接着问到关键。有凡人之力并且不是皇室的人,比如刑天、候补刑天或者他这种“特别型号”,会不会既受混沌之力浸染,同时还保有凡人之力。

  “我有这个担心,”高德有些心虚的编造借口,“我在驯象所管着档案,经常接触各类跟魔人有关的东西。常年累月下来,或许不会被混沌之力完全浸染,但会跟身上的凡人之力并存呢?”

  “高大人哟,”刘承望想大笑又拼命忍住,“下官说了那么多大人还没理解吗?凡人之力是与混沌之力完全相悖的另一端,二者怎么可能并存呢?或许会有一些异常迹象,比如混沌之力太强太浓,大人一时没有清除干净,碰巧激活了灰器的混沌之力形态,那不过是偶然和暂时的。”

  哎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这么解释呢?

  高德暗暗松了口长气,他自然清楚能进入灰境能激活灰器那可不是偶然和暂时的,就更别提把魔人魂魄捏成手办了。

  “这个你修修,能修好的话换个帽子或者横梁自己用吧。”高德对老古找到的“屏障耳机”很感兴趣,真修好的话,他又多了个不暴露魔人身份的防护利器。不过样式他不喜欢,而且这玩意对老古更有用,说不定戴着就不怕阳光月光了。

  “这个是准备留给我自己用的,”老古也不客气,下一刻他扒拉开旁边的垃圾,笑得更灿烂了,“我说的好东西是这个。”

  一只浑圆肩甲露了出来,表面坑坑洼洼锈迹斑斑,原本的漆都看不到了。

  随着老古的扒拉,头盔、胸甲接连显现,竟是套刑天的战甲!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